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召衡的小心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297 2019-08-14 20:07:26

  “多谢仙上好意,只是我们还有些事情未处理好。”

  碧落听他这么说,立即向前想要说什么,被召衡死死拽住,急得碧落不停瞪眼。东孚山啊,那是点苍老巢,去了说不定就能天天见到点苍了,而错过了这次机会,她都不知道何年何日能上仙域找点苍。

  召衡拽着她没有放手的意思,碧落情急之下踩了他一脚。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碧落有一刻愣神,四目相对,召衡皱眉,却没有哼声,手上也没有松开的意思。

  而北宇上仙四人则互看一眼,无声无息似在交流什么。

  一时之间气氛尴尬。

  “召衡啊,这是天大好事,仙域资源丰富,对你们可是有利。你们可要想好,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道要等何时。”

  “掌门仙上说的是,仙域我们早已向往已久,东孚山也是名声在外。只是此次修复阵符之力,无意中发现碧落双亲遗留之物,我们想一探究竟,以解碧落心结。”

  碧落愕然,这才想到自己太冲动了,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原来如此,你们倒是有心了。可这引荐也是千载难得。你们要不要考虑清楚?”

  “各位仙上,承蒙厚爱。心结不除,仙道有阻。事难双全,终有取舍。”

  四人点点头,对他欣赏又多了几分,更多的却是惋惜。这时看向碧落的目光变了,这小女娃也不知道灌了什么迷药让如此天质卓越的璀璨之星为她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召衡,这不是你的事情。要不,你跟他们先去东孚山?”

  “你在哪,我在哪。”召衡说完,朝五人拱拱手,走出了大厅。

  碧落咬着嘴唇,看着他的背影,歉意的行礼告退。

  “召衡!等等我!”

  召衡驻足回望,见她小跑上前,便推门进了一间屋子。

  碧落面对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咬着嘴唇,绞着手指,默不作声的低下头。

  召衡道“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啊?”碧落惊愕的抬起小脸,那呆呆的模样让人想捏上一捏。“不是,我俩都是生死之交,感谢的话太见外了。我是想说,你脚没事吧?”

  召衡叹了口气,一提起这个,很是受伤。干脆找了个位置坐下不理她。

  “对不起啊,我一想到能天天看到大人我就高兴的什么都忘了。”说着,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召衡,发现他抿嘴不语,脸色沉沉。于是讨好卖乖“我知道这样不对啦,下次不会了。我不该一听到他们说大人要回东孚山而乱了分寸,也不该只想着跟去而误解你的阻拦的用意,还不分青红皂白的踩你。你为了陪我去妖界,连那么好的机会都放弃了,是我不讲义气,我错了,好不好?”

  见他仍不做声,碧落小心翼翼的拉着他衣角来回摇晃,试探道“你若是还生气也踩我一脚?”

  召衡没好气说“脚疼。”

  “很疼吗?”

  召衡想了想,道“疼。”

  碧落皱着小脸,很是自责,她蹲下去看着召衡的双脚,有些不知所措的问“哪只,我帮你看看?”

  召衡沉声“自己踩的自己找。”

  碧落乖乖噤声,眉间紧皱,很是努力的想了想,最后锁定他的右脚。

  召衡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脱鞋,指尖有光一闪,落到了脚下。

  “天啊。”碧落看到一只肥大的脚,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面貌,红肿一片。直接吓傻“我下脚那么重吗?”

  召衡不答,直接脱了另一只鞋袜,顿时,两只脚形成了鲜明对比。

  “召衡,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见她自责快哭了,小脸皱起,泪光盈盈,召衡忽然有些后悔。“我没事,不痛。”

  “都这样了,怎么可能不痛?”

  “真不痛。”召衡手盖在伤处,灵光闪烁片刻,脚上已恢复如初。“你看,真没事。”

  碧落巴巴的看着他,结巴道“那,那我去煮鱼汤你喝,算是赔罪?”

  召衡点头。见她离开,沉默的穿好鞋袜,目光复杂。

  “为了吸引她注意,少主可真是费尽心思。”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召衡目光一沉。

  “大长老竟闲的没事听墙角?”

  大长老恨铁不成钢,怒道“少主都为了她放弃了入仙域的大好机会,还在乎我偷听这些不堪入耳的事?”

  “不堪入耳?不堪入谁的耳?放弃这次机会,我自有我的想法,无需操心!”

  “少主的想法?利用小把戏骗取那丫头的同情心,自责心,为你那一刻争风吃醋的心求平衡?”

  “够了!”召衡被人说中心事而激动,他也不想这样,之前的小动作只是他一时兴起,却没想到最后还是心软,不忍她自责。什么时候开始,碧落提及点苍,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这一点,他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少主,你一直恪守自己,一言一行都端正,如今,你再看看,为了一个碧落,你变成了什么样?!你是我们的希望,重返仙域是我们共同的目标,眼看这一天就要到了,你为什么要拒绝?!”

  “时机未到。”

  “是时机未到,还是你放不下那丫头?!”

  “大长老,够了!”召衡缓缓起身,瞬间如同把利刃,散发威压,大有君临天下之感。

  大长老云由感受到了他的威压,内心激动,这个少年,经历了两年的成长,越发的厉害。

  “你是不信我的能力?我说过,时机未到。即便我一人到了仙域,也不能保证短时间内就能接引你们。你可知道我为何会到黎山?”

  大长老云由摇头“不知。”

  “因为预言石上的字:黎山之隐,妖花之劫。”

  云由沉吟,继而摇头。

  “这句关乎我族兴衰,若破解不了其中奥秘,急于求成于事无补。所以,我想过两日动身去妖界。”

  “少主!太过危险!”

  “富贵险中求,你不必劝。还有,我的私事,还请不要插手,我自有分寸。”

  云由张了张嘴,终于不情愿点头。

  而召衡两人离开后,泽明仙上五人无不叹息。

  “此子有当担,品性极好,日后前途无量,但愿他尽快解决这事,安心修炼。”

  “多谢北宇上仙的厚爱了。希望如此。这孩子小小年纪,性子沉稳,是做大事的料。这次我们禁地阵符之力有变,属他功劳最大。”

  “听泽明老弟这语气,也是十分看好他?”

  泽明点点头。

  “老弟说的那阵符异变,关乎人妖两界的结界?”

  “是的。不知道为何,差不多一年前,结界突然松动,导致半年前,保护结界的阵符之力忽然爆乱,我们无法了解到结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先修复阵符之力。这才召衡功劳最大,但若没尊主所赠法器,我们也无能为力。”

  “尊主心怀天下,定不会遇事不管。不知道泽明老弟可否方便带我们前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