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七十七章 丹王令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37 2019-07-13 19:22:02

  碧落现在处于四品炼丹师的水平,但经过无数次的锤炼,炼丹水平得以稳健,但是要是突破还是要一定的积累,毕竟才突破不到两个月。即使是这样,也不能松懈下来,萧竹若布下的功课可是多之又多,且困难重重。若不早作准备,可是要耽误不少的时间。所以碧落在逛的同时,已经越过那些七品以上的丹药,退而其次的选择了五品丹药的配方。在悬空殿的时候,萧竹若虽然收罗了很多丹方之类的书籍,可既然到了这,她也想认真的逛逛,看看有什么收获。

  张老和那叫王小天的徒弟紧跟其后,若有若无的保护她的安全。

  “锻骨草?”碧落在一个摊位下停了下来,看着摊位上的数十颗锻骨草,不由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其不仅新鲜,还是年份久远。这锻骨草可是五品锻骨丹的药,而丹药效果的好坏大部分就取决于锻骨草的年份,年份越久越好。

  摊主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打量了碧落一会儿,便依次介绍了几颗锻骨草的年份及采摘时间,并说明他只换不卖。“姑娘,这八颗锻骨草是要一起换购的,我只需要血龙鱼和五百年的洗尘果其中的一样。”

  碧落点点头,看了一下摊主,也难怪他会如此要求,他的修为在凝气巅峰,大概是想冲击洗尘境。锻骨草虽说是属于炼体的,但修炼者不管到了何种境界,锻骨方面的修为还是缺少不了,锻体意在打好基础,而并非完美,层次越高的修为,对肉身的要求更为强大。锻骨丹最少的品级便是五品,若炼丹者丹术高,可炼神级。

  这中年人开的价也算实在,并没有欺生,碧落又被摊上的血参果吸引,平时看到的都是红色的,而那颗确实白色,她不确定的拿起那透明玉瓶,看了又看,有些疑惑。

  “姑娘,这是一颗至少三百年的血参果,不管是生长习性还是树木外形都和普通的一样,只是不知道为何果实是白色的,我发现时也疑惑了很久,正因如此,它才极少人问津。”

  碧落点点头,毕竟是食用的,在有没有确定药效之前,很多人不敢试。可碧落却有些惊喜,因为她觉察到这白色的血参果竟然要比普通的要起上几倍。她刚想谈及交易,摊主很不高兴的对一个急冲冲赶来的老者说到“许老,我已经说过了,只换不卖,你若拿不出那两样东西的任意一种还是回去吧,别耽误我做生意。”

  那被称许老的老者一脸苦楚,冲着摊主深深作辑“并非老儿不通情理,但凡还有他法也不会为难您啊。你就行行好。”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物,颤抖的捧到了摊主面前,哀求道“这是我仅剩的东西,因为是祖上传下来的,为了我儿,家中值钱的都已经变卖,仅这方玉石,一直留到了现在。还请你将那续脉丹换与我,老儿做牛做马报答你。”

  “你这是做什么?我知你是为了儿子,但我这也是急需那两样东西,实不相瞒,我往年受过重伤,捡回一命,隐疾却在这两年显露来,若我冲击洗尘境失败,便命不久矣。而这颗七品续脉丹,是我这小摊中最有希望能换购的了,若是给了你,我也难了。”

  “那可怎么办了,我儿真的没救了吗?”老者绝望的跌坐。

  摊主摇摇头,叹息一声。

  “老人家,我能看下你的玉吗?”

  许老一听有人问玉,突然爬了起来,目光重新有了亮点,他看着碧落,急忙递了过去。

  这玉朴实无华,外表丝毫不起眼,也没有任何雕刻痕迹,即便放到玉石堆中,可能也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但碧落却在接触它的瞬间便觉有股古朴气息袭来。

  一旁的张老凑上来看了看,摇头道“确实是方古玉,但是并非什么稀奇之物。玉的表面还被药物浸泡过,影响了它的质地。”

  许老一听便急了,之前找了几家也是这么评价的,可这玉石祖传下来的,那位老祖宗也曾叱咤风云过,不可能留下平凡的玉。可惜他们一代不如一代,参透不了其中的玄机,想着徐氏一脉到他这里已经是一脉单传,而他唯一的儿子又已经命垂一线,若不是万不得已,他又怎么会将祖传之物卖与他人。“姑娘,这玉不到万不得已,老儿也不会拿出来的,祖上是位丹皇,许是在他身边久了沾染了药物。老儿无能,不能参透其中的奥妙,姑娘就当结个善缘,老儿在此拜谢。”说着便跪拜了起来。

  碧落赶紧扶他起来,略沉吟一会便点点头。

  “小姐。。。”

  碧落打断可张老说我阻止,冲他一笑。她转身问摊主“不知这续脉丹是用血龙鱼换吗?”

  摊主与许老头同时惊喜的看着她。

  “是的,姑娘,只要有血龙鱼,这颗续脉丹就是姑娘的了。”说着便立即将丹药递了过来,新怕她后悔。

  碧落递过一个储存袋,摊主见到活蹦乱跳的鱼儿,立即眉开眼笑。

  碧落没有接丹药,反倒是示意许老去接,后者激动的点点头,在确认好后捧着丹药一边落泪一边感谢。他有些不舍的看了祖传玉一眼,叹息一声。

  “不知恩人名讳,住哪里?老头儿住丹街西门第九十三号,待我儿好了之后,定要报答你。”

  碧落微微一笑“还是救人要紧,老人家快些回去吧。”

  许老点点头,知她可能不方便透露,便没有再追问,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便匆匆离开。

  张老望着碧落手中的那方玉,觉得那血龙鱼换这有些可惜了。碧落知道他的心思,丝毫不在意。血龙鱼她有很多,就在乾坤袋的湖里,而且数量不少于三百。而那洗尘果碧落也有,三百年甚至千年,但是相比之下,她觉得血龙鱼换比较好,此鱼虽难得,但只要拥有一只,便能很快繁殖起来。可那洗尘果却不同,三百年可不是眨眼的一瞬。

  “小姐也不怕是被人骗。血龙鱼多珍贵啊,当初我家老爷可是寻了四五十年,都不见踪影。你倒好,这么轻易的换了寻常东西。”王小天抱怨着,替她惋惜了。

  “那老人家也是凝气巅峰的人物,能这般卑躬屈膝的对待我们,又怎能是骗子。”况且,这玉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许老说的是那位丹皇留下来看来不假。

  正要收拾摊位的摊主听罢暗暗吃惊,不由再次打量了碧落一眼,满脸的疑惑。那许老头竟然也是凝气巅峰的实力吗?他竟然隐藏了修为,可是,就连他都没有发现,这小姑娘怎么会看出来?

  碧落见他打量自己,立即上前问道“请问你现在卖锻骨草了吗?我只有一条血龙鱼,你也看到了,刚才已经给你了,但是我想用灵石购买这十颗锻骨草,不知道可以吗?”

  摊主在这里摆了十几年的摊位,就是为了洗尘果或是血龙鱼,此刻多年心愿已了,心情大好,随即点点头。“姑娘帮我大忙,理应重谢,刚才见姑娘对这颗血参果也十分感兴趣,要不这样吧,三千万灵石这些你都一起拿去吧。”

  碧落点点头,看摊主也是厚道之人,也没有还价,直接抛了储物袋过去,正要拿起这些欲走,摊主便叫住了她。

  “姑娘大善,可救了我于水火。大恩不言谢,见姑娘小小年纪对丹药研究之深,我这里有一颗无名丹药,是我在城外金运河附近采药拾得,便赠予你,希望对你有些许好处。”

  碧落见他递过一颗黝黑的丹药,倒也没有客气“那就多谢了。祝你早日登仙。”

  “谢吉言。”

  碧落接过丹药,目光一凝,她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却发觉那颗丹药不停的在掌心中挣扎。挣扎?“张老,我们快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