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七章 幻如梦境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208 2019-10-05 20:07:13

  碧落召唤灵师的同时,残余的灵元被运用极致,那隐匿的瞬移术也充分发挥了作用。

  只是这样的逃离,加快了天火的进一步反噬。体内的热量宛如岩浆,堆积在一起,滚滚焚烧,就像一个巨大的火山,面临喷发,带着难以形容的高温冲击她的身体,进行每一步掠夺。

  碧落觉得自己几乎到了爆体的地步,难受极了,那种痛苦,气息无比,不可逃遁,让她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也不知道灵师能阻挡金宇多久,有没有危险……

  她已经无力顾忌其它,脑海中突然闪过召衡的脸。在这个时候,莫名就想到了他,许是他给她的感觉太过安全与信任,总觉得只要有他在,她定会安然无恙。

  于是,她开始疯狂的找起召衡来。她首先来到了素园,却发现里边已经空无一人,这个时候,碧落突然迷茫,忽然间惊觉,原来她对召衡的关心实在太少,在这东孚山内,她除了素园,根本不知道召衡会去哪里,平日在那里轮值。

  她有种想哭的冲动,但此刻身体的不受控制让她浑身颤抖。利用隐身瞬间转移的术法,她继续碰运气的跑了好几个地方,却因为不熟悉东孚山,频频受阻。

  感觉到再也撑不下去,碧落绝望了,在迷迷糊糊中,不知道不觉,竟然到了紫云峰。人家都说这里有禁制,要徒步上来,可是碧落却莫名的来到了这里。

  在绝望之际,碧落笑了笑,她这般痛苦挣扎,又被金宇紧追着,除了召衡,怕是没有人再会出手救她了。

  残余的意识里,碧落想到这样的处境,生出一种决绝,若从这里跳下,什么都会结束吧?听闻,这紫云山下是无尽深渊,恶灵无数,只要是落入者,便会尸骨无存。

  “金宇,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得逞!”

  她缓缓的迈出步伐,每一步都艰难,每一步都抽掉了她残余的意志,她变得迷迷糊糊,五感渐失。

  终于,只要再往前一步,她就能跳下深渊。

  “碧落?”

  一声叫唤仿佛从天边传来,有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了她。碧落艰难扭头去看,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大致的轮廓。她软软的倒下,倒在了他的怀抱里。

  莫名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她,让她紧张绝望的心顿时安静下来。

  她全身的灼热感在接触这人的刹那似乎没有那么热了。

  浑浑噩噩中,她却抬不起头看清这人的面貌。不再去想任何事情,她只知道,她抱着的身体好冰凉,实在太舒服,她舍不得放开。

  隐约中有人低喝,却没有推开她,似乎还在不断的替她疏散反噬之力。那人着急无比,不断说了些什么,只是她根本听不清。

  不知道对方运用了何种术法,天火反噬的力量终于有所缓解,碧落只觉身体寖泡在水里,异常舒服,她浑身松懈,终于沉沉睡去。

  碧落做了一个梦,梦里一片血海。召衡温和的抱着她,满脸宠溺。他眼中只有她的倒影,天地变色,他仍旧笑的那般绝美。

  “召衡……”

  碧落忍不住呓语,她想伸手去拉他,却发现他的身形忽然退后远去。

  因为不远处,有一妖冶的男子正站在那里,漫天怒火,双眼通红。

  金宇手中有一把雨剑,他脚踏乌云,头顶电闪,只一挥,天空色变,大雨倾盆。然,他手指捏诀,凝雨化剑。

  此刻,天地昏暗,煞气冲天。

  漫天剑雨冲向了召衡,带着无比恨意,冰冷的袭来。

  碧落深知金宇对她有心思,见到她与召衡在一起竟然会动杀心。面对这么巨大的威压与威胁,碧落浑身一颤,想去叫召衡却发现怎么也叫不出声。她眼睁睁的看着召衡抵住剑雨,身形没入其中,不断的拼杀。

  碧落只觉心中无比紧张,无不担忧,直到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被击下紫云峰深渊。

  “不!”碧落心中狂跳,她伸手想要去抓,却猛然惊醒。她本能的看向自己的双手,那里空空无也。背后已是冷汗淋漓,而有泪珠顺着面夹落下,她伸手去接,瞬间迷茫。

  那一刻的痛彻心扉,如今想来还异样难受,她拍拍胸口,庆幸这只是个梦。

  碧落打量周围,这时她才发觉,自己身在一间厢房里。熟悉的布置,让她松了口气。

  “神女,你醒了?”

  “神女”?碧落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化神成功。沉睡之前发生了的事情突然涌入脑海,她看见两名侍女,惊问“这里是哪?我为什么会到这里?”

  “禀神女,这里当然是东孚山。此处是离主殿最近的落月殿,是神尊将你带来的。神女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碧落松了一口气,就怕落到金宇之手,眼下这情形,她是获救了。

  “他竟然还会出手相救。”碧落喃喃,有些意外。

  “神女,可需要沐浴?”

  碧落心思一动,这才发觉全身酸楚,于是点点头,任由两人搀扶泡在了温泉里。

  这一泡,让她头脑清醒了许多。之前为了逃离金宇,她动用天火之力强行提升境界,遭到反噬,差一点就魂归九泉,如今只是身体酸楚,并没有什么其受创的迹象,一时惊疑“是你们神尊替我疗伤了?”

  “疗伤”这词用的贴切,两名侍女抿嘴一笑,神女被抱回来时还是她们俩替她更换的衣服,作为过来人,她们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见她懵懂的样子,想来对那件事还不知道,两侍女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说来要恭喜仙子了,能得神尊青睐,神女可是第一人。奴婢们还是第一次见神尊抱人进这里,看他神色紧张的样子,是神女好福气。”

  “对啊,我们服侍在这里也有几千年了,还没有见过说神尊对哪个女子这般上心。你昏迷这三天三夜,前两日神尊可是寸步不离。若不是还有事情要处理,怕是神女醒来第一眼见到的就不是我们了。”

  两人笑了笑,轻柔的替她擦拭身体,待看到她背上,脖子上的淤青时,更是笑得意味深长。

  碧落淡漠的点点头,她脑海中总是盘旋着之前的梦境,心绪不宁。

  “神女脸色不好,是在担心什么吗?”

  另一人道“神女无需多虑,神尊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断不会弃神女于不顾。”

  碧落惊奇问“弃我于不顾?”

  “咯咯,也是,神尊这般高贵神圣,患得患失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这么多年来,神尊可没跟那个女子双修过。”

  碧落惊跳“双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