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五章 妖尊宠的人和兽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170 2019-08-28 20:16:19

  时间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

  妖界。

  一片郁郁葱葱的园林里,金宇慵懒的靠在凉椅上,目光幽深,时不时挠下怀中的灵兔。

  灵兔眯眯眼睛,一脸享受。见有人来了,便钻进他宽大的衣袖中。

  王虎恭敬行礼,说道“妖尊,妖王溯离抓到了,我们攻下了血幽山。”

  “哦?你们不是说那里易守难攻奈何不了他们吗?”

  “确实如此。这次能抓住他们实在是意外。妖王是自己出来的,他带领数十人冲出了血幽山,不过最终还是落在我们手中。”

  “两年时间,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吗?不过这溯离倒是有两下子,你们将其周围围得水泄不通,都说他快要死了,竟还能闯出来。不过,这跟自寻死路有何区别?本尊正愁没机会收拾他!他现在在哪?”

  “在地牢里。”

  “本尊去会会。”

  金宇起了兴致,刚欲起身,便见一女子自远处袅袅娜娜的走来,高贵典雅中带着一丝妩媚,倒是很美的一道风景。

  王虎眉头一跳,此女乃是溯离的孙女,两年前妖尊受重伤而归,不知道怎么就带走了关押在地牢的她,传闻宠溺无边,无人能及。

  王虎想不明白,以妖尊的手段,妖王嫡亲一族,他绝不会留活口,溯离那六个儿子和几十个孙子就是最好的证明。可为何这楚夭公主怎么就得了他的青睐?妖尊平日里看似风流,后院除了她,竟然没有其他女人。

  王虎垂头不敢直视这女人,但妖尊没有吩咐又不敢退下,只好杵在原地。

  “听说你抓了我爷爷?!”

  “夭夭消息真灵通,本尊也刚知晓。”

  “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为什么不能放过他?!我们一家人,如今只剩爷爷跟我,你要杀就杀我好了!”

  金宇观她形色愤恨,一把揽过她的腰肢,说道“我怎舍得?”

  楚夭挣扎两下,被他的动作所吸引。只见他轻轻抹平她衣裳上的皱褶,又温和的整理她的碎发,一双丹凤眼似能挤出水来。

  楚夭抵不住他妖孽模样,气消了大半,懊恼的扁扁嘴,又爱又恨。

  金宇目光越发的炽热,最终停在了她那扁嘴的动作上。

  楚夭内心砰砰直跳,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金宇是在看她,又不是在看她。

  “吱吱。”

  灵兔不何时宜的发出叫声,从金宇袖中窜出来,跳到金宇怀里,不肯离去。楚夭顺势起身,没和这灵兔计较。说起来也怪,这东西一来没有特别的血脉灵根,也没有其它同伴聪明,分明是只被关养待宰的灵肉,为什么会被妖尊宠溺?

  没错,是宠溺。每次见他,这小东西都在他身边,有时在怀里,有时在他塌上,竟然与他同吃同住。在别人眼中,她是妖尊的女人,可论这种待遇,她却没有。

  “小东西,你倒是越来越放肆了,是在跟夭夭争宠不成?”

  “吱吱。”灵兔又往他怀里蹭了蹭,挂在上面,就是不下来。

  金宇宠溺的摸了摸它光滑的毛,也没有赶的意思,嘴角含笑说“这黏人的小东西。”

  楚夭估摸着他此刻心情好,不死心的问“你打算把我爷爷如何?”

  “夭夭想知道?”

  “我只求你不要伤害他,他年纪大了,你让他安享晚年好不好?”楚夭咬牙继续说道“你已经…把我拿捏在手,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伤害他了好不好?”

  金宇挑起她的下颚,见她泪水连连,好不怜惜。

  “夭夭不哭,你这样,我怎么舍得?至于你爷爷,你跟我去看看便是。”

  楚夭连忙点点头。

  由王虎带路,一路转弯抹角,最后停在了拴满铁链的巨型牢笼前。

  里边,盘坐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披头散发,身上伤痕累累,处处可见血迹斑斑。

  “爷爷!”

  妖王溯离满脸不敢置信的爬到地牢前,一张老脸激动得通红“夭夭?你还活着?!”

  楚夭看着他的样子,泪水直流,这段时日她是虽没有以前风光,但也是锦衣玉食,加之金宇的宠爱,没有受半点委屈,可看到自己的爷爷如今这般,内心即是羞愧,又是内疚。

  “爷爷,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爷爷,你疼不疼?”

  “不疼,爷爷见到你就不疼了。”

  “我这就带你出去!”楚夭忽然跪在金宇面前哀求“妖尊,你放了我爷爷,好不好?我愿做牛做马服侍你。”

  金宇形色温和,语气悠悠“说什么傻话?谁要你做牛做马?”金宇欲扶她起来,却被他拒绝。

  “夭夭,你是我妖界公主,跪他作何?乱臣贼子,岂能受得了我一族跪拜?”

  楚夭哽咽,目光有些怜悯,他口中说的已是过去,如今这形式,只怕跪拜也不能饶命。她并非怕死,早在战败被俘,她就抱有必死之心。可要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爷爷死在面前,她怎忍心?

  很久之前,金宇算是妖族里一个不起眼的臣子,可如今,他修为高深,在这里已经是一手遮天。

  金宇对她是好的,两年前,她憎恶他,曾也不理会他,也曾恶言相向,甚至杀过他,但他却从不计较,仍是满脸宠溺,一味包容。现在,明知他是仇人,杀父兄姊妹,可她早已沉沦在他的温和中不能自拔,提不起半分恨意。她自知罪孽深重,无言面对亲人,可还是抱有侥幸,不知道看在她的份上,能不能让金宇高抬贵手?

  “妖尊,放了爷爷吧!”

  金宇不答,邪魅一笑,“妖王,夭夭说放了你,你觉得可能吗?”

  “少在这假惺惺,死有何惧,成王败寇,你若不杀我,有朝一日,便是我杀你!”

  “夭夭听到了?”

  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意,楚夭恐慌“不,我只有爷爷一个亲人了,你别杀他!”

  “怎么会只有他一个?我不是吗?他恨我到了极点,不死不休,难得你要我放了他,让日后再来杀我,你忍心?”

  “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金宇见她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忍不住伸手替她擦泪“让我放过他也不是不行。”

  “你说,你要我做什么?”

  溯离恨铁不成钢,有些失望的喊道“夭夭!”

  “以前我让你打开一样东西,你不愿意,我便不想强求。不过,你爷爷不知道会不会拒绝?”

  金宇手中多出了一个璇螺转的传音灵器,上面,正刻着一朵五色花。

  此物一现,溯离睁大眼睛,双手颤抖“你…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