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四十一章 小石头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963 2019-06-28 11:26:24

  碧落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火灵儿正悬挂在半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碧落冲它笑了笑“谢谢你,火灵儿,有你这般守护着,我真的觉得太幸福了。”

  火灵儿跳跃了几下,在她手心处缩小成火粒子,暖暖的,并不灼热,它有些亲昵的在碧落手上挠了挠,又跃到了她面前。

  “你是问我感觉怎么样吗?”

  碧落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完全没有痛楚,就连被烧伤的地方都完好无缺,她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终于放心了。

  “难道我已经出了幽灵山了?”她看了看四周,这是一个很空旷的大殿,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多余的摆设,大有无人居住的感觉,可是从地上一致头顶,所有的地方都是一层不染,干净得不能再干净。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刚才那里阴森恐怖,但这里却是安静得可怕。”想起之前那黑色气体,碧落有些心有余悸,那痛苦的感觉是那般真实,要是让她重新经历一次,她都不敢确定会不会崩溃。

  火灵儿见她安然,很快就消失了。

  四周恢复了寂静,碧落心神感应了周围一番,发现并没有危险,这次放心的坐下来休息一下。她双手抱肩,整个人缩成一团。在这里经历的,都是生死一瞬,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

  从脖子上取下结界玉,那精益剔透的的美玉此刻竟然像一缕阳光,照进她的心里,指引方向。

  “大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去,但我一定会坚持不放弃的走下去。如果真到了身死边缘,无力反抗,我也只能听天由命,只是,这玉,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回到你手中?”她低头抚摸着这块玉,望着眼前未知的道路,站起身来,继续前行。她要努力的活着,因为她答应过点苍,要拿到九品丹药。她要努力的活着,为了能再见爹爹娘亲,她要努力活着,为自己讨回公道!

  她是外院公认的废材,好不容易走上了丹道,灵力似乎也修成了一些,虽然渺小不可观,但只是踏出了一步。如果现在就要她死,怎能甘心!

  碧落沿着长廊走啊走啊,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到尽头。如果照这样算来,这里应该和云府差不多大,或许更大,只是,云府里风景别致,让人流连忘返,这里却让人憋得慌。

  在平日的修炼中,讲究的是安静,不管是炼丹还是修炼元力都需要一个人处在这么个无人打搅的空间里,可是到了这里,既不能炼丹也不能修炼,因为这里没有灵气,甚至阻挡一切拥有灵力的生物使用灵力。

  碧落感到无比的怪异,即使修为再高,在这里就如同凡人一样,怪不得学院里的人都闻之丧胆,如果有被冤枉进来的高手,估计不被困死,也要被气死,数年或是数十年修炼一朝成无,可想而知是什么心境。

  她很庆幸自己没有灵力修为,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没有那些所谓高手的强烈对比的心态吧。这样看来,她过关的机会还是比那些人的要高。

  尽管用一些无聊的冥想来打发时间,碧落也渐渐没有这样的心思。也不知道在这里转了多少次,每次没对的都是同样的画面,不管走了多远,走了多久。就像一个人吃饭,每天一样的菜,刚开始到不觉得有什么,时间长了,就极其的厌恶和反感。

  碧落静坐了三日,也摸索了三日,这里就像一个牢笼,里边的格局都同出一格,整个世界都空空荡荡,渺无人烟。

  “这又是一种精神上的攻击吧?确实厉害,人是害怕孤独的生灵,走不出这里,就会在孤独中绝望,在绝望中死去。这要怎么破解?上两次我一次是睡着了推开了一扇门走入了那地狱式的地方,还有一次是晕了过去来到了这个地方,我要不要再晕一次就会离开这个地方?”

  碧落想了想,望着眼前的柱子,是撞还是不撞呢?万一撞死了会不会真的死了?万一撞不死也不晕那不得痛死?

  可怜的碧落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狠下心,一咬牙,嘭的一声撞到在柱子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碧落再次睁开眼,见自己还在原地,摸了摸头上肿起来的地方,哀嚎一声“好痛,难不成真要在这里圆圆圈圈的困上一辈子?火灵儿,我好郁闷啊。”

  火灵儿嗖的一声钻了出来,在她面前晃动了几下,似在安慰她,又是在鼓舞。

  “还好有你在,不然我真的要快闷死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要是没有储物袋和你,我现在肯定支持不下去了。火灵儿,你说,如果我能进入到大人的乾坤袋中,是不是就不会闷死了?”

  火灵儿沉默的燃烧着,让碧落不由沮丧。是啊,这怎么可能,连打开结界都不可能,又怎么能进乾坤袋?

  “这样下去不行,迟早会崩溃。”她盘坐凝神,尽量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这一凝神,她才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暴涨了,以前她能感应百里内的空间,现在能感应的范围竟然高出一倍!这应该就是之前被虐所磨练出来,给予她的补偿。上天果然是公平的,只有经历过了,才会有机会获得回报。

  “这里真像虚空一般,毫无尽头。”碧落喃喃,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一地方的波动隐隐与这里吻合,她思索一会儿,终于再凝神无数次后,惊奇的发现,前方有一处回廊,比其他地方稍微宽了些,只是肉眼看不到罢了。

  这一发,让她兴奋不已,急忙的冲到那里,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又摸索良久。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碧落猛地睁开眼,微微一笑“果然,这里真像召衡所说的,布有阵法,这些波动竟然隐藏如此之深。即便如此,你们就以为我找不到了吗?”

  她面对着石壁,闭上眼,对着石壁的一处伸出了双手。手上并没有传了被碰撞的感觉,而是像处在了一团空气中。她朝着一团看不清的白芒抓去。

  “呲呲。”碧落只觉手上传来刺疼,那东西猛地挣扎几下,被碧落死死地抓着。

  轰隆隆。整个空间晃动了两下。

  碧落心惊的睁开眼,见这里只晃动了两下又恢复了平静这才松口气,将手收回来。

  “好东西!竟然有灵智!”碧落看着手中的一物,障眼法已去,露出一颗小小的石头。

  “什么鬼?搞了半天竟然是块石头,有什么用?!”碧落嫌弃的将它一扔,拍拍手。

  嗖。

  碧落睁大了双眼,见鬼般的看着手中的石子,急忙扔了出去。眨眼功夫,那石子竟然又主动的躺在了她手中。

  “妈呀,鬼啊!”

  碧落又惊恐的将它扔出去,可结果都一样,试了几次,那石子最后都回到了她手中。“喂,你干嘛老跟着我?!我没灵力修为,也只是个小小的三品丹师,不好吃。”见石子安安静静的躺着,没有一丝灵力波动,也没有任何煞气之类的东西,碧落稳了稳心神,道“你是不是想找你赔你玩啊?”见它仍旧没反应,碧落好奇却又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去戳它,奇怪的是,碰触间竟然感觉是戳到了棉花之类的东西。碧落一时觉得好玩,不由多戳了几下。

  “呼”

  那石子突然动力,直接立在了她指尖上。

  碧落大喜“原来你真是找我玩的啊,吓死我了。看了这鬼地方真的是**静了,连石头都忍不住寂寞了。”

  这一刻碧落觉得小石子顺眼多了,她想了想,说到“在这里也甚是无趣,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你,也好有个伴。”她揣起石头放进了乾坤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有道口子,流了些血,她嘟喃“是抓小石子的时候被扎伤的吧?”不以为然的她还不知道,那镇守这里的神石莫名其妙的被她血沾染,无奈的认了主,更别提神石有多憋屈了。

  “唉,原本以为小石头是阵法的阵眼,拿下它就可以破阵出去了,原来不是啊?”碧落一脸悲催,搞了半天是白忙活了。

  “万恶的牢笼!”碧落低骂了一句,心神一动“牢笼,万古不变的牢笼。。。”

  突然想起师伯在一次比修大赛上所教导众弟子步入洗尘时所说的话吗?一个人一旦有了心魔,就像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你越挣扎就越痛苦,你越执着被束缚得就越紧,从而窒息而死。

  碧落盘坐下来,停止了一切冥想,让内心空灵。

  轰!

  碧落内心从未有所过这样的空灵,感觉到心灵上的纯粹如清泉般,身体一阵舒服。她惊讶的发现,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团白雾,白雾慢慢的汇聚成了一条路,路的尽头又是一道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