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四十章 泉音发现的秘密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78 2019-08-17 20:07:45

  “尊主对真真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要带她回东孚山。”

  黎真真失魂落魄,看着玉台上埋头发呆的人,壮着胆子不死心的说“可她不愿意啊,尊主这是强人所难。”

  “是吗?”点苍看向碧落,小丫头似有感应,也抬头望来,一张小脸委屈的不能再委屈,但是目光却是那般留恋。就在刚刚,她趴在他身上,他分明从她眼中读到不知所措的眷恋,其中复杂他都要迷茫了,于是脱口而出“她会愿意的。”

  黎真真气煞,却又不敢当面发作,行了礼,逃离般的离开。

  点苍微微皱眉,随即走向了碧落。

  “落儿乖,你不能走。”

  “大人真的要留我在身旁?”

  点苍想了想,点点头。“别再想着逃走了。”

  他目光柔和,碧落沉溺其中,这样的点苍实属罕见,她心情愉悦,忽然想开来,甜蜜的笑了“大人,我不逃……”

  “即便你现在赶我走,我都不走。”

  “落儿是想用刚才骗真真的办法忽悠我?”

  碧落心虚道“哪有。我现在觉得,跟你待一起,真不错。还有,人家才没忽悠她。”

  “你刚才说,我还想做什么?”

  碧落呆着小脑袋,疑惑“我没说啊?”

  “你对真真说:我要带你回东孚山,藏起来,还想…还想…做什么?”

  碧落险些惊掉下巴,若不是被绳子绑着,估计就要跳起来,立即逃离。这都听到了?碧落错愕,惊恐万状。

  “你听错了,我没说。”

  点苍挑眉“是吗?真真一进来我就知道了,你们说的每一句都清楚,何来听错之理。”

  !

  碧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小脸很没骨气的再次涨红,又气又恼“大人既然知道,干嘛还问,干嘛一开始不阻止?”

  “我就是想看看,你要做什么。”

  碧落惊愕,这人是点苍?她没看错?!

  “所以,我发觉落儿不老实,会忽悠人,也会骗人,你说什么,我不信。”点苍说完,转身就走。

  “别,大人,我错了。”

  ……

  “大人别走,我饿了!饿了!”

  点苍一顿,转身看她,见她可怜巴巴的,惹人心疼,倒是真忘了,她不能辟谷。

  见他叫人弄吃的,碧落赶紧说“大人,这样子不行,你绑着我,是否要找人喂我吃东西?我若要梳洗,是否要叫人侍候左右?”

  见点苍沉默,碧落继续说“大人,你帮我解开绳子,我保证乖乖的待在这里,直到回东孚山。”

  “你若骗我呢?”

  “我若骗你,永远修不了灵力!”

  点苍回头看她誓言旦旦,笑容可掬,讨好意味十足。

  碧落只觉身上一松,绳子落地。她兴奋的活动了一下手脚,蹦道点苍面前,笑嘻嘻的说“谢谢大人。就知道大人不会那么残忍的。你看,我的手腕都要被绳子割破了。”说着,她扬扬小手,露出一道红痕,在她白白嫩嫩的手腕上显而易见。

  “你不该挣扎。”

  “什么叫不该?绑了人家还不让动,是大人不该绑我才是。”

  “你早该答应,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我不管,你要赔偿我。”

  “赔?”

  “对,赔。”

  “那落儿想要什么?”

  碧落见他认真,便思量起来“要不,大人送我三百年灵力?”

  “你承受不了。”

  “可是除了灵力,我没有什么想要的,要不,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也好。”

  碧落心情大好,点苍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日后她定要想好宝贝再问他。

  很快,有人送了吃食来,碧落也不拘谨,安静的坐在一旁吃了起来。

  “尊主,泉音求见。”

  “进来。”

  泉音抱着一堆卷轴走进来,恭敬的行礼,随即将那些卷轴分类放好排在了石桌上。

  “尊主,这些都是仙域这两年来发生的一些大事,还有一些关于东孚山的内部消息。我已将它们按先后顺序排好,最重要的事情在最前边的……碧落?!”

  泉音无意发现碧落坐在角落一旁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咋一看,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泉音好奇的走过去,确定是她,惊问“你怎么在这?”

  “大人绑我来……呃,请我来的。”

  泉音愣神,本能的看向点苍,背脊发凉,绑?他是不是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就在之前,阵法堂里闹得纷纷扬扬,说碧落忽然消失,整个阵法堂都翻遍了都没见她踪影,院长大人不知道怎么就听闻了这消息,火急火燎的赶去,将阵法堂闹了个底朝天,惊动了泽明。

  现一行人在入云殿争执不休,剑张跋扈。

  竟不想,这当事人正坐在这里吃好喝好。

  对于碧落说的绑和请,泉音更偏信于是尊主绑她来的。若非如此,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泉音小眼睛闪了闪,凑近碧落,小声问“小丫头,你真是被绑来的?”

  碧落眨眨眼,见他忌惮的看着点苍,不由挑眉,刚要说话被他急忙阻拦,做个个噤声的动作。“你只需点头或摇头。”

  “泉音,你在做什么?没事就退下吧。”

  泉音忽然一颤,立即堆笑,转身之际还不忘看碧落一眼。

  碧落嘻嘻一笑。

  泉音大急,姑奶奶,你倒是回话啊。

  “还不走?”

  “哦,是。”泉音叹了口气,本以为发现了新鲜事,却没想到……人都说好奇害死猫,但如今被挠的痒痒的,不好奇不行。

  泉音走到门口,不经意回头去看,尊主大人正认真翻阅卷轴,而碧落……她在冲他笑?而且点头?!泉音咽了咽口水,再次看向点苍,忽然觉得再背脊发凉,他飞快闪了出去。

  乖乖,他发现了什么?尊主竟然真横刀夺爱,将人家小姑娘绑来这里藏起来?外边都已经拔刀相向了,他要不要说出实情?

  “泉音,你在这里做什么?”

  泉音惊醒,看着北宇,随责,青阳,像见了救星一般,示意他们凑近,小声说“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随责问“什么秘密?”

  “碧落失踪,你们知道吗?”

  随责辛灾乐祸“当然知道,泽明老弟那里都忙的焦头烂额了。他那小师弟,也就是学院里的院长,对着召衡一众大打出手,都打到入云殿了。他这位小师弟可是视徒如命,宝贝的不能再宝贝,这下有的乱了。”

  北宇道“说来也奇怪,这碧落好端端的待在阵法堂,怎么会无故消失不见?谁那么大胆,敢劫持她不成?”

  青阳也惊疑“那召衡修为也到了修元境,碧落无声无息消失,怎么可能会没半点察觉。”

  随责道“那个…我听到阵法堂一个女娃说,貌似,碧落失踪前好像在沐浴。”

  青阳道“沐浴?!我的天,这消息也能传出来!”

  随责说“这不是被泽明那小师弟逼的嘛。我想那女娃也是没办法。”

  随责挤眉弄眼“那啥,如果真是被劫走,那贼人岂不是一饱眼福?”

  北宇轻哼“随责,注意下形象,什么乱七八糟的。”

  “别说了,你们别说了。”泉音无奈,他只问了一句,这三人怎么那么多话?!等三人终于噤声,泉音一语惊人“我见到碧落了。”

  “什么?!你见到她了?在哪?”

  泉音指了指石室方向。

  三人木纳的朝那方向看去,青阳有种不好的预感,结巴道“不,不会,会是,尊主……”

  泉音点点头。

  随责崩溃的捂住嘴巴,他刚才说那个能一饱眼福的人是尊主?

  北宇定力最为沉稳,他此刻也忍不住惊愕“那碧落在尊主的石室里?”

  随责八卦道“这么不动声色,尊主当真厉害。”

  青阳道“这碧落不是跟召衡一对,怎么会跟尊主一块?”

  泉音振振有词“尊主绑的。”

  “绑的?”三人震掉下巴,随即露出了然的形色。

  “所以啊,我发现了这个秘密,你们说,我要不要告诉泽明老弟?”

  三人互看一眼,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瞬间都消失。

  “喂,你们回来?到底要不要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