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七十五章 追来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877 2019-07-13 19:13:06

  “碧落小姐,最近的传送阵也要到中州域,你忍耐一下,我们明日就能到了。”

  碧落点点头,乘坐这样的飞船,倒是比之前云寂那灵器船要高档次得多,速度也快了不知高了多少倍。不知不觉在空中度过了四天,她这个凡人的躯体,也隐隐不适起来。许是张老看出了什么,才安慰自己。她望了远方的天际,师父应该不会追来了吧?

  出了学院,她就直接冲到了聚宝斋,很快就跟张老出了云城,一刻都不敢耽搁,她可没有忘记离开时师父那可怕的表情。

  碧落微微松了口气,四天了,他可能不会追来了。或许是她多想了也说不定,她又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像萧竹若这样的上仙人物,绝不会因为一个不尊敬他的弟子追来吧,反正他以后还可以收更多的徒弟。这次她可是彻底得罪了他,即便日后回去,他可能也不会在理会自己了。

  碧落有些惆怅了,之前所有的不满都消散了,唯一有一遗憾,丢了一个师父。。。

  张老见她有心事的模样,这一路她都催促着赶路,紧张的情绪中似乎害怕什么。张老见多识广,也将事情猜了个大概,此刻见她放松了许多,只是略带忧愁,不由上前安慰了几句。

  碧落正当释怀,整个船身颤动了两下,不由大惊。

  “怎么回事?!”

  “张老,有人袭击了我们的灵器,正拦在了前方。”

  碧落内心咯噔了一下,与张老对望了一眼,便随着那侍童出了船舱,一眼便看见了不远处御风而来的萧竹若,不禁咽了咽口水。

  她很识相的第一时间乖乖上前拜见。

  萧竹若一身青衣在白云间格外的显眼,他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对碧落的举动也视若无睹,目光锁定张老,淡淡的开口“是你拐走了我的徒儿?”

  张老张了张嘴,本能的望了碧落一眼,要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白活了。眼前的人就是那传说中的黎山院长吧,他所散发的威压十分的强大。张老敢说,就对方那眼神,如果他敢承认拐了他的徒弟,下一刻就会被大卸八块。

  “师父,不是这样的。”

  “我没让你说话,是不是你师父还不一定,乱叫什么?”

  碧落心虚的闭上了嘴巴,虽说这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的模样吧,可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不叫你师父是吧,你刚刚还不一口徒儿叫得多好听。碧落嘀咕着,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如果再惹他,那后果还真不知道会怎样。

  张老面对异常乖巧的碧落,只能硬着头皮婉转的说“上仙大人,我家主人与碧落小姐是旧识,我知道那里刚好有络仙花叶,所以我等才护送小姐去取的,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最多一个月便返回。”

  “我有应允?”

  张老见碧落乖巧的模样,无奈的埋下头。

  “我没有应允,你们便是拐!”

  刚才他说的已经够明确了,不是他们拐人,而是她自己要跟来的,原本以为这上仙不会再为难的,可没有想到,这上仙也有难缠的。面对他的无理,张老不敢接话,上仙大人在前,一不高兴就能一掌拍死他,当事人都不敢出声了,他如果连这眼色都不会看,那就死了活该。

  萧竹若突然伸手虚空一抓,原本还跪着的碧落嗖的化作流光,仅在瞬间已经被他擒拿在手。

  碧落一阵晕眩,看着面色不愉的某人,忍着不适恭恭敬敬的唤了声师父。

  “跟我回去!”

  “不!师父,我不能跟你走!”

  萧竹若沉下了脸,欺身上前,满脸怒意,她对他下药私自逃离黎山不说,现在还敢说不?!要不是在她身上留有印记,估计现在她早就消失了。辛辛苦苦追赶了四天四夜,满怀的怒气还没有消散,这丫头还敢惹他?!

  “你再说一遍?!”萧竹若见她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作势又要晕,怒笑“又要装晕是吧?”

  碧落忍不住昏眩的袭来,整个人的胸口异常的沉闷,她只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而萧竹若那一抓,更让她摇摇欲坠。此时再也支撑不住,软软的靠在了他怀里,失去了知觉。

  “喂!”萧竹若想到她上次转晕的小把戏,使得他没有反应过来上了当,这次故技重施还想他上当不成?他冷哼一声,轻轻拍在了小脸上,当碰触她微凉的脸蛋,这才惊觉她额上的虚汗,微微皱眉“真晕了。”

  想到什么,萧竹若冷冷的看向还跪在船板上的两人“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她的吗?”

  张老忍不住冷汗直流“上仙大人,碧落小姐应该是不适合高空的环境。”

  萧竹若挑眉,是啊,他怎么忘了,以他小徒弟这凡人之躯,在高空上生存,定会不适应。他气恼的抱起徒儿,有些烦闷的御风而下。

  “活该你晕厥!你要不这般赶路,能发生这种事?”面对萧竹若的自言自语,张老擦了擦汗水,忍不住在心里诽谤:要不是你这尊佛追得紧,谁会愿意受这罪。

  几个呼吸间,一行人已经安全的落在了一处空地上。萧竹若想都没想,直接将一股仙气观进了碧落体内。回头看了一眼还跟在身后的人,很是不悦的皱起眉头,冷言道“你们还跟来做什么?”

  “上仙大人,我这有养气丹,想必对碧落小姐有用。”

  萧竹若有些尴尬的收回手,碧落体质非常特殊,仙气照理来说对任何人都有用,唯独她没有反应,因为在他输出仙气的瞬间,他就已经清晰的感应到了异样。仙气在她体内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萧竹若接过养气丹,很快就喂给了碧落,他抬头看着张老,幽幽问“你家主人是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云城聚宝斋里的掌柜。”

  张老有些吃惊,毕竟云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眼前的人,据说常年游历在外,很少在东孚待。在云城里,光是想聚宝斋这类型的店铺少说十几家,这人一口就能叫出他的身份,可见是个厉害的角色。

  “上仙大人请见谅,主人的身份不方便透露。”

  “那好,回去告诉你家主人,他若诚心送络仙花叶的,便将东西送到黎山来,不要让我徒儿千里赶去。”

  正当张老为难,碧落动了动,很是艰难的爬了起来。

  “师父,你也知道络仙花叶难求,不必为难他们了。”

  萧竹若看了她一眼,出奇的没有说话。

  “不管师父怎么反对,我都要去拿到破仙花叶。你是知道云寂哥哥为什么受伤的,他是拥有灵体的天才,不该因为我而毁了前程。如果真的是我让他成了废人,我会一辈子不安心,更别说安心做任何事情。师父,你也不想看到有什么心魔阻碍我吧?”

  萧竹若没有出声。

  碧落忍不住扯了扯他衣角,语气近似哀求的轻唤“师父。”

  “我只是怕。。。”

  面对萧竹若的异样,碧落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师父放心好了,我答应师父,最多一个月就会回来,只要师父不弃,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师父。”

  萧竹若扬眉“谁稀罕。”

  碧落松了口气,有些好笑,明明是紧追不舍,深怕自己会消失,还在这里口是心非。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不允许,自己可真的是哪里都别想去,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师父。在黎山外院的时候,除了楚一晨,多少人都不愿亲近吧,好像她的身上沾有霉运似的,突然遇萧竹若这般对待,碧落还有些吃不消。

  幽幽叹息一声,她以后的自由啊,不会断送在他的手中了吧?

  “师父,我保证乖乖完成你布置的学业,也一定在这个月里努力,争取突破五品。”

  萧竹若冷哼一声,一道流光有没入了碧落的眉心,这才说“你玩心太重,为了不让你玩物丧志,跟一些不相干的人耽误修炼进程,为师决定,每一种五品的丹药,你都要炼制一瓶。”

  碧落抿嘴干笑“师父,我还没有突破。”

  “就是知道你还还没有突破,所以才实现安排,万一你在十天半个月的时候突然到了五品,剩下的时间,以你的性子,不是玩疯了?”

  玩?自从她拜了师之后,哪天有放松过?再说了,五品啊,碧落咬牙,也太看得起她了吧?不由诽谤“死老头,你能不能找其他借口!我是在办事,不是在玩!先不说到广凌还有多长的路程要赶,就是到了那里,也不可能时刻修炼,你这不是让我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悲催的碧落无语望天,即便心中多有不满也不敢再此刻表现半分,好不容易就要脱离魔掌,她才不会傻不拉几的惹了这尊魔。只好忍了。她捂住头坐了起来,一副虚弱的喊道“啊,头晕。”

  “头晕你就靠着师父,为师不介意。”

  碧落干脆闭眼,朝他罢手“师父,你回去吧,你肯定也累了,为了赶时间,我现在就走了。”

  “你还没恢复,多休息一下,我看你这样的状况,就在这里修养两天吧,为师替你调理。”

  碧落猛的站了起来,一边走向张老,一边说“其实我好多了,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神清气爽的,为了能尽快赶回来,对,我马上就走,师父,你保。。。”重字的声音还没有落,碧落已经被萧竹若拎了回来。

  “又不听话了是不?”

  碧落翻了翻白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笑嘻嘻的给了他一个熊抱,随即又在他脸上吧唧送了个香吻,这才说“师父,你放心好了,我会想你的。”

  趁着他片刻的僵愣,碧落飞快的跳上了船,招呼还在原地发愣的张老两人,冲上了云霄。

  飞行器快,萧竹若更快,当看到瞬间拦在前方的萧竹若,碧落快哭了,不由暗暗发誓,今后即便是每天不睡觉,也要努力修炼,争取尽快突破丹王,只有达到丹王的层次,才能摆脱这人的控制。

  萧竹若做梦都没有想到,不久之后的碧落丹王会是这样诞生的。

  张老看着对视的两人,又很识相的低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要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一对奇葩师徒。他自认对碧落有一定的了解,认为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看来是他错了。换作是他,也会对这异类的师父产生恐惧。

  “把这个带上。”

  碧落伸手去接,有些讶然的抬起头,原本以为他还有阻拦,没想到竟然是给他送法宝来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件正是除了飞天石的另一件宝贝,好像叫浑天锁,防御法宝的一种。碧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好吧,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没有修为,灵力也少得可以,这浑天锁留来防身吧。里面我已经施了法,用的时候抛出去便好。”

  碧落点点头“谢谢师父。”

  “要不,我送你去吧?”

  碧落睁大了双眼,前一刻才涌起的感动瞬间化无,她扁扁嘴,可怜巴巴的说“师父,我饿了,你去找点东西给我吃吧。”

  小徒弟这点要求,做师父怎么会满足不了,连随身的宝贝都给了,还在乎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萧竹若御风而行,很快的飘出了好远,等他觉得不对劲,这才发现,身后哪还有半点飞行器的影子,不由好气又好笑,随即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由皱起眉头,喃喃说“我有这么恐怖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