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来自倾慕者的疯狂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686 2019-08-12 20:26:18

  碧落躲于偏僻的树荫中,大气不敢出,她仔细的听了下周围的动静,没发现异常才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师父应该没跟来,发现不了我在这里。”

  碧落悲催的缩在角落里,之前在庆功宴上,她好似发了酒疯,大骂师父。碧落捂住发晕的脑袋,不断嘀咕“完了,完了,这下真完蛋了,那老头小气要死,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没面子,这样大逆不道,估计回去准没好日子过了。”

  她隐约记得召衡及时给她喝了杯解酒汤,可还是迷迷糊糊,到底说了什么她没记清,后来她睡着了。

  再后来,周围好吵,她迷迷糊糊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那脸色铁青的师父正直勾勾的瞪着她,而她躺在召衡怀里。她打了个哆嗦,意识到不妙,她立即推了召衡挡道,自己逃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不走,等受虐啊?!于是乎,碧落做了个光荣之举,在众人中推波般,撒着丫子就跑,毫无淑女形象。

  “召衡,帮我拦住他!”

  某女边跑边说。好在召衡从未让她失望过。不过即便那老头儿没有追来,碧落还是觉得十分不安。

  “唉!”

  “唉!”

  碧落不断摇头叹气,捂住发晕的脑袋,整个人迷迷糊糊。终于发出感慨,酒还真不能喝!她折下根树枝,无聊的走着。见前边有处湖泊,便走了过去,洗了洗脸。

  冰凉的湖水让她瞬间清醒了一些,这才觉得又饿又热。她索性脱下鞋袜,将小脚丫伸进湖水里泡着。感受到凉意,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随后拿出一颗灵果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这才发现,湖中有数十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碧落惊掉了下巴,刚咬下的一口果肉便卡在喉咙里,使得她艰难咽下,咬着嘴唇呆滞的看着这一幕,貌似,这些人在洗澡,而且……都是男的。为什么之前她没发现?

  “她,好像是碧落仙子!”

  ……

  被认出了?碧落捂脸,偷偷瞄了一眼众人反应,准备悄悄溜走。可那数十人突然惊叫起来,无不兴奋的朝她扑来。

  碧落小心肝颤颤,这等局势让她大感不妙,再也顾忌不了什么,从湖中抽起脚丫子便跑。

  “碧落仙子!别跑啊!”

  “仙子,你的鞋!”

  “仙子,我们只想跟你说说话,你别怕啊。”

  碧落脚下生痛,那里顾得上其他,一心就想着如何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身后这般人似乎没打算放过她,穷追不舍。

  碧落紧张之余往后看了一眼,只一眼吓尿。这是什么场面?!数十名男子衣不遮体,有的只穿着内杉,他们都是修者,身材匀称,此刻,内杉贴身,隐约可见那强悍的体魄。

  碧落捂脸,真没脸见人了。她加快脚步,拼命奔跑。

  只是,她又怎么跑的过这般修者。很快,数十人围追了上来。站在她前面,倒是犹豫没有靠近。

  “仙子,你的鞋。”

  碧落哪里敢接,她扯了扯裙摆遮住小脚,随即捂住眼睛,硬着头皮道“我没看到你们在洗澡,所以……”

  “没关系,我们不会认为你特意去偷看我们洗澡的。”

  碧落憋红了脸。她之前不分方向的乱窜,这时才隐约记得,在入云殿附近,有两处大湖泊,灵气逼人,专供内门精英洗礼用。而她好巧不巧,刚好进了男子专用的湖泊?

  “即便仙子真是特意去偷看,不,特意要看,我们也没意见,现在,我们就在你面前,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我的天!”碧落差点一口鲜血喷出,什么叫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她浑身发抖,这下再怎么解释貌似也解释不清。这些人要不要那么恐怖,谁来救救她啊。

  “仙子比传说中的还要漂亮!我们与你年纪相当,你觉得我们怎么样?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碧落捂脸,快哭了。这些人怎么那么彪悍?!比那小世界的段子岩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我真不知道你们在那里,对不起,我误闯了,你们继续……”

  见碧落要走,一个男子大胆上前拦住她去路,恭敬行礼“唐突仙子了,只是,我们一直仰慕你,却不能想见,今日有缘,我们过于兴奋,还望仙子不要见怪。”

  眼前男子倒是俊俏,风度翩翩的模样,只是,你们过于兴奋也用不着这般衣裳不整的在她面前晃悠吧?碧落弱弱的说“诸位,可不可以先把衣服穿好再谈?”

  “仙子是嫌弃我们身材吗?”

  碧落被这惊雷雷倒,有些怀疑人生。到底要怎么说才不会被误解?碧落头晕厉害,只觉天旋地转,转着转着便转到了一个人怀里。

  “你们这般还觉得好看不成?要不要将你们这副德行丢到广场上让人参观参观?”

  冰冷的气息袭来,众人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面面相觑。他俊极,却是气场强大,冷冽的气息压的他们喘不过气。

  “我们并无他意,只是过于兴奋,才会唐突仙子的。”

  “唐突?你们确定不是耍流氓?!”

  数十人埋头,似乎他们是过了。只是,他们想不明白,碧落怎么会出现在这,以致他们过度兴奋。

  “你,你是召衡堂主?”有人认出来人,惊呼。

  “碧落醉了,所以才会误闯,可是,你们衣不遮体的追着她这个姑娘,是何用意?今日之事若是传到院长大人那里,凭他那护她的性子,你们知道后果?!”

  众人一听,立即吓得屁滚尿流,纷纷逃窜。

  碧落靠着某人,只觉好熟悉的感觉,还熟悉的气味……碧落抬头,见到是召衡,便紧紧的扯住他衣襟,生怕他走掉。只是,召衡这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谁惹他生气了吗?眉头都皱了……

  碧落伸手抹了抹他眉间,想要抹平那紧皱的眉头,这时才发现,近距离看这张脸,真的好好看,于是,她不由自主的在他脸色捏了又捏。

  “召衡,是你吗?”碧落惊疑一声,自顾喃喃“召衡平常都是面不改色,你这张脸太臭,不是召衡。”她摇摇头“看来是我眼花了,你到底谁啊?怎么跟他那么像?”说着,捏完感觉手感不错的某人又开始不停的摸脸庞了。

  “摸够了没有?”

  召衡抓住那不安分的手,再看她赤脚在地,一股莫名的火在胸口烧起。“碧落你好样的啊?一不注意你就跑来偷看男的洗澡?!有出息了是吧?!色心不改,之前偷看我洗澡还不够,现在竟来偷看一群?!”

  “什么叫偷看?”碧落眯着眼睛,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好。

  “你的意思是光明正大的了?!”

  碧落扁嘴表示委屈“我不知道他们在洗澡。”她伸了伸小脚“你看,我被他们吓坏了,鞋都没穿,就跑了。”

  召衡见她脚底通红,有斑斑血迹,大约是之前奔跑被割破了。他蹲下正要给她包扎,就听到某女犯花痴的憨笑“不过他们当中,很多人身材很好……”

  “还说不是故意偷看?!”召衡冷哼“色心不改,贼心不死!”

  “他们乐意。”

  这话一出召衡看着她,做了个颠覆碧落印象的动作,他二话不说,抱起碧落身形一闪,出现在了湖边,然后,将某女扔了进去。

  水花四溅,碧落呆呆的悬浮水里,看着召衡直愣。

  “酒醒没有?”

  “召衡!我真不是故意的要看的!他们追我跑了那么远,非要说仰慕我,我当时害怕。他们欺负我也就罢了,你也来欺负我!”

  “他们追你,你就没有想到结界玉?!”

  对啊,当时怎么没有想到?还被追的那么狼狈!碧落拍拍脑袋,果然是迷糊不行。

  “你是想看吧?”

  “我,忘了……”

  “想偷看还义正言辞。”

  “好吧,看了就看了,解释不清。反正我没吃亏。”

  召衡眉头紧皱,咬牙切齿道“不吃亏?知道别人会怎么说你?!”

  碧落扁嘴,赌气道“爱说不说!”

  “你……”

  碧落觉得脑袋清醒了不少,再没有了晕眩感,便往回游去。可正在这时,湖水荡出涟漪,一个人忽然出现在她面前,静静的看着她,成功的将她吓到了。

  召衡也没想到湖里还有人,他袖中丝带掠出,直接将碧落拉了回来,同时给她披上披肩,这才警戒的看着这陌生男子。

  那少年十八九岁,清秀干净,他上岸的同时,很快捏了个诀,换了一套水蓝色衣裳,气质出尘。倒是没有说话。

  召衡道“打扰了。”

  对方点头示意,算是打招呼。召衡见对方没有说话,想来是他们有所打搅,于是带着碧落离去。

  “我看你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到处乱晃好。”

  “什么叫到处乱晃,人家不是为了躲我师父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躲进男生沐浴的地方。”

  “召衡,你够了,都说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不知情。”

  “是个好借口。”

  碧落咬牙,这事已经够羞人了好不好?非要抓住这不放,有意思吗?“你平时沉默寡言的,如今怎么话那么多。”

  “那是你还不够了解。”

  “好吧。召衡,我走不动了。”

  召衡看着她,火气立即消失,弯下腰来。“我背你。”

  “我的意思是,我是饿的走不动了,你有没有带吃的。”

  召衡拿出一包点心递道了她面前,随即扬声道“出来吧,你为什么跟着我们?”

  碧落好奇抬头,刚才那少年缓缓走了出来。疑问“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我是想跟着你。”

  碧落怪异,硬着头皮问“你不会也是我的倾慕者吧?”

  少年想了想,摇摇头。

  碧落松了一口气“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你身上有我祖传宝贝的气息。”说着又沉默,不准备出口。

  碧落眉头一跳,问道“然后呢?”

  “你便是我恩人。那个拿洗尘果换续脉丹的人就是你。”

  “我不明白,不记得了。”

  “中州城,丹街,一方玉石。”

  碧落恍然大悟,她记起来了,是有那么一回事。当时有名老者跪求摊主朱正凡卖续脉丹救儿子,还是她出手解决的,不会那么巧,那老者的儿子就是他,且在黎山?

  “所以你跟着我,是想报恩?”

  “是。”

  “举手之劳,别放心上啊。我不需要你报什么恩的。”碧落无所谓的说着,拿出灵泉喝了一口。

  “恩是必须要报的,那祖传之物不传外人,若恩人真没有什么想要的,许承羽便以身先许吧。”

  这话刚落,他便被喷了一脸,碧落见他脸上镇定的擦着水迹,却一脸正经的看着她,害得她颤抖的将整杯水都洒了。

  “对不起啊,不是故意喷的。”碧落干笑,迅速翻出那块方玉,直接塞给他。“物归原主!现在你不用以身先许了。”说完,飞快的跑了。

  召衡扬起嘴角,拍了拍许承羽“你倒是聪明人。不过她说不用以身相许,所以仰慕归仰慕,收起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