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二十九章 云府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754 2019-06-22 12:05:56

  碧落告别了楚一晨,交接好药园的一切,收拾东西便跟随云寂出发了。

  看了又看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地方,碧落有些不舍,但想到以后,她终于转身。

  骑上灵鹰,碧落跟着云寂,来到了云城,步入了云府。

  云府坐落云城中心,整座建筑宏伟壮观,气派非凡。

  两人进入大殿,那阵阵的欢迎少主回府的语言,让碧落意识到云寂身份的尊贵与受宠。

  云府里一派**华丽,处处灵气充裕。不说这云府主夫妻两人修为如何,就连侍婢们,每一个都有锻体四层修为。想着外院出了四层的修着,便会有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而这里,那些人只配给他们端茶递水。

  碧落望着这些面容清秀俊美的侍婢,微微皱眉,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云夫人喋喋不休的问完一切,这才发现站在人群里的碧落,惊疑了一声,走到了碧落面前,将她细细打量了一遍,碧落被她看到不舒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做,只好结结巴巴的喊出声“伯母。”

  “娘,她叫碧落,是我从黎山带回来的朋友。”

  “黎山?”云夫人点点头,又看了她一眼,到没有鄙夷,很和善的说“小丫头,还没有人叫我伯母,你既然是儿子的朋友,就叫我宝姨吧。”

  听她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宝姨,云夫人贼兮兮的凑到云寂面前“儿子,我之前还在想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现在才知道,你对这种娇滴滴凡尘女子情有独钟,要是早知道你又这样的爱好,我何必给你介绍那么多修仙的美女?”

  “娘,你说什么呢。”

  云夫人嘿嘿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碧落,热情的招呼起来。

  碧落随后被安排住在了一处幽静的小院。

  院子倒不是很宽,但很雅致,桥下有处清泉汇集成潭,潭中灵气环绕,偶尔吹来芙蓉的香气。绿油油的竹林处,百花齐放,一条小路通向不远的阁楼。

  碧落推门而入,里边是一个冒着热气的温泉池。穿过长廊,她的房间被布置得很有种灵气的美,而在房间的里侧,有一个石门所建的修炼室,里边虽然简单,却也空间足够。

  “碧落小姐,这是夫人特意给你安排的,夫人说如果你觉得不满意,会给你再换。”

  “谢谢姐姐,告诉夫人,我很喜欢,劳她费心了。”

  待侍婢走后,碧落欢喜的打量着这院子里的一切,想到这里日后份适合自己修炼,兴奋的走进了修炼室,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到空气中灵力的波动,碧落迫不及待的盘坐下来。

  另一边,云寂被叫进了内殿。云寂有些惊奇,平日里父亲都忙的不见人影,今日怎么会有空回来?当看到他身旁的一个青裳男子,这才明了。

  青衣男子稳坐在那里,身上所散发的气质带着贵气,明明年纪同他一般,却有不怒则威的冷冽与老成。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爹,你回来了。”

  “寂儿,这位是你远房叔公,快来拜见。小叔,这位便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云寂。”

  云寂瞪眼,小叔?叔公?!他俊脸有些扭曲,待看到老爹那正经威严的模样,也不敢造次,乖乖的行礼。

  “不必多礼,我们上次见过。”

  云寂皱眉,上次是哪次?

  “原来小叔已经见过他了,这样更好。入内门后,还得委屈小叔住在小儿云寂的紫竹峰一段时日。”

  “无妨,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慢走。”

  云寂看着他的背影,有些疑惑“爹,这叔公什么来头?”

  云府主目光复杂,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叫召衡,日后见此人,定要以礼相待,不可怠慢。还有,他入内院前,会住在云府,务必好生伺候。”

  “是。”

  “嗯,这次外院之行,可有什么发现?”

  “并没有,大概是像他们调查的那般。”

  “那好,这事你不要理了,安心修炼。对了,云寂,你带这么一个凡人回来,是什么原因?”

  云寂早知道他会问及,也没有隐瞒“她不一样。爹,你还记得北宇上仙那次给孩儿演算命理时所说的话吗?”

  云府主微微一愣。

  “北宇上仙对孩儿说过,如果有一个女子,能让孩儿舍不得放手,一心想去接近,就定要将她留在身边。当时我还以为上仙师在说能让我全心爱上的女子,现在我才明白,那与男女之情无关,却让我忍不住去接近的人确实存在着。

  “你的意思是。。。”

  “爹,我第一次意外中救了她,发现她身上似乎有种神秘的气息,让我一碰触就无法自拔,那种吸引,仿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云城主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也罢了,一个凡人,我们云府养得起,只是,云寂,我得提醒你,不要对她动真感情,你前途无量,若是因为感情的事影响道心,可就得不偿失了。”

  “孩儿明白,只是娘那边。。。”

  “你也知道这些年来,你娘做了多少不靠谱的事情,她只是玩心重些罢了,不必理会。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学,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孩儿明白,还请父亲替碧落写封推荐信。”

  云府主有些意外“怎么,你还打算让她进内院?”

  “她本是外院弟子,对草药方面也有天赋。”

  “你的事自己看着办吧。”

  碧落做梦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遇见召衡。她正准备出门用餐,刚出门就看见迎面而来的他。他一袭青衣,气质出尘,却是冷俊,见到她,只是静静的看着。

  碧落有些心虚,貌似她忘了一件事。她拍了拍脑袋,挤出一个笑脸。

  “召衡,好巧啊,你也来云府做客?”

  “某人是不是忘了将我关在了结界里?我不想办法出来,难不成还打算关我一辈子?”

  “没,没有的事。我只是一时忘记了。你看,我那小小结界根本就困不住你对吧?你那么厉害。”

  召衡见她讨好卖乖,也没作声,转身便走。

  碧落见状,小跑的跟上他“你的伤好了没有?”

  “没有。”

  “那你怎么出来的?我的结界真这么容易破吗?”

  召衡顿了顿,碧落未注意,直接撞了上去。鼻尖一阵疼痛,碧落揉了揉,有些委屈。

  “我不自己出来,你想将我藏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

  碧落见他步步逼近,退了又退“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整整半个月,不给我送丹药和食物也就罢了,就连水都没有。某人说还要报答我,就是这般报答的?”

  碧落退无可退,可怜巴巴的说“我认错,我补偿你行不行?”

  “如何补偿?”

  碧落想了想,送丹药?可是她能拿得出手的他都有。送灵草?他不是炼药师也不是丹师,灵草似乎也没用。送血龙鱼?他吃过了好几回,貌似也不稀罕啊?再说,她能拥有的,他貌似什么也不缺?哎,真是为难死了。

  碧落拍拍头,“送你一颗洗尘果?”

  “我都洗尘境后期了。”

  “啊,你修为提升了?那种情况还能提升?”

  召衡静静的看了她一眼。

  某人想就此岔开话题的心思便打住了。“那送你红灵儿?”

  “你舍得?”

  “舍,舍得。”碧落有些犹豫,藏在她身上的红灵儿猛的一跳。

  召衡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舍得,可对我也没用啊。”

  “那,那我也不知道怎么补偿你了,总不能以身相许吧?”

  召衡蹙眉“凡对你有恩的,你都以身相许不成?”见她歪着小脑袋苦苦的模样,召衡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碧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喊道“你还没说要什么补偿,怎么就走了?”

  “欠着。”

  碧落苦着一张脸,怎么会把他忘了呢?

  “还不跟上?”

  “啊?!喔,召衡,这是要去哪?”

  “你这般好问,看来知道的实在太少,明日,乖乖跟我去云府的藏书阁。一个月之内,将里边的书籍都背下来。”

  “什么?”碧落眼巴巴的看着他,嘀咕“我是欠了你的,但也不是非要听你话的。”

  “答应或是不答应?”

  碧落嘟嘟小嘴,好吧,谁叫她对人家有愧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