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三十三章 流氓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233 2019-06-24 19:06:17

  碧落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便来到了灵草堂。导师给他们上的第一课是怎么认识和区分灵草,碧落早对这些有所了解,便独自前往了藏书阁,刚穿过一条长廊,便听到有个导师在树底下讲课,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听导师讲过课,之前都是自学,一时兴起,便坐了下来。

  “作为一名高级炼药师,虽不能像丹师那般为修者提供神奇的丹药,却也能为凡人造福,练出的药,可以消除百病,可以使普通人益寿年年,甚至可以起死回生,而这就需要我们在日常中熟悉药草,区分药草与灵草,,通过气与味分辨出它,熟知它们的生长环境和条件,还有采摘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其次,就是药液的配置和提取,到达我们所需要的目的。下面我们来说说怎样提取药草的原液,已经保存的方法。。。”

  碧落认真的聆听,在听到药液的时候,灵机一动。就她现在的体质,是差得不能再差,目前还练不出那洗髓丹,这么听那导师说出药液,她何不找些灵草配置成洗髓液?

  碧落想着,悄悄的站起身,退了出去,去交易所卖了一颗聚元丹,在别人用白痴的眼神下买走了一些炼制洗髓液的灵草。刚回到紫竹峰,便被云夫人派人来邀她和召衡去参加宴席。

  云府今天布置得很是喜庆,听侍婢们说,是府主为了表彰手下人成功开采了一处灵矿而设的招待宴,还有最主要的一点,是云府主终于收了一名弟子,名叫乐和。

  那是一个很儒雅的少年,说云寂温和,那么他就像暖玉,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初升的太阳。碧落这时才知道,云城主最厉害的是阵法,而这人,是各地选出来的阵法天才,难怪上一个月,云城主外出,原来是为了找徒儿。

  碧落本来不想出席晚宴的,她的身份摆明了不够格,可偏偏云夫人就是拉着她让她坐,害的她面对几道陌生的眼光一阵尴尬,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云夫人这到底是为什么。一阵客套后,她干脆坐在那里享受起美食来,丝毫不理会众人谈话的内容。

  反观召衡,静坐在她的旁边,稳坐泰山,似乎没有不适,像是见过了场面的人,没有一丝客套。

  见侍婢们上着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碧落两眼放光,虽然在这里已经有些习惯了云府对美味的讲究,可是今日这些却让她耳目一新,食欲大开。

  望着刚端上来的那道菜,上面竟然有玉灵果切片做底,乳香的白雪丸上点缀着一片片的锦玲花,好看极了。碧落想到要是吃上一片锦玲花和一片玉灵果就知足了,可那菜偏偏放着离她好远,她实在不好意思站起来去夹,不由有些沮丧低头吃着面前的东西。突然见一片玉灵果被夹进她的碗里,碧落惊喜的抬头,却见云寂微笑的看着她。

  他今天穿着湖蓝色的衣裳,寸得他整个人更加出尘,那抹温和的笑意更添他优雅的气质,整个人俊逸非凡。刚才她还觉得乐和笑起来像阳光,现在看来,云寂的笑是那般蛊惑人心。她发现自己有些痴了,见他喝着酒,鬼使神差的拿起一旁的酒便灌了下去,辛辣的酒味入喉,她被呛得一脸通红。

  召衡蹙眉,给她递上一杯水。

  碧落毫无淑女形象的咕噜噜的灌了两口,这才感觉好多了。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的她安静的吃着。

  “你吃太多了。”

  碧落不悦的看着召衡,这人是不是越管越多了?之前在藏书阁的时候不到时间不给睡觉,每天到时就得起床。现在吃饭也要管?她刚想说什么,便被他的动作所吸引。只见他仔细的剥着一条灵鱼,直至每根细刺都挑完。他指尖如玉,动作优美,与她之前的粗鄙形成鲜明对比。这时她才惊觉,原来之前吃的鱼都是他剥的鱼刺啊,她还以为这鱼没刺。不知为何,碧落此刻觉得现在的召衡竟然如此顺眼,让人移不开视线。

  召衡似有感觉她的目光,手上一顿。

  “你不想剥就不剥吧,干嘛说我吃的多。”她一抬眼,发现很多人都看着她,她很是不解,待看到桌上已无鱼,而召衡面前两盘鱼骨时,小脸一红。“我,我吃饱了,各位慢用。”碧落觉得太丢脸,可因为站起来太猛,整个人觉得有些天旋地转,之前的果酒竟然上头。

  “碧落,你喝多了。”

  碧落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扶着自己,抵不住头晕沉沉,整个人靠了过去。

  云寂有些懵了,望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碧落,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他看了看召衡,刚想说什么,便听对方说“你先扶她下去吧,我和他们有些事要说。”

  云寂内心忍不住有些雀跃,便扶她回到了住处,令人去拿醒酒汤。

  望着熟睡的碧落,云寂目不转睛,这段时日以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想见到她,见到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坐了片刻,云寂见她有些不适的扯了扯衣襟,便又吩咐侍女“快去打盆水来。”

  侍婢应了一声,很快就端了水上来。云寂拂退侍女,自己动手拧干了毛巾,转身去看,却发现,碧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自己身侧。

  在云寂的惊讶中,碧落将整个脸都埋在了脸盆里,他赶忙拉起她,就听到她说“我很热,好不服。”

  “碧落,你不能这样,我帮你擦擦。”

  “不用了,云寂哥哥,你热不热?我帮你洗洗吧?”

  说着,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哗的一阵流水声,整个脸盆都盖在了他头上,看得一旁的侍女们目瞪口呆,吓得都纷纷的跪在了地上,各个噤若寒蝉,无不佩服碧落这光荣之举。

  “云寂哥哥,你舒服了吗?很凉快吧。”

  见他拿下脸盆,碧落担忧的看了一眼“云寂哥哥,你脸上怎么那么多水,你哭了吗?不哭不哭,我给你擦。”

  碧落一摇一晃的迈着步伐,一把抱住云寂,看了又看,蹦出一句话“云寂,你怎么变成两个了?不对,是三个,哦,好多个,那个才是真正的你啊?”

  她摸着他的脸,一脸迷离,指尖似乎带着火苗般,在她的一捏一摸中,云寂耳根都红了,早知道她不胜酒力,说什么也不让她喝。

  “碧落,别闹了。”

  碧落凑近他,拿着毛巾在他脸上乱抹了一通,被他一把夺下,扔到了一旁,碧落想抓什么没有抓到,就扯着他的衣服,埋头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深深的吸了口,似乎感觉到很舒服,咧嘴一笑。

  “我怎么觉得天旋地转了,云寂哥哥,好晕啊。”她倚在云寂怀里,很是不安的往里钻,两只手很是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比划。

  云寂本就不排斥接触她,还隐隐有些喜欢,加上她身上那股神秘的吸引力,他更啥不得放开,内心的渴望经不起她的撩拨,一时之间,他的呼吸越来越重,无论怎么克制都无济于事。

  “碧落,别闹了好不好?”

  碧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也完全听不懂云寂说了什么,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她似乎就要跌倒,只有抓紧了才不会掉下去,越觉得安稳,她就抱得越紧。迷糊间,感觉到头上的气体越来越热,不禁抬头探个究竟,这一抬头,就对上云寂迷离的眼神,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碧落觉得这陌生的气息带着一股燥热让她浑身不舒服,她想推开他,却发现他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头也越来越低。

  “你们在做什么?”

  云寂一惊,赶紧松手,整张脸涨的通红。

  碧落见召衡突然出现,摇摇晃晃的走过去,一把抓起他的衣襟,嘟喃“你个小老头,阴魂不散,人家好不容易跟云寂哥哥说一会儿话,你又来了。我不就是将你藏在结界里一个月吗?你至于每天揪着我不放?我是欠了你的,可不是说了日后会报答你的吗?”

  “报答?”召衡扬眉,看着一旁的云寂,悠悠说“对哦,某人在深潭旁便偷了我的衣服,看光了我,上次又偷偷将我藏起来,我还不知,碧落你偷窥我至这般,说好的以身相许,怎么转眼便弃我,投奔了别人怀抱,这是何道理?”

  碧落揉揉脑袋,一脸不耐“你好吵。”说着便靠在了召衡身上。

  刚才满脸通红的云寂听到这话,早已脸上惨白,他复杂的看了碧落一眼,快步走了出去。

  召衡见他消失,推开了碧落,幽幽叹息“不能喝就不喝,好好的苗子差点又让你祸害了。”

  碧落迷迷糊糊,头又晕沉沉,失去倚仗,身体有些不稳,见有人站在旁边,想都没想直接扑了过去,抱住了对方。她只觉得这人身上冰凉凉的,甚是舒服,不由贴着对方的胸口,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呼呼大睡了。

  召衡被她突然的动作震住了,推了几下却又被她缠上来,他忍不住叹道“不能喝就别喝,这般闹腾。”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小脸,召衡扬眉“还是安静的时候乖巧些,小老头?也亏你想的出来。”

  许是他的话吵到了她,碧落动了动,有些不耐“好吵,你再吵我咬你!”她扯了扯召衡的衣襟,加之刚才那翻闹腾,竟使得召衡衣裳半敞,露出精壮的胸膛。她挪了挪位置,喃喃“真凉快,好舒服啊。”

  召衡皱眉,直接将她推开,一杯茶水便泼了过去。

  碧落猛的抖了抖,脸上的水珠终于让她清醒了些,她看着召衡,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你干嘛?为什么泼我?”

  “流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