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九章 初次交手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282 2019-09-18 20:53:11

  “你我目的自有雷同处,又何须问这些?”

  金宇终于凝眉顿了顿,随即妖冶一笑“有意思。”

  这个小子野心不小,他话中有话,意指当年他入东孚山接近点苍。“这么说来,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召衡冷笑,很是不给面子“我为什么要与你合作?”

  “难不成你不想打败点苍?”

  “不想。”

  金宇蹙眉,第一次正色“难不成,你也为帝尊剑而来?”

  召衡看了看帝尊剑一眼,悠悠叹息一声“它有什么好,不过是权力之争的源泉,太伤脑筋了,你说是不是?”他声音极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特意说给谁听。

  “呵呵,知道便好。交出碧落吧,本尊确定,她定在这附近。”

  召衡语气淡淡,面对金宇,丝毫不惧,仍自信满满“妖尊是否忘了,这里是东孚山。”

  “那又如何?东孚山本尊比你还熟悉!莫说带走碧落,就是解决几个人,也不在话下。”

  召衡挑眉,漫不经心道“是吗?”

  面对召衡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金宇终于沉声道“这般语气对本尊,谁给你的胆?找死!”

  说罢,身形一晃,瞬间来到召衡身边,便是一指点出。这轻轻一点,空气中发出嗡鸣声,大大小小的雨滴瞬间凝聚,飘飘洒洒,带着无尽的寒意扑面而来。召衡挥退云由,顺手一掌拍出,风声响起,吹拂着雨滴层层而起,远远看去,宛如雾气飘渺,随风舞动,却不知道里面深浅,暗藏杀机。这一幕,山还是山,树还是树,无一受到波及,可两人这私底下却已斗了几个来回。

  召衡这一招风吹雨动山未动的境界,令金宇刮目相看。

  “呵呵,身手不赖。”

  召衡面色沉沉,面对金宇,他不敢托大,若是全力以赴,也未见有胜算,加上碧落就在结发中藏身,他又不是全无顾忌。

  他抬头看了看帝尊剑,若不是万不得已,他还不想将这里的阵符提前开启。

  “本尊见你修炼不易,动了惜才之心,奈何你狂妄自大,不懂进退,如果你现在交出碧落,本尊饶你不死!”

  “妖尊废话真多,你属下们知道么?”

  金宇扬起嘴角,冷冷一笑,若是熟悉他的人定会知晓,他已经动了杀心。他双手结印,一股能量瞬间形成,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压直奔召衡,想来他已经失去了耐心,想一招解决召衡。

  召衡面对这种等级的威压,身体不断往后滑行,正准备反击,这股能量瞬间被化解。他定神一看,就见点苍已然出现,阻止了他与金宇的战争。

  点苍,金宇四目相对,空气中发出闷热气息,云层中轰鸣不断,大有山雨欲来的局势。

  “召衡,先退下,东孚山内有异变,有不轨之徒想乱我东孚,你且去解决,这里交给我。”

  “是。”

  金宇突然道“原来你便是召衡啊,呵呵,当初与落儿闯入妖界,一直认为你运气好才死里逃生,没想到今日一见,倒是有些真本事。”

  “唉,先别急着走。”金宇见召衡无动于衷,传音灵器便出现在手。

  “想来你们闯妖界是为了弄清这里边的秘密吧。”

  召衡死死地盯着传音灵器,冷声道“妖尊可真是喜欢强取豪夺,想来碧落吃了你不少亏,若是猜的不错,这东西能与她息息相关吧。”

  “正是。这东西可关乎她的身世之谜。难道你们不想知道曾经的妖王与她何种关系?传音灵器里又说了什么?”

  召衡面色一变,不是被金宇话而惊,而是觉察到结发中的碧落正要现身,便立即扯下发带,握在手中,阻止了要出来的碧落。他抬眼,目光微寒。金宇不愧是心思缜密之人,之所以说出这番话,就是知道碧落的软肋所在,想出言激出碧落。但碧落现在不能出现,姑且不论金宇会如何,点苍却一定会动怒,他掩藏碧落的心思一旦暴露,点苍绝不会再允许碧落待在寒室以外的地方。

  金宇看着披发仍无边风华的人,视线又落到了结发上,目光微微一凝。

  召衡冷哼一声,再也不理会他,瞬间消失,留下敌对的点苍与金宇。

  “召衡,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出来问清楚?”一出紫云峰,碧落便闪身而出,气鼓鼓的问。

  “我问你,点苍见你出现在那里,会什么表情?”

  前一刻还在埋怨的人,下一刻就焉了,一想到点苍若知道她不在素园,想来日后就只能待在那冰冷的寒室,就无语应对召衡。

  召衡无奈叹息“金宇说这些无非是引你现身罢了。”

  “可我真的想知道传音灵器里的秘密,若非如此,当初我们也不会闯入妖界,更不会出现后面的一连串事情。你知道的,它的存在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

  “碧落,稍安勿躁,一切有我。”

  碧落张了张嘴,最后沉默,她相信召衡不会骗她的。

  “从金宇刚才说的话来看,不难猜测,你的身世与妖王有关。我在妖界重伤下,机缘巧合被妖王所救,对他们的事情知道一些。”

  “妖王一共七子一女,七子皆已丧命于金宇之手,剩下的几个孙子孙女也不能幸免,但据说,他那小女儿早就出了妖界不知所踪。”

  “养伤期间,我探过妖族人的口风,发现你说携带的传音灵器仍妖族嫡亲专用,若不是妖王血脉不能打开。”

  碧落点点头“我记得金宇也这般说过,上次他说妖王是我外祖父,我还以为是骗我。难道这一切是真的?”

  召衡点点头。

  “可是,这么一说,我也算是妖王亲外孙,那为什么我不能开启?”

  “应该是有特殊口诀和封印,加之你之前是人身,避灵珠遮掩,所以无法打开。”

  “哦。”碧落失落,再次看向了紫云峰的方向,愁云淡淡。传音灵器的秘密一直在她心底挠痒痒,双亲也不知道如何了。

  召衡误以为她担心点苍,心中苦闷却强装镇定“放心吧,点苍已化神,即便金宇手段再高,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他们两比谁都清楚对方。”

  “我才不担心他。”她仰慕他,也误会过他喜欢自己,但最后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哭过,笑过,也伤心过,自她下定决心放开他,就没有再纠缠下去的意。何况,现在,她再也没有精力去想这些。这些日子,她想的很明白,与其让别人禁锢自己的自由,不如自己掌控自己。

  “召衡,我以后都要缩在结发里过日子吗?”

  召衡目光疼惜,摸了摸她的秀发,“等事情告一段落,跟我回解月山吧。”

  碧落没有回答,思绪更远:她还有未来吗?

  瞬间的沉闷让召衡叹息,幽幽道“走吧,我们去见识一下那些挑事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