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举两得的安慰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274 2019-08-09 19:50:58

  “碧落……”

  有人不断在耳边唤着她的名字,碧落迷迷糊糊被叫醒,只觉有冰凉的气息环绕,瞬间凝集精神。她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召衡俊美的脸庞,不由一笑,这人还当真靠谱,不愧是经历生死的人,危难时刻挺身而出。

  “召衡,我们这是在哪?”

  “一处地下洞穴。你还好吗?”

  “嗯,我没事。”她发现自己被召衡紧紧的抱在怀里,不由起身,离开他的怀抱竟然有些凉意,本能的抱肩。“这里好冷。”

  召衡二话不说,直接拿出一件披风披在她身上。

  这时,她才发现,他们似乎在灵气罩里边,而周围,昏暗中有无数黑点飘荡,正对着他们虎视眈眈。召衡竟然用灵力形成保护罩,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们支撑不了多久。碧落见此情形,立即带着他进入了结界玉。

  “那是什么?”

  “邪灵。”

  “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真倒霉,也不知道大人会不会找到我们?”

  召衡道“这里诡异,他们未必就能找到我们,我们还是尽快想办法出去,否则便要被困于此。”

  碧落沮丧,她怎么那么好运,这么多人偏偏她走了这狗屎运。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有那么多邪灵,幸好有召衡在,不然她一跌落下来,估计都被吃成渣。她想了想,操控结界玉往前走去。昏暗中,无数邪灵飘荡,越往里边走,邪灵越多,密密麻麻让人心惊胆战。而随着深入,寒气越来越重,即便隔着结界玉也能感受到它的冰冷。

  碧落缩了缩脖子,靠近召衡,想从他身上找些暖意。这时才发觉,召衡额上冒着细碎的汗珠,他似乎虚弱了许多,看来消耗极大,也不知道她昏迷了多久,让他支撑了到了现在。这个闷葫芦还真能憋,竟然一声不哼,只字不提。

  又前行了一段路,邪灵终于消失,眼前光线忽然变亮,甚至到了刺眼的地步。

  “是冰!快把眼睛闭上。”召衡拉过她,将系带绑在了她一段眼睛上。

  “召衡,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我发现越来越冷了。”

  “好。”

  碧落心神一动,操控结界玉继续前行。好在结界玉会自动调整方向,又过了良久,光线终于正常,碧落取下系带,被眼前的一幕所惊。

  这里,是一座诺大的寒潭,沉寂无波,仿若死水。

  “好生奇怪,外门结了那么厚的冰,这水竟然还能保持着液体状态,召衡,你是为什么?”

  碧落见他不答,反握他的手,就只是轻轻触碰,却听到他抽气的声音,不由一愣,这才发现,他面色苍白,额上细碎的汗珠,俊逸的脸色却平静如水。她将视线放在他手上,只见衣裳斑斑点点血迹渗出。

  “你受伤了?!”

  召衡蹙眉“可能需要休息一下。”

  “那,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跌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被划伤,我已经吃过丹药了,不要紧。”

  跌下来的时候?他竟然忍到这个时候!只是划伤?碧落不信,如果是划伤,凭他的性子会需要休息?她可是看到他额上的汗珠,不是隐忍,哪来冷汗?!碧落没有理会他,直接捞起他的广袖,果真,那触目惊心的伤痕狰狞不堪入目,蜿蜒而上,且散发黑色气体。

  碧落急忙去扒他身上的衣服,被召衡一把抓住“你做什么?”

  “当然是看看你身上其它地方有没有伤!”

  “我自己处理就好……”

  也就是说身上也有了?意识到了这里,碧落气恼“你要是能处理,还像现在这样子?哪一次你不都说没事?结果呢?说吧,你自己脱,还是我脱?”

  召衡与她对视一秒,立刻败下阵来,只能硬着头皮将衣服一件件退去。随即转身,露出了同样狰狞的背部。

  “竟然是邪灵之气!你这闷葫芦!有什么事情都不说,是不是倒下就开心了!老爱逞强,这是邪灵之气,别以为你是修元境的身份就可以抗过去!”

  召衡惊奇的看着她,沉默了一会,憋出一句“你别生气。”

  意识到他一直都在护着自己才弄得一身伤,碧落忍了忍,没有再埋怨,想着邪灵气息丹药并没有什么效果,一时之间犯难起来。这种东西她也只是在书籍上翻阅过,现实中也没有见过。

  “召衡,你运转灵力能不能将那邪灵之气逼出来啊?”

  召衡摇摇头,沉吟了一会,说道“或许丹火能。”

  “丹火?!”碧落惊喜,她怎么忘了,火能驱邪!“闷葫芦,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却忍到这时才说?”

  召衡不答。

  不过,若是用火驱邪,在他身上实行,肉体之躯,会不会太痛苦?碧落咬唇犹豫。

  “召衡,可能会很痛!”

  “嗯。”

  “你不怕?”

  召衡转头与她对视,挑眉道“是你害怕吗?”

  碧落瞪眼,指尖立即窜出一道火苗,不过想了想,还是出了结界玉。

  难以言明的寒意瞬间袭来,她打了个哆嗦,这里温度底,待会火驱邪,他应该会好受些。想着,碧落咬咬牙,将火苗缓缓逼近召衡。

  ……

  “好冷!”碧落打了个喷嚏,看着已经驱邪成功的召衡,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身上被烫的通红,有的地方竟然还起了水泡,但是他全程没有哼声,只是脸色苍白了些,流了一些汗,最后喷了口瘀血。

  “召衡,你是不是很痛,但又不好意思喊出来?”

  某男抬头,沉思了一会,点头。上前将她抱在了怀中求安慰。

  “没事啊,咱俩那么熟了,你喊出来我也不会笑你的。”碧落伸手环过他的腰,这时才发现这人看似修长精瘦,她竟然抱不过他的腰。不过呢,好像没那么冷了,不仅安慰了他,自己也得了取暖,是不是一举两得?

  忽然想到了什么,碧落掏出一块手帕,一碗千年乳泉。打湿了替他小心翼翼的擦了擦伤口。

  召衡盯着那碗千年乳泉看了良久,终于问“千年乳泉?”

  见她默认,不由夺过来,眉头紧皱,不知是何种心情,沉闷道“别糟蹋。”

  “怎么是糟蹋?用的是我的又不是你的,心疼什么?”碧落又抢过来继续为他擦伤口,说道“放心,我有挺多的,泡澡不成问题。”

  听到这话,绕是一向稳重的召衡,脸色也变了,瞪着这怪胎,半天说不出一句。别人要是得了一口,就谢天谢地了,泡澡是什么概念,会天打雷劈的有没有?

  碧落不以为然,又取出一杯“喏,再喝两口,保证你一会儿你就不痛了。”见他接过,碧落也没有再理,走到了寒潭边,清洗手帕。

  轰!

  有血迹入水,死寂的寒潭忽然活了一般,剧烈颤动了起来,碧落不防,一头扎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