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浅摊湖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699 2019-08-03 19:54:49

  段府,浅摊湖。

  碧落悄悄落在湖边,望着月光下的微波凌凌,却没有见到所谓的湖心岛。来的时候,她已经向孙远打听清楚了,破仙花就在浅摊湖的岛上。

  当她听到破仙花一直由段子岩守护,内心是崩溃的,对他有种害怕的感觉。不过为了破仙花叶,她还是打算偷偷前来。

  “竟然没有守卫。”碧落疑惑,瞬间释怀,这样也好,待拿到破仙花叶,她就不用去找召衡了,这人最近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湖水温和,但碧落步入水中的刹那,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脚下似乎有东西拖住般,一下子重了许多。

  这水有古怪。

  “应该问清楚这湖里的情况的,这样好像有些冒失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碧落想了想,既然来了,还是先去探探虚实。打定主意,碧落继续前行。

  走了半响,湖水仍旧很浅。水深只没膝盖,只是湖面起了一些雾气。一望无际。按碧落推算,湖心岛应该还在很远,之所以看不见,会不会是距离是个原因,这雾气也是一个原因?

  “看来还得加快速度。”碧落想着,却没想,脚下忽然加重,她皱着小脸,继续前行。

  主殿中,召衡已招来三十多名洗尘巅峰的修者。将丹药一一分给了他们。众人感激,纷纷离开准备冲击修元境。

  “少主,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根基深厚,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这才破元丹还真是及时。”

  这样一来,少主的在小世界中的地位又将上升,段子岩欣慰。

  孙远道“一旦这些人突破,将是广凌的一大助力。少主还真是厉害,一下子拿了那么多破元丹。”

  “多亏了碧落。”

  孙远吃惊“这些都是碧落姑娘拿出来的?”

  召衡点头。

  孙远轻笑“碧落姑娘还真是我们的贵客。少主,这位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历?”

  段子岩侧耳倾听。

  召衡扬眉道“你们自己去问她。”

  三人你望我,我望你,暗道召衡小气,连这点基本的都不肯告诉。

  “对了,明日我准备去浅摊湖一趟。”

  段子岩立即反对“少主不可,浅摊湖里阻止一切外来灵力,不可御剑,不可泛舟,只得徒步而行进入湖中。且湖水也有阻力,越接近湖心越明显,加上空间乱流涌动,危险难以预测。少主刚渡劫成为修元强者,虽能力抗刘哥,但子岩以为,少主不可贸然行事,若有需要,子岩可以代劳。”

  召衡点头。

  一旁孙远似乎想到了什么,问“不知道少主为何要入浅摊湖?可是因为碧落姑娘?”

  召衡突然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今日,碧落姑娘有问我关于浅摊湖的事情。”

  召衡蹙眉,目光一沉,随即消失在原地,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少主这般神情,莫非碧落姑娘去了浅摊湖?”

  这话一出,三人惊了,段子岩更是一溜烟不见了。

  果真,三人落在浅摊湖时,就见召衡已在水中。

  段子岩立即阻拦,道“少主,不可!碧落姑娘或许没到过这里。”

  “她不在住所,凭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定是来了这里。”

  段子岩道“那也不一定进去了。少主,且容我去探探虚实,若碧落姑娘真的来了这里,我定将她安然带出来。”

  孙远也插话“对啊,少主,你不能冒险。”

  “你们在这守着,我去去就回。”

  段子岩见他不为所动,继续说“少主,这浅摊湖由我照看,每次采摘破仙花也是由我完成,我对里边还算熟悉,你可以放心,我向你保证,只要碧落姑娘在里边,我一定会将她带回。”

  “你不行。”

  “为什么?少主,此时,你还担心我对碧落姑娘有什么想法吗?我段子岩既然已经知道了她是少主的人,便不会再动不该有的心思。”

  召衡看了看他,静默了一会儿。“你能这样想挺好,不过,我还是决定去一趟,她怕你。”

  段子岩傻眼,原本以为少主只是血气方刚,为了姑娘一时冲动,没想到问题出现在他身上。

  孙远拍拍他的肩,一脸无奈“终于知道你之前有多孟浪了吧?”

  段子岩被他拍醒,看着召衡继续前行,怒甩开他“真是,只知道说我,也不知道劝劝。”于是,快速跟上。

  孙远摊摊手,无奈。

  “你跟来可以,但是不许靠她太近,会吓着她。”

  段子岩无语望天,点头答应。两人之后都没有交谈,以最快的速度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湖水越来越深,湖面雾气也越重,几乎到了不能视物的地步。

  这时,段子岩取出一盏灯,那灯火不知道是用什么物特制,湖面瞬间雾气散去,照亮前方。

  “少主,碧落姑娘没有灵力傍身,加上湖面雾气较大,她应该走不远,只是,我们毕竟与她入湖时间有所差距,也不知道她走的是哪方位。”

  召衡点头,沉默了。到了这里,他们想要再加快速度那是不行,脚下似有千金重,每迈一步都觉得艰难。他想到了碧落。微微凝神,召衡闭上了眼睛。良久,他说“她的气息,我熟悉,你跟我来。”

  段子岩紧跟其后。随着他的脚步,段子岩越来越心惊,忍不住问“少主,你确定碧落姑娘走了这里?”

  “嗯。有什么问题?”

  “前面就是空间乱流,之后就是破仙花所在的地下湖心岛。”

  “碧落姑娘竟然能这般准确的找到这里?难不成有地图?那也不可能啊,这里除了我来过,小世界以前还没有人来过,谁又可能有地图?”

  召衡面对他的疑惑没有反应,倒是那空间乱流四个字听得他心速加快。

  “她向来对宝物都有很强的感应。别说这么多,空间乱流十分危险,我们要尽快赶到。”

  “是。”

  两人继续前行,在入空间乱流时,倒是耽搁了不少时间,但仍没有见到碧落的身影,两人都脸色不好,没有哼声。

  直到,破仙花的出现。

  那是颗参天大树,枝茂繁花,满树飘香。一个女子趴在树干上一动不动,望着满树花朵皱眉不止。

  “碧落!”

  段子岩惊奇的看着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碧落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这树太高,太过笔直,只有树顶上才有无数枝条垂下。

  恍然间听到有人叫她,她吓了一跳,当看到段子岩时,整个人哆嗦,尖叫一声,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

  召衡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她,见她无碍,这才松了口气。

  “召衡,你终于来了。”

  碧落死死地搂着他脖子不放,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召衡嫌弃的推开她“鲁莽,一个人知道什么是危险?”

  段子岩没想到碧落见她这么大反应,退到一旁。听到这话,看着召衡,也暗自嘀咕“说起别人倒是有板有眼。自己先前还不是要一个人前来以身犯险。”

  “我忘了打听清楚了,不过入了湖,我就觉得,若有危险就躲起来,可是后面我才知道,湖中禁止一切,连进结界玉里都不行。我才知道我大意了。”

  召衡摸摸她的脑袋。“没事了。”

  碧落点点头,心安无比,随即又看向了段子岩,有些纳闷。“召衡,他怎么也来了。”

  “缺个带路的。”

  段子岩……

  “你若不喜欢,现在叫他走。”

  段子岩:过河拆桥也是快了些吧,少主?

  碧落眨眨眼“还是留下他吧,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这时候赶他走,不好。”

  至少缺个打下手的。

  段子岩不知道她的想法,很是欣喜他能留下,他本能看向召衡,记着他的话,要离开碧落远点,于是说道“碧落姑娘,你放心,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真的?那就好,那就好!”

  段子岩见她那般高兴,却是笑不出来。

  “召衡,那你就别赶他走了。你看,这里繁花似锦,可是破仙花叶却没有看到,多人多份力。”

  段子岩点头。

  碧落把之前发现的说给两人听“树太高,垂枝无叶,来的不是时候,也不知有没有花叶。”

  “我查看了四周,枝上没有叶子所以我才想看树顶上有没有。”

  召衡二话不说,就跃上树,这时才发现,这破仙花树也禁灵,索性也爬了起来。

  碧落紧跟其后。

  段子岩见状,想了想,也跟在了后面。

  刚开始碧落还担心段子岩在后边做什么小动作,见他安分,竟然自动与她保持距离,这才松口气。

  又过了许久,碧落有些累了,仰头看去,树还在笔直向上,完全看不到顶。

  上面传来召衡的声音“碧落,要不,你还是先下去吧,我和段子岩上去找找。”

  碧落看了一眼段子岩,这会儿下去,怎么下?总不能顺着他爬下去吧?此时正好见段子岩冲她笑,她立即往上爬去。

  后边也传来动静,碧落爬一下,他也跟着追一步,碧落停下,他也停下,始终保持距离。

  上面的召衡似乎发现了这状况,望向了段子岩。

  后者似有感应,四目相对,段子岩笑得天花乱坠。

  光晕笼罩下来,召衡五官极其好看,此时比平时多了一分柔和,让人移不开视线。

  碧落恍然大悟,看了看两人,忽然伸手扯下召衡,后者不妨,直接跌落,段子岩立即伸手抓住了他。

  下一刻,召衡攀在了原地。

  而碧落已经挂在了垂枝上,这才说“我成全你们了。”

  召衡蹙眉“成全什么?”

  “你们俩你追我赶,眉来眼去的。难怪他说不喜欢我了,原来是喜欢你了。也难怪,召衡玉树临风,俊俏至极。。。”

  话没说完,她的小腰已被一条丝带牵住,下一刻已被召衡搂在怀里。

  碧落看见他阴沉的脸,本能的打量段子岩,后者低头,一副伤心的模样,不由同情“召衡,你伤他心了。”

  召衡瞪着她咬牙切齿。

  “咦,你这丝带从哪里来的?”碧落看着被他捆住的腰,忽然看见这丝带与他头发上所系同款,好奇之下直接扯了他的发带。

  段子岩猛地喊到“碧落姑娘,不可!”

  可惜为时已晚,召衡那满头乌发柔顺的散落开来,使得他整个人如神光沐浴,更添神采。

  碧落看呆了,难怪这段子岩阻止,此等美色当然不能轻易见人,值得藏起来。

  手腕忽然一紧,碧落惊讶的看到,那发带忽然变成了一只纹路奇特的手镯,缠绕在她左手腕。她试着将其取下,奈何,那手镯不为所动。

  “召衡,这什么东西?”

  召衡默不出声,又拿出一根相同的发带束起头发,倒是段子岩失落的低下头,再也没有其他心思。

  “少主,还是我去找叶子吧,你们留在这里。”说着,他袖口中也飞出一条丝带,直接挂在了高处,而他的身形也随着那丝带,很快的越过了他们。

  “哇,原来你们都藏有这东西。”碧落朝着召衡的袖口中看了看疑惑“为什么他的颜色不一样?”碧落好奇,正要伸手去触碰,被召衡拍掉“别乱碰别人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