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剑池惊心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120 2019-08-10 19:48:27

  变故就在一瞬间,寒潭振动,地面摇晃,碧落不防,一头扎进了寒潭。

  冰冷的湖水侵入身体,碧落浑身冷颤,脑子一下子清醒。四周白芒一片,却是有种可怕的威压笼罩而来。

  她想往上游去,奈何脚下有重量,始终动弹不了。正不知所措,召衡如救星般从天而降,一把揽过她。

  只是,随着他的跳入,湖面像发疯的龙卷风一样,迅速形成了漩涡,而有光亮从湖底散发出来,迫使他们只能往下游去。

  碧落只觉身上快要僵了,手脚都不听使唤,就连张嘴都难。好不容易停下,碧落又觉呼吸急促,头晕脑胀。

  “碧落,坚持一下,前面有洞穴。”

  很快,他们终于上岸,召衡将她横抱在身,灵元之力不断涌出,温暖她的身体。

  碧落迷迷糊糊,整个人冻僵在他怀里,下意识靠近,贪婪的吸取召衡身上传来的热量,终于忍不住倦意,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身旁有堆火滋滋作响,她全身的冰冷之意已经被祛除大半,整个人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躺在召衡怀中,而他,显然已经睡着。

  大概是因为之前驱赶邪灵,加上在寒潭的消耗,使得他也困乏了。只是这样的他,十分少见。他脸色线条柔和,再没有平日里的端正,却是夺人心魂的干净柔美。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尖,胭脂般的红唇,都透着一种纯美而又魅惑的气息。

  “好个妖孽啊!怎么可以这般好看。”正当她感慨,召衡似有感应,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便睁开了眼睛。

  碧落心虚的低下头假寐,下意识挪了挪发僵的身体,在他身上找了个舒适的睡姿,继续窝在他怀中。

  好暖和。碧落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安心的享受。却没有看到召衡那一刻动人心弦的微笑。

  岁月静好,只愿时光停留一瞬,变成永恒。

  召衡眉眼含笑,摸了摸她的脑袋,道“若是无碍便起来吧,我们进去看看。”

  碧落惊愕抬头,扁扁嘴,怎么这么快被发现了?既然这样,她就再也不好意思装睡了。只是她现在实在提不起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里不是久待之地,之前的邪灵,若没猜错,这里有灵,才会引来那么多邪灵偷窥。再者,这里是寒潭底部某处,冰冷异常,一切都未知。”

  “有灵?意思说这里有宝贝?”听他这么一说,碧落两眼放光,立即蹦了起来,可是她忘了,许久未动,脚下僵硬,这么一动,直直扑倒,又跌回了召衡怀里。

  “我背你。”

  “啊?!可是……我自己……”召衡没等她答复,直接背起了她。

  “可以走的……”碧落说到最后声音已经细若蚊吟,已经改变不了身在他背上的事实。

  不过,这一幕倒是让她回想起了以前楚一晨背她的情形,不由笑了。

  “小时候,一晨哥哥就是这样背着我,每当我吵着要去找娘亲,或是被欺负,他就会背着我在黎山外院转上两圈,哄我开心。”

  召衡听着,并没有答话。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沉稳非常。

  “那时候,我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也不用担心别人背后说我废材。”

  “可是,等我再长大一些,一晨哥哥就不能时时刻刻的护在我身旁,有些比我大的小孩就会时不时的来抢我的吃食和灵石,我经常挨饿。”

  “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欺负我,直到最后,才知道,作为一个不能汇聚灵力修炼的人,占用了修仙者的资源,这才被人记恨。”

  “再长大一些,面对明里暗里的欺辱,我慢慢的学会了些怎么跟人打交道。再后来,我遇见了大人……”

  “现在想想,要不是遇见他,我可能还在外院过着那样的生活,永远走不到这一步。还有,我真的好高兴能遇到你们。”

  “嗯。”

  “你就不说点别的?比如说安慰我的话,同情我的话,或夸夸我?再者,你遇上我高不高兴?”

  召衡顿了顿,沉吟一会,说道“我以余生之力护你。”

  碧落呆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说什么?”

  召衡道“你爹娘没有再回来?”

  碧落被他瞬间转移的话题所带动,她垂目而伤,形色悲戚,说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盼着他们回来,但还是音信全无。从前,我一直在问自己,是不是我不够乖,还是修不了能力,所以他们不要我了。”

  碧落顿了顿,继续说“但后来我又想,如果是他们不想要我了,也是不错,至少,他们安全……”

  似乎察觉到有泪水滴落,沾湿了衣襟,召衡温和道“碧落,若是不想想起那些不开心的,就别想了,是我不该问。”

  碧落擦了擦泪水,强装镇定“没事啦。咦,你看前面有石池。”

  “噤声。”召衡突然将她放下,长剑在手。石池中有隐晦波动,散发着威胁气息。随着召衡的靠近,有轰鸣声震耳。

  叮!

  剑气大盛,荡出阵阵涟漪,带着狂风利刃,袭击而来,那一波又一波的叮叮声,直接摧毁石池,碎石飞舞。召衡护在碧落身前,两人躲过攻击,那音波朝石壁飞去,顿时,石壁晃动,出现了深刻的划痕个,看的人心惊胆战。

  召衡目光沉重,面对此等威力,全力相抗。他衣诀冽冽,身上瞬间多出几道大小不一的伤口,鲜血直流,瞬间染红衣裳。

  随着鲜血的滴落,残破的石池剧烈颤动。一把剑徐徐升起,悬浮半空,剑气盛,寒光闪。

  碧落被这等迹象直接掀飞,撞在了石壁上,痛得她几乎要昏死。而召衡,已是自顾不暇,那利剑出现之时,瞬间将他包裹其中,他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醒不过来。

  “召衡!”

  碧落试图唤醒,却发现召衡根本听不到,她爬起来,想要靠近,奈何那剑气一荡,又将她掀飞。意识到事情的棘手,召衡的状态也不知道是好是坏,碧落再也忍不住咬牙继续冲了过去。

  直到伤痕累累。

  精疲力竭的碧落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忽然,有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是一块绣有一株奇花的图案,花开七瓣,一朵五色,很是精美!碧落快速的将被压在地下的刨了出来,拍了拍上面的泥土,一块手帕呈现在她面前。碧落颤抖的取下随身携带的香囊,对比着上面的图案,心神俱震,整个人摇摇晃晃,双手垂下。

  香囊是师伯给的,说是爹娘下山之前交给她的护身符。这种花她翻阅过很多古籍,都没有将它认出是何种植物。如今,这里出现的手帕不仅图案一样,就连针线的绣法都一样,可见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碧落慌神之余,四处摸索查看,任凭风刃割在身上都没有感觉,只知道不停的在地上,石壁上寻找着什么,没有放过一寸地方。

  终于,她浑身是血的半跪在一处岩壁前,盯着一片衣角,表情呆滞。

  忽然,她掏出一把小刀,疯狂的挖了起来。利刃与岩石摩擦,火花四射,却只留下一丁点划痕。碧落仿佛没有看见,继续挖着……

  手很快起了老茧,随即成了水泡,最后磨破了,她的双手布满鲜血都未曾察觉。

  时间一点点流逝,岩壁上都占满了她的鲜血,直到她双手颤抖,再也握不住刀刃,她神情木纳,直直的看着已经呈现两片衣角的画面。一清一红,显然是两个人的衣角。

  那种血脉的感应让她整个人心神动荡,心痛不已,以致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洞穴剧烈颤动,然,碧落毫无反应。

  “碧落,快走!”

  召衡忽然从梦中醒来,见她这般模样,拉起她便走,却发现她一动不动,瘫软在地。

  “碧落……”

  “碧落!”

  碧落终于被唤回一丝一丝神志,她看着召衡,眼中多了一丝神采,她紧紧的抓住他,急切道“召衡,你帮帮我,帮帮我!”

  召衡顺着她目光看去,岩壁上都是她的鲜血,触目惊心,他双眼一凝,直接抓起她的手,那修长白如脂的纤纤玉手,此刻已面目全非,叫人心疼不已。而她眼中沉寂出来的悲凉,召衡哪里敢看。

  他伸手执剑,将她护在身后就是一挥。

  奈何,岩壁晃动几下却是再没有反应。召衡不死心,继续挥剑而上,全力的一击,使得整个洞穴更加摇晃。

  这时,之前在石池中的那把剑发出一声悦耳的声音,随即冲天而起。随着它的离开,洞穴开始坍塌。而那一青一白的两片衣角再度被乱石遮挡了视线,要不是召衡拉她躲闪,恐怕此刻她也会被掩埋其中。

  “不,不要!”

  “碧落,快走!”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救他们!”碧落眼底痛楚,凄凉,最后交织成了绝望。无论召衡如何拉她,她都不肯走。

  召衡看着不断塌下的岩石,果断的将她劈晕,直接抱起冲了出去。

  于此同时,那剑冲破云霄,绽放七彩祥云,照亮了整个天空,不光是禁地里正寻找召衡两人的点苍众人,还是整个中州域,以至仙域,无不纷纷抬头看着这等迹象,露出喜色。

  “帝尊剑!是帝尊剑出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