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七十一章 不拜也得拜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406 2019-07-12 18:48:17

  “你不能收她为徒。”

  碧落一愣,不明白云寂为什么会出面阻止,云寂向来都会为她考虑一二,这次不可能莫名的阻碍她的前程,碧落敏感的看向了萧竹若,他们之间,是不是隐瞒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云少主,你在说笑吗?”

  “你明明知道用什么方法救了她,怎么还可以收她为徒?!”

  “什么方法?云少主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萧竹若!你无耻!”

  众人凌乱了,今天这事什么日子,先前碧落敢叫院长大人死老头,如今又来了个不怕死的敢直呼其名还不算,还明目张胆骂他无耻。

  院长大人没有理会周围的吸气声,对云寂的怒骂全然没放在心上,反倒是兴趣十足的望着那欲崩溃的人,慢慢踱步上前,很是挑衅的说“她乐意,你管得着吗?”

  云寂紧握双拳,恨恨的看着他,大有种想要拆他下腹的冲动。

  萧竹若丝毫没有理会,仍旧悠悠说“你情我愿的,不是吗?”

  你情我愿四个字一出,云寂双拳咯咯作响,俊脸也扭曲起来,他猛的咳嗽一声,一缕鲜血缓缓的从嘴角溢出。

  “云寂哥哥!”碧落惊呼一声,赶忙替他擦拭血迹,抬头狠狠的瞪了萧竹若一眼。后者挑眉,倒是乖乖的禁声,只是没心没肺却又兴趣十足的盯着云寂看。

  云寂终于看向了碧落,目光复杂难辨,良久才出声“你若是还叫我声哥哥,就不要拜他为师。”

  “为什么?”

  云寂瞥了一眼事不关己的人,一语双关的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好比一日夫妻百日恩,有人当不起这个责任,更何况,如此厚脸皮的人,只知道推卸责任,何来担当?!如果说一对夫妻那一天做了师徒,岂不是有违伦常!”

  碧落一阵头大,他这说的都是些什么,都扯到哪里去了。还有那死老头,分明是在看戏!

  萧竹若微微蹙眉,正色道“云寂,你小子脑袋里都想些什么?莫非养伤养的脑袋坏了不成?说这些也不怕教坏了小丫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回去吧。”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不是我想的那样是怎样?你敢对她说吗?!”

  四周围观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大多人都猜测其中会有什么猫腻,甚至有很多版本瞬间传出。

  云少主被甩了!

  碧落攀上了高枝,惹得双方大动干戈,不惜撕破脸。

  院长大人看上了碧落,为了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惜玩收徒这一招,好光明正大的抢人!所以云少主才会骂他无耻!

  。。。

  总之,多个艳文在人群里迅速传开。

  而当事人还在对峙着。

  “云寂,够了,你太放肆了!对院长大人出言不逊,还不赶紧道歉!”

  云家主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怒视着儿子,朝着萧竹若歉意的拱拱手“院长大人,老夫教子无方,让你见笑了。”

  萧竹若罢罢手,看了碧落一眼,很认真的说“要不要拜师,你自己考虑清楚,我在悬空殿等你答复。”

  见他欲走,云寂忙出口阻拦“你别走!事情还没有完,今日。。。”

  “混账!来人,还不带少主回去!”

  两名侍从匆匆的推开了碧落,不顾云寂的反抗,架着他便走!

  “放开!听见没有!放开我!”

  云寂反抗无效,只得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碧落,一股难言的哀痛由心口而发,他们,再也没有交集了吗?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还有什么脸面,还有什么资格想要去保护她?

  云寂此刻不知道,碧落与萧竹若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他只是固执的以为,萧竹若救了碧落,他们采用了双修之法解毒,以致才会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至他受伤以来,父母及云府里的所有人对碧落是只字不提,他自听闻她被救了,才会有所误解。加上他在这受伤的期间,父亲和母亲对碧落的感观大有改变,若不是他们下令,碧落绝对不会这般绝情的连一次探望的时间都没有,父亲母亲是想让他们断了关系啊!他早就陷进去了,又岂能这般轻易的脱身,无疑是更加让他痛苦而已。

  云家主见儿子如此,满怀愤恨,看到碧落,冷哼了一声,愤然离去。

  碧落有些惆怅的站在广场上,心中明白,云寂受伤全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或许一切都安好,云寂拥有一灵体的修炼天赋,不能因为她断送了前程!所以,云府人怎么怨她,也都是无可厚非。

  只是,不管云寂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想让她拜萧竹若为师,她都要拜在院长大人门下!

  “云寂哥哥,即便你以后怨恨我,不再理会我,我也要拜师!洛天丹我是一定会为你求来的!”

  碧落下定决心后,再也没有理会那道道惊异的目光,吹了声哨响,召来灵鹰,直往悬空殿。心里还带着些紧张和兴奋,他那里会不会有洛天丹?

  面对紧闭的殿门,碧落扬声了几次都没有回音,心想着院长大人的脾气还真是怪异,大概是想给她下马威吧?

  “死老头,你还吃定我会拜你为师了是不是?”碧落稍稍一想,直接唤出乾坤袋,抄起一块奇怪的石头直接砸到了殿门上。

  咚!咚!咚!

  “死老头,你出来!”

  隐藏在各处的护法纷纷出现,看着碧落彪悍的一面,都面面相觑。敢砸殿门,还直呼死老头的人,大概也只有眼前的这位了,真是那啥,看的太过瘾,太稀奇了!

  “变缩头乌龟了是不是?!你快出来,你到底对云寂哥哥做了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护法们凌乱了,无不咽了咽口水,想来这丫头不是来拜师的,而是为云家少主讨债来的,这胆子可真大。

  “臭丫头!你要是真来讨债的话,滚回去!”

  殿内终于传来了萧竹若的气急败坏的声音,碧落却乐了,扬声说“你要是真想收我为徒的,至少该拿出诚意,不至于小气到没有礼物吧?”

  大殿嘎吱的一声打开了,萧竹若沉着脸走了出来。“我还没有问你拜师礼,你倒讨要起来了。小丫头,你讲点理好不好?”

  “又不是我要拜师的。”

  “你可以不拜。”

  “我本来就是为了云寂哥哥来的,他叫我不要拜你为师,我听他的。”

  萧竹若愤愤的看着她,拂袖坐在了殿前,沉声说“你也太不天高地厚了,凭你区区四品丹师,还真以为有恃无恐,尾巴翘上天了是吧?”

  “四品丹师是不算什么,但丹王又不止你一个,我可以慢慢找,大不了就跟那两位丹师公会的人走!”

  “你!”

  面对这对瞪的两双眼睛,四周的护法无不睁大了双眼,这么精彩的画面竟然让他们遇上了!院长大人要收徒,竟然被嫌弃了?什么时候,院长大人吃过这亏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对云寂哥哥做了什么?”

  “既然你那么听他的,就走吧,你这样的徒儿,我是无福消受了。”

  碧落皱眉,转身便走。

  “喂,你还真走?!”

  隐在暗处的护法不由齐齐诽谤:院长大人,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你这样被一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难道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

  碧落眨眨眼,转身故作为难“那你给我颗洛天丹,我就当你的徒弟。”

  萧竹若怒极反笑,想来这丫头都算计好的,这般讨价还价,无非就是为了那洛天丹。萧竹若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收她为徒,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做吗?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估计今后,这悬空殿怕是不太平了。

  “洛天丹虽然不是高品阶的丹药,但也算是稀奇物,破仙花只有仙界才有,想要寻得一片叶子,还是要费些周章的。”

  “骗人,想中州域这些地方拍卖会上应该会有。”

  “你懂什么,那两个长老,无非是想引诱你跟他们走,我敢说整个中州,都难以寻到叶子,更别说是洛天丹了。”

  碧落没有说话,想到那次张老说的,现在连萧竹若都这般说了,看来那两位长老大有忽悠她的嫌疑,这下连升一丝希望又抹灭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那叫广凌的小世界了吧。碧落嘀咕了一声,看着眼前的人,气打一处出,没好气的说“都是骗人的家伙,都在忽悠我做徒弟,结果,谁都拿不出洛天丹,这师我不拜了,你们爱谁谁当好了。”

  “你!”萧竹若怒了,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是吧?不当就不当,谁还稀罕了!这丫头简直就是太没天理了。她不想当,难道还得他跪下求不成?“好,好!”

  碧落见他气急败坏的模样,收了收性子,走上前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很认真的说“我真的需要洛天丹,可是你们一个个都在忽悠我,我也是没有办法。院长大人,连你都没有办法,我这不是太心急了嘛?”

  见她服软,萧竹若冷哼了一声,转头不去理会。

  “院长大人,如果我能拿到破仙花的叶子,你能不能帮我炼制丹药?”

  萧竹若气她之前的无理,但转来想想,很是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有等到他的答复,碧落也没在意“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拜师,你都瞧见了,这样的我,你还敢收徒么?”见他沉默,碧落拍拍手,很是潇洒走下了台阶。是的,她改变主意了,不管以后会如何,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拿到破仙花的花叶,她不想被这事干扰了心神,更不想欠云寂那么一份大恩!处理好这件事,她才能在日后全力以赴吧。

  “岂有此理,这悬空殿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许久没有发话的萧竹若突然发难,一掌拍碎了台阶。

  碧落蹙眉,转身望着那面目全非的台阶,眼皮一跳。

  “今日你不拜师也得拜师!”

  碧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气流压住,双腿一曲,本能的跪在了地上。这时她才发现,身体竟然动弹不得。碧落又气又好笑,随即也放弃了挣扎。

  萧竹若气恼的走上前,恨恨的看着她“我看中的,别人休想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