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零一章 李宽的八卦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180 2019-07-23 19:20:07

  蛇王被那几道灵力强攻强受,整个身躯已经化作了巴掌大蛇身趴在飞行船的甲板上,再没有动静。而李宽直接迎上两人,挥剑苦战。

  “区区几个洗尘境,我还不放眼里!更用不着召唤族人!既然你们不肯离去,那么,就照顾好她,看我如何胜出!”

  召衡踏前一步,发带飘飘,眼中战意燃烧。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阵符之威!”

  召衡双手结印,一点点光芒在他指尖汇聚,最后化成了一缕缕流光穿梭半空,交织成了一幅图案,将他周围的六个个洗尘境的修者包裹其中。

  “杀!”

  召衡操纵着手中的光芒,随着灵力的融入,漫天光点如利刃出鞘,纷纷汇入阵图中,仅在瞬间,便将阵图中的人斩杀。

  张老和小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目光炽热。他们本能的看向李宽,见他此刻还在跟那两人缠斗,身上还挂着彩,再回头看看自家少主,一时之间满心崇拜,热血沸腾。

  这份震惊还没有持续多久,不远处,一道道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嗡!半空气流涌动,上百条人影逐渐清晰,阵容强大,不容小窥。

  “你们跑不了,识相的交出宝物!”

  “丹药已经给你们了,还想怎样?”

  “诺大的古墓不可能只有一瓶丹药,赶紧的,要不然,要你们的命!”

  “贪得无厌的家伙!之前说只要我们交出宝物,就让我们离开,如今却又穷追不舍!”小天愤然说白了就是他们修为不高,人数太少,才会被这些人一次又一次的威逼。

  “既然知道,就赶紧交出储物袋!这次,休想再忽悠我们!”

  “看来,今日,你们必定会不死不休了。”一直没有出声的召衡站了出来,指尖光芒闪烁“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一味退让。”

  轰!

  又是一幅图案缓缓形成,比之前的更大,更为复杂。那些纹路密密麻麻,在数百人之间汇成无数白芒的线条,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这是。。。阵符的波动!此子这方面天赋惊人,竟然能弄出这等程度的!大家小心!”一个见识广的修者喊到。

  “这小子胃口真大,就这东西还想将我们全数抹杀,真是异想天开!”有人不信邪的说着,可话音刚落,他碰触的白芒穿破了他的身体,他再也没有了气息。

  纵容哗然,一片惊慌。纷纷使出全力抵抗。

  召衡面对阵符中百来人纷纷堆起的反抗之力,镇定如一。他不断的变换手法,阵法图像也在不断演变中杀人无形。只是,面对阵符中传来的灵力波动多少对他有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额上已布满汗珠,显然,消耗也是巨大。

  尽管如此,他却始终如一。

  “啊!”

  不断的惨叫声响起,百来人很快的消失了大半,只有少数人在顽强抵抗。

  召衡此时突然换了一个手势,只见阵符中嗡嗡作响,瞬间抹杀了剩下的人。

  张老和小天两人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乖乖,那可是百来人!大都是洗尘境高手!他们家少主也太厉害了吧?!

  随着阵符图案缓缓消散,百来人的尸体出现,纷纷坠入下方密林。召衡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迅速苍白。

  张老大惊,立即上前扶住他,被他拒绝。“我没事,只是消耗有些大。休息一会便可。”

  “公子。”李宽此时也结束了对战,站在了他身旁,直接掏出了一瓶丹药递了过来。“你气息不稳,快服下吧。”

  召衡点头,毫无犹豫的倒出了丹药,塞进了嘴里,他看着手中的丹药,天上已经没有了异象。“多谢。之前你的默契配合,救了大家,如今你这般慷慨的拿出这瓶,足矣证明丹药不止一瓶,倒是让我少了愧疚之心。不过,这人情,算我欠你的。”

  “公子客气了。碧落小姐以德报怨救下我性命,如今公子护她也就是我的恩人。只是不知,碧落小姐的侍从称你为少主,那么小姐与你是兄妹?”

  召衡看了他一眼,目光淡漠。“李兄可是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李宽笑了笑,眼前之人年纪轻轻,却能洞察他人心思,倒是沉稳。这一路上他表现惊人,阵符上的造诣更让人折服,如此天才,前途无量。

  “自从古墓出来,我便没有了容身之所,以后,我愿衷心效劳于公子,还请公子给我这个机会。”

  召衡负手而立。他虽然展示出了阵符方面的修为,可要让一个同样洗尘境的修者心甘情愿的投靠,还是有些欠火候。他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因为碧落。也不知道他们在古墓中经历了什么,竟然让此人如此执着。

  “你想报恩就找她。”

  李宽愣了愣,有些苦笑。这小子真是他肚里的蛔虫不成?“呵呵,瞧公子你说的,这不都一样吗?孝忠她和孝忠你都一样。”

  “你怕她不答应你跟着?”

  李宽猛地咳嗦两声,有些尴尬,他的心思这般明显?

  “在古墓里,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李宽想了想,便说出了化灵花与腐草,迷阵等,如何遇上食灵蛇王,与其斗智斗勇,令他惊讶的是,即便他说的有声有色,危险丛生,召衡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最后,李宽将丹皇墓都说了出来,还不见他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时之间竟有些纳闷了。这小子哪来的如此定力?

  最后,他说到了天火袭击,辛好有上仙及时出手。

  “火种入体?”召衡终于有了反应“也就是说,她沉睡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这个?”

  “好像是。不过,出来前,碧落小姐已经收服天火,只是会虚弱一段时间,所以那位大人应该是使用了某种手段让她沉睡。”李宽见他蹙眉,解释道“公子放心,想来那位大人不会做出伤害碧落小姐的事情。他们看起来很熟络。”

  “熟络?”召衡冷冷的说“这位大人放着天火和皇级丹药不要,可不就是太熟悉了吗?真是阔气的很。”

  李宽不明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话有些怪异。

  “那位大人长相如何?”

  一提及此,李宽又八卦又兴奋,碧落与那位大人举止亲密,想来关系不一般。召衡这般问,大有做大舅子相看妹夫的心思,于是添油加醋的说“那位大人可是天地间仅有的俊容,整个人散发神圣的光芒!只要见他一面,便神魂跌倒,心心念念只此一人。你当时不在场不知道,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位大人对我们冰冷,对碧落小姐可是柔情万千。。。”

  召衡冷声打断“我是问你那人什么特征。”

  李宽被他的语气所惊,感觉到飕飕的凉风,他打了个寒颤,很是奇怪的嘟喃“怎么感觉突然变冷了。”他不疑有他,想了想,说道“那位大人。。。我只能说除了他那惊为天人的容貌,那种气质是圣洁无比,不可侵犯,大有君临天下的威压。”

  召衡撇了他一眼,这话说了也等于白说,于是也懒得再理会,直接来到了碧落身旁,盘腿打坐。

  李宽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问“公子,你没有否认,是不是就默认了我的追随?”他等了一会,不见召衡有反应,又说“那位大人曾经也吩咐要照顾好碧落小姐。”

  “他吩咐关我何事?”

  “不是,公子,你咋就不明白呢?”

  “明白什么?你无非是看在那位大人的面上才想跟着碧落吧?”

  李宽一嘎,随即又堆笑“公子,这谁不想跟着高人有吃有喝有前途。跟着碧落小姐,我还可以报恩,一举两得。碧落小姐有他护着,日后肯定发达,到时候我也跟着沾光。公子,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背叛你们。”

  “那你就去跟着那位大人。”

  李宽傻眼,开什么玩笑,那样的人物又怎么会瞧上他。他小心翼翼问“听公子的语气,似乎不看好那位大人?”

  “不看好。”

  李宽怪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明了,想来他是有背景的,上仙人物他可能是见多了,所以没放心上。李宽本能的看向沉睡中的碧落,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这小子不会是个护妹狂吧?”

  于是,李宽继续讨好说“公子,那位大人将仙气直接渡入了小姐口中,想来,两人都是情投意合的。你是没见过那大人的风采,要是。。。”

  召衡猛然起身,脸色一变“他好不好,干我何事?!”

  果然是个护妹狂!李宽心里暗道,于是继续说“哪能不干呢?你是他未来的大舅哥。。。”李宽突然禁声,因为召衡已经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令他整个人觉得发冷。

  “大舅哥,呵呵,这声称呼送他比较合适。”

  “什么?”李宽懵了,这啥情况?还有,这个一贯清冷稳重的小子,此刻那脸上是什么表情?愤然,嫉妒?

  李宽摸摸脑袋,实在想不通。“难不成你们不是兄妹?”

  召衡没好气的说“不是。”

  “不是?!”李宽跳了起来,满脸惊愕,不是?碧落的随从跟他的随从都是这张老跟小天,照理说应该是一家人啊,不是兄妹那是什么?

  这么一想,李宽醉了“难不成是夫妻?”他看了看碧落,又觉得不对,于是直接跪了“难不成是情侣?!”李宽内心崩溃了,之前他都说什么了?貌似他刚刚只顾帮那位大人说话,合着是在召衡面前夸他的情敌?

  李宽终于觉悟的一巴掌扇在了自己嘴巴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