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八十一章 丹王墓开启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880 2019-07-15 00:01:00

  正当碧落一行人赶往丹皇墓时,召衡与点苍在冥冥之中相遇。天才刚亮,两人身上还挂着露珠。

  召衡看着眼前高深莫测的人,行了个后辈礼“想来你就说那神秘的客卿长老吧!”

  点苍点头,正要与之擦肩而过,忽然脚下一顿。他在召衡身后一步距离停了下来,微微蹙眉,这个少年的气息怎么如此熟悉?

  “长老稍等。”

  召衡上前说道“听闻之前碧落从幽灵山出来,精神力受创,得长老出手相救,召衡感激不尽。”

  “喔,你就是陪她一起进去的少年。倒是有几分胆色。”点苍认真的看了他一眼,不骄不躁,不由另眼相看。只是他这话让他语气有些淡漠“我出手自有我的道理,用不着你来感激。”

  召衡微微蹙眉,他明显感应到了对方的冷意,正疑惑,便见对方抛来一物。

  “这瓶复原丹可以治疗你的暗伤。小丫头心地纯良,欠下的人情自然会时常记挂,想方设法的补偿。”点苍说着,立即又抛来一物“这瓶是破元丹,想来你洗尘巅峰正需要这个突破修元。”

  召衡蹙眉,听这人的语气,碧落与他相熟不成?他连自己暗伤如何而来都知道。。。碧落与他竟然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召衡心里莫名的不舒服,直接将两瓶丹药还了回去,漠然说“她不欠我的。”

  是的,她不欠他的,自然不需要还,更不需要不相干之人代还!召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一刻内心焦躁,直接走了过去。身后再次传来了点苍的声音“收下,如今她认真修炼丹术,别让她分心。”

  召衡没去接浮在眼前的丹药,冷冷道“要还人情让她自己来!”

  心情烦躁的他不经意间竟然来到了悬空殿,他看着那扇紧闭的石门,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转身。

  一个护法走了出来,朝他拱拱手“小哥是来找碧落小姐的吗?”

  “无他,告辞。”

  护法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这人明明站了很久好不好?要不是上次见他来过,他才懒得出来搭理。不过想想,还是要告诉他为好“小哥,碧落小姐外出了,可能要一个月后回。”

  召衡一顿。“是跟院长大人游历去了?”

  “不是的!”说起这个,护法有些兴奋,当时的画面实在太过精彩,如今想想就大为过瘾!护法见召衡怪异的看向自己,这才发现自失态,立即咳嗽了两声,说“碧落小姐好像是跟一个叫聚宝斋的两人走的。”

  召衡蹙眉,聚宝斋?!他目光沉了下去,微微颔首便走了出来,内心一阵不平静“云大长老,你还是背着我搞了些小动作!”

  中州,金运河某处。

  碧落打出十团蓝色火焰震撼了一行人,加上那凭空消失的能力,一路上李宽三人再也不敢打什么主意,一行人很快的到达了目的地。

  “朱兄,上次你在何处采到血参果?”

  朱正凡原本以为他有能力保护碧落,如今看来,这小姑娘倒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倒是有些心情复杂。他朝着河道的一方指去“就在那处斜坡上,不过当时有灵兽看守,我击毙灵兽的同时,血参果树也受到了波及,果树与果实皆毁,要不是我抢得快,卖与姑娘的那颗也没有了。”

  碧落听罢有些惋惜了,那血参果大概就是因为丹王墓影响所发生的异变吧。看来想要再寻到没有那么容易了。

  “也罢,他们对于丹王墓的信息比我多,里边也危机重重,之前没有告诉你,我们此行的目的倒是我的不是,现在我们就要进去了,你若是不想去,我也不会勉强。”

  一旁的李宽听罢立即上前“不可以!他要是不进去,万一走漏风声怎么办?!”

  碧落皱眉“那他呢,也要进去?”

  李宽看她指向赵刚,心里一阵烦躁,这家伙冲动坏事,现在倒好,走路都还要人扶,真是麻烦!

  “李师兄,赵刚留下吧,古墓危机重重,他又受了伤,要是真有个好歹,我难以向父母交代。若我有什么不测,赵刚还能保住一命,续我赵家血脉。”

  赵平的话让李宽目光一闪,他狠狠的瞪了碧落一眼“这一切是不是你计划好的?!”

  碧落没有理会他,只是对着朱正凡道“朱兄的意见呢?”

  朱正凡想了想,这丹王的墓穴虽然很诱人,但是他没有做丹师的天赋,就没有必要冒这险,还是回去冲击洗尘镜重要。他知道贪多难嚼的道理,于是很认真的说“今日之事,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更不会向外提及。姑娘,希望你保重!祝你好运!”说完转身就走。

  碧落微微一笑。之前张老一直怀疑此人另有目的,但只有她知道,那天她扔给他储存袋里的,不是一条血龙鱼,而是两条。对于一个带有暗疾要冲击洗尘镜的人来说,一条少了些,两条刚好合适。碧落之所以这么慷慨,不仅是看在朱正凡做人比较实在,还觉得他这个人对别人的报以的态度。他知道碧落给了两条血龙鱼的时候,没有表露出一点,因为他清楚,一旦摆明,会给她引起怎样的麻烦。所有选择默默感激。

  正因如此,他在走后发现了碧落三人陷入了危急,才会去而复返。而这一路走来,他并没有什么恶意,没有动不该有的心思,看来她果然没看错人。

  李宽似乎还要阻止,碧落挡身拦住“我们双方都有人留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不成,你想杀了朱正凡和赵刚两人封口?”

  赵平听到这话,目光隐晦的看着李宽,如果他真敢,他绝对不允许!

  李宽对上赵平的目光有些闪躲,这小丫头还真是会挑拨,似乎能看穿一个人的心思般,字字诛心,可见不一般。他不是没有这么想过,但是很快就否决了,要真是那样,赵平会跟他拼命,到时候进不了丹王墓,反倒是两败俱伤,便宜了这小丫头。想到这一点,李宽脸色很是难看。看着碧落便冷笑“小丫头,你早就算到了这一点才会对赵刚出手吧。”

  “你想太多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李宽握紧了拳头,小丫头,进入古墓,危机重重,到时候再找机会收拾你!他不动声色,招呼赵平,走在了前面。

  两人确实对这丹王墓了解不少,他们手中有张地图,根据地图的标明,很快的来到了一处石壁前,正如李宽之前所说,这石壁是道屏障。两人在石壁的两侧摸索了很久,终于在一处石壁的芦苇草中发现了一个天然洞口。洞口狭长,仅容一人侧身过,而且,极低,进去还得弯腰而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突然宽敞起来,这里寸草不生,乱石嶙峋,干燥异常。

  李宽两人分别往两头走去,仔细的寻找着什么,待看到一个石龟是,顿时兴奋的召她过去。“就是这里了!”

  碧落仔细的打量这石龟,发现它嘴巴里有处手指般大小的凹陷。

  “快,将那丹王令放进去!”

  碧落点头,刚想照做,手不由一顿,她似乎觉察到了一道阴冷的目光。若是她开启了,这两人定会背后一刀将她杀了吧?

  她缓缓说道“这丹王令是墓主临死前倾尽所有所练出的丹药,用以守墓,但为什么这丹药又称令,你们可知道为何?”

  两人互看一眼,摇摇头。

  “那是因为,在墓地深处,还需要它的开启,才能得到这位丹王的传承。你们想偷袭我从而占有它是不可能的。”

  碧落自信满满的说着,随即拿出丹王令,“去。”

  那颗平淡无奇的丹药像长了脚般,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了石龟口中的凹陷处,看得两人目瞪口呆。

  “现在知道了吧,它现在是默认了我,所以才会被我驱使。丹王令拥有灵智,杀了我,你们可掌控不了它,这样的话,你们进去了,什么也得不到。不过,若是我们能同心协力的闯过去,里面的传承我们一起拥有,能领悟多少就看个人本事了。毕竟我只是个四品丹师,可比不了你们。”

  两人对看了一眼,一时之间也猜不透她话里头的真假,也就不敢贸然行动,若真是那般,倒是得不偿失了,于是都很不甘的点点头。

  碧落长呼了一口气,还是得感谢火灵儿啊,要不是它藏在了丹药中,她能使唤这丹皇令?

  轰隆隆。

  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起,整个山洞震动了一下,随着一处石壁缓缓打开,古朴的气息扑鼻而来。

  此时,丹王墓开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