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四十九章 学了什么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18 2019-07-01 17:23:29

  云夫人被她这么大声吓了一跳,还没来得急反应,里边就传来了一声暴喝“什么人!”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灵力镇压而来,云夫人惊慌的拉着碧落躲开。身后灵力不停地暴涨,直直的扑向两人。

  “碧落,宝姨不是告诉你不要大声说话嘛?”

  “对不起,喝了那口果酒之后,我晕乎乎的,不知不觉睡着了,迷糊中听到你叫我,我惊觉之下,一时之间忘了。这是怎么回事,宝姨,那人怎么追得那么疯,我们都转了好几圈了。”

  “少说话,快跑吧。”

  碧落在云夫人的带领下,飞速的穿越过一条条长廊,见身后的追踪的灵力停滞片刻,便有些松了口气,谁知,就在这时,长廊中警铃大作,一时之间,无数条人影飞奔而来。

  “该死!,这边!”云夫人带着她转向了另一条长廊,不要命的奔跑,似乎觉察到什么,云夫人猛的急刹车。

  碧落毕竟没有灵力修为,这一连串被云夫人强行带着奔跃,早已是气喘吁吁。

  一个男人出现在长廊的尽头,正准备祭出手中的剑,待看到云夫人时,一脸惊讶的看着两人。

  “宝姨,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他们为什么要这般拼命追我们?”

  云夫人一时之间哑口无言,面对着那男人,干笑了两声。

  “大嫂,怎么是你?”

  “哦,误会,误会,三师弟啊,快让我们先走。”

  云夫人及尴尬碰上熟人,又庆幸碰上熟人,现在她只想赶紧离开,不然脸真的丢大了。

  那三星真人与云府主当年在同一地方修炼,加上关系好,这些年来一直都有往来,云夫人也顾不上其他,在他面前丢脸,总比在众目睽睽下丢脸。

  可天不如人愿,那个被偷窥欢好的男人突然间窜出,大喊抓贼。瞬间,几十人纷纷涌来,将碧落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星真人见事情已经暴露,只好堆起笑脸,硬着头皮说“这位道兄,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听人墙角,偷看别人做事,这是什么误会,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玩个女人还被偷看,传出去丢不丢人?!”

  “这。。。”

  “这什么?看你帮了忙的情况下,退一边去!坊主,你来的真好,这事,你看怎么处理,在你这里竟然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我看,这神仙坊以后也别开了。今天这事要是传扬出去,谁还敢来?”

  “就是,就是,虽然这次不是我倒霉,一旦这事处理不好,这位道兄的遭遇指不定发生在我们身上。”

  “各位稍安勿躁,本坊主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绝对让你们满意。神仙坊本来就是道友们采阴补阳,提高修为的地方,这次泄露道友的秘密,本坊主严重失职,来人,将这两人就地正法!”

  听到就地正法四个字,碧落震惊的看着云夫人,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听之前那些人的话,她懵懵懂懂中知道了一些,问道“宝姨,这到底什么地方?”

  云夫人扯了扯嘴角,一脸苦笑。

  “等等,坊主,可否看在三星的面子上,将此事化了?”

  “笑话,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试试看?”受害人灼灼逼人道。

  “三星兄,你也看到了,这可不是件小事,这关乎神仙坊的名声,如果不处理好,恐怕我这生意是做不下去了,这样吧,如果她们二人是你的朋友,你们和这位客人私底下协商,对于他的损失,我们神仙坊拿出最大的诚意,今后这位客人来本坊可以免费三个月消费,至于其他的,三星兄,我只能帮到这。”

  三星真人一脸为难,望着云夫人终于忍不住拉坊主到一边,小心的说出了实情。

  “什么,你说她是。。。”

  三星真人苦笑的点点头。于是,屏退了所有人,坊主以强硬的手段拦住了那受害者,一脸恭敬的送走了碧落两人。

  可是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了,在长廊警铃大作的时候,神仙坊的人已经将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云城中出现了有史以来敢跑去偷看妓女上床的两名女子。

  众人闻风而来,都想一睹这两名奇女子的风采,所以,神仙坊的四周,人山人海,碧落和云夫人两人在护送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勉强的冲出人群。也不知道人群中谁高喊了一声“那不是府主夫人吗?”

  云夫人泪雨直下,身后不是还传来那受害者暴怒的声音,夹杂在人群中,让人噤若寒蝉。

  云府中,府主异常暴怒,指着跪在地上的云夫人,脸色铁青,一只手指着她,颤抖不停,自始至终都说不出半句话。

  当云寂跑来时,见到地上跪着的两人,皱了皱眉,问“爹,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问问你的好娘亲!她平日里惹是生非也就罢了,竟然还做出这等,这等。。。我都没脸说,你都说说,三百多岁的人了,你不要脸,我堂堂云府之主还跟着你丢脸不成?!现在好了,现在无人不知道,云府出了你这么一个逛妓院偷看别人炼鼎的好事!”

  云府主一口气说过,倒也发泄了不少,怒瞪了云夫人,甩袖而去。

  “娘,你怎么,怎么?!”她转头看向一脸无辜的碧落,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言语。

  云夫人偷偷看着云府主离去的背影,确定他已经消失,才一脸坏笑的凑到碧落面前,问“落落,学得怎么样?”

  云寂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站不稳,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脑海中荡出几日前她跟自己说的话“我会帮你的。”

  云寂忍不住双眼冒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娘,好歹我叫你声娘,你能不能,稳重一点,有点当娘的样子?你就是这样帮儿子的?你这不是。。。”

  “怎么说话的?娘不这样帮你,怎样帮你,难不成还要绑着你们两人上床才行?”

  云寂差一点就要喷血,老娘的话实在是太过那个啥?弄得云寂又恨又尴尬,你带人家逛妓院也就罢了,还要当着心爱人,说出这种话,叫他情何以堪?

  “好了,儿子,别这副样子,”云夫人推开云寂,笑眯眯的问碧落“落落,快说,你都学到了什么?”

  碧落一脸歉意“宝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要我学什么,而且我当时晕乎乎的,加上这几天累了,不知不觉睡着了,什么也没有学,枉费了你一番好意,还害你被骂。”

  “说什么呢,那种情况下你都能睡着?你是害羞吧?没事,就当云寂这小子不在这,偷偷告诉宝姨?”

  “娘,别说了,碧落,你跟我走。”

  “喂,不许!”云夫人强行拉过碧落,瞪了云寂一眼。

  云寂又气又无奈的看着两人,干脆坐了下来,拿起茶杯一股脑儿的往下灌茶。

  碧落一脸难为情,“宝姨,我是真的没有学什么,我看见他们又是啃又是咬的打架,实在是提不起兴趣,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云夫人吃惊的看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刚灌茶水的云寂,嗤的一声,喷了一屋子的水,望着碧落猛的咳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