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章 桃花杀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76 2019-08-03 19:47:13

  段子岩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几片嫩叶。从树顶下来,碧落已经呼呼大睡,召衡正守一旁。

  “你再去采摘些破仙花瓣吧,与她炼丹有用。”

  段子岩点头而去,不到一会,已采集了一袋回来。他将东西递给召衡,沉默了一会,终于说“少主,你的结发认主,尊主知道后,会同意吗?”

  召衡不语。

  “少主身份高贵,碧落姑娘与你,怕是有苦头要吃。”

  “怎么,你还不死心?”

  “不敢。”

  召衡看着碧落手腕上的结发,那里,精美的图案栩栩如生,淡雅而贵气,正是他召氏一族嫡亲所特佩戴的纹路花纹。

  召氏一族,都有结发,只是图案不一样。加之后来有客卿之类外姓加入,这种习俗仍沿延至今。

  可嫡系血脉,他们打一出生,便有法力高强的强者炼制灵器,以作日后束发之用。取名结发,此物一分为二,一旦有一根认主,那便是命定之人。

  召衡入神,忽然便动手画了小阵符,点入了碧落左手腕中。那镯子瞬间被隐藏。他转过头告诫“今日之事,谁也不准提!”

  段子岩点头,不管碧落炼丹上有多大天赋,她终究是没有灵力修为的人,这样的人,难以匹配身份高贵的召衡。若是现在被人发现,定有麻烦上身。

  一日后。

  碧落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飞行船上了。召衡端坐案前,捧着本书籍,气定神闲。

  “召衡,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去啊?”

  召衡慢条斯理的答话“不是你说要急着回去的吗?”

  “你之前说三日后。”碧落玩弄衣角,小世界里的灵果她本来还打算摘一些的,都没来得及。

  “李宽被我留在了小世界,现在黎山他不方便进入。你要的破仙花叶放在你左边的桌上,另外还有一袋破仙花。你,还有什么问题?”

  碧落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了。只不过他破天荒说了那么多,把她想问的我都说了,是要她安静?

  碧落无聊,最近累的慌,炼化天火在前,进入浅摊湖在后。现如今除了脚上酸楚,精力却旺盛。她目光不经意落在他发间,那里,一条精美的束带点缀着。

  召衡似有感应,四目相对。

  碧落本能的抬手去看,左手上空空无也。她小脸皱起,随即扑身上前,压在召衡身上,抓住了发带就是一扯。

  “召衡,没想到你那么小气,不就是发带吗?既然我带上了,你干嘛趁我睡着的时候拿走?”

  说着,将发带便往手上缠绕,可试了几次,她放手后,发带便松开来,根本就没什么手镯。

  碧落惊奇。“召衡,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它化不了形了。”

  “起来。”

  嗯?碧落这才发现自己趴在他身上,动作很不雅,于是慌忙起身。

  召衡理了理衣裳,继续盘坐,正雅安宁。良久突然冒出一句“我没动手脚。你若喜欢便拿。”

  说完,又掏出另一条一模一样的束发,很快将头发束好。召衡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结发只有两根,但若是被族人发现已认主,势必不满碧落总总。段子岩之前提醒的不无道理,所以他私下又弄来几根伪装,以备不时之需。眼下这根,只是临时冒充的假结发。只是,这样的障眼法瞒得过他人,却瞒不过族中老人,这也是他为什么急着离开的原因。

  “你这样的发带很多?”

  “嗯。”

  碧落突然没了兴致,焉了“召衡,好歹人家也帮过你,你其他人你都论功行赏了,为什么偏偏不赏我?我好不容易看上了一条发带。。。总之,我要领赏。”

  召衡仿若未闻。

  “召衡,我要领赏。”

  召衡正坐,一丝不苟,只闻翻书声。

  碧落瘪嘴说“你不赏也没关系,回头我告诉学院里的人,你跟那段子岩有私情。”

  召衡蹙眉,把书一放。正色的看着她。

  “哈,终于不高兴了吧。你那么急着离开小世界是不是也怕我将这事说出去,影响你在族人里的威望?”

  召衡怒“我不喜欢男人!”

  “可我明明看的清清楚楚,那段子岩对你笑的百般柔情。”

  “你出去。”

  碧落笑嘻嘻的扯着他衣角“我不。”

  召衡咬牙切齿“出去!”

  “我不!除非你赏我。”

  召衡突然一笑,春波荡漾。他抓住她的手,问道“既然你一定要赏,我把自己赏你吧?”

  碧落睁大眼睛,踉跄退后两步,却又被拉回。

  “如何?”

  “别,别,我不要了,什么赏都不要。”碧落落荒而逃,警戒的看着他,暗道:难不成他被小世界里那坏的风气沾染了?

  召衡继续静坐,看书。

  “没事的话,还是练练丹,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碧落努努嘴,走到另一端,思索片刻,也着手准备炼制络天丹。

  络天丹属七品丹药,因破仙花难得,所以整个中州域都难以寻求。而在碧落乾坤袋里的皇级丹无数,但也没有这种等级的丹药存在,所以,碧落也只好亲自上阵。

  检查好药材,碧落便开始分装提纯,进入了状态。

  又是一日,丹成。碧落趴在桌子,无聊至极。

  眼下倒是安静,李宽没有跟来,而蛇王灵师也很早就在修炼状态中沉睡。

  碧落看了正在修炼的召衡,忽然想起另一个俊俏的人,神色微动。她取下一张纸,一笔一画都认真,随着笔尖的落下,一个人的轮廓慢慢勾勒出来。

  碧落看着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男子,不由自主的笑了笑,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她做了个梦。

  梦中,点苍踏着七彩流云来接她,他圣洁,高贵,面对她却笑了,温温和和,如玉柔美。

  “落儿”。

  碧落欣喜万分,跑上去直接抱住点苍,而后者,嘴巴微张,直接渡仙气给她。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

  碧落只觉她浑身暖和,十分舒服。她美美的仰起头,想要靠近,却发现,眼前之人竟然变成了召衡。

  碧落猛地惊醒,她拍拍胸口,眼睛几乎要蹬出来。眼前,召衡正看着她,面无表情。

  她长呼一口气,就见对方递了帕子上来,示意她拿。

  碧落不明所以。

  “擦擦。”

  “啊?”碧落摸了摸嘴角,那里早已口水泛滥,碧落干笑,很是尴尬的接过胡乱抹了抹。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吓我一跳。”

  召衡不答,目光落到了那幅画上,神色不明,看不出喜怒。

  碧落慌忙将画卷起,放到一旁。见他仍站在原地,不由得意说“我这次可没有多想你口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络天丹我已经练好了,过两日到了云府,就可以交给云寂哥哥了。你那小侄定能痊愈,仍旧是天才少年,香馍馍一个。”

  召衡盘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却没有接话。

  碧落琢磨着他这模样,似乎又在生闷气,一时之间又纳闷,什么时候又惹到他了?

  “你是不是担心云寂哥哥?云寂哥哥为了救我也是吃尽苦头。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补偿他的,定能让他满意!”

  召衡猛地放下茶杯,茶水溢出桌面,也吓住了某人。

  “我都说要补偿他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召衡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怒极反笑“碧落,你心眼能不能小一些?”

  “小心眼不好。”

  召衡……

  碧落:又生气了!莫名其妙,有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