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再遇故人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387 2019-09-01 20:19:15

  高山仰止,灵动却又庄严。广场上人山人海,山门一派仙气满满,就连守门的小哥,都威风八面。

  “这么热闹。”碧落缓缓上前,“麻烦小哥,我叫碧落,是点苍尊主叫我来找他的,你能替我通传一声吗?”

  “你是妖类?”

  碧落一怔,妖?她怎么成了妖类?一觉醒来,她都成了妖了,之前她倒是没有注意。

  “怎么成妖了?”碧落打量自己,上下左右都看了看,觉得很没道理“我之前明明是人啊。”

  守将不耐烦的指了指门上告示“自己看,东孚山拒绝妖类拜访。”

  碧落凑过去看,只见上面写着金宇统一妖界,凡妖类禁止入东孚山之类的信息。

  碧落自言自语“金宇统治了妖界,他与大人是死对头,也难怪会有这样的告示…”

  “请问小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日前,金宇擒获妖王,统一妖界,便向我东孚山发出拜贴,不日便到,说句难听的就是挑衅。小妖仙,你若不知情还是别掺合进来,速速离去。”

  “可是,真是你们点苍尊主叫我来的。”

  “小妖仙可有信物?”

  碧落摇摇头。

  “那我等无能无力。请快些离开。”

  “我和你家尊主是故人,你们就替我通传一下不好吗?他知道是我一定会出来见我的。”

  这时一个路过的仙子刚走进去,听到这话又退了回来,讽刺道“笑话!你也太往自己脸色贴金了吧?尊主是何人?日理万机,是想见就能见的?黎执事还是尊主未婚妻,人家照样不能随心所欲,想见就见,你又算什么人,能让尊主出来见你?”

  “玉音仙子。”守将热情的唤道。

  碧落见她扯高气扬,这副面容不正是在传送阵里遇上的那个蛮不讲理的女子?

  “是你啊,呵呵。”玉音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了。

  唉,冤家路窄……

  碧落暗叹一声,堆起笑容问“这位是?”

  守将率先开口“玉音仙子乃侍女殿管事,经常伺候尊主左右。”

  碧落忍住全身鸡皮疙瘩说道“果然是仙气凌人,貌美如花的姐姐。”

  没办法,有求于人,碧落哀叹,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怎么会偏偏遇上她了。

  玉音得意的笑了笑。

  “那你可以帮我通传一声吗?”

  “想都没想!小小妖精,还想见尊主,痴心妄想!”

  碧落无奈,想到自己在传送阵让她吃了亏,不补偿她怕是解决不了这事。于是和悦道“姐姐,我观你气息不稳,想来是最近修炼太辛苦,我这有上好的调息丹,你可以试试。”

  玉音见她随手拿出一颗皇级品阶的丹药,目光一亮,抓在手中,傲气凛然“丹药我正需要,就当你孝敬我的,不过还是那句话,想见尊主,没门。”

  碧落失望,她怀着满怀期待的来见点苍,结果连门都进不去吗?“姐姐,就不能替我通传一声吗?”

  “告诉你也无妨。”玉音靠近她说“你毁我御灵鞭的账,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说完,她阴鸷一笑,突然抓住她的手猛地一推,她自己也迅速向后倒去。

  “呀,你竟然推我!妖类果真阴险狡诈!”玉音跌坐于地,一脸委屈的的哭着“不过是拒绝你通传,你也用不着这般。”

  守将大怒“委实可恶!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歹毒!果然是妖类。”

  周围见到这里有动静,纷纷靠了过来,对碧落指手画脚。

  玉音哭到“并不是我不帮你,可我只是个侍女管事,能不能见尊主也说不定,如何帮你?更何况你是妖,这般急着见尊主,也不知道安了什么心。现在非常时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金宇派你来打探消息的呢。”

  人群中有人立即出声“说不定就是金宇派来的!快滚!”

  “滚!还敢在此伤人!我们东孚山不欢迎妖类!”说完,无数人手中突然多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纷纷朝碧落砸来。

  碧落之前被玉音推到,一双手已是鲜血淋漓,看着那些东西砸来,赶忙缩成在一团,用袖口挡住了脸。

  “再让我们见到你们,可没有那么简单,见一次打一次!滚!”

  人群激愤,有一人缓缓走了过来,众人见他,纷纷行礼。

  “北宇仙上。”

  “怎么回事?”

  “一个妖女跑了这里撒野,还伤了玉音仙子。”

  “那真是胆大包天!轰出东孚山地界吧,别围着这里,挡了道路,成何体统。”

  “是。”

  众人让出一道路口,北宇上前,正要经过碧落时,见她抬头望向他,瞬间定住。

  他这才看清这所谓胆大包天的妖女,惊掉了下巴“你…你…碧落!你没死?”

  碧落狼狈的的站起来,看着自己满身污迹,有些尴尬道“好久不见,北宇仙上。”

  众人惊愕,这妖女竟然认识北宇仙上?

  玉音大感不妙,连连后退。

  守将惶恐。

  北宇看着众人道“都散了,误会一场。”

  “等等。”碧落举起双手,那里,鲜血一片,看着伤着不轻。

  “我想说的是,我没有推她。我虽是妖类,但绝非你们口中的人。”

  北宇目光一闪,不悦的看向玉音,这明摆着,若是推了人,不该是手受伤。

  “玉音,这是怎么回事?”

  玉音支支吾吾“我……也不知道。”

  碧落道“北宇仙上,此事就算了,不过,不是我做的我不会背黑锅。”

  一人站出来质疑“你找了北宇仙上做靠山,当然这么说!之前怎么不哼声?”

  “说的对,玉音仙子无缘无故,为何要冤枉你?就算是北宇仙上也要讲理,你别太嚣张。”

  碧落不悦道“冤不冤枉我这双手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若推她,伤的不该是双手。之前你们有给过我解释的机会吗?你们之所以这么说,是对妖有偏见。”

  玉音见大家都帮她说话,底气顿时十足,这时站出来说“偏见又如何,我们不欢迎妖类。北宇仙上,你虽认识她,却也不能坏了东孚山的规矩。”

  北宇皱眉。

  “坏了什么规矩,玉音你好大的胆,竟然这样跟北宇兄说话。”随责悠哉悠哉走来,后边跟着泉音,青阳两人,很是好奇的走过来凑热闹。

  “碧…碧落?!你竟然没死?”

  碧落对他们的惊讶也见怪不怪,乖巧的行礼:“拜见青阳,泉音,随责三位上仙。”

  人群行礼完毕,顿时安静下来,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守将已是目瞪口呆,这妖仙认识北宇也就罢了,竟然连他们这三个执事也认识,难不成,她之前说的是真的?若真是尊主叫她来的,那他岂不是误事?守将背心湿了一片。

  泉音道“不错,不错!我们都以为你会香消玉殒了。来,来,跟我进来。”

  守将吞吐道“四位执事,可是这告示上写着……”

  四人互看一眼,有些犹豫,泉音拉着北宇到一旁说问道“她是怎么来这里的?你带来的?”

  “哪能?她自己找来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随责不敢置信。

  “别问这么多,我就想说,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尊主对她什么心思。”

  “什么心思?”

  “少装蒜!尊主若不喜欢她,能绑她欲往这送?”

  “可是,那次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尊主看到她的妖身后,立即离去,想来金宇对他打击太大,他接受不了碧落也是妖的事实。”

  “凡是不能看表面。回到东孚山后,尊主可有不同?”

  “有何不同?”

  “整日愁眉不展,郁郁寡欢,还不时发呆。”

  “那许是被金宇的事情所扰。”

  “所以说你太正经了!”泉音示意他侧耳过来,便凑上去说“有一次我送书籍进去,见尊主对着困仙绳发呆。”

  北宇惊奇“捆仙绳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那根正是曾经绑过碧落的那根。所以说,尊主定是后悔的。如今碧落又俏生生的出现,长得更是水灵了,你猜尊主见了过后,是不是更加欢喜?”

  北宇不由自主点头。

  泉音扬声道“此女是尊主所邀请来的,这一次例外。碧落,跟北宇进去吧。”

  碧落一喜,感激涕零。

  北宇找了个地方让她梳洗了一番,这才来到了一处凉亭。

  “你这丫头真命大。”

  “我也以为自己死了,大概是大人那么拼命救我,才保下我一命吧。”

  北宇面色古怪,有些尴尬问“你是怎么痊愈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睡了好长时间,具体的也来不及问,然后就到了仙域。”

  “也就是说,你一觉醒来就飞升仙域了?”

  碧落点头。

  北宇更是惊奇,这次仔细的又将她打量了一番,啧啧称奇“确实没有灵力修为,怎么就飞升了呢?”

  “仙上,这两年你们过的怎么样?”

  “我们还不是那样,都挺好的。”

  “那大人呢,他救我一定耗费了不少灵元,对他有没有什么影响?那次他有没有受伤?”

  “没有,挺好的。”北宇目光一闪,问道“碧落,当时我们都见你生机涣散了,你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吗?”

  碧落摇摇头,目光亮的像星星璀璨“我只记得是大人一直输入灵元救我。”

  北宇张张嘴,最终咽下了心中的话,原来,碧落一直都以为是他家尊主救了她。可当时的情形,碧落妖身显出,他家尊主便带着他们一众离开,当时他还在想,最关键的时候他们撤手,碧落是万万活不成的,却没想,如今竟俏生生的站在这里,还对他家尊主这般感恩戴德,如果她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心里难过?毕竟,她是为了救他家尊主才被金宇打伤,命悬一线的。而他家尊主却在碧落最需要的时候离开了……

  “仙上?”

  “喔,这么说,你是来找尊主的?”

  “我答应过他要来的。”

  看着满怀希望的碧落,北宇心地叹息,他家尊主最厌恶妖类,如今她这般,也不知道……也罢,当初在黎山,尊主对她还是另眼相待的,且,碧落也是因为救他才变成这样,应该会见她吧。

  “你跟我来吧,我这就带你去见尊主。”

  “谢谢仙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