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三十九章 云府主的惊慌失措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144 2019-06-27 12:33:09

  在幽灵山里不知时日,外界却已经被掀翻了一片天。当云寂来到幽灵山时,碧落已经进去,看守之人立即便喷了一身的怒火。待那刑法堂堂主火急火燎的赶来,幽灵山门前已经跪了数人,其中一人浑身是血直挺挺的躺着,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在场之人,无不噤若寒蝉。刑法堂堂主看到云寂满脸阴沉,不由打了个冷颤,这云家小子平日里看似温和,一旦生气起来就是一副混世魔王的模样,从不记后果。犹记几年前的一次,有人挑衅,将他的灵宠丢入河中淹死,云寂大怒之下,将那人痛打了一顿还不解恨,在众人极力劝阻下,仍旧义无反顾的将那人丢入河中,导致那人差点丧命,云寂他爹拖了关系几经周转才摆平。事后他被老爹罚跪,不吃不喝三日扔不言错,可见固执非一般。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

  “你来的正好。”云寂冷冷的看着刑法堂堂主,非但没有敬畏,还霸气外放。他直接问道“碧落所放何罪,要入这幽灵山?!”

  刑法堂堂主一脸茫然,碧落是谁?被罚幽灵山?什么情况?他看着地上跪着的人,有两个正是他手下。他指了指“你过来。”

  被点名的那人更是颤抖厉害,一路跪着爬到了刑法堂堂主面前“堂,堂主。”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关我的事。”

  刑法堂堂主皱眉,刚想继续问,就被云寂打断。

  “不关你事关谁事?!”只见他一把抓住身旁的椅子直直的砸了过来,吓得刑法堂堂主赶紧躲开。跪着的人更是不停的磕头求饶。

  “云,云小子,有话好好说,别冲动。”

  “冲动?!碧落她没有灵力修为,手无寸铁,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他们几个统统陪葬!”

  跪地的人背脊一颤,原本都以为碧落就是个无足轻重,没有背景的凡人女子,没想到的是云寂竟然会为之出头,那可是幽灵山啊,出来的人寥寥无几,更何况是没有灵力修为的人,看来这次他们真是在劫难逃了。

  “我说,我说!云少主,都是蓝别指使我们做的,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您饶了我们吧!”

  “那碧落和她灵宠有没有偷灵果?”

  “我们,我们不知道,是蓝别说看到了。”

  这话一出,刑法堂堂主见云寂目光阴沉可怕,立即喝道“荒唐!他说什么你们就认为是什么,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堂主?!又将刑法堂置于何地?置黎山门规为何物?。。。”

  云寂见堂主没完没了的教训手下,一阵烦躁,他挥挥手吩咐手下去找蓝别。

  “不可,云小子,那蓝别可是蓝城首富之子,靠山很硬。”

  “那又如何?!难道要让碧落白受这份罪?没有真凭实据,你们刑法堂竟然做出这样的判决,跟杀了她有何区别。今日要是碧落有什么三长两短,刑法堂我一个都不放过!”

  刑法堂堂主哭着一张老脸,他真是比窦娥还冤了,这事从头到尾他都不知情好不好?他狠狠的刮了跪地的几人,刚要说几句好话,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你要怎么不放过?云寂,说话要注意分寸!你什么身份敢跟堂主这般说话?!”

  云寂一脸愤然,待见到来人,很不情愿的叫了声“大长老。”

  云府主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转身冲刑法堂堂主笑道“小儿无状,冒犯了。”

  刑法堂堂主擦擦额间的汗珠,终于松了口气,恭维说“不敢,不敢。”

  “这到底怎么回事?”

  “爹。。。大长老,他们。。。”

  “让他们说。”

  几人见这事惊动大长老,心知责罚必定少不了,但云寂那小魔头可不计后果,落在他手里还不知道怎么个死法,于是便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事情原由。

  云府主点点头。“这么说,碧落偷灵果和毁药园的证据皆是蓝别提供与指证的,你们只是受贿?”

  “是,是的,我们都知道错了,请大长老责罚!”

  “执法犯法罪加一等,你们收拾好行李,下山去吧。”

  “爹!碧落还未知生死,岂可这般便宜他们?!”

  “放肆!越来越没大没小!你还想怎样?”

  云寂不甘的看着几人,很不服气的说“可是碧落她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能在幽灵山里边待?孩儿是怕,怕万一。。。”

  “有何可怕?你是我云府少主,又是黎山内门精英,岂能为了一个人失了分寸?他们犯错自有黎山门规处置,岂容你乱用私刑?!”

  云寂咬牙,却又不敢忤逆,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幽灵山老头身上。他四周看了看,有些着急。派去找那糟老头的人怎么现在还没出现?碧落在里边到底如何?

  似乎看出了云寂的着急,一人颤兢兢的说到“云少主莫要担忧,碧落姑娘不是一人进入幽灵山的。”

  “什么?”

  “有人在石门关闭时闯了过来,说陪她一起进去。”

  云寂皱眉。

  “那是谁?”

  “那人同你年纪相仿,洗尘境修为,碧落姑娘好像叫他召衡。”

  话音刚落,一直自持稳住的云府主直接扯住那说话人的衣襟,急问“你说什么?那人叫召衡?”

  那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所吓,连应答都忘了,只是本能的点头。

  云府主知道自己失态,放下他的同时,一脸失神,猛地,他快步向前走了两步又踱步了回来,吩咐身旁人“快去找川老!叫他无论用什么办法,赶紧的让里边的人传送出来!快去!”

  云寂从未见父亲这般惊慌失措,不由皱眉,那召衡真只是他小叔公这般简单?

  云府主想了想又道“快!去请阵符长老来,那老东西这般看重他,一定会想办法的!你就说,他再不快点,到手的徒弟就要没了。。。”

  “你们几个竟然敢私自处罚人,更是受贿谋害他人,此乃重罪,又岂是逐出门那般简单,来人,将他们几个先关押起来再定夺!”

  “堂主,你手下做出这种事情你竟然一无所知,简直是玩忽职守!还有,药园的管理者是怎么做事的,在他们眼皮底下也能让人平白无故受牵连?当日带队的导师呢?。。。”

  之前一直淡定处理碧落事情的大长老,如今像是热锅蚂蚁般不停的发号施令,一时之间,幽灵山外热闹非凡,人心惶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