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拉走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961 2019-08-05 20:23:57

  正当泽明仙上在调查碧落及双亲的同时,碧落与召衡悄然而归。

  她的回归,最高兴的要数师父萧竹若。碧落记得他布置的作业,拿出了一颗六品丹药敷衍了事。

  不过,非但没有减轻负担,反倒迎来了师父更多督促。一时之间叫苦连天,暗暗咬牙,不停的冲刺丹王。

  值得碧落庆幸的是,萧竹若不知道她已经是九品丹师,只要成为丹王,他就没那么严厉了吧?

  一想到可以摆托萧竹若,碧落就像打了鸡血。

  学院里安静,倒是云寂重回紫竹峰修炼引起了些许波澜,外人不知,碧落却清楚其中原由,定是她托人转交的那颗络天丹起了效果。只不过,自上次在召衡面前提及云寂,召衡那莫名的怒气也影响了她的心情,以致,这段时间她从未出现在云寂面前。

  她闲下来的时候也曾想到去见点苍,只是,点苍闭关许久,找了两次无果,便将心思都放在了炼丹上。

  斗转星移,很快,碧落来到黎山内门已经快两年。

  悬空殿,碧落一袭白衣出尘,正趴在一座凉台上,心事重重。

  “小落儿,最近见你闷闷不乐,想什么?”

  碧落懒得抬眼,不用想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没好气的回道“师父安排的学业实在是压的我喘不过气,我只觉疲惫不堪,没心情。”

  萧竹若也不恼,毫不客气的在她旁边坐下,一脸无奈“小落儿越发没规矩,自己想了不该想的,全赖我身上。”说着摇摇头,倒是看到她微皱的眉头,忍不住弹了她的额头,笑道“为师带你去看看学院的招生,想来你会高兴些。”

  身体腾空,下一刻,他们已经落到了山门口的广场上。那里,人山人海,好不热。

  “这么快又到了招生的时候了?”

  “是啊,这次有不少外门弟子考进来,你应该会高兴。”

  碧落眉间一宽,终于笑了。两年前她看到那耸立的测灵碑,慌乱害怕,还是云寂帮忙走了后门,然后还被师父阻拦,说了不该说的话,真是世事无常。她突然转身,有几分小得意的说道“院长大人,不知现在我可否有资格入黎山?”

  萧竹若也想起当年的情形,谁能预想,眼前这小丫头今日竟然会有这样的成就。他点了点后者眉间,满脸宠溺“又皮了,是不是?”

  “哪有?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这里不是我该来的地方。”

  “小落儿,为师这段时间对你不好吗?有些事情该忘的就忘了。”

  碧落扁嘴,对她好?一大堆作业压的她是喘气的机会都没,她都快要憋死了。

  “是,师父。今日难得清闲,还请师父快快回去,我也好放松放松。”

  “是啊,难得清闲,为师今日就当陪你放松一下,走吧,看看这届学生资质如何。”

  碧落咬唇不语,她的话没说明白,还是他没听懂?正要说清,萧竹若一把拉住她,坐到了高座上,顿时,广场鸦雀无声,无不朝他们所在的地方看来。

  “天啊,那是院长大人亲自来了?”

  “这么多年很少见他出现这种场合,都听说这位大人喜欢云游四方,没想到今日可以一堵风采,实乃大幸。”

  一少年说“听说院长大人只收了一位弟子,是他身旁的那位仙子吗?真是灵气逼人!如此丰姿秀骨,细致精美,真是人间少有。”

  另一个凑上来说“对啊,你看她目光清澈,不染尘埃的模样,真是惹人喜爱。”

  这时,几位少年聚集而来,有人说“如果我能找像这位一般的仙侣,该有多好啊。”

  “你们别痴心妄想了,听闻这位姑娘虽不修灵力,但那炼丹造诣之深,小小年纪已是六品丹师,加之院长爱护,你们想要再见她,那可是机会渺茫,更何况想要接近。除非。。。”

  许多人抢问“除非什么?”

  “当然是被院长大人收为关门弟子,这样就可以跟她朝夕相处了。”

  ……

  面对众人议论纷纷,碧落不知已经被人惦记上,只觉百般无聊。她看着广场上的人群,问道“师父又想收徒了?”

  “为师有你就够了。”

  “看来师父修仙修得清寡了些,出来看美女。”

  萧竹若不咸不淡的说“还有谁有我家小落儿这般明艳动人,绝美动人?”他看了她一眼,见对方面无反应,叹道“可惜最近小落儿性子似乎收敛了些,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近墨者黑,没办法,谁叫你是老人家,徒儿和你待久了自然变得沉闷。”

  萧竹若手中杯子忽的砸来,好在碧落反应快,微微侧身躲开,只闻茶杯落地,惊了广场上的众人。

  “师父不服老,也别动气,影响你高贵的气质和威望。”

  面对一干人人的吸气声,碧落不闻不问,直接下了高台。

  后边萧竹若若无其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慢悠悠的说道“小落儿可别贪玩,为师今日给你做了羊肉汤。”

  众人听罢,面面相觑。无不佩服的看向那俏丽的少女,恭敬的让道。

  “碧落。”

  碧落脚下一顿,时隔两年,云寂又出现在她面前。他沉稳了不少,以前的意气风发如今都内敛了些许,青衣飘飘,俊美无边。

  她在打量云寂的同时,云寂也在看她。两年时间,少女初长成,钟灵敏秀,美得惊心动魄。

  “云寂哥哥,好久不见。”

  云寂温和的笑了。

  “我打听了一下,外门弟子中,楚一晨,武离,和烟等人考入内门,我想,这些人与你交好,你定会前来,所以我提前将他们安排在了前面的凉亭中,不知道你方便去吗?”

  碧落笑道“谢谢云寂哥哥。”两人进了山门,都互问了一些来近来的状况,不多时就到了一处幽静的地方。那里,七八人等在那里,有些坐立不安。

  见到她出现便激动的迎了上来,碧落朝他们端正行礼。

  几人冲忙回敬,武离激动道“我们外门可出了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真长脸!碧落,你好样的!”

  和烟握住她的手“碧落,苦了你了,不过倒是越长越漂亮了,我几乎都认不出来是你,看来,他们对你很好。”

  碧落笑着点头,目光落在了楚一晨身上。后者看着她,几次张嘴都咽下,最终喊到“落儿。”

  “大师兄。”碧落鼻子酸酸,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两年不见,倒是十分想念。她上前握住他手,想起之前总总艰辛,忍不住泪流满面。

  “傻丫头,不能再叫大师兄了,叫哥吧。”

  “为什么不能?”

  “如今你已拜入院长大人门下,唤我大师兄已经不合适。”

  “我偏要叫,那老头儿要是敢生气,我就不认他师父。”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般孩子气?也不怕人笑话。”

  “谁爱笑谁笑,我不管。”

  楚一晨无奈的摇摇头,如今的她已是今非昔比,早已经把他们甩在了身后,有些事情也随之变化。楚一晨收回思绪,拍了拍她肩膀,介绍道“落儿,和烟与武离,东临你都熟悉,这三位分别是单小源,王旭,荣飞。”

  碧落一一点头。

  “多谢碧落师姐赠送的丹药,才让我们修为精进,得以入内门。”

  “客气了,我们都是同门,能帮一些是一些,再说,都是你们天赋惊人,我只是献上了绵薄之力。”

  “师姐过谦,虽身在内门,却时常叫人捎带丹药给我们,你的大恩,我们都牢记。”

  “都别寒颤了,走,去我紫竹峰聚聚,我已命人安排好了酒席,为你们接风洗尘。”

  众人无不看向碧落,见她神色正常,都点点头,簇拥上了紫竹峰。

  “碧落,你好久没来紫竹峰玩了,是不是成了院长大人的徒弟,看不起我了?”

  “别提了,我都要被那老头整死了,除了炼丹,就是读书,练字,修习古琴。照看灵药,整日下来,我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够还怎么来紫竹峰。”

  云寂温和的看着她,这样的碧落才是他熟悉的碧落。

  “这么惨?”

  “云寂哥哥,你是不知道,他表面看起来对我很好,其实比谁都严厉。”

  “他都是为你好。”

  碧落惊疑的看着他,如果没记错,当年拜师,他意见大的很,如今这般平和了?

  “云寂哥哥当初为什么阻止我拜他为师?”

  “误会而已。如今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拜他为师,倒是进步不小。日后要是闷了,累了,随时欢迎你来紫竹峰。”

  碧落点点头,说道“我们快走吧,你这主人家落后,可有怠慢之嫌。”

  云寂微微一笑,看着她快步走向几人,内心无比放松。一别几月,这番交流,似乎又回到了当初,令人心生喜悦。

  云寂提前叫人准备的酒菜上了满满一大桌,香气四溢,造型精美,让人食欲大开。

  不过,这里却意外的坐着一个俊极的少年,束带飘飘,翩翩如玉。

  见到众人,只是行礼打招呼,始终端坐雅正,苟不言笑。

  云寂见他,恭敬行礼,略带几分激动“小叔公,你今日有空前来啊。”

  众人听到这声,惊讶惶恐,有些不自在,纷纷行后辈礼,倒是碧落,对于他的出现有些意外。

  云寂做了简单的介绍。

  召衡朝着云寂点头,随即说“我与你们同龄,无需拘谨。”

  几人见状,又看了看云寂,见他笑容温和,便小心翼翼的坐下,一时,场面安静。

  “碧落,快过来。”云寂招招手,那位,竟然是他和召衡的中间。

  碧落见不得他那幅端正的样子,也恭敬行礼“小叔公。”

  云寂直接喷了口茶,召衡握茶杯的手晃了一下。

  “你叫小叔公不合适。”

  碧落直接坐下,脸不红气不喘。

  “召衡,你近来可是大红人,短时间内不但成了阵符堂里的副堂主,还被评为黎山圣子,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级阵符师,走到哪都能听到别人对你的称赞,特别是女孩子们,据说每天都徘徊在阵符堂,都想要与你接触呢。”

  “你呢?”

  碧落一愣“我?我才没那么多时间去做那么无聊的事。”

  “你也知道那些人无聊。”

  碧落怪异的看着他,黎山内的女修个个如花似玉,凑到他面前都叫无聊,他说不喜欢男子,那如此情形也不见得就喜欢女子,道心如此稳固,实属难得。想着他年纪轻轻便已修得仙身,日后定是前途无量,碧落两眼放光。

  “咳咳,落儿。”

  碧落莫名的看着楚一晨。后者有些尴尬,只是看着她张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

  “落儿,先吃饭吧。”

  碧落点头,便主动的给召衡倒酒,殷勤布菜。一席人面面相觑,转而看向了云寂。据说,云寂与碧落关系不一般,可眼前这是怎么回事?云寂视而不见也就罢了,碧落刚才那是什么目光?

  和烟有些脸红,她可没那般直勾勾的盯着哪个男子看。想到这里,她偷偷看了召衡一眼,脸更是烧的厉害。

  “你有事不妨直说,没必要这样做。”召衡终于放下筷。

  “没事啊,我只是觉得你前途无量,对你好准没错。”

  众人目光怪异。

  召衡看着她没有说话,举杯敬酒,楚一晨等人连忙回应。

  “我还有些事情,失陪。”召衡起身“碧落,你跟我来。”

  “啊?我还没吃。”

  “我找你有事。”

  “不是,我跟哥哥们好久没聚了,今日难得。。。”话没说完,已被召衡拉走。

  “日后有时间。”

  随着这话落下,两人已然消失。剩下几人面面相觑。

  云寂有些黯然,随即温和笑道“你们不要见怪,我这小叔公平日闭关不出,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大概是真有要事。”

  楚一晨犹豫问“那他是专程找碧落的。”

  云寂点头,招呼几人用餐,隐隐有些失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