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妖之封印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282 2019-08-05 20:23:28

  这是一处幽静的院落,灵气环绕,仙雾弥漫。

  点苍盘坐在玉台上,周身笼罩在光晕当中,整个人散发圣洁之光,不容侵犯。

  台下,跪着一仙风道骨的修者,竟是一位修元巅峰的强者。

  “尊主,我黎山禁地是妖兽封印之地,千百年来,井水不犯河水,一直相安无事,但近日异动连连,封印之力有松懈,恐有魔变者趁机扰乱秩序,为祸众生。”

  “然,以我之力,竟然撼动不了阵符之力,修复不了,故泽明还请尊主,出手助我黎山。”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黎山总掌门,泽明仙上。自点苍来到黎山,两人是不打不相识,泽明为其深藏不露折服,更对他全身高贵气质而俯首称臣。上界为尊,他们这一域,若想到仙域,除非有强者推介,不然,只有突破修元境,达到融灵强者自动飞升,成为真正的仙者。而眼前之人,明显是受过重伤,可这段时间以来,他越发他修为之高,根本看不出他何种境界。但,不久之前,他分明感受到了另一个点苍的气息出黎山,而他偷偷探查,发现其本尊一直都在这园中,也就是说,点苍以分身之术外出过!这可是到达融灵境界的修为才能修炼凝聚分身的一种术法!这还是在他受伤时,也不知道他若能恢复会达到何等境界?!

  明泽仙上看点苍的目光越发敬畏。

  点苍缓缓睁开眼,说道“妖界与这黎山接壤,促使此地人杰地灵,能者多出,但阵符之力,维护两界平衡,终有打破之时。你的能力不足,自然修复不了阵符之力。加之里边结界有异动,不明情况,此事你要有所准备。即便阵符之力恢复如初,那处结界才是重中之重。”

  明泽一惊,点苍能看透这一点,已是超乎常人,果真没有找错人!他立即跪步向前一步,诚心叩首“还请尊主助我!”

  眼下只有修复好阵符,才能一探结界里的究竟!

  “阵符之力的修复,你应该去找阵符师!”

  “我等能力低微,阵符师修为并不高深,怎能修复的了?那是我开山祖师爷所设,现如今,我们一代不如一代,早已没有了当年鼎盛之像。还请尊主指点一二。”

  泽明仙上将这番话说出了,可见已是对他没有半分保留。

  点苍站了起来,眺望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泽明仙上也不敢打搅,静静等候。

  “我这有一法器,可助你们修复阵符。”说着,一个圆形罗盘状的东西悬浮在明泽面前。后者大喜,立即道谢。

  “先别高兴太早,此物只是起协助作用,还需几名修元境的人协助阵符师操控,以众人之力弥补阵符造诣的缺陷。”

  相比束手无措,这已经好太多。泽明仙上本没有抱太大希望,点苍受伤在身,留于此处,只不过是养伤,未必会亲自出手解决,现下能赠予法宝,已是大恩。

  “谢尊主。”

  “先别急着谢,你们''这位开山鼻祖也是厉害人物,阵符造诣已到神级水准。若要修复,宝物加持,阵符师造诣需达到天级才能催动法宝,你还是尽快找人吧。”

  泽明仙上身躯明显一震,天级!黎山阵符师最高的是李老,他的阵符造诣也只是地级!这么短时间要去找天级阵符师,哪有这么容易!再说,中州大域,有几个天级阵符师?

  明泽仙上苦了一张脸,欲哭无泪。

  点苍不为所动,淡然说“阵符之力最多可维持半年,若半年后你们修复不了,你知道后果。”

  泽明仙上脸色更是难看,若修复不了,那残余的阵符之力将不受控制,狂暴四溢,到时候,即便黎山有护山大阵,也得毁于一旦!他叹了口气,告别点苍,匆忙的赶回大殿,立即招来高层议事。

  对于黎山禁地的动荡,众人也是眉头紧锁,内心惶惶,最后商定,由云大长老带队,阵符堂李老及五位修元者共同出发,试图修复阵法。

  “仙上,那位尊主可是说过要天级阵符师才能驱动法宝,李老他们去,恐怕不行,这事是不是稍缓执行?”说话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侍奉明泽仙上已有千年之久,是他最为信任之人。

  “于老,我知道这事仓促,但也没办法,天级阵符师哪有这般容易找到?我想着凭大长老他们之能,即便修复阵符之力不成,至少也能探探虚实,这段时间,你多注意打听一下天级阵符师的下落。”

  “是。”于老哈腰点头,刚要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欲言又止。

  泽明见此情形,说道“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

  于老想了想,终于说道“不知仙上是否记得十六年前,曾有人误闯过禁地?”

  明泽仙上目光一闪,十六年前,似乎真有人误闯过禁地,而且还平安出来。他惊道“那人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碧,碧鹏!”

  明泽仙上点点头,那是个天才人物,二十来岁便已是洗尘巅峰,一脚已踏入修元,因参加各大门派的比修大赛夺冠,他当时还特许了这人进入入云殿领赏,本有意收为关门弟子,奈何他在休息期间误闯禁地,出来后死活不入内门,自甘堕落的做了外门弟子。

  “此人现如何了?”

  “禀仙上,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怎么会?!”

  老于叹息一声“他误闯禁地,被仙上关了禁闭,出来后也没有答应内门的考核,而是为了一个女子留在了外院,回去之后便成了亲,可后来我听那外院掌门提及过,他们夫妻二人下山体悟百态,再也没有回来,只留有一女尚在黎山。”

  泽明仙上摇摇头,大道惋惜。看来,这碧鹏能入禁地而安然而反,足矣证明他的不同,但随着他的消失,这禁地始终是迷。他抬眼看着于老,问道“你是想说什么?”

  “仙上,当年他误闯后,是您带着我进入了禁区查看是否有异常,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那时碧鹏身上隐约带着一丝妖气。”

  “当然记得,我当时认为他闯入不小心沾惹了些而已,禁地并无异常,所以便歇过,怎么,你是发现有什么不对?”

  “仙上,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如今看来,此事并不简单。就在不久之前,我与您进入禁地好几次试图查看和修复阵符之力,待的时间不算短,可并没有沾染任何妖气。”

  泽明仙上惊愕“你是说那碧鹏还进入了结界里边?!凭他的修为又如何做的到?!”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才说与仙上听。可惜,此人消失了,一切都成迷。”

  泽明仙上踱步走了走,吩咐道“去叫外院掌门临境来。我想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包括他女儿。”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