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七章 醒来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561 2019-08-30 19:46:59

  这是一处隐秘的世界,已经在空间细缝中悬浮数百年。空间里郁郁葱葱,殿宇成群,烟雾笼罩下,如梦幻般灵动,仙气缠绕。

  一处巍峨大殿上,此时正上演着口水大战。

  有老者说道“尊主,少主越来越不像话了,为了一个女子,竟然公然违抗族人决定。”

  又一个出来附和“是啊,他把外人带入解(xie)月山也就罢了,竟然还每隔一段时日为她耗费大量灵元,长此以往,他个人修为怎么提升?”

  “尊主,解月山是我族最隐蔽的藏身之所,几百年来,从未有外人踏入,少主此举,实为不妥,为了我族安危,请尊主做决定。”

  召昱端坐高位,望着众人,面色沉沉,不作声响,倒是他旁边的钟老观其表情,解围说道“少主带回的那女子,沉睡不醒,算不上威胁。再者,少主结发已认主,她不是外人。”

  “什么?!”

  “那女娃毫无灵力修为,空有一副面囊何用?”

  “即便我们接受,她现在昏迷不醒,日后能不能醒来还是未知数,总不能让召衡少主从此就围绕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吧?”

  “我族向来不与外族通婚,这岂不乱了规矩?”

  召昱终于开口“乱了什么规矩?”他悠悠的站起来,踱步向前“我召氏一族,姻缘向来由天定,所以才有结发的出现。”

  众人无从反驳,连连点头“是。”

  又老者痛心疾首的说“尊主,话虽有理,但少主这般护住她,未免太儿女情长。这两年来,他未过问族内任何事,还不断消耗灵元,他可是我们一族的希望啊。”

  这话在众人面前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族老议论纷纷“就是,这也太儿戏了,他可是肩负重任的,怎么只沉迷女人的美色之中?”

  “这般沉沦下去,我们一族可没有复兴希望了。”

  “一个沉睡且毫无气息的人尚且如此,如若这女子醒来,岂不是要我少主跌入深渊?”

  “不能留!”

  “不能留!”

  “不能留!”

  召昱大喝“够了!”

  这一声不怒而威,诺大殿内立即肃静下来。

  “衡儿年纪虽小,但做事你们是有目共睹的,他一向有分寸,其中原由他也不会多说半句,但这些年,他哪次让我们失望过?”

  “尊主,少主从未让我等失望,我们只怕他年纪尚轻,不懂处理感情的事,所以……”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这事都讨论了两年了,你们不烦本尊都乏了。人,你们也曾偷偷弄走过,可结果如何?”

  众人噤声,无不尴尬,老脸无光。当年他们也是极力反对召衡带着碧落回来,于是族老们联合起来,趁其不备,欲把沉睡的人偷偷运出去,结果事情败露,他们这么多人,竟无一人阻止得了召衡。

  “衡儿少年老成,做事沉稳可靠,但认定的事情就是一路走到黑也不会回头,你们这般闹下去,反倒影响他心境。如今他虽不理族内大小事物,但修为却已是修元巅峰,万事,等他冲击融灵成功再说,都退了吧。”

  “是。”

  召昱揉揉脑袋,显得头疼,这事还真是麻烦。

  而解月山另一处幽静地,有一青年,发带飘飘,风姿卓越。他立于山前,青山失色。

  两年,一晃而过。在这两年期间,少年初成长,越发成熟稳重,只是,脸色表情更如冰山。

  他虚空一点,有雾气缓缓散去,露出一道石门,他推门而入,里边寒气逼人,雾气弥漫,最里面摆放着一张石床,床上是一个沉睡的绝色美女。

  召衡在她身旁坐下,望着她眉间的冰霜,伸手慢慢的抚触。那里,一如冰雪,毫无暖意。

  “碧落…”

  召衡握住她的手,说道“你最怕冷,这里那么冷,莫要再贪睡。”

  他盘坐下来,源源不断的将体内灵元输入她的体内。

  前有云寂献祭一灵体,后有萧竹若尽毕生修为散入她体内,虽让她重塑身躯,但却没有唤醒她。

  召衡输入灵元又是一天,他收了手,静静的看着仿佛睡着般的人。

  “你沉睡后,你的云寂哥哥死了,师父也死了,黎山处于一片悲伤中,再也不是你待的地方。”

  “我把你带回了我家,这里是解月山,另一处空间细缝,但与你去过的广凌小世界不同,这里更大,更美,灵果更多,你一定会喜欢。”

  “可是,我就这样守了你两年,每次来,你都不曾理我。我突然害怕,万一你睡的舒服,不愿醒来怎么办?或者,你醒了不认识我了怎么办?”

  “你曾说我是闷葫芦,如今我们在一起聊天,闷的人是你…”

  “我答应过你,会替你救出你的双亲,我没忘,你是不是睡忘记了?”

  “碧落…”

  召衡轻轻的唤着,最终起身,缓缓的走出大门。在他身后,忽然光芒四射,无数光点聚集在她身上。

  召衡猛地转身,忽然飞奔过去,趴在床沿上,死死地盯着她看。

  她终于动了。

  心跳声响了起来,伴随无数光点没入她体内,一种生机勃发的气息入潮水般涌来。

  首先是如玉的的手指,然后是眼睫毛轻轻扇了两下,缓缓睁开。

  那一刻,石室晃动,灵力沸腾,天地变色。石室顶部突然炸开来,召衡快些一步拂去顶端落下的碎石,这时才发现,天空中有五彩云朵汇集成了漩涡状,无数光芒蜿蜒而下,没入她体内。

  她眼中火光一闪,妖艳一闪……

  那种气息,熟悉而陌生。

  “碧落…”

  召衡见她目光陌生而茫然,慌忙紧紧握住她的手,再次唤道“碧落?”

  碧落目光终于有了焦距“召衡?”

  召衡激动的搂她入怀,两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召衡,我这是在哪?我记得自己不是死了吗?”

  “不许说死。”

  碧落笑了笑,谁愿意去死?活着最好!

  “这里是解月山,也是一个小世界。你整整睡了两年。”

  碧落皱起眉头,嘀咕“难怪我觉得全身僵硬,软绵绵的,原来是睡多了。”她忽然钻进召衡怀里,圈得像小猫似的,可怜巴巴的说“召衡,这里好冷。”

  “我们这就出去。”

  “嗯。”

  召衡将她抱起,却发现她的身体变得轻盈,下一刻,圣洁之光照耀在她身上,使得她更加洁白无暇,又立即变幻成了一缕幽光,消失在他怀中。

  “碧落!”召衡震惊。

  召昱被之前的动静吸引过来,亲眼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惊讶。

  “衡儿莫慌,她是飞升仙域去了。”

  “飞升仙域?!”

  “此事奇怪,衡儿,之前你可有察觉她的修为有没有变化?”

  “未曾。”

  “那她怎么可能会……”召昱见儿子沉默的样子,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衡儿,有些事情是注定的。”

  召衡眼眸动了动,说道“父亲,孩儿有事瞒了你。”

  “何事?”

  “孩儿一直压制了自己的修为。”

  召昱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召衡经过两年时间的努力,修为已经达到修元境巅峰。但现在他说什么?

  “你说什么?!压制了修为!那你岂不是……”

  “不错。”

  召昱手颤抖的指着他,气急败坏“你是怕到了仙域,这女娃无人照料,你……”

  “还有一事,”召衡打断他,声音古井无波“我要去东孚山,取剑。”

  召昱惊吓道“取什么剑?那地方的东西是你现在能想的?”

  “所以,三个月后我带你们出发。”

  “什么?”

  召衡认真望着自己的父亲,眼中,是一闪而逝的剑芒。就在召昱失神的刹那,他仰望天空,坚定的说道“碧落,仙域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