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六十六章 无耻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195 2019-07-09 19:24:19

  各大参试者都已经将选好的药材放置好,下一刻已经全神贯注的开始炼丹。

  碧落环顾了四周一眼,发现蓝林一派和楚天龙一派的人都分布在了自己的四周,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碧落皱了皱眉,而不远处北泉两人正担忧的看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

  有人还不死心么?

  碧落干脆停下了手中的一切,气定神闲的站立在众人面前,一时之间尽是鹤立鸡群般,大出风采。

  参赛者们都忙得焦头烂额,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提药入鼎,碧落这边就像傻了般,毫无举动,让人顿时议论纷纷。

  “她不是傻了吧?这么重要的时刻难道忘了怎么炼丹?”

  “你懂啥,没看到那两派的人么,我敢保证,只要这碧落敢动手,下一刻就要失败,她不是傻,是不想做无谓的牺牲罢了。”

  众人顿时同情起来,想到碧落之前所做的一切,无不觉得此女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才有今日的局面,很多人叹息一声。

  碧落没有理会周围的议论,她有些奇怪的朝着公证台上看去,照理说,今天的这种局面都会有大人物出现,怎么会没有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入眼的是丹坊坊主,见他正兴致勃勃的看着自己,立刻就明白了,敢情这坊主不是没有看见,而是想看戏吧?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碧落略沉吟,终于动手,缓缓的打出了火球术。

  下一刻,十多双眼睛齐齐的看了过来,无不露出凶光。

  碧落没有去理会什么,慢慢的将鼎拿了出来,又慢慢的清理了一遍药草,接着又仔细的拭擦起了鼎炉。

  所有人有些惊讶起来,也不知道这碧落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事情不是应该早就准备好了的吗?别人似乎想拖延她的时间,她反倒是自己在延误自己,让人一时之间猜不透她的目的。

  “她似乎在等待什么?”

  有人给出了疑虑。

  是的,碧落就是在等待。等待着蓝林与楚天龙他们的出手。

  “天啊,这碧落在干什么?她怎么可以把药草全部一起同时丢进鼎中,这样怎么能练成万灵丹?”

  公证台上的评委都惊讶的望了过来,下一刻便明白过来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只见场中已经有了变化,原本灵气充裕的比赛场上,围绕碧落身旁的灵力竟然微微动荡起来,无不扑向了她的那鼎炉。

  傻子都看明白了,在碧落四周的蓝林和楚天龙等人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而出手的目的就是要将碧落第一个踢出场。

  无数人的目光落在了公证台上,看着台上的评判们个个不露声色,似乎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般,围观的人不由面面相觑,顿时赛场上落针可闻。

  啪啪。

  灵力越来越大,火炉下的火烧得嗤嗤作响,就连这片区域的上空都开始有了异动。刚开始有些人还不敢大张旗鼓的运用灵力来对付碧落那鼎炉,现在见评判们都没有任何表示,不由大胆起来,慢慢的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以致最后,上空上形成了无数的气流漩涡,飙风阵阵,就连评判台都被晃动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公证台上,如果刚才这些所谓的评判没有发现异常,那这一次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应该发现了吧?

  很快,无数人露出古怪,公证台上,每个人看着那些不该出现的灵力波动都无动于衷,直到有人假装咳嗽,评判们才将目光投向了正在闭目养神的坊主身上,最后都无奈的叹了口气,暗暗说碧落倒霉。

  “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围观席上,袁逸风即使再不满,也无奈。

  碧落身在灵力的包裹中,淡淡的看了一眼上空那阵阵的飙风,低喃“看起来不错,应该够了。”

  她不动声色开始运气了吐纳之法。

  轰!

  原本还在乱窜的灵力,竟然同时往她这方向奔来,最令人惊讶的是,碧落手中又出现了一个鼎炉,而那些灵力仅在一瞬间就没入其中。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楚天龙,他惊讶之余便加大了灵力袭击,想到这碧落没有任何的修为,虽然知道那鼎有些古怪,但也没有多想,只想快些让碧落受伤离开。

  渐渐的,几十人的想法都变得一致,不知不觉中,灵力竟然消耗不少也没有发觉。

  当那一道道灵力攻击到达顶峰,现成狂风呼啸。

  啪啪啪。

  一只只鼎炉先后破裂开来。

  始终闭目养神的坊主突然睁开了眼,目不转睛的看向了碧落。

  别人始终认为是那鼎的古怪,却没有想到,碧落的双手正不停的吸取那些灵力,运用吐纳之法,竟然生生炼化成为己用,当蓝林他们消耗灵力满头大汗时,她正大喊着舒服过瘾,要不是今天她灵机一动,也不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来对付要陷害她的人,只是让她意外的是,这种方法竟然能让她吸收别人的修为灵力。

  砰砰砰!

  接连的几声巨响,让一直静坐的坊主猛然站了起来,这才看到蓝林等人竟然全部飞了出去,无不**,懒呗不堪。众人涮涮的看向了碧落,无不露出惊恐。

  碧落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精神焕发。

  现在已经一片狼藉,没有受到波及的参赛者也呆滞在原地,忘了还有炼制的丹药。

  “碧落,你使诈!坊主,这不公平!”

  蓝林第一个爬了起来,怒视着碧落。这怎么可能?!他们的人加上楚天龙的几人,可以说不下二十人,全部发力竟然会奈何不了碧落!更何况,凭她一介凡胎,怎么可能承受那么多的灵力攻击?不仅如此,如果不是他及时收手,说不定还会被灵力耗尽。想到这里,蓝林死死的盯住了碧落手中的鼎炉,目光贪婪。

  “坊主大人,你也看到了,碧落竟然使诈,我们千里迢迢的来到贵学院参加考试,本就实属不易,还请坊主为我们做主。”

  前来观看的人面面相觑,什么叫贼喊抓贼大概就是说这种人了。

  “你们说这些也不怕打脸,如果没有看到你们,还还以为是什么畜生在放屁,臭烘烘的,也不知道熏到人。”袁逸风坐在高台上幽幽的说着,丝毫没有在意楚天龙难看的表情,依然装模作样的喝茶。

  碧落噗嗤一笑,心下倒是感激。她冷冷的注视这蓝林等人,冷哼“这倒是怪了,在场的又不是瞎子,你们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别把众人都当笨蛋好不好,即使你们这些袭击我的人全是瞎子,坊主大人,我就不信你也是瞎子。”

  坊主尬尴的轻咳一声,暗骂这小丫头精怪,竟然拿他做挡箭牌。想必这丫头对刚才他置之不理生出埋怨,这才出口说出这些来解怨气。

  “各位评判大人,考试规则摆在那里,还请大人们早做决断,好让我们继续炼丹。”

  碧落没有等坊主说话,直接发话,明摆着说:你们刚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现在也别想讲什么道理来忽悠人。

  坊主略沉吟一会,说“考试规格刚才都说得清清楚楚,你们如今不服本坊主也不会多说什么,只能怪你们技不如人,都退下去吧。”

  “我有话说!”

  楚天龙站了出来,冷冷的看了碧落一眼,朝着坊主拱手“坊主,刚才我在碧落的身旁时受到波及才被弹出来的,我正在全神贯注的炼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无耻啊无耻!

  众人心道,却不敢说出来,这人分明是最主动出手的一个,现在却厚脸皮说是受害者,简直就是。。。

  楚天龙有恃无恐的继续说“坊主要是不信,问问我身边的人就知道了。”

  他的那帮人纷纷点头。

  “对,我们少主是受害者,本来我们正在比赛,突然发现有人往我们这边发动灵力攻击,出于防范,自然就抵抗起来,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贵学院的人竟然集体偷袭人。”说着,无不指向了蓝林等人。

  楚天龙不理会蓝林等人投来的吃人目光,见他们敢怒不敢言,更是得意的说“坊主,说句冒犯的话,贵学院与众位评判大人所定下的规矩一点都不和理,传扬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会误以为贵学院的人在排斥其他学院的人来这里参加丹师的考核。”

  “就是,我们不服!我家少主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三品丹师,本来是想来这里一举荣获三品丹师的称号,难道你们是嫉妒不让他参加不成?这要是传出去,我们看,你们黎山为了一己之私埋没人才的话柄可要坐实了。”

  坊主冷哼一声,刚想说话,楚天龙抢着道“虽说评判大人是来自各大学院的人,但也不能堵悠悠之口,谁不知道这些年,各大学院在丹师考核上都以黎山学院马首是瞻,深怕惹到黎山。”

  坊主眯起了双眼,深深的看向了楚天龙,事关黎山,他早已经收起了闲情逸致,冷冷说“楚天龙,事情的总总想必你心里清楚,在场的都清楚,你既然这么说,我们倒是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免得众人说我们黎山欺负人,倘若还闹出什么,请恕我黎山永不接纳你们楚家丹师考核之名!”

  此话一出,各方骚动,想来这坊主是动怒了,敢拿黎山说事,彻底让他反感。

  楚天龙惊愕之余,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起来,见众人议论纷纷也不敢在出言顶撞,只是看向碧落的目光更为冷冽。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准备,考核的时间不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