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七十三章 师父请喝茶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64 2019-07-12 18:56:33

  明知道是萧竹若是在安慰她,她还是觉得有些不甘,丹王真是她人生中奋斗的最高顶峰了吗?一想到自己前途有限,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致了。

  “师父,我是不是还要继续在这种地方待下去啊?”

  “你早承认我是你师父也不用被困在这里,现在知道错了?”

  “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行不行,天天辟谷丹,好歹也给我一顿饭,你这哪里是要收徒,根本是在囚禁虐待犯人。”

  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萧竹若又气又好笑“知足了吧,要不是我大人有大量,就你之前的作为,谁还敢收你为徒?”

  碧落嗤鼻“稀罕!”

  萧竹若挑眉,闷闷的看着她“想欺师灭祖了是吧?”

  碧落立即讨好的笑了笑“师父,徒儿不敢,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萧竹若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朝着前方的空间一点,只那么一瞬间,阵法的所有光环消散而去,碧落才看清,原来自己一直都在了大殿中。回想上次在这里养伤,当时真的没有想过,今日竟然还会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碧落看着桌子上摆放的茶具,走上前倒了一杯,恭敬的跪在了萧竹若前,将茶递了上去“师父请喝茶。”

  难得见她如此恭敬,萧竹若满意的笑了笑,接过茶便喝了一口。

  “师父,当日是我不对,我现在给你赔不是了。”说着很认真的行了跪拜大礼。

  “师父,从今往后,碧落一定好好孝敬你老人家,我知道你也会好好的教导我,保护我,照顾我,一定会像对待亲身女儿那样处处维护我的,对不对?”

  嗤。。。

  萧竹若一口茶水毫无形象的喷了出来,女儿?!他狠狠的瞪了碧落一眼,见对方很无辜的眨着眼睛,大有抽人的冲动,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师父,你慢点喝。”

  萧竹若大好的心情一扫而空,直接将茶扔了回去。虚空一点,一连串的文字浮现出来,最后化作一缕流光没入了碧落的眉心。

  随着这些信息的没入,碧落浑身一震。当脑袋里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字体,碧落一阵头大,这些不会是让她记的东西吧?

  “这些都将是你需要记住的东西,回去慢慢的参悟,所有的炼丹心得为师也统统帮你归纳好了,学到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碧落弱弱的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问“师父,刚才你不是还说要教我先控火吗?”

  “没错,可是为师想,凭你这没有灵力的重大缺陷,还要加快进度才行,所以,在实践中,你还要记下一些知识,这样才能让你结合实际炼丹。”

  “什么?!”

  萧竹若见到碧落此刻那精彩的表情,终于觉得舒服了许多。

  “那我今日是不是可以先休息了?”

  “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休息?”

  “那我先去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萧竹若又是轻轻一点,一道流光又没入了她的体内“这里是整个悬空殿的构造图,什么都已经包含在内,就连你的住处都已经标明了,哪里有灵泉或是修炼场,都再清楚不过。你要是需要什么,悬空殿四周都有护法的存在,你只要招呼一声,他们能做的都会为你办到。”

  碧落无语的看着他,弱弱的说“师父,我想出去。”

  “在还没有记下那些东西之前,你还是在这里好好参悟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碧落咬了咬牙,嘀咕了两声,还是问道“师父,那我总该知道那道大门怎么打开的吧,这里太过冷清,我站殿外看看风景也好。”

  “冷清?”萧竹若微微蹙眉,冷么?他怎么不觉得?不会是这小丫头想要开溜找出来的借口吧?萧竹若扬了扬嘴角,不动声色的说“你身为悬空殿的弟子,身上已经留有我中下了印记,大殿之门只要你心神一动就会打开。”

  碧落目光微闪,很是诧异的问“师父,这里怎么还有别人,他是谁?”

  萧竹若很配合的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觉她借着这一不留神的机会冲到了大门处,紧接着,身体狠狠的弹了回来,跌坐在了地上。

  萧竹若得逞的笑了笑,就知道这丫头不会安分,上次才用小把戏戏弄过他,以为他还会上当?既然来了,哪有这么轻易的走出这里?

  碧落捂住发疼屁股,傻眼的看着他,良久才吼道“你骗我?!”

  “知道就好!小丫头,你戏弄为师的账今日倒是可以了清了。”

  “死老头,你能不能别那么小气!”

  一听到死老头三个字,萧竹若俊脸一阵纠结,很是干脆的消失在了殿内,留下碧落一阵有一阵的怒吼。

  “死老头!小气鬼!虐待狂!还有没有天理了!什么徒弟,你分明是囚禁!我又不是犯人!可恶。。。”

  正当碧落无比郁闷之际,悬空殿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萧竹若看着眼前俊逸却又沉稳的少年,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他微微凝神。这少年面对他散发出的威压竟然丝毫不惧。

  “你是何人?”

  “召衡。”

  萧竹若哦了一声,又打量了他一眼,这人就是跟碧落进幽灵山的那人,倒是有些胆识。

  召衡任由他打量,没有理会他过多的表情,直接说“我找她。”

  “她啊?”萧竹若若无其事的抚摸着手中的指环,良久才问“你说的她是谁?”

  “我不信你对她一点了解都没有就收徒。”

  萧竹若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召衡蹙眉“怎么?院长大人这般小气,见她一面都不行?”

  “小气?!”

  “学院里都说碧落得了你的青睐,做了这悬空殿的娇客。难不成真像传言般那般,院长大人要将她藏起来?”

  “呵,你是来见她还是来兴师问罪的?她闭关了,不宜打搅。你既然能陪她闯幽灵山,想来跟她关系不错,应该不会打搅她闭关学习吧?”

  召衡上前一步,直直的看着他,说“她中了火蛇之毒。”

  “解了。”

  “如何解?”

  萧竹若面对他深邃的目光,有种想扔人的冲动,云寂那小子怀疑他也就罢了,这小子竟然也来质问他,他的人品有那么差劲吗,一个两个竟然都这般看他!召衡的目不转睛,让他没好气的说到“兽核!”

  召衡形色一松,直接转身离开“她,就有劳院长大人照佛。”

  “你不见她了?”

  召衡脚下一顿,随即走出了大殿。

  一尘阁是召衡新居,云大长老的住所他伤好便搬了出来。自悬空殿回来,云寂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见他回来,立即迎了上来,欲言又止。要不是他爹这段时间看得紧,说什么他也会冲到悬空殿。

  “小叔公。。。”

  召衡心知他为什么着急,也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说“我没见她,不过想来过挺好。”

  云寂有些失落“连你也不能见吗?”

  召衡端坐一旁,闭目养神,若无其事的回答“见与不见又能如何,回吧,你的伤要养。”

  “难道就让碧落跟那种人待一块吗?!”云寂突然激动起来,他看着无动于衷的召衡,更是气恼“小叔公,难不成你要眼睁睁的看着碧落天天与别人相处?”

  召衡睁眼,缓缓说“你说她过的不好,我上了悬空殿。她毒既然已经解决了,其它的都不重要。”

  “不重要?你知不知道。。。”云寂咽下了后面的话,握紧了拳头,见召衡云淡风轻的模样,急了“小叔公,我真的不懂你,明明你会为了她不顾生死,可是现在为什么那么无动于衷,你是不是因为。。。因为。。。”

  “我只知道,想要保护一个人,就先得学会保护自己。”召衡看了一眼形色激动的人,说道“碧落的毒是兽核解的,有修元强者教她,应该不错,倒是你。。。”

  “你说什么?”云寂一跳,兽核解的毒,那岂不是。。。他突然一笑,终于开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