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六十五章 丹师大赛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4712 2019-07-09 19:19:28

  碧落招惹楚天龙一事在云城很快就传开了,一时之间,倒是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说碧落仗着云家行事狂妄,不知天高地厚惹了楚家人,倒是极其少数的人赞她的不惧强权。不过,碧落对此充耳不闻,自从那日后收敛了很多,在学院里深居简出,直到丹赛的到来,许多人都认为碧落这是在避风头,却没有知道,她是在研究大难不死得来的一干宝贝。

  现在的她已经是公认的一品,可实际是三品,学院里公告出来的时候她还纠结了一番,因为今年举办的比赛,坊主已经说明要收一个徒弟,这是往年不曾有的特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众所周知,坊主属七品丹师,在黎城中,是佼佼者的存在,其他大多的都处五品,极少的六品,比如火州灵火学院坊主是六品,龙州的天龙学院坊主六品,其他的三个学院都处在五品,而有的学院如青竹学院,至今也没有成立丹坊。所以,在黎山举办的丹师大赛实际上也是各州考核丹师的品阶的一个标准,想要成为公认的丹师,每次的丹比大赛都会是丹师们的重要日子。

  “各选丹方,炼出的丹药对应几品为准则么?”

  碧落喃喃自语,想到坊主收徒,定是一场较为激烈的竞争,无论如何,坊主的首徒待遇让人十分的眼红的。碧落看了看人山人海的广场,幽幽的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谁能得坊主青睐。

  “碧落小姐。”

  碧落见到来人,倒是有些惊讶他们会主动过来打招呼。

  “原来是你们。”

  这陈宇,北泉都算是在聚宝斋所结识,仅有一面之缘,倒也算不上熟悉,可他们的态度却是很恭敬的那种,想必那张老跟他们说了什么。

  “听闻前日碧落小姐得罪了楚家少主,此人记仇,我们不方便出面,等会大赛,碧落小姐务必小心。”

  “多谢。”

  见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两人互看了一眼,陈宇继续道“碧落小姐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

  碧落心神领会的点点头,这两人目前在炼丹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长,但武道修为上都达到了炼体巅峰的境界,在年轻的一辈,已经算是佼佼者,听他们的意思,如果在丹赛中遇到什么危险,这两人会出手相助,不过,他们似乎过虑了,总的来说,碧落还是感激的。

  “放心吧,丹赛上虽然没有规定不能用手段干扰别人炼丹,但至少在比赛过程中不能伤害到参赛者的性命。楚天龙只要不能伤害我,什么都好说。”

  见她自信满满,两人笑了笑就没有多聊,很快就消失不见。

  “清水轩,灵火堂,疏林院等各大门派都有人前来,也不知道外院有没有人来参加这次的丹赛?”碧落在人群中寻找了一番,叹息一声,想到她刚离开外院的时候,只有两位炼药长老,看来,想要踏入一品丹师,还是有些困难的。

  她又看了看贵宾席,一般来说,各派的代表都会被安排在那里,包括一些有身份的人物,或是各大学院的院长,各大家族的族长等,值得一提的,当中有一位老者居坐上位,旁边还有一位侍者恭敬的站着,这些人在谈笑间,若有若无的表达对老者的敬意,令人十分疑惑这老者的身份。

  “袁逸风?!这家伙还真会凑热闹。”碧落嘀咕了一声,许久不见,这人坐在一个中年人身边,很是安分。坐在贵宾席上的袁逸风倒是很敏感的觉察到了她打量的目光,冲她微微点头一笑。

  “咦,这不是碧落姑娘?”

  碧落转头一看,是一群着装蓝色院服的修者,而为首之人,正是在外院就认识的通灵阁的天才人物,皓天。

  对这人的印象碧落一直觉得不是很好,想当初她差点被他们下的离魂所害,虽然碧落洞悉了皓天一伙人的阴谋,但还是对其的阴险略带反感。

  不过,要不是这人送她的醉仙**,她也不可能从周为上仙手中逃脱,想来还该谢谢他,这样一想,就少了几分成见,便端正了态度。

  “原来是皓天师兄,你们也是来参加丹赛的吗?”

  “姑娘竟然还记得我,这几位都是我的师兄,此次前来,主要是开开眼见,这丹赛我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不过,这位韦师兄倒是我们通灵阁的代表。”

  碧落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姑娘这是来观看比赛吗?”

  碧落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不知道云少主这次会不会出席,许久未见,皓天想亲自拜访一下,不知道,碧落姑娘是否可以引见?”

  原来这才是皓天过来搭讪的目的,碧落也不介意,反正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云家人对她都保持了距离,云寂受伤以来,消息被封锁,她都不能见他一面,但这些话却不能说明了,只好无奈的说“对不住,皓天师兄,云少主闭关了,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想来你来的不是时候。”

  皓天失望的应了声,便转身告辞。

  就在这时,碧落隐隐的听到他们这群人中那个参加丹赛的韦师兄的讲话声。

  “皓天,何必跟这么一个毫无修为的人那般客气,不过是普通的黎山学子,就她还真能得云家少主的青睐?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韦师兄,这丫头虽然没有修为,妩媚的功夫倒是不错,在黎山外院的时候,都已经见识了她的高招,外人想要求见云少主,那可是登天难,可这丫头只要一句话,云少主就立马亲自迎接,错不了。师兄,你们想想看,凭她一个一无是处的人,黎山内门如何会录取,这其中没有云少主的影子,鬼才信。”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都过去那么久了,这丫头也难免失宠,说不定两人再也没有了瓜葛,还不如去找那燕家的如莲姑娘,听说此人不仅漂亮,十七岁就已经是一品巅峰的丹师,也算是如鱼得水的人物。若是有她相助,我在这黎山比赛期间也好混一些。”

  对于他们口中所提到的那位燕如莲,碧落倒是有些印象,是个比较清高的女子,甚至在她入学的第一天就讽刺过她的人。

  “原来你在这里,害我们找。”

  “古师叔,刘长老。”碧落惊喜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一脸激动。这还是她离开外院后第一次见到外院的人,倒是分外的觉得亲切。原本在她没有寻到熟悉人的踪影,以为黎山外院不会有人前来,没有想到这两位曾经的药师竟然都来了。

  “碧落,刚才那些人的话,你别介意,该忍的我们还是得忍。”

  “古师叔,我知道的。”

  “委屈你了,想必,你在内门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吧?”

  碧落鼻子有些发酸,感觉到古师叔的关心,想到黎山的总总,虽然有喜有悲,但久别重逢,那种哀愁和不满也就淡了,只觉眼前的人异常的亲近。

  “哼,不争气的丫头,除了整日给我们黎山蒙羞,还能做出什么,真不知道云少主看上她哪一点。”

  “刘长老,注意你说话的分寸。别动不动就说这些让人笑话的事,好不好?”

  刘长老冷哼一声,侧过身不去理会两人,倒是古师叔很有耐心的讲着黎山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倒是让碧落吃惊不小。自从仙灵珠出世以来,在黎山引发的异动,使得它备受关注,云寂之前的话灵验了,许多高手纷纷涌入黎山一探究竟,临镜根本顾及不来,要不是袁逸风出手相助,派来高手助阵,恐怕黎山外院麻烦不断。

  “这么说来,还是袁逸风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是啊,袁少主帮了我们不少忙,要不是他提供的药材和书籍,我们也不可能突破药师,来参加这丹师大赛。”

  碧落一喜“你们都踏入丹师了?”

  古师叔点点头,而那刘长老只是哼了一声,大有不屑与她为伍的清高,碧落并没有在意什么,这人素来与她不和,倒也没有多余的话题。

  碧落随即问了一下关于楚一晨等人的现状,知道他们的修为都在不断的增进,并无其他不好的消息,不由松了口气。

  “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丹赛要开始了,我们快些入场吧。”

  刘长老瞥了碧落一眼,率先入了考试的广场,只留下古师叔叹息一声,略带歉意的说“碧落,这个刘长老一直都是这般目中无人,在黎山外院这般欺辱你也就算了,如今还该不了那恶习,碧鹏师兄两人要是知道你这般,还不知道会怎样。。。我先走了,等比赛完再找你叙叙。”

  碧落点点头,心中的情绪一划而过,她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吸了口气,也步入了赛场,见到两人吃惊的面孔后,微微一笑。古师叔欣喜的看着她,倒是刘长老的表情精彩了些许,不过碧落却没有时间计较这些,因为她发现,在她的四周,已经站满了人,无不充满敌意的看着她。

  碧落冷笑,这些人除了是楚天龙的那一帮,还有的便是蓝林一方。说起这蓝林,蓝家人都斗的水深火热了境界了,他倒是还有心思来整她,甚至要亲自出马,看来是考核丹师的晋级中,他收买导师的事情败露得到了相应的惩罚,从而记恨上她了吧。

  蓝林看了一眼楚天龙这方的人,有些幸灾乐祸,打量了一下周围,见没有云家人的踪迹,直接乐了,没有了云家人在场,碧落还有什么依仗,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碧落的身边最近少了云家的影子,不过他可没有心思想这些,现在的情形不正有利于他的行动?

  其他的人看到这场面,纷纷退后,与碧落保持了距离,深怕被波及到。

  古师叔两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刘长老事不关己的看着,倒是古师叔担忧了看了看她,想要上前,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远处的陈宇北泉两人互看了一眼,很快就在这个周边的区域站定。

  贵宾席上,袁逸风悠哉的喝着茶,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惹事的本领倒是不小。”

  高坐上的坊主,理了理鬓发,意味深长的看着身旁的公证人,后者望了望那片区域,心知肚明的低下头,干脆来了个没有看见,这才使得坊主大人满意的点点头,转而喃喃自语“这丫头不知道能不能对付这些人,真的好期待啊。”

  公证人吴老埋头一脸诽谤:坊主大人,你真是太无聊了,为了看戏,怎么能这么正大光明的放水?虽然规则上没有这么一条,但好歹人家是参加比赛的,不是来群殴的,你视而不见也就罢了,竟然还默许了这存在,这么一个小丫头,不是欺负弱小么?那可是十几个人围攻。你到底是期待人家拿出本事还是欺负人家拿不出本事?可怜的小丫头,真是倒霉了。

  “吴老,上次这丫头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你说,要是这次她能在这些人当中逃脱,我是不是该给她一个机会?”

  吴老眼皮跳了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低头说“坊主,那是不可能的,她才区区一品。”

  坊主应了一声,收了心思,也不去理会吴老的那句话有多少种意思,静静的坐在了那里。

  接下来,便是吴老宣读了一连串的开场话,参赛者们都默默的听着,无不忽略了其他,留下了最重要的一点:比赛期间,不得伤害他人性命,练出的丹药对应几品便是几品的丹师。

  没有其他的规则就是规则,这一句说明了,不管在参赛中使用什么手段,干扰他人也好,偷学他人的炼丹术也罢,只要不弄出人命,随你折腾。

  虽然这点早就公布出来,可当吴老念出这么一句,无数人便将目光投向了碧落,有担忧,有同情,也有的幸灾乐祸,这一明文规定,显然就是为碧落量身定做的一般。

  “臭丫头,看来老天都不帮你,我要是你,赶紧下去,免得丢人现眼。”

  碧落看了一眼嚣张的蓝林,干脆盘坐下来,闭目养神。

  “哼,不知好歹!等下有你求饶的。”

  “快看,那好像是异灵学院的代表,他选的是二品丹药的材料!”

  “没什么奇怪的,这异灵学院,所学的就是擅长沟通异灵这一块的法术,对生火术的掌控,一定是有异于常人,在这方面有着一定的优势,这些年来,他们学院可是出了不少的丹师,虽然都在一品的居多,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超越其他的学院了。”

  众人点点头。

  “看,那燕家姑娘选择二品丹药,真不愧是天才。”

  “咦,那两人是什么人,好像不是各大学院的人,竟然也都选二品作为挑战?”

  碧落将目光定在了陈宇北泉身上,心神微动,他们表面上是聚宝斋的人,可是她自从知道了聚宝斋的背景,就知道这两人其实是来自广凌小世界,虽然是仙界破落下来的隐族,但在各大州,是那样的顶尖存在,神秘非凡。

  “好家伙,这两人竟然都是炼体巅峰,恐怕,云家少主若不是拥有一灵体,修炼也没有他们厉害。”

  “管他们是谁,看到没有,那蓝林,好像要炼制的是三品增元丹,不愧是丹坊的天才丹师。”

  “话可不能这么说,没有看到那楚家少主面前的是什么吗?同样的三品织灵丹。”

  广场上一时哗然,无不看向了两人,都在议论纷纷,想必坊主的徒弟将会在这两人中诞生,还有人偷偷押注。

  提到这两人,不少人将目光定在了碧落的身上,见她只是取了万灵丹的药材,倒没有再停留,想来她这一品的药材,直接被忽略了,而知道内幕的人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想来她才步入一品丹师,短短半个月也不会再晋级了。

  在众人纷纷拿出鼎炉炼制丹药时,蓝林也生火炼制起来,不过他时刻关注着碧落,大有她一旦开始炼丹就会被他干扰的局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