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酒后真言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147 2019-09-14 13:46:04

  “碧落,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泡澡。”

  召衡蹙眉,见她迷迷糊糊的模样,试探问“没喝醒酒汤?”

  碧落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他。

  召衡无奈叹息一声,就知道她喝酒没好事!

  “这里是我房间,你房间也有,快回去。”

  “我不要,这里暖和。”

  召衡:……

  “而且,我发现……”碧落目光雪亮,向他伸手,摇摇晃晃的朝他走去,差点跌倒,被召衡急忙扶起。

  这一扶,碧落撞进了他怀里,手上顺势就搂住他的腰。

  召衡一愣。

  “召衡,你长的真好看,连我都自叹不如。”

  召衡咬牙切齿,又吃他豆腐!

  “松手。”

  “不要!”

  “松开!”

  “才不!”

  “碧落!”

  “我在。”

  召衡:……

  每次喝酒就这副德行,召衡气恼的看着她,去搬开她的手,却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大力气,死活不松开。

  召衡无奈“男女授受不亲,你这般,被别人发现……”

  碧落捂住他的嘴,在他吃惊的目光中道“你们都这样说,但还不是拉拉扯扯。再说,这里又没其他人,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召衡:……

  “我就是想抱抱。人家冷。”碧落嘟着小嘴倚在他怀中,见他终于“乖巧”下来,痴痴一笑。抬头间,无意看到他饱满的嘴唇,忽然被定住。

  召衡对上她的视线,素来平静的脸色蓦地一红,慌乱中就将碧落推了出去。

  这一推,失去重心的碧落跌入灵泉中,扑打几次,终于又抱住召衡。被呛了几口水,碧落猛地咳嗽几声,小脸皱起。

  召衡拍了拍她背,歉意说“对不起,你没事吧?”

  怎料碧落忽然哇哇大哭。

  “连你也欺负我。”

  情绪一上来,碧落就一发不可收拾,最近的苦闷再次爆发而出。

  “点苍关我入寒室,不给自由也就罢了,连吃的东西都不给我送,还说什么让我学着辟谷。里面好冷,好孤单,没人陪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只因我变成了妖吗?是人是妖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身怀天火和五灵体,就该被囚禁起来没有自由吗?我已经够努力,我可以保护自己,可是,他却说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我关系着天下苍生,呵呵,我只想过我自己的生活,无拘无束,为什么不能?”

  “为什么这天下苍生贪欲要我来承当?”

  “寒室又冷又孤独,我不想去,不待。可是我一直以为,他是喜欢我的,为了他,我可以学会忍受这些。他让我在哪,我就在哪,只要有他在就知足了。我学着对抗千年寒冰,努力适应一个人独处,天知道我梦醒时多害怕,多无助。”

  “可当听到他开口说的那些话,我伤心极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召衡拍拍她的背,无比疼惜“不想去寒室就别去。”

  碧落目光希翼“真的可以吗?”

  召衡点点头,叹道“何必委曲求全。”说着,他取出衣服装好,将碧落扶起,抱出了灵泉。

  碧落圈在他怀里,全身湿透,却不觉冷,她喃喃“委曲求全?呵呵,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却不由自主。知道他只不过是为了维护仙域和平才想将我藏在寒室,我心痛至极。然后就感觉自己不像自己了。”

  “我努力的想忘掉他,可为什么做不到?我该怎么办?”

  召衡复杂的看着她,咽下心中苦楚,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抚她的情绪,直到她说着说着,睡着了。

  “总会过去的。”召衡微微叹息“我会一直陪着你。”

  召衡将她抱起,送她回卧室。

  和烟已经着急的在那里来回走动,一见召衡抱着碧落回来,大喜过望“少主!”

  她跪下来请罪“对不起,少主,我见碧落醒来便去拿醒酒汤,可转眼功法,她就不见了。”

  “无碍,她睡着了,你进来给她换身衣服。”

  “是。”

  召衡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目光柔和,悠悠叹息一声。如今她一心只想着点苍,何时才会有他的位置?

  不过转念一想,漫长岁月,他愿意等,等到她心悦他的一天。

  他走出了卧室,月上梢头,洒了一地清冷。召衡面色平平,负手而立,背影却孤影单只。

  和烟替碧落换好衣服,走出了就看到'这番景象,内心戚戚。想了想,和烟还是走向他。

  “少主,解月山传来消息,再过两日云由长老就会来到东孚山拿伪神石,不知这宝贝少主可有到手?”

  召衡道“回信让他们安心。”

  “是。”和烟犹豫了片刻,又问“云由长老要是见到落儿,会不会?”

  “他不会。”

  “可是,毕竟他儿子是因碧落而死,若是怀恨在心,落儿会不会有危险?”

  “和烟,不用担心。”

  “是。可怜的落儿,若是知道云寂与院长大人为她而死……”

  “噤声。此事不许再提。”

  “可是纸包不住火,她总有一天会知道。”

  “能拖一天就拖一天。”

  和烟顿感忧愁,这些天一直都是她在照顾碧落起居,看得明明白白。

  以前的碧落,心思单纯善良,如今不仅心事重重,沉默少言,眼中神采也暗了,仿佛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和烟心疼道“如今她为了点苍这般伤怀,想来情根深种。若知道这个人见死不救,导致她师父和云寂直接陨落,又是何种心境?”

  召衡沉默。

  和烟感慨“若那傻丫头喜欢的人是少主你就好了。你这般在乎落儿,为了她做了那么多,她却没有看到。”如果不是因为碧落,召衡也不会这般照顾他们这些与她关系好的故人。

  “这种事情又怎能强求。他日她若知晓这些事情,伤心难过,我也只能对她更好,以便安慰。”

  和烟动容。

  “这两日东孚山会有大动作,许多修者趁东孚山盛会已经到来,顺便留在这里等待后天金宇取剑。为了碧落的安全,你必须寸步不离,能否做到?”

  “少主放心,拼死我也会护住碧落。”

  召衡点头,手中多出了一方灵器“这是超控整个素园的阵符灵器,操作方法和威力都有详细记载。但现在阵符我还要调整一下细节,完善过后威力会更大。”

  和烟惊喜的点点头。

  “我明天过后会闭关完善阵符,若云由到了,你去接一接,随后,关闭素园,禁止外人进入,以防有人趁机混进来。”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