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追踪而来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702 2019-09-17 20:39:14

  碧落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托腮看着正在修炼的召衡,无聊的拨弄长发。修炼中的召衡特别认真,也特别的好看,他五官不再是平时的高冷雅正,而是透着纯净柔和,美如温玉。

  碧落看的入迷,见他突然睁开眼睛,托腮的手不由一滑,赶紧站了起来,莫名心虚道“召衡,你修炼结束了?”

  召衡点点头“你在等我?”

  “喔,上次不是答应你要替你炼制元灵丹的吗?喏,三瓶,共一百六十颗。”

  绕是召衡平日淡定,也被这数目所吓。“这么多?”

  “不多,若是召伯伯吃完了,告诉我一声,我可以继续炼制,以我现在的炼丹水平,吃再多也没有副作用,尽管放心。”

  召衡微微一笑“炼制这么多元气丹,用了不少时日吧,一定很累,辛苦了。”

  “没关系的。说起来,我炼制元气丹还受益匪浅。”

  “哦?”

  “自从重伤醒来之后,我总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是我在修炼一套奇特的术法,说来奇怪,在炼制元气丹的时候,那缕丹气散发出来,竟能让我慢慢参悟术法其中奥秘,简直是一日千里。”

  说着,她的身形突然消失,猛地又出现在了召衡身后,一点波动都未产生。

  召衡也惊奇“这是瞬息术?不对,也不像。”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反正能瞬间隐藏身法,迅速运转下,一动千里不在话下。只是这等消耗极大,我初步掌控,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行程多少不知。但有一点特别好,这个术法无迹可寻。”

  “确实。”

  “召衡,我又多了一个保命手段!你们为了保护付出了很多,但我也正在努力保护自己。”

  召衡摸了摸她的脑袋“一切有我,别怕。”

  碧落点点头,总觉得召衡在身边就无比安心。他的手很温暖,远比他表面的冷漠炽热。

  “即便掌握了这门术法,但也不能大意了,小心些总会好。如今你也知道自己的秘密,想来是避灵珠的原因,隐藏了你的修为,这也是好的,日后遇上劲敌,也有了保命的手段。只是平时能不显露就尽量隐藏,越少人知道越好。”

  “嗯。”

  “自从你显露天火以来,我发觉有很多入东孚山的修者都明里暗里打探你的行踪,怕是想对你不利,日后,不论在哪里,都要小心。”

  “嗯。这些人真是利欲熏心,也不想想,天火这样的宝贝,是谁都能收服的吗?”

  召衡嘴角含笑,点了点她额头“哪有这般夸自己的。”

  “我老实说的。收服天火有多难我可是亲身经历,若是没有……”碧落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下去,目光暗了暗。

  她虽没有再说下去,但召衡也猜到了她的心思。

  “碧落,抱歉,你收服天火的时候我没有在你身边。”

  碧落无所谓的摇摇头“这事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碧落见他沉默,目光却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里全是满满的柔情,她的心不由扑通一跳,此时惊觉,难不成,召衡对她……

  碧落撇过眼,紧张的转移话题“对了,结发手镯竟然可以储物,而且空间极大,之前你都没告诉我。”

  召衡挑眉“你发现了?”见她埋怨的小表情,他沉默一会,说道“它不同,一旦用了,日后便舍弃不了,只能一生相随。”

  碧落一愣,这结发好生霸道!碧落看了手中的镯子一眼,总觉得结发这名字像是存在某种意义般,她疑狐问“它为什么叫结发?”

  “字面上的意思,你想它什么意思就什么意思。”

  碧落努嘴不满的看着他,问了等于白问。

  “碧落,你既然已经开启了结发的空间,那么里边,你也是可以自由出入的。”

  碧落雅然,心神一动,周身散发白芒瞬间就没入了他的发带中。

  “真的可以!”碧落一出来便兴奋的跳起来“那是不是说,我躲到里边也没人发现?”

  “嗯。”

  “那你带我出去玩呗,这样别人也发现不了我的存在。”

  “正有此意。这素园也不过是我布下的障眼法,这样,你才更安全。”

  碧落感动,召衡为了她的安慰,可谓是费尽心思。突然想起那日点苍来到这里想要带走她,被他以这里的阵符之力所阻,两人争锋相对,谁也没有想到这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召衡,竟然这么有心机。

  “召衡,没想到你这么坏,竟然连点苍都骗。”

  “是他笨。”召衡冷哼,好不容易让碧落待在身旁,又怎能轻易放弃?一个阵符之力,竟然能让他退缩,不是笨又是什么?

  “你竟然敢说他笨?”碧落咯咯的笑了,想来他是第一个敢这么说的人。也不知道当事人听到这话,阴影面积多少?光是想想就觉得好笑。

  召衡见她难得开怀,心情大好“碧落,我带你去紫云山看看?”

  “好啊。听说那地方特别漂亮。”说完便化作流光进入了他的结发中。召衡微微一笑,这算不算形影不离?

  这美好的想法瞬间被打破,门外传来云由的声音。

  “少主,素园附近有陌生人靠近,并徘徊于此。”

  “不必理会。”召衡想了想,打开门,说道“此处交给楚一晨与和烟,我去一趟紫云山,你跟我来。”

  “是。”

  ……

  金宇悄无声息的潜入东孚山,通过传音灵器的感应,几番周折,终于找到了素园。

  “好大手笔,难怪王虎他们没有办法找到。”金宇看着素园外的阵符,微微蹙眉“这气息陌生,布置阵符的人竟然不是点苍。呵呵,有意思,什么时候,东孚山来了这么一位阵符高手。”

  他刚想破阵而入,却发现从素园里边闪出一道流光。

  “那气息……”金宇看向手中的传音灵器,果然,它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落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金宇快速跟上。

  召衡带着云由来到紫云山,刚到山顶,便察觉有道气息跟随而来,那种无形的威压让他微微蹙眉。

  “何人跟踪,还不现身?”

  随着这声大喝,金宇的身影缓缓出现。

  召衡见到他的瞬间,微微皱眉,金宇周身的特殊气质注定他的不凡,加上他的妖身,稍微想一下就大致猜到了他的身份。

  不单召衡意外,金宇也惊讶了,之前他不敢靠太近,加上对方气息包裹,看不清面貌,一直以为是碧落,原来是个小子。只不过,这人警觉性真好,竟然能发现他的存在。

  “金宇?”

  “呵呵,好眼里,若是没有猜错,你便是那个造诣颇深的阵符师吧?”

  “是我。”

  “你身上怎么会有落儿的气息?”

  也亏得召衡沉稳,不然被他这么一问,定会色变。碧落隐藏在结发之中,照理来说,她的气息会被结发完全遮掩,而金宇这一开口,无疑证明了他身上有碧落有关的东西,至少与她气息相关,难怪他会追寻而来。

  召衡面不改色,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倒是打量了近在眼前的帝尊剑。

  “金宇妖尊关心的不该是这帝尊剑吗?”

  金宇顿了顿,目光落到帝尊剑上,此刻的帝尊剑锋芒完全收敛,气息全无,只是一柄表面被岩石覆盖的普通剑身,威压隐隐。他眼光闪过炽热的光芒,但也仅仅片刻,又恢复无常。

  “众仙都以为妖尊要在两日后来我东孚山取剑,怎么,你是怕到时候取不走它当众出丑,所以想提前试试?”

  金宇也不恼,倒是有几分意外的看着召衡,带着几分审视“你不错,三言两语就一针见血。若是换成旁人或许早就翻脸,你就不怕本尊的怒火你消受不了?”金宇见他不动声色,继续道“不过本尊对你好奇,像你这般人才不多,不如跟了本尊?”

  “我命我主宰,何须借他人之手放光芒?!”

  “好生狂妄!怎不知,你为何屈身跟随了点苍?”

  “你我目的自有雷同处,又何须问这些?”

  金宇终于凝眉顿了顿,随即妖冶一笑“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