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七十章 拜师风波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527 2019-07-11 19:03:08

  面对着都要抢人的三人,碧落终于咬牙说“我想要洛天丹。”

  这样的抉择她不想去选,也不想得罪任何一方,如果他们当中有人能拿出洛天丹,她也不建议拜谁为师,毕竟,两方都不会让她吃亏。

  众人点点头,这碧落也算是聪明,这样把问题有踢回给对方,即便狮子大开口,也总比得罪人好。

  “你的意思是说,谁拿得出洛天丹,就拜谁为师?好,碧落,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但丹师总公会什么丹药都更容易为你筹到,你就跟我们走吧,我保证只要一回到公会,立即为你寻来洛天丹。”谭运轻蔑的看了坊主一眼,这洛天丹在这种小地界可以算的上难求,但却难不倒总公会。

  欧阳长老看了一眼谭运,见他自信满满,微微皱眉,随即又想到碧落听了这话应该会跟他们去,也稍稍放开了些许。

  坊主一听这话,有些着急了“小丫头,你要洛天丹我可以为你寻,不管多困难,我也可以为你办到的。”

  碧落歉意的看了他一眼,不难看出坊主是真心想收她为弟子,可是为了尽快的拿到洛天丹,碧落不得不选择谭运他们。

  坊主见她的模样,心知她已经做好了选择,一时之间竟然紧张无措起来。难道这次好好的徒弟真的飞了不成?

  正当碧落走向两者,她身旁出现了些许波动,一道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见到来者,震惊之余纷纷跪下“参见院长。”

  谭运两人看着突如其来的人,都微微皱眉,当察觉到对方那深不可测的修为时,很是规矩的站到了一旁,恭敬的行礼“见过黎山院长。”

  “想来两位是来我黎山挖人了?”

  “院长大人此言差异,碧落要走要留我们都没有勉强,再者,黎山虽好,但中州是黎山不能比拟的,想必院长作为黎山学院之首,不会做出阻碍他人前程的事情。”

  “当然。”

  欧阳长老一喜,急忙说“那就谢谢院长了。”

  坊主面色一暗,看来这碧落与他还是无缘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叹了口气。

  “谢?”萧竹若嘴角微扬,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转向还在惊呆的人,悠悠的说“还愣着干嘛,还不拜师?”

  碧落这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就是院长?!想到她入黎山的第一天碰见他时,他将她拒绝在外,她还好不嘚瑟的说过一句“黎山院长都不管,你操什么心?”

  还有,前两次她的大不敬。。。完了,她怎么会想不到,论起此人的修为,除了院长级别的,谁还有这般能耐?

  “小丫头?”

  萧竹若见她还在神游,有些得意的说“怎么,很惊讶?你要是知道错了,乖乖跪下磕头吧,我原谅你了。”

  “死老头,你休想!”话一出,碧落就禁声了,感觉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吸气声,有些后悔的捂住了嘴唇,当碰触那戏谑般的笑脸,碧落狠狠的瞪了回去。

  “瞧瞧你的样子,哪有点尊师重道的模样,看来是该好好管教一番,免得他人笑话。还不跪下拜师?”

  碧落咬牙隐了隐,心里诽谤着嘀咕几句,每次遇见这死老头都会被嘲弄一番,想来定是八字不合,她可没有忘记那天在半空的殿宇上,是谁从背后推了她一把,害得她做了好几次的噩梦,那账她还没有算呢。

  好吧,忍一忍,等拜了师,离开黎山,就再也不用遇上这可恶的老头了。

  “想什么?不会是想再也不要看到我了吧?”

  见他笑意连连的模样,碧落心头一跳,干笑了两声,很是乖巧的转身,正要朝谭运两人跪下,却觉一股灵力将她拂了起来,脑门顿时一痛。

  “想什么呢?笨丫头,还想拜别人为师,你想的美!”

  这话一出,不仅是碧落愣住了,那谭运两人也愣住了,萧竹若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黎山学院里的学生,还想着吃里扒外是不是?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谭运忍不住上前“黎山院长,你什么意思,刚才明明是你答应了碧落,让她拜我们为师的,怎么,现在反悔,好歹你也是堂堂学院的院长,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尔反尔吧?”

  萧竹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俊逸的眉头一挑“出尔反尔?有么?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们让她跟你们走?小丫头,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跪下拜师?”

  碧落真的呆愣了,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有明白院长大人在说什么?等等,刚才他确实是说要她拜师啊,不是拜这两人为师,难道是坊主?!也对啊,堂堂的院长大人,当着外人的面,总不能让天才流落到外边吧,说出去多没有面子。

  碧落恍然大悟般真要朝着坊主跪下,脑门上又是一痛,她有些恼怒的抬头看着刚给她暴粟的院长大人,还来不及说话,就迎来了一阵臭骂“说你笨还真笨!叫你拜师你往哪跪?诚心气我不成?也罢,为师今日就看在你表现突出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这拜师礼稍后在行也好,你之前消耗了不少灵力,先跟为师来。”

  什么?!

  人群里立刻沸腾了,院长大人要收徒?!

  碧落瞪大了眼睛,这人是要收她为徒?见他欲走,碧落忍不住追上去问“等等,死老。。。”头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见后者狠狠的瞪了过来,那还没有说出的字立即就卡在了喉咙里,随即消声,随即小心翼翼的问“我是想问你,确定要收徒啊?”

  “怎么?丹王也不配做你的师父?”

  “什么?!”碧落整个人惊呆了,她一直都知道他是修元境的上仙人物,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是一个丹王?

  谭运两人彻底凌乱了,面对他丹王的身份,之前的所有不满都不敢再丝毫的发泄,要知道,整个中州域,丹王的存在享有至高的地位,即便是丹师总公会的人都不敢轻易的得罪。他们本以这小地方不会出现这样的人物,所有才那么肆无忌惮,早就听闻黎山院长是位上仙级别的人物,可是却是常年云游在外,事务大多交由云家主帮衬,没想到的是这次居然让他们遇上了,还跟他们抢了徒弟。

  可是面对这样的人,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出言得罪,只好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还不跟上?”

  萧竹若见这位新收的小徒弟一副呆傻的模样,忍不住头疼,不知道这次决定会不会是种错误。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微微一笑。可笑容下一刻便隐匿在了嘴角,他负手而立,看着来人,目光微闪。“云少主此刻不是该好好的在府里养伤吗?”

  碧落此刻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形,许久未见的云寂正站在萧竹若的前面,一言未发,只是静静的与其对视。那眼神交流中,竟然有隐隐的**味。

  云寂此时一身雪白,衬得那张俊脸更显苍白,他似乎消瘦了许多,眉宇间尽是疲惫之态。只是这样的状态下,非但没有让他的人显得憔悴,更有的是一种病态的美,俊美得让人心疼。

  碧落忍不住上前扶住他,要不是亲眼见到云寂受伤,恐怖根本瞧不出他到底伤在哪。想到他不顾生死的要救自己,差一点就命丧黄泉,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碧落见他垂眼没有看自己,但那微微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他此时内心的想法,他,应该是有怪自己的吧?

  “云寂哥哥。”

  云寂没有应声,直视萧竹若,一字一顿的说“你不能收她为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