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三十章 入内门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506 2019-06-23 12:43:22

  一大早,碧落便被叫醒,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召衡来到了藏书阁。

  “这里边包含各类书藉,不比外院的藏书阁差,你现在就从最基本的学起。”

  碧落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当看到那看不见尽头的书架摆满的书时,瞬间清醒,瞪大了双眼。

  “召衡,好饿,我没吃早饭,不如先去吃饱再来?”

  召衡直接拋了一袋干粮过了“吃吧。”

  碧落傻眼“这你都准备好了?”

  “嗯。”

  碧落拉拢脑袋,随意翻了翻就近的一本书,眨眨眼“召衡,我不认识字。”

  “没事,我念,你听。”

  碧落埋头说“那怎么行,我很笨,怕记不住,到时候耽误你。”

  “不耽误,正好复习。坐好,我念,你听。”

  碧落皱着一张小脸,见他真的拿起一本书认真的读了起来,她整个人瞬间不好了。她呆呆的看着他认真读书的样子,少了分冷峻,多了分柔和。他的声音非常的好听,可是碧落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直纠结,这人怎么就抓住她不放了呢?

  “你看我做什么?”

  碧落捂住胸口“我。。。我突然头疼。召衡,我全身疼,是不是毒火又发作了?”

  召衡静静的看着她,摇摇头“头疼不在胸口。”

  “我,我错了行不行?召衡,我不该把你忘记在结界里,我道歉,你放过我?”

  召衡将书放回了原位,指了指里边的一排书架说“里边是关于法宝使用的书籍,你不是会使用结界玉吗?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能解开你的结界吗?结界可大可小,也可以多个同时结界,但你不想所布的结界可以移动,攻击敌方。”

  “还可以攻击?”

  “不错。那边那排,是储物袋,乾坤袋的使用书籍,灵力到达一定程度,可以炼化其成为自身的一部分。可是,修为不到,只能随身携带,有些不安全,只要修为高出储物袋或乾坤袋的主人,都可以抹去所属印记,从而夺取。想不想知道如何隐藏它们,让别人发现不了储物袋或乾坤袋的存在?”

  碧落一脸向往。

  召衡继续凯凯而谈“还有,最左那排,记载着天火,以及仙火,如何晋级。你若真不想学,便不学吧。”

  碧落早就被他说的吸引,立即跑向了他刚才所指的地方,认真的翻阅起来。

  府的日子过得飞快,云寂来过两三次,无非是一些日常上的关心。

  “小叔公,我给你们送了些吃食。”

  “小叔公?!”碧落睁大眼睛看着召衡,刚拿起的点心就跌在了桌上,惊掉了下巴,一脸呆萌,被后者拍了拍脑袋。

  “我跟你没那么亲,不用叫这么尊敬。”

  “不是,云寂哥哥他。。。”

  “他也不是你哥哥。”

  碧落张了张嘴,喃喃说“果然是人长得帅就老的快,才多大就成了叔公了。。。”

  这话一出便被召衡抢了点心,一脸严肃“你的书还没有看完。”

  “没看完也不能断我吃食!”碧落忿忿的夺过两块点心,直接对准狠狠的咬了两口,一脸不平的转身。

  云寂呆呆的看着两人,终于想起何时见过召衡。只是两人相处的方式,为什么他觉得不舒服。。。

  接下来的日子,碧落像转了性般,几乎每天都泡在了藏书阁中,从简入难,一一啃读,不管是修炼的书籍,还是药理篇,或是一些奇闻逸事,法器,剑术等等,都没有放过。

  在这一堆的知识涌入脑海的同时,碧落被一本书籍上的记载深深的吸引。所谓修者之所以能运用法器进行飞行,攻击,都靠着修者的灵力修为支撑。碧落拿起玉佩看了又看,想必这也是法器中的一种吧。

  “这是法宝等级的一种。”召衡不知道何时站到了她身旁,见她看来,幽幽说“凭你现在的能力,拥有它就是种浪费。”

  碧落怒“我可是用它救了你。”

  “不可否认,但它在你手里只是布结界的作用。若是你灵力修为够,可以借助它瞬间转移,对敌可布杀阵。”

  碧落瞬间颓败。

  时间一晃,在云府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碧落与召衡在云寂的带领下乘坐了灵车,很快就到达了门口。长长的队排了好几对,碧落望着人山人海的广场倒是想起了外院每年的弟子选拔赛,只不过这里规模是外院不可比拟的。内门真正可以称得上黎山二字。外院也是通过试验石招生的,可是外院只有那么一小块,而在这广场上,八块巨大的试验石耸立,试验者只要把手放在上面,将灵力灌入其中,就能清楚显示试验者的年龄,修为。其中蓝光越盛,就代表试验者的天赋越高。

  碧落在云寂的带领下来到其中的一排等候,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些试验石,当初在外院,她可是经历过了无数次的验证,不管她用任何的办法,都没有使那东西有所反应,所以,外院弟子没有一个人不笑话她,羞辱的言语她还历历在目,这里人那么多,比外院那时要多出好几倍,如今也要重新体验一下被羞辱的感觉吗?

  “碧落,莫要紧张,一切我都准备好了,你放心吧。我先带小叔公进去。”

  碧落一脸不公,“为什么他可以直接进去?”

  “小叔公修炼的是符器方面的,这类学科的人稀少,只需有人推荐,便可以直接报道。”

  碧落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们离开,再看看人山人海的陌生地方有些无助,手心全是汗水,她想了很久,要不要退出队伍,如果退出了,她就别想进内门了,可如果不退出,她就等着继续成为别人的笑柄。正在天人交战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喂,你走不走,不走就出列,别耽误我们考核。”

  碧落歉意的应了声,见前面已经没有人,轮到自己上场了。走到试验石面前,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看得一旁的人都轰然大笑“这女孩怎么这般胆小,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连这点勇气都没?”

  “快点啊,怕什么,别耽误我们。”

  监考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青年人,他看了看碧落,见她腰间挂着身份的带牌,咳嗽了一声“你叫碧落是吧,拿着令牌往右走,进去吧。”

  “啊?”

  碧落傻傻的看着他,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拿起他递上的令牌,拍了拍胸口,匆匆离赶紧跑路,身后传来阵阵天怒人怨的声音“你放水,凭什么?凭什么?!”

  那阵阵的叫嚣声使得广场上有些混乱,那监考轻咳一声,一脸纨绔“她是你们能比的吗?有本事你们就回去问问你爹,没个好身份就别懒别人。刚才那个,那是一等一的天才人物,你们也配跟她比?”

  碧落隐隐的听到这话,用袖子遮住了头,没脸见人了。这一遮住眼,她就觉得撞上了什么,整个人弹了出去。

  “哎呦!”

  碧落跌坐在地上,因为有人在场,也不敢摸发疼的屁股,只好忍痛朝那人影道歉。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黎山不是随便就能进来的吗?”

  “我。。。”

  那人眼尖,见她手中握有令牌,不由蹲下了身子,从她手中取了出来,微微眯了双眼。

  碧落这才看清他,是一个很有气场的青年,她明明可以看见他的脸,却无法看清他的五官,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那是一种朦胧的美感。

  “你出去吧,其他事情我不追究,不管你是使用什么方法进来的,黎山不适合你。”

  碧落听他的断言有些不服气“适不适合没有学是不知道的,我可以努力。你有什么资格这般要求我?”

  那人笑了笑“倒是有些骨气。你倒说说,你会什么?”

  “你倚老卖老,欺负小的!我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黎山掌门都不管,你凭什么管?”

  那人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的一丝情绪让碧落清楚的感觉到这人生气了,不由嘀咕一声“真小气。”

  那人好笑的说道“这点小事掌门不会管,所以你才有机会站在这里。不过,你刚才说的话,确实值得深思。”

  碧落不想再去理会他,刚想阅过,就被他拦住。

  “倒是不知道谁给你这个胆了。黎山不留没用的人,请回。”

  碧落皱皱眉,他那孤傲与肯定的语气让碧落有些生气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上前推他,待对方纹风不动时才发觉自己原来根本没有能力去推开一个修者,看着双手贴在对方的身上,却怎么使劲也没用,沮丧的同时,不由低喝“让开!”

  一股反震里袭来,碧落再次跌倒,她愤愤的看着那人,很是不服气的站起来。

  “枉费你是一个上仙,竟然欺负我个小小凡人,说出去也不怕被你笑。”

  那人惊疑了一声,淡淡说“这么不服气?好,本仙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画出我的长相,我便不告发你,你继续留在东孚学院,我从此只字不提。”

  碧落见他提出这要求,跳了起来“一言为定。”

  那人点头,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笔和纸递到了她面前。

  碧落找了找,在不远处的石桌旁坐下欲动笔,脑海中突然一片空白,她抬头望向那人,发现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微微蹙眉。她闭上眼,整理了一下思绪,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人,却还是感觉到脑海一片空白。

  “不可能啊,怎么会记不住他长什么样子,只要我凝神去看,就会有些晕眩感,这是怎么回事?”碧落想了想,觉得自己遇上了高人,这人分明是想用障眼法来混淆自己的视觉。碧落将心神全力的凝聚在一起,有些讶然的喃喃说“怪不得,竟然是修元镜。”

  那人猛的看向她,碧落只觉一股强大的灵力游走在她的身体里,这种被偷窥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意识到这股力量,碧落强烈的排斥,脑海中生出一道无形的杀戮来,使得对方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碧落微微一笑,手中的笔快速运转,才一会功夫,就勾画出那人的轮廓。

  当碧落落下最后一笔时,出神的看着画中人,见那人朗眉星目,俊逸非凡,不由有了几分痴意。桌上的画突然被风吹起,碧落抬头去看,就看到画已经稳稳的落到了那人手中,他抬头看了碧落一眼,转身就离开。

  “喂,你说话要算数哦。”

  “自然,可是你也别高兴太早,想要在黎山待下去,也要看看你有没有真本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