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金宇变绵羊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252 2019-08-22 19:55:36

  这是一处景致简单幽静,郁郁葱葱的院落。穿过一条条长廊,他们步入了一处地下密室。昏暗的走道,阴风阵阵,倒是吹得人发凉。这地方隐隐血腥,也不知道到底是何地方。

  “这里关押了一些曾是妖界贵族的人物,有些老东西应该知道你所持有的传音灵器开启之法。”

  “这灵器很古老?”

  “并非,只是,这灵器是妖王贵族专用传音的法器,特有封印,一般人打不开。”

  “妖王贵族?”碧落错愕,爹爹娘亲所留之物竟然与妖界贵族有关系吗?等等,难不成这里边竟然关押着妖王贵族?

  碧落心下有疑,却没有再问。

  不多时,光线明亮了些。两旁地牢竟然关满了人,男女老少,病弱残……

  随着他们的到来,那些人纷纷站了起来,目光无不仇视。

  碧落皱眉。

  “他们是犯了什么错吗?”

  金宇自从她一进到这里,就没放过她脸上的表情。此时见她问起,淡淡说“他们没犯什么错。”

  “没有?”

  “若真要说他们有什么错,那便是立场不同,阵营不同。”

  碧落见一些青年身上伤痕累累,触目惊心,不忍道“即便这样,也不该受重刑。”说着,便走上前,取出丹药,递了上去。

  刚开始那些人仇视警戒的看着她,当感受不到来于她的威胁,便狠狠的推开她,纷纷朝她吐了口水“少在这假惺惺!”

  碧落不妨,跌倒在地,手上被蹭破了皮。

  “他们就是这样顽固不化,碧落姑娘不必对他们产生怜悯。”

  “他们当中有些人受了重伤,如果没有及时治疗,恐怕……”

  “反正与我是敌人,少一个也好。”

  “公子不能这样说,好歹是条生命,总不能见死不救。如果救了他们,或许他们就不会那么仇视你了。”

  “呵呵,姑娘心善。”

  碧落再次来到了牢房前,取下丹药,递给了里面的人,他们刚开始没有接过,有老者闻了闻,点点头,丹药这才被拿走。

  “他们的丹药我不稀罕!”

  有个青年死活不接受碧落的丹药,很有骨气的破口大骂“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就想用丹药来收买人心,你休想我们对你们感恩戴德!”

  “本尊从不奢望,反正要救你们的也不是我。你们的是生是死与我何干?”

  “你少得意,待我们妖王杀回来,就是你的死期!”

  “呵呵。碧落姑娘,我们走吧。”

  碧落点头。

  就在这时,有数道光芒朝他们飞来。

  金宇感觉到了身后的威胁,嘴角冷笑,袖口一挥,顿时有惨叫声响起。他回头,看着死了的数人,似笑非笑道“看到了没有,丹药一起作用,恢复了那么点灵力,他们便迫不及待对我动手,只要他们活着,就会跟我不死不休。碧落姑娘的怜悯之心与出手之情,得不到半分认可。”

  碧落小脸苍白,咬牙没有出声。见他继续前行,便跟在金宇身后,刚想问话,却发现他忽然单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捂胸口,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公子,你怎么了?”

  金宇全身发颤,两股元灵不停的冲击着,一冷一热中,使得他身上的疼痛越发明显。

  “该死!”金宇咬紧牙关,一言不发,警觉的看着碧落。倘若她敢在此刻露出半点不轨的意图,他定不会饶她!

  “你这是灵元反噬!”

  金宇听罢,眼中杀意顿起。他举手想要一掌拍下,奈何疼痛加剧,金宇举起的手掌顺势变成了软绵绵的招手,“我好难受,你快来扶我。”

  碧落不疑有他,上前扶住,让他倚墙而靠,看到他嘴角有血溢出,连忙从袖口中想要掏手帕,被金宇一把抓住。

  “你要做什么?”金宇死死地攥着她的手,大有将她捏碎的意图。只是这一用力,体内两股灵元更加凶猛,下意识松手。

  “你流了好多血!先别动。”手帕瞬间被染红,碧落急着再用袖口擦拭他嘴角的血迹,她目光清澈,此时隐隐担忧。

  “这血怎么都止不了?!”

  见她慌乱,眼中的关心之意却是真真切切,不言已表。金宇一时愣神,随即笑问道“你担心我?”

  “你还笑得出来,你这样好吓人。”碧落想了想,取出一颗丹药递了上去。

  金宇本要拒绝,却阴差阳错的张开了嘴巴,咽了下去。正担心有什么反应,却惊奇的发现,体内的两股灵元慢慢平息,不由暗想“这丫头小小年纪倒是有心机,为了夺取他信任竟然舍得下本。”金宇习惯的咧嘴一笑,感觉到气息平稳,懒洋洋的倚在那里。目光却意外对上了她袖口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再然后,一道红痕出现在洁白的皓腕上,看起来格外醒目,那指印记不正是他之前所留?

  “我好像弄疼你了。”

  “没关系的,我想你也不是故意的。”

  “姑娘不介意便好。只是,这种情况我可能不能带你去见那人了。只能过些时日再来。”

  “好。”碧落隐隐有些失落,看来只好再等等。

  金宇在碧落的搀扶下回到了寒玉轩,几经调息,越发觉得灵元稳固,倒是心情大好。这一切,都归于碧落给了那颗丹药。金宇妖冶一笑,这丫头难道不知,治好了他,会给他们带来大麻烦?

  “呵,还真舍得下血本。”金宇冷笑,本能的去寻找碧落的踪影,这才发现,她栖身在一处低价妖兽的关栏里,正抱着一只灵兔,并替它包扎伤口。她笑得如春花烂漫,又温柔似水,那缕善良的光,迷人醉眼,那一幕,惊了金宇的目光。

  “它们只是些低价妖兽,成不了气候,只能圈养在这里当做食物,碧落姑娘还是不要为了它们弄沾了自己。”

  “没关系的,你看它被其它妖兽欺负,两只脚都受伤了,还被别的妖兽抢东西吃,若不及时处理,它恐怕活不了多久。”

  “这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环境,即便现在不死,日后也要接受被宰的命运,你也不必怜悯。”

  “它有些像我以前养过的那只灵兔九宴。”

  碧落目光有些忧伤,九宴被踢伤后重伤不愈,最终死了。她低下头,眼帘垂下掩盖了思绪,又复而看向那灵兔,随即抱了出来。

  “我初到这里,能不能将它当宠物养两天?”

  金宇笑着点点头“它倒是幸运,能得你的眼缘。”

  “我只是觉得它好可爱。”碧落举起它,做了个鬼脸,逗乐了旁人。

  只一瞬,金宇望着匆匆赶来的王虎,走到了凉亭内,隔绝了碧落的视线。

  “妖尊,大事不好!黎山那处入口,发现有强烈的振动之力,怕是又有人欲强行打开通道,且,人数可能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