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五十三章 妖体大成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802 2019-08-26 19:57:17

  结界里,四块神石被分至四方,那朵五彩斑斓的花朵悬浮其中,荡出奇异的波动。

  点苍,召衡首当其冲,连连出手组建阵符。随着那一道道复杂的纹路形成,承载碧落元魂精魄的那花朵被置身其中,散发隐晦波动,若有若无的生灵气息从其中散发出来。

  “小落儿真的没死!”萧竹若心若狂喜。

  点苍却不太乐观说道“金宇那道术法冲击太大,碧落肉身根本无法承载,以致被毁。好在神石护住了她的魂魄,加上召衡之前使用过的共生术,总算最大减少了她魂魄的损伤,但在融灵强者的修为不是说笑的,那等冲击下,它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所以,她虽然保存了元魂精魄,恐怕也陷入了沉寂中,若不及时救治,怕是真的要灰飞烟灭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和召衡已经布置好了这阵符,你们运转灵元灌入其中,以灵元为阵,以神石加固,重塑她的身躯。只是,这等消耗无可估量,不愿意的人本尊不会强人所难。”

  点苍说完,率先盘坐下来,体内灵元凶猛的灌入其中。

  召衡,萧竹若随即也盘坐了下来。

  东孚山以点苍为首,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坐下。

  其余众人神色各异,最终都选择留了下来,助他们一臂之力。

  阵符里的灵元越来越浓,那朵悬浮半空的花朵越发妖艳,散发阵阵浓郁的香气。

  只是,随着香气的绽放,花朵所需的能量越来越大。

  又过了一段时间,花瓣开始了萎缩凋谢,慢慢的变成了果实形态。

  这时,那红彤彤的果实忽然颤动起来,它周围的灵元似乎感受到了可怕的吸力,开始躁动不安!此时此刻,不少修者已大汗淋漓,可那果实却如海绵般不停的贪婪吸取,直至最后,成熟。

  啵。

  有细微的声音从果实里出来,那是一颗心脏的跳动。

  砰,砰……

  由弱到强,由缓到急,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众人大喜过望,纷纷继续输入灵元。

  随着灵元的不断增多,其他重要器官也在缓慢形成。

  斗转星移,就这样的消耗,维持了整整三天。修为略低的修者已经晕厥过去。

  一道身躯花瓣裹体,若隐若现,然却散发着与人类不一样的气息,却是妖体大成。

  这一刻,所有人愣住了。

  “怎么是这样?!”点苍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妖身,心神动荡。他经历了金宇的背叛,若说有什么执念,那就是最痛恨妖类!可现在,令他做梦的想不到的是,碧落竟然是妖!在这打击下,点苍缓缓的退了出来。

  失去了他灵元支撑,那原本固若金汤的灵气池瞬间少了缺口。

  “点苍尊主,你做什么?!”

  点苍迷茫了一会儿,盯着虚幻的碧落,终于颓废的喃喃“都撤了吧。”

  “你说什么?”萧竹若大惊失色,着急道“眼看碧落就要被复活,你现在撤出来会有什么后果?我们不能功亏一篑!”

  召衡不哼声,面对那缺口,全力以赴。

  点苍喝道“我们要救的是人,而不是妖。她不是碧落,不是……”

  这话一出,许多人顿住了,大有放手的意思。召衡没有说话,继续将全数灵元灌入其中,以补此刻阵内灵元的缺乏。

  萧竹若大急“是小落儿的气息!请大家无论如何不要停!否则碧落真会死!”

  点苍疯狂默念“她是妖,是妖!”这一次,他甩袖而出,决绝而去。

  “东孚山众人听令,都随本尊走!”

  就这一声令下,黎真真,北宇等人纷纷撤离,一些黎山修者也紧跟着撤了出来。

  “你们不能走!她就要重见天日了!不能这样功亏一篑!点苍尊主,你不能这样!”

  随着点苍的身影越来越远,萧竹若发出一声怒吼“她是为了救你才落到这部田地,你怎可如此狠心?!”

  点苍一顿,背上僵硬,他拳头紧握,最后留下一句“本尊与妖势不两立!若不是看着昔日情分上,本尊会将这阵符也毁掉。至于她,就让她自生自灭,死活自有天道裁决。”

  萧竹若绝望闭眼,却是极不甘心,仍旧不断输入灵元。

  “少主,放弃吧。”整个阵符,只有召衡与萧竹若苦苦支撑着,阵符内的灵元已经稀薄,再也供应不上重塑身躯的需求。

  召衡没有回答,仍旧没有停下。

  云由叹息一声,心情极为复杂,若是他现在出手阻拦,以召衡之前的表现来看,如此执傲的性子怕是会恨上一辈子。也罢,等他灵元耗尽,或许就会放下了。

  他本能的看向了萧竹若,不由摇摇头。

  云寂站在云由身后,一双眼再次成了死水。

  嗡!

  阵符内,那虚幻的身躯忽然闪烁五彩之光,那种波动,即便是阵符外还有结界,仍使得天雷轰鸣。

  “那是什么?”

  这时,一道人影虚浮半空,露出一张仙风道骨的脸,正是召衡之父,召昱。他望着那五彩光芒,缓缓说道“那是五灵体散发出来的灵光。”

  “尊主?!”

  “父亲!”

  五灵体!萧竹若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她家落儿是五灵体天才?!

  云寂惊住了,怪不得那光芒那么熟悉。回想他第一次见到碧落,就觉得她十分亲近,有种说不出的本能,就是想要不断靠近她,原来,这是所谓的灵体吸引。

  “衡儿放手吧。”召昱摇头,无奈的说着,看着召衡的模样有些痛心。

  “父亲,我不会放手!之前不会,日后也不会!”

  “痴儿!五灵体又岂是你只能就能复活的了的!”

  “我不会放手!”

  召昱无奈叹息一声,耐心解释“五灵体仍上天都要嫉妒的存在,更何况是妖灵体!那是逆天的存在,即便你耗尽修为,也是枉然。”

  召衡沉默了,就在召昱误以为他要放弃时,听到了他一语惊天的说“父亲,妖花我找到了。”

  召昱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浑身颤抖,忽然将视线都落到了碧落透明的身躯上,悲喜交加。

  “所以,我不会放弃。”

  “衡儿,想要救她不是没有办法。”

  “父亲!你快说!”

  “需一位同样拥有灵体的修者自愿献祭其身,以灵体固她成形。”

  召衡一愣,随即颓废下来,他的灵元就要耗尽,短时间内去哪找这样的一个人。

  “让我来吧。”

  三人惊愕的看向一直站在后面默默无闻的云寂。

  “云寂,你在说什么?!”

  “爹,小叔其实不是小叔吧!儿子曾偷偷翻看过你的手札,知道召氏一族。你一生忠于他们,儿子自当也是忠心护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更何况,她是儿子心心念念却又不敢表露的爱慕的女子,我愿以自己的命换她的命。儿不孝,请父亲成全。”

  云由浑身一颤,不断摇头。

  “请父亲成全!”云寂望着自己的父亲,额上是岁月留下的刻痕,他双眼生伤,使得云寂哽咽不忍再看。

  “请父亲成全!”说完,不等云由答应,朝着阵符走去。

  “儿子!”云由惊叫,喉咙里却如痰哽咽,再也发不出声。

  云寂顿了顿,回头一笑,继续前行。

  召昱看着这一幕,摇摇头,随即有光点入召衡体内,护住了他的身体,召昱的影像随后便缓缓消失在这片区域。

  “云寂,你要想好了,只要走进里边,你便会……”

  “小叔,虽然你不是我的真小叔,但已经叫习惯了……这些我都明白,不过,早在碧落中了火蛇之毒的时候我都想好了,我愿意跟她同生共死…虽然她从未对我有男女之情。这样也好……之前见小叔你用共生术,我便知道,小叔跟我的想法一样,若是能救她,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所以,莫劝,动手吧。”

  召衡面目哀伤,不忍再看,缓缓闭眼。

  云寂笑了。

  “还有,请小叔不要将这事告诉碧落,她会难过……”

  轰!

  阵符内发出剧烈的颤动,召衡已预料发生了什么事,悲痛之气,化作了强大动力,灵元不断汹涌输入,只是,眼睛始终不敢睁开,更不忍去看。

  过来好一阵,一切平息,阵符内已经没有了云寂的身形,只留一片哀伤飘荡在空气中。

  云由跪地不起,乌黑的头发瞬间白头,他颤兢兢的伸出双手,捂住一件衣服,已是老泪纵横,“我儿!你这是要爹的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