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四十四章 事情真相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329 2019-06-29 18:37:53

  云寂见卫堂主终于派人去请回光镜,便一个人来到了厢房看望碧落,见她还没有苏醒的迹象,不由问云夫人“娘,她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只怕是精神上受到了刺激,我刚给她服下了安神丸。这次倒是苦了她,还好这孩子命大,想来也是煎熬了很久。”

  云寂靠近,见她脸色苍白,紧紧的握起拳头。

  “儿子,虽然她并没有其他地方受伤,可是你也要有思想准备,凡是神魂受到重创的人,弄不好会有后遗症。”

  “不会的!”

  “我也不希望这样,不行,为了以防万一,小雨,去云府将我那颗龙须果取来,那是滋补神魂的至宝,你快快去。”

  侍婢领命,很快的消失在两人面前。云夫人见儿子一脸担忧,很识相的退到了一旁,看着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是那可恶的川老头,要不是他,你也不用多受苦。”

  云寂一拳打在了床板上,惹来云夫人一阵惊讶,立即上前正要臭骂他两下,很意外的发现床上的人动了动,欣喜道“儿子,她要醒了。”

  云寂一听,赶紧凑上前,看着他果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正要伸手去扶,便被后者猛的躲开。

  “碧落。”

  见碧落防备的看着他,让云寂倍感失落,看着她避他如狼虎,便忍不住伸手,可手刚接触到她的秀发,一道寒光就划过了他的手臂,顿时鲜血滴落在被褥间。

  云寂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倒是一旁的云夫人眼疾手快的拉过他的手,扯了块布包扎了起来。

  “落落,你这是做什么?!”

  碧落有些迷茫的看着她们,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冷冷的说“还想用这一招害我吗?”

  云寂心中一痛,虽然他不知道碧落在幽灵山经历了什么,可是听到这话,他已经有了一些明了,定是在里面遭受到了信任的人背叛,才会有如此冷冽的气息。认识她那么久,她时而活泼,时而安静,整个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浑身散发着冷意,那是他害怕的东西,害怕她以后变得冷冰冰的,害怕她再也不会笑,害怕他再也不会叫他一声云寂哥哥。

  云寂内心突然一阵悸动,什么时候开始,碧落竟然那么重要了?

  云寂安抚了一下云夫人,叫她先出去,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碧落越发的沉思。最后只是叹了口气,很温和的说“碧落,这次是我没有及时的将你救出来,你怨我吗?”

  碧落看着他没有做声,她抬头看着眼前的房间,有些迷茫的看着云寂。

  “睡吧。”

  云寂见她没有回答,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勇气待下去,正好有人前来通报,说一切都准备好,请他去药园,这次吩咐了几句,匆匆的离开。

  碧落恍惚了一会儿,再次打量了四周,缓缓起身走到了门外,见到侍婢正给她行礼,便环顾了四周一圈,久久才出声“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小姐,是少主请求幽灵山的川老把你传送出来的,少主将你抱到了这里,这里是刑法部的主殿偏房。”

  碧落喃喃中带着不可置信的说“难道我真的出来了,而且刚才还伤了他?”

  “小姐,少主说你神魂受到了重创,还是多多休息为好。”

  碧落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急问“召衡呢?”

  “召衡公子被府主带回去养伤了。”

  碧落松了一口气,软软的趴回去呼呼大睡起来。

  一行人拿着回光镜来到药园,就看到蓝别匆匆的跪在了地上求饶。

  “堂主,是蓝别一时糊涂,这才诬陷了碧落师妹,请责罚!我招,我一切都招,因为碧落师妹在灵草上的天赋极高,所以我一时之间糊涂了,不想让她抢了我的风头,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云少主请你责罚。”

  云寂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想到这家伙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服软想减轻罪责,倒是异想天开!

  “你大概是见不得人好,瞧她碧落无权无势,还是一个外地来的小小凡人,是不是觉得她很好欺负,即便是死,也没人在意?”

  “不敢,不敢!是我有眼无珠,是我丧心病狂,可我从来没有想要害死碧落师妹的,是那两人,是他们想要碧落师妹死。”

  云寂冷哼,不在理会他。

  “云少主,还用不用这回光镜?”

  卫堂主有些犹豫的问,想这事情已经被蓝别说清楚了,他也承认了自的罪行,应该不需要这回光镜了吧?

  “用,怎么不用,免得有人说我仗势欺人,我要的只是公平而已。”

  蓝别一身冷汗,直直的看着云寂,头一歪,竟然晕了。

  “不是吧,这什么情况?又没打他又没刺激他,这承受力这么差。”

  “这件事情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这蓝别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才会害怕回光镜。呵呵,有好戏看了,那碧落能有云少主这般庇护,倒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人群中大家议论着,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突然被邋遢道人川老插了一句“你们知道个屁,不是她碧落命大,要是没有云寂那小子在我耳边叽叽歪歪,我倒还想看看碧落那丫头怎么去闯幽灵山第五层。”

  “什么?!”

  云寂在众人的吃惊中也停下了脚步,一脸震惊的看着邋遢道人。

  “前辈,你不会是编笑话吧?那丫头,没有任何的修为,能闯过四层?以前那个残害同门的叛徒,都已经是御法镜了,听说也只过了三层就消失了。”

  “是啊,你们记不记得,有史以来进幽灵山最高修为的是洗尘镜后期的吴涛,在第五层就死了,那碧落真的能闯过四层?”

  “有假?老头我可是在第五层处找到她的,你们怀疑?爱信不信。”

  “天啊,太不可思议了,这简直是凭空出现的怪物。还是那云少主火眼金睛,这般维护碧落,看来是早知道她的与众不同。”

  在众人的议论中,回光镜缓缓的开启了,很清晰的将当天发生的显示了在众人面前。

  “这蓝别真是太可恶了,竟然诱拐那只兔子吃他偷来的黄金果。”

  “是啊,你看,他还戏弄它,让那灵兔发火毁园,以此来嫁祸碧落,太可恶了!”

  “这还不算,他竟然还收买威逼那两个刑法部的人,做出这种不可饶恕的罪!”

  随着画面的一一转动,众人看到了整个事情的真相,卫堂主终于没有了任何的怨言,只怪自己失察,没有管理好刑法堂。

  “少主,可还要看?”

  “我想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好。”

  卫堂主将画面再转,就出现了碧落发现蓝别偷取灵气一幕。

  嘭!

  云寂一掌拍出,直直击向了蓝别的胸口,后者承受不了这股强悍的气流,猛的飞了出去,最后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事情既然已经清楚,卫堂主,你还是尽快处理。”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