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二十八章 入内门的捷径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798 2019-06-22 12:04:18

  碧落回到清灵阁,一眼就看见皓天被郡县拦在了云寂门外,刚想回自己屋子就被叫住“碧落师妹,我想见见云少主,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替我引见?”

  碧落见他没有之前的嚣张,态度竟然良好,不由笑了笑点点头,上前敲了敲门“云寂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郡县皱了皱眉,退倒一旁,没有出声。

  “碧落。”

  见云寂亲自开门,皓天又瞧了瞧碧落,赶紧行礼“云少主,皓天有事求见。”

  “都进来吧。碧落,我正要去找你。来,坐这里。”云寂兴致勃勃的拉着她坐到了桌前,没有理会一旁那吃惊的目光,打开了一个精美玉盒。

  “这一窜手链是陆野先生炼制的法器,叫雪灵珠,带上它可以防止邪气入体,消除百病,最主要的是益寿年年。”

  碧落望着这串灵气环绕的珠子,一脸惊讶的问“送我的?”

  见他点头,被忽略的皓天这是赶紧插嘴“碧落师妹倒是有福,这陆野先生可是炼器大师,为人古怪,多少人求他炼制灵器都被他拒绝了,想要他炼制这种花俏的饰品,云少主定是花了不少心思。”

  “谢谢,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先走了。”

  见她要走,皓天拦在了她面前,手中拿出一物,递到了她面前“碧落师妹,我这里有枚戒指,里边藏有一种叫醉仙的迷烟,虽然上不了台面,倒是可以防身,希望师妹能够喜欢。”

  碧落一脸惊讶的看着他,本能的看了看云寂,见他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倒也接下了。

  “别急着走,先喝杯茶吧。”说着,倒了杯茶,作了个请字。

  碧落见云寂笑的有些古怪,坐了下来,无聊的把玩着那枚戒指。

  皓天偷偷瞧着云寂的形色,见他还算满意,又从怀中掏出两样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上。

  “今日承蒙云少主看得起,帮了皓天这么大一个忙,虽然皓天最后没有能力让你失望了,可皓天还是感谢你的知遇之恩,这颗灵晶和赤龙果都是皓天无意中所得,虽是薄礼,也请笑纳,以表皓天一点心意。”

  云寂笑着点点头“看你恢复得不错,不过,还是得好好静养才行,这些礼物我都收下了。”见碧落双眼雪亮的盯着那颗赤龙果,将它拿了过来,递给了她。

  “喜欢它?”

  碧落一手拿起赤龙果,另一只伸向两人灵晶,笑眯眯的将两样抱在怀里“这两样我都喜欢,谢谢云寂哥哥。”说完,没等他出声已经跑出了门口,一副心怕他开口阻止的模样。

  “真是个小财迷。”

  皓天清楚的看见云寂脸上露出的温和笑意,很识相的告退。

  碧落见身后没有人跟来,乐滋滋的推开了楚一晨的门,兴致匆匆的喊道“师兄,你看我给你。。。”话才说道一半,她望着和雨一脸泪水的抱住了楚一晨,要说的后半句都卡在了喉咙里。

  “我来的不是时候,对不起,大师兄,我不该贸然闯进来的,我,我先出去了。”

  “小师妹!”楚一晨第一时间清醒过来,推开和雨,猛的冲上来拉住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她已经说清楚了,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看着一脸绝望的和雨,碧落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以前一直都不喜欢她,觉得这人实在过于高傲,楚一晨和她再一次会压不住她的性子,可是她只是嘴巴上说说不让他们在一起,又怎么能插足他们的事。现在见到和雨这般模样,想到她那不轻易落泪的性子,事情大概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了。

  “大师兄,我看,和雨应该是真的喜欢你。”

  面对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楚一晨明显愣住,盯着她看了许久,终于答话“你什么意思?”

  碧落没有发现他的不对,继续说“我看和雨这般,以后你们要是在一起了,她一定能改掉那不好的性子。。。”

  楚一晨猛的甩袖而出“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碧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的背影,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自顾呢喃“好端端的,干嘛又生气了?最近这是怎么了,动不动就像吃错药般,本来还想给他送些宝贝的。。。”

  和雨缓缓的从屋里走了出来,很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有说,缓缓的走了过去,消失在院子里。

  碧落摇摇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两样东西,还是决定进屋,将赤龙果和灵晶小心翼翼的藏在了楚一晨的床上,这才关上了门,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刚进门,远远的看见云寂守在了门口,赶紧转身想要躲开,却已是来不及。

  “碧落,还要去哪?”

  见云寂快步走了上来,她只好硬着头发站在那里。

  似乎看出了碧落心中的想法,云寂低低的笑出声,一脸的调侃“放心好了,给你的东西我怎么会再拿回去?”

  见她明显的松了口气,云寂笑的越发温和。

  “云寂哥哥,我不是才离开你那里吗?你这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对,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了,你跟我来。”

  见他不愿多说,碧落很是乖巧的跟在了后面,谁叫她刚才拿了他的东西。可越走越像是要找掌门的架势,碧落终究忍不住问“你带我来飞仙殿做什么?”

  云寂笑了笑,走了进去。

  一进殿,碧落才发现,皓天与那名通幽阁的长老已经坐在了那里。众人客套了一番才步入正题,原来通幽阁不服这次的比赛结果,认为是有人故意陷害,才致使皓天没有进入前三,故来讨个说法。

  碧落暗骂了声活该,低头正要偷笑,无意中对上云寂那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眸,顿时收住,惹得他低笑出声。

  四周的目光顿时纷纷落在了他身上。

  “喔,我是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并无其他的意思,你们刚才说什么了?”

  “云少主,皓天之所以会没有进前三,是因为有人将他和本派的余刚困住,两人消耗了整夜的灵力才成功逃出,所以,请云少主做主。”

  “这里是外院,应该掌门做主才是,不过,事情既然发生在后山,掌门还是给通幽阁一个说法才行。”

  他把后山两字咬的特别重,掌门恍然大悟般朝他递上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即大义凛然道“后山仍我们黎山禁地,你们不知道闯入也就罢了,幸好你们修为好还能回来,要知道,我们黎山弟子这些年来,丧命于后山的没有百个也有八十。”

  “外院掌门什么意思?”

  “我没有别的意思,相信通幽长老你们也听说了我黎山后山的情况,所以千百年来,都有不少的上仙在那里留下了不少的封印力或其他的阵法,皓天他们误闯也是情有可原。也怪我没有贴出公告,向各派说明一切。”

  见几人没有再出声,掌门拱拱手,一脸痛惜“这次委屈了皓天,如果没有这事,他夺取第一也是有可能的。”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通幽阁的那位长老只能站出来客套了“也是皓天不懂事,乱闯了禁地,这后果也算给了他一个教训。”

  “这样吧,我这里有颗聚元丹,算是给皓天一个补偿。年纪轻轻就能拥有通幽的幻术,实在是不得了的天才。”

  “谢临镜掌门夸奖,之前在下的冒犯,还请别放心上。”

  几人客套了一番,便退了出去。

  云寂在碧落耳边低语“果真被你说中了,你们掌门不会在比赛前送药,倒是过了才补偿,倒是挺和你意的。”

  临镜掌门见两人的亲密状,眼神变得极其古怪,他轻咳了两声,开口问“云少主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也没什么,就是在这里叨扰多时,来告诉掌门一声,明日云寂就要离开,特来提前说一声。”

  “招待不周,还请云少主多住几日。。。”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来还有一事,”他望了碧落一眼,就在对方那毛骨悚然间说道“请掌门割爱,让碧落跟我回云府。”

  临镜震惊的看着碧落,半天没有出声。

  “云寂,你,你。。。”

  “别生气,我现在也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在这里,并不适合你,我知道你对灵草类很有天赋,你跟我到云府,就是我云府之人,到时候我就方便带你入黎山内门学习。”

  “云少主你说要带碧落入内门?”掌门不敢置信的看着云寂,惊得说话都有些结巴,完全失去了平时的稳重。见他点头,掌门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一脸复杂的看着碧落,说“你自己决定吧。”

  碧落被云寂抛出的重弹砸得整个人晕乎晕乎的,本来她便在报考内门做准备,不过,云寂说的也不为一条捷径,凭借云府在内门的人脉,她入内门倒也省去不少麻烦。只是。。。

  “你习惯了这里,不舍得离开也是情有可原,内门每年都会有两个月假期,到时候你可以回来看看,还有,在内院期间,我保证你的安全。”

  见她犹豫,云寂耐心说着“吃穿用度,学业之类的,我都会帮你解决,你又什么要求也可以尽管提出来。”

  碧落退后了一步,总感觉云寂太过危险,他这般做法,很难让人不怀疑有什么用心。如今她在外院似乎也不妥,拍卖会上惹下的风波,那些人似乎已经怀疑到她身上了,要是真的如此,她已经没有能力自保。想到这里,碧落问“那你要我做什么?”

  云寂就知道她顾虑这个,轻轻的笑了笑“我没有什么要你做的。”

  碧落还是有所顾虑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碧落,去吧,师伯给你的保护有限,既然云少主都这样说了,至少会保证你的安全。”

  碧落点点头。

  云寂露出罕见的兴奋形色。

  “云少主,可不可以让我跟碧落说几句话?”

  云寂一脸理解,冲碧落笑了笑,走出了门外。

  “碧落,这次机会难得,倒是你的运气不错,你要好好把握。这些年来,师伯一心求道,对你的关心不够,也知道你小小年纪吃了不少苦头,你别怨恨师伯。”

  碧落这些年确实心中有怨,当年父母下山前将她托付给他,使得自己这些年来饱受同门欺辱,现在听他亲口说出这些时,鼻子竟然有些犯酸“师伯。。。”

  “你受的苦我都知道,可是碧落,外院给了你特别的照顾已经是能力所及,再过就会使上下不服,师伯即便再关心你,也不能亲力亲为,你懂吗?”见她点头,掌门叹了口气,继续说“此番前去,照顾好自己,一切以安危为重,你爹娘把你托付给我,我只盼你平安,才能对得起他们。在内院若是需要什么帮忙,便传音我,内院,还是有我说话的一席之地。”说着,递上了一张传音符。

  “师伯,我会照顾自己的,你放心吧。”

  “嗯,师伯也没有宝物交给你,这里有道护身符,是当初你爹留给你的,我一直想着你带着它没有用武之地,现在看来,倒是交给你的好时机。”

  碧落一脸惊喜的看着他手中拿黄色的福袋,有些激动的捧在了手心,小心翼翼的贴身放好“师伯保重,碧落告退了,碧落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还请师伯多多关照大师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