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遇熟人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84 2019-09-10 20:23:25

  点苍步入寒室,站到了碧落身前,足足待了一刻钟她才有反应。只见她慢慢端坐,朝他行礼。

  点苍淡淡道“跟我来。”

  “是。”

  碧落起身尾随。

  一路,两人沉默,以往都是碧落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如今,她只顾低头走路,完全没有攀谈的意思。

  若是以前,碧落肯定会问要去哪?做什么?如今她这般顺从,点苍心中微堵。

  碧落默默的走着,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他不喜欢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了。

  他让她来东孚山,不过是想将她囚禁,不让她惹出风波而已……

  入东孚山,她听到最多的是不知廉耻,不要脸之类的辱骂,她自以为是的想着:那是别人不理解。

  所以面对别人的欺负,别人的侮辱,她完全没有底线,能忍便忍了……

  现在看来,她是有多么可笑,成了别人的阶下囚,还误以为别人对她有意思。

  碧落一味低头走着,就这样很自然的撞上了忽然停下脚步的点苍,她立即退了退,与之保持距离。

  “这几日你好好休息一下。这座院子灵气浓郁,环境清幽,你应该会喜欢。”

  碧落抬头,看着眼前的院落,仍是不发一语,院落雅致,却还是有结界的波动。碧落轻叹:心境变了,到哪都一样,始终是个牢笼。

  “进去吧,召衡要见你。”

  碧落一愣,目光中终于有了多余色彩。她冷冷一笑,还以为点苍是同情她,发了善心,让她出来偷偷气,却没想,他对她连同情心都没有。

  心中伤怀,碧落头也不回的走入小院,缓缓的打开了那扇门。

  公子如玉,翩翩而立,印象中的俊雅少年如今更是风华绝代。他嘴角含笑,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仿佛已经等待了许久。

  这些时日所受的委屈在见到召衡的刹那,瞬间化成了泪水,如同滚珠低落。

  “碧落。”

  这一声叫唤,那种久违的亲切感涌上心头,碧落忍不住泪流满面。

  “傻瓜,你哭什么?”

  召衡走近,轻轻擦去她的泪水,拉着她走进了内院,让她坐下,递上帕子。

  碧落没有接,只觉这一幕暖心,泪水更汹涌“我突然好想你们了,想黎山的总总,想师父,想一晨哥哥,云寂哥哥……”

  召衡目光暗了暗,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

  碧落哭的更为伤心,良久,终于发泄完了情绪,坐在一旁抱着胳膊默不作声,那样的不安与无助。

  召衡在她旁边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放心,以后,我们都陪着你。”

  碧落抬头,疑问“你也被囚禁了?”

  召衡目光微寒,冷声道“他还囚禁不了我。”说罢,看向碧落又心疼了几分。

  “我准备了一些你爱吃的,他们应该弄好了,快跟我来。”

  碧落跟上去,引入眼帘的是两个熟人。

  “一晨哥哥,和烟姐姐?!”碧落惊喜上前“你们怎么也来了?”

  “落儿,是召衡少主带我们来的。想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一定孤独,我们来这与你有个伴。”

  碧落动了动嘴皮子,最终说道“谢谢召衡。”

  楚一晨见到她很是高兴,立即拉着她坐下“落儿,我们特意准备了你爱吃的菜。”

  “谢谢一晨哥哥。”碧落忍不住再次落泪。

  “落儿,哭什么?”

  碧落吸吸鼻子“就是太高兴了。”

  楚一晨揉揉她脑袋,满满疼惜“多吃些,你看看你都不会照顾自己,瘦出这般了。”

  “嗯。”看着碗中满满的菜,碧落心中无比温暖。无论有多少人不喜她,但还是有人这么关心她,给她温暖。

  “还是一晨哥哥做的菜好吃,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你都多久没给我做饭了。”

  “你倒埋怨我起来了,自从你入内门,我连见你的机会都没有。不过现在好了,召衡少主特意从黎山带走我们两人到这里陪你,日后我天天给你做。”

  碧落目光暗了暗,她不过是别人的阶下囚,又有什么资格一直享受现在的温暖?总不能也让他们也过那样的生活。

  不过现在气氛这般好,碧落也不忍心扫了大家的兴致,只能强颜欢笑的点点头,岔开话题“一晨哥哥,你们修为都洗尘境了?”

  “嗯,这一切多亏少主给予我们修炼的资源,让我们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碧落调笑“可以啊,召衡,你这般会收买人心了,我哥哥姐姐都一口一个少主叫的真切。”

  “举手之劳。”

  楚一晨面色激动“对于少主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于我们却是恩同再造。”

  和烟道“师兄说的是。没有召衡少主就没有现在的我们。落儿是不知道,少主现在可是仙域的大红人了,一入仙域便名扬四海。”

  “他做了什么光荣之举?”

  “少主一次性带来我们百来号人上来。”

  碧落惊讶,上下打量召衡,感叹道“不错嘛,难怪如此。”

  “少主已经拜入东孚山了,日后,落儿再也不是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里了。”

  碧落顿了顿,抛开她的事情来说,以东孚山目前的状况,却是是投奔的好去处。

  召衡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缓缓道“拜入东孚,自是暂时性,不过,我在这里,碧落就不用去那里孤单一个人待了。”

  碧落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置信“你知道那里?”

  “你忘了,不管你在什么地方,结发都能感应到。”

  碧落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他的发带上,微微愣神,不由低喃“还有这用处……”

  提到这里,楚一晨面色不善的讽刺“那神尊真是铁石心肠,怎么狠心将你关起来?”

  碧落埋头不确定道“或许他也是出于好心想要保护我吧。”

  “保护?那之前去哪里了?危难时刻……”

  召衡立即插话“楚兄,你去看看汤药炖好了没有,碧落一身寒气,怕是会伤身。”

  “少主,你为何……”

  “快去吧。”

  和烟拉了拉楚一晨,摇了摇头“那少主你们聊,我们去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碧落疑惑“一晨哥哥似乎有话要说。”

  “无非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罢了。我见你气色不佳,想来没有睡好,你先休息,有事叫我们。”

  碧落点点头,她确实觉得有些倦意了。这段时间她浑浑噩噩,如今见到他们,心中宽慰了许多,一下子也想明白了很多,她认真道“召衡,谢谢你。”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

  “你做的这些我很感激,也很高兴,一晨哥哥我一直把他当亲哥哥看待,能在这见到都是因为你。”

  召衡认真的想了想“你若真想谢我,就送我个荷包?”

  碧落尴尬“这些东西我哪里会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整日除了炼丹就是炼丹,最多也就是弹弹琴看看书,这些还是师父教的。”说道这,碧落问道“好久不见我师父了,你去黎山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他?”

  召衡目光一闪,摇摇头。

  碧落失望的看着他“难道你没跟她说我来了仙域?”

  “他知道。”

  “那他就没有来仙域或是没什么话让你传达给我的吗?”

  召衡别过脸,语气幽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师傅对我意见大,想来是不喜欢我带话。”

  碧落扁扁嘴“老顽固,都活了一把年纪了还斤斤计较,也不怕丢人!他都不想我……”

  “碧落!他对你比对任何人都好,日后别这样说他了。”

  碧落奇怪的看着突然一脸严肃的人,喃喃道“以前你们不是都看不顺眼对方吗?怎么维护他老人家了?”

  召衡转身不答。

  “不说就不说,日后跟师父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想说也没办法说了。”

  召衡见她瞬间失落的表情,有些苦涩在心底蔓延,他稳了稳心神,转移话题“说好要谢我,却故意撇开话题。”

  “才不会抵赖好不好!这次你父亲是不是也来了仙域?”

  “嗯。”

  “我给他炼制元气丹吧,不仅能补充元气,还能固本培元,益寿延年年!”

  召衡笑着点头“想来他吃了定会高兴万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