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针锋相对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89 2019-09-15 19:50:13

  碧落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她捂住发胀的脑袋,眼中迷茫。她似乎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中零零散散的画面让她羞愧不如:她与召衡衣裳不整的在灵泉里,动作亲密。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碧落揉揉发胀的脑袋,叹道“还真不能喝酒。”不过,她最近心情郁结,醉醒后心情平静了许多。“日后再也不会了。”

  碧落喃喃,为了点苍,她真的不像自己了。伤心也伤心过了,碧落决定重新找回自己。

  她起身走出卧室,来到小院子,这里灵气十足,郁郁葱葱,她深吸了一口气,悲伤的时候看什么都不顺眼,现在好多了,碧落迎风微微一笑。

  “碧落。”

  黎真真立在大树下,身上笼罩一层雾气,也不知道在这站了多久。她神色悲伤,目光死寂,一脸憔悴。

  碧落吃惊,印象中的黎真真总是高高在上,一副傲娇的样子,这是受了什么打击?

  “黎执事?”

  黎真真犹豫了片刻,说道“我就要离开东孚山了,临走前跟你道别。”

  离开?告别?碧落惊讶,黎真真在东孚山的地位超群,怎么会离开?又者,她特意跟她告别?这又是哪出?她们基本上没有私交,每次见面,黎真真从来不掩饰敌意。

  “你怎么了?”

  黎真真苦笑,没有哼声。昨晚她兄长又找她谈了一夜。原本以为点苍对她无意,只要有她陪伴,日久便会生情。可没想到,连那纸婚约也是假的,只不过是蒙骗众仙的障眼法。

  北闵山重创时需要有个靠山得以生息,而她,就是一道沟通的桥梁,架连北闵山与东孚山之间。

  他的兄长,利用她做筹码,将她送到东孚山,让她见到了那圣洁高贵的点苍,从此,她一颗心沦陷,无法自拔。

  可如今,得知真相,痛苦不已。一个是亲哥哥,一个是心悦之人,将她当成权利的筹码,何尝在乎过她的感受。

  一直以来,高傲如她,得知这一切,她又怎还有颜面再待下去?

  面对碧落,以前她总是扯高气扬,总以为是她强加入进了她和点苍之间,现在想想,何等可笑。

  点苍性情淡漠,心怀天下,对任何人都好,却从不对她半点温柔。原本以为,他就是这般大爱无私,直到碧落出现,她才会明白,原来她错了。一向自制的神尊也有发呆的时候,也会对人温柔,还会生闷气,当众发火,从不食烟火到有血有肉……只是,他这样子与她无关。

  “以前,我觉得是你缠着神尊,所以从未对你表达善意,还挺对不起的。”

  “啊?!”碧落惊恐万分,见鬼般的看着她,黎真真不会是烧坏脑袋了吧?

  “你没事吧?”

  “我没事,死了的心还能有什么事?”

  碧落皱眉“你们吵架了?”

  黎真真摇头,吵架?呵呵,要是能吵还好。黎真真目光忧伤而绝望“神尊日后便拜托你了。”说完,她朝她深深鞠躬,吓得碧落赶紧避开“你做什么?”

  黎真真慎重道“有劳了。”

  “他不需要我照顾,你别这样。”

  “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我知道,他待你不同。”

  碧落呵呵一声,是啊,很不同,这也是别人看到的表面,就连她也曾蒙在鼓里。

  “保重。”

  “你要去哪?”

  “有个叫雪燕山的小地方,那里是东孚山的归属地,我要到那里替他看守。”

  碧落动了动嘴皮子,最终没有哼声,看着她越走越远的孤单落寞的背影,也忍不住唏嘘。那个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的女子,如今只剩满身哀愁。

  碧落站了很久,突然觉得有些同情黎真真,她喜欢了点苍那么久,即便离开也想着为他做事,这一份深情,同样得不到任何回复。

  “碧落,你醒了?”

  召衡站在她身后,碧落闻声转头,便见他嘴角含笑,翩翩如玉。她心中怪异,他明明穿戴整齐,无一丝可,挑剔不知为何,此刻她脑中竟然闪过他没穿衣物的画面,还有他性感的唇,她似乎亲过。

  碧落被这念头所吓,仓惶的背过身,小脸通红,不解:完了,我对召衡怎么生出这种心思?

  召衡也发现了她的异样,走近她,见她埋头,手不知安放,分明像做错事的孩子,召衡目光一闪。

  “站在这里做什么?”

  “黎真真刚刚来过。”

  “说了什么?”

  “她看来心情很低落,是昨日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是很清楚。”召衡走近,摸了摸她脑袋“头还晕吗?”

  碧落反应慢了一拍,此刻慌忙退了一步,懊恼自己脑海中又出现了不雅的画面。

  召衡手顿在半空,目光却落在不远处,那里,点苍不知何时出现,正打量着他们。

  召衡放下手,惆怅若失,随即拱手行礼“神尊。”

  碧落对点苍的到来也很意外,虽然已经决定放下他,但亲眼看到他时,心中还是隐隐作痛。碧落强装镇定,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见过神尊。”

  点苍看着她,许久未动。以往,她从不行礼,总是“大人”,“大人”的在他身旁转悠,现如今她这般,让点苍有些恍惚。明明说要与她保持距离,关她入寒潭也是为了仙域太平,避免动荡,可为什么面对这样的碧落,他心中隐隐作痛?

  “我接你回寒室。”

  碧落露出果然的表情,沉默的点点头。

  “她体内寒气没有完全驱逐,神尊这般着急做什么。”召衡说着,挡在了她前面,拉住碧落的手,大有不放人的意思。

  “她体内寒气严不严重,本尊一眼看出。修者可没有那般娇弱。且她在这里,始终不安全。”

  “神尊是怕两天后金宇的事情影响到她吧?”

  点苍不否认“金宇怀疑她了,以他的性子,不会放过碧落,定会想方设法抓走她,唯有待着寒室,金宇找不到,只有这样,碧落身上的秘密才不会公布于世。”

  “原来神尊是担心自己也护不住碧落。”

  “召衡,无万全之策,谁又能保证没有意外,你又何必在此讥讽本尊。”

  “神尊说的是,碧落安危之重,确实需要保护好,但寒室能,这里也能。”召衡袖口一挥,隐隐波动在空间涟漪开来,荡漾起伏,威压降临。召衡负手而立,侃侃而谈“这只是初步纹路形成,给我一日时间,这里的防御未必不必寒室。”

  点苍震惊,一直以为召衡是天级阵符师,没想到两年时间,他已经突破神级!简直怪胎!

  “神尊担心金宇此次来顺便带走碧落,但我自有办法令他在紫云山取剑大败,如此,怎还有心思顾及碧落?”

  点苍目光一闪“好大口气。”

  “紫云山颠,我已布下阵符,神尊自去查看。”

  点苍看着他,带着省视,面对沉稳不露声色的召衡,他竟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他是什么时候到紫云山布下阵符?这般悄不声息而紧密的防范未然,可见心思深沉老道,这等城府,若用在其他地方,可谓恐怖至极。

  “你这般,意欲何为?”

  “碧落不喜寒室,留在这里,可好?”

  点苍蹙眉,看着召衡隐隐不悦,费这么大的劲,原来是为了让她留在这里,跟他讨价还价。

  “你还真是费尽心思。”

  “不及神尊护她入寒室。”

  面对两人的争锋相对,碧落默默看着,生出一阵无力感。“你们若决定好了,那我先进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