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脉觉醒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160 2019-08-29 19:22:57

  “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金宇把玩手中的传音灵器,很是满意溯离的表现。他越着急,说明这东西越重要。这传音灵器正是两年前从碧落身上弄来的,他认为这有可能是点苍要跟妖王互通消息,托碧落转交的。

  只是,当时的她怕是还不知道东西已被他掉包了吧。

  想到这,金宇有一刻愣神。

  “金宇,它为什么在你手中?!”溯离提高了嗓门,急切问道。

  金宇妖冶一笑。心中却在想着这里边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无意中得到的,想来它对你们重要。”

  “给我!”

  金宇一笑。

  “快给我!”

  楚夭见爷爷着急,咬牙说道“妖尊,这是我姑姑的专用传音灵器,上面刻有一个烟字。姑姑离开妖界已有二十多年,所留内容多半是思念亲人,断不会威胁到妖尊,还请妖尊归还灵器。”

  “传音灵器我不感兴趣,我只对里边的内容感兴趣。得不到里边内容,如何证明你说的没有威胁?夭夭,要么你替我打开,要么你爷爷打开?”

  “金宇,这是我家私事,岂容你个外人插手!”

  “我对你没有多少耐心。”金宇目光冰寒,杀意顿起。

  “不要,我打开。”楚夭默念一道口诀,溯离来不及阻止,一段话便在空气中响起:落儿,我等剑灵蚀魂,命不久矣。妖界妖王是嫡亲,遇难寻之。帝尊剑已认主,若有缘,望其主人救之。

  妖王溯离听到这段话,不由悲戚“烟儿吾女,为父临死前听到你说的话,本来欣慰,却不曾想,你对为父竟然没一句话。你终究不想归来见我一面…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楚夭见爷爷伤心,心下悲戚,她回想起当年的情形。

  若烟是她的小姑,长得十分漂亮,在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称赞她是妖之花。姑姑性情极好,温柔大方,待人端庄有礼,十五岁开始,便有无数妖慕名而来,想与她联姻,可都被她以修炼为由,拒绝了。

  就在二十年前,姑姑意外的救了一名闯入妖界并身负重伤的男子,细心照顾下,竟对那叫碧鹏的人生暗生情愫,被她爷爷发现后遭到强烈反对,爷爷驱逐了那男人。

  却不想,姑姑拼了一身修为逃出了爷爷布下的结界,偷偷尾随,两人逃出了妖之结界。从此,音信全无。

  如今,终于有她的消息传来,却不是给爷爷的,也只字未提他们任何一个亲人,可想而知,爷爷多伤心。当初小姑姑走后,爷爷可是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三年,也悔恨了三年。

  楚夭更伤心的是,好不容易知道亲人的消息,竟然也是坏消息。

  “妖尊,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这里边并没有危害到你的信息,看在我爷爷年事已高,再也威胁不了你的份上,让他安享晚年可好?”

  金宇眉头一挑,冷笑“既然他已无用,留来做什么?”话音刚落,他的手已经掐在了溯离脖子上。

  事发突然,楚夭惊了片刻,立即上前,哀道“不,妖尊!他是我爷爷,不要杀他好不好?”

  金宇充耳不闻,手中力道加重,溯离涨红了脸。

  “妖尊!”楚夭跪倒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你就不能看在夭夭的份上饶了他吗?”

  “夭夭你退后,本尊做事向来不喜欢有后顾之忧。”

  楚夭颓然软塌于地,绝望道“那你把我也杀了吧。”

  “你威胁我?!”

  “爷爷若死,我也不活了!”

  “很好!”金宇猛地加重力道,楚夭赶紧爬起来扯过他的手阻止道“不要!”

  金宇看着眼前的一张脸,特别是那双眼睛,此刻柔弱无助,楚楚可怜,不由微微愣神。

  脑海中有张脸与之重叠在一起,有些话也在他耳边响起。

  他喃喃自语“你说你来找人,却不知道要找何人,让我误以为你找的人是我,带着点苍交给你的任务,特意接近…我动了杀心,你却还在担忧我的伤势…你说你来我身旁,没有目的,我却将你的单纯心思看做了深沉城府……”

  只一句,楚夭大惊,思绪百转千回,他口中的人是谁?

  金宇支起楚夭精致的下巴,丹凤眼里溢出忧伤,看得她是不敢置信。

  他是何人?从来都是肆意快活,这段时间在妖界所获战绩,更是意气风发。他温和却狠辣,慵懒却又精明。这样的人竟然会有忧伤?!

  楚夭突然想笑,直至今日,她忽然明白:原来,他真的不是在看她,却是想从她身上找别人的影子。

  “妖尊!我害我好苦!”楚夭终于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爱而不得,却要背负着全族亲人的愤恨,内疚而活!曾经,她有多恨眼前之人,后来就有多爱眼前之人,可现在,不过是一场笑话,让她无地自容,即便下了九泉,也无颜面对死去的亲人!她没能报仇雪恨,却还不由自主爱上这么一个不该爱的人!直至现在,她都无法再恨。

  金宇听到这么一句,想起碧落替点苍挡住他的攻击,生机涣散,她是不是也想说这一句“你害我好苦”?

  金宇低低的笑了,胸口有血气翻涌,他吐出了瘀血。

  下意识的摸出手帕擦干血迹,这才发现,这块手帕是碧落的。金宇不由自主的想起碧落替他擦拭鲜血的情形,她目光清澈不染,心地纯良,只一眼,便已铭刻在心,只是当时,他不知。

  金宇目光一动,喃喃叹息“你那么天真善良,真是可惜了…我害了你,你重伤了我,是不是扯平了,落儿?”

  面对白发苍苍的爷爷还在命悬一线,楚夭克制住了自己的伤感,说道“妖尊,你口中的落儿,与爷爷是嫡亲,所以,她有可能是姑姑的女儿,爷爷的外孙女!”

  “你若真的杀了爷爷,落儿找不到外公,也没有外公,她会伤心。”

  金宇终于有了反应,他邪魅的笑了,将溯离一扔,说道“也罢,留你一命。”

  楚夭浑身瘫倒在地,之前总总,似乎已经抽干了她所有力气。

  就在这时,那静静悬浮半空的传音灵器,忽然光芒大盛,剧烈颤动起来。

  “这是何故?”

  楚夭摇头。

  溯离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喘气,看到这情形,朗声笑了。

  金宇又是手一伸,抓住了他衣襟,问“到底是什么原因?”

  “血脉觉醒。我妖族又一天才诞生!”

  “血脉觉醒?怎么可能?你是说,落儿还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