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二十五章 被盯上了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4540 2019-06-21 12:35:38

  碧落助和雨打败余刚的消息很快在黎山传开了,很多人不可置信的纷纷议论,这次的友谊赛还没有结束,碧落就出了一次风头,使得很多弟子纷纷前来拜访,清灵阁一时之间迎来了第一次人满为患的热闹场景,使得她不得不关门谢客,一个人躲在房里发呆。

  一只兔子探头探脑的悄悄蹦了进屋,在她房里东嗅嗅,西瞧瞧,最后跳到了碧落怀里,一股脑儿的往里钻。“你都要变只狗了,自从我回来,你说你都来了多少次了,每次都在我这里嗅这嗅那的,想找什么?”

  九宴很人性化的替她顺了顺乱发,讨好意味十足。

  碧落将它仍到一旁,走到桌前坐下,倒了杯水,不紧不慢的说“你鼻子向来很灵,不会想打什么灵药的注意吧?你就凭你之前欺负我,你以为我会那么大方的给你?”

  望着九宴继续讨好的模样,碧落不由乐了,刚要喝水,望着杯中的水突然一凝。这水的味道十分的怪异,定是掺加了什么,想了想,她决定还是找袁逸风瞧瞧这是什么毒再说。

  清灵阁一处亭中,云寂一脸的沉思。

  “少主,昨夜属下都查探过了,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么说,是我多心了。她一个凡人,在黎山,接触的人与物较少,知晓的毕竟有限。”

  “少主,那我们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

  “倒也没有必要。对了,听说碧落助那和雨打败了通幽阁的余刚?”

  “是的。听他们议论太过神化,说碧落能一眼看破对方的致命点。各大门派都有人想去巴结,看能不能将其挖走。少主,我看这事,咱们要不要出面,毕竟她一个凡人,若是少主开口,说不定她会对你感激涕零。”

  “她确实有些古怪,不知道为何,我只要一接近她,就会被她所吸引,舍不得离开。”

  郡县愣了愣,古怪的看着他,一脸不敢置信“少主,你不会喜欢上人家了吧?”

  “乱说什么,我只是感觉奇怪,她身上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凭我的能力,就是没有发现那里不对。”

  “那就好,少主前途无量,跟她不会有所交集,内门多少美女数不尽,区区碧落又算什么,再说,少主日后荣升上仙,会有多少仙女相伴,甚至是上神。。。少主,少主,你上哪?”

  郡县诧异的看着云寂此刻正奔向转角处出现的那道人影,不由扶额,敢情他刚才都白说了,瞧他少主见到碧落的模样,也太猴急了吧?

  “碧落师妹,你这是要上哪?”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人,碧落吓了一跳,她本能的退后了两步,跟云寂保持了距离,这人太过危险,还是不要靠他太近,想到她那半真半假的话,碧落有些紧张的问“云少主,你有事吗?”

  “你为什么这么谨慎,对我提防心这么重吗?好歹我也是你师兄,那么见外做什么?我只是见你经过,打个招呼。昨天要是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不舒服的话,还请原谅。”

  碧落惶恐的摇摇头,正要经过他,却被拦住“你身上怎么会有离魂的味道?”

  “离魂?什么是离魂?你说的是这个吗?”

  碧落将侵毒的手帕递到了云寂面前,见他点点头,心中一动,便邀他亭中一坐。

  “离魂入口即死,魂魄离体,让人查不出死亡原因,最重要的是,有种秘法,可以使离体的魂魄受到控制,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依照你昨日引起的风头来看,是有人对你起了心思。”

  “你知道是谁吗?”

  云寂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说“别怕,我这两日就留在外院,定会保你周全。”

  碧落见他认真的模样,到没有什么感激之情,反倒有些顾忌,这云寂要是离开外院还好,要是多留两日,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要是被他知道事情的真相,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她。

  碧落见他脸上一贯的温和,咬了咬唇瓣,不情愿的说了声谢谢。抬头看时辰也差不多到了,就没有多说什么,两人一同到了比赛场所。

  擂台处都已经站满了人,初赛决出的十强,都各自拿着签站在了对应的场地。五个场地分别是黎山东临对阵灵火堂的以元,黎山武离对阵通幽阁皓天,逍遥山庄四月对阵通幽阁余刚,黎山楚一晨对阵逍遥山庄李玉明,黎山和烟对阵清水轩落叶。

  因为五个场地同时比赛,惹得众人都不满,议论纷纷,不知道该前往那里看。

  碧落路过楚一晨身旁时,见他一脸担忧,欲言又止的模样,冲他笑了笑,便跟着云寂走上了贵宾席。云寂喝了口茶,见旁边的那桌还是空荡荡的,又看了一眼高台,便朝着郡县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很快消失不见。

  “各位贵客,长老,掌门因为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要晚一些,比赛就由在下暂时主持,十强对决,五场比试同时举行,大家也不要有所遗憾,输了的人,有两次挑战擂主的机会,无人挑战的擂主直接晋级,各位,点到为止,不可随意伤人性命,不可使用禁药提升修为,不可再对认输者出手,以上三点若有违背者,取消比赛资格。现在,比赛开始!”

  楚一晨站到了台上,望着李玉明抱拳一笑“李师弟,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想进五强,还是保存实力的好。”

  李玉明也同样抱拳一笑“楚师兄,以我的能力确实很难进五强,我本来就没有抱什么希望,只要尽力就好,请吧。”

  楚一晨没有多说什么,打了个请字的手势。

  李玉明一脸慎重的看着他,周身灵力暴涨,一上场就使出自己最厉害的招式,随着一声暴喝,他整个人宛如一把利剑般,带着一股劲风,直冲而来。这股风在空气中形成了漩涡,越转越快,使得擂台周围都响起了一阵呼呼的风声。

  楚一晨没有动,就在众人紧张的看着劲风到了他眼前时,他猛的一拳打出,轰的一声,风声嘎然而止,那旋风形成的气流,被一拳轰散,纷纷消失无影,紧接着,李玉明的身体暴退几步,狼狈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抱拳说“多谢楚师兄手下留情,我认输。”

  楚一晨冲他点点头,盘坐下来,闭目养神。

  “差距那么大,看来这楚一晨进前三是没有问题。快看,那边五号擂台,余刚也败了,这四月,能力也很强。”

  碧落若有所思的看着正在擂台上打斗的皓天,皱了皱眉。

  “碧落师妹似乎在关心你们黎山的武离?你说,他们谁会赢?”

  听到云寂这么问,她并没有回答,反倒是突然冒出一句“你知道离魂就是他们下的而不告诉我,为什么?”

  云寂认真的看了看她,温和的笑着“这也瞒不了你,即使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碧落这下倒是闭了嘴,将目光放在了两人的打斗上。通幽阁,上次拍卖会就找她麻烦,现在有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对付她,真是卑鄙!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皓天,有些担心武离师兄了。

  武离在炼体五重镜已经停留了一年,加上在秘境中不断的历练与拼杀,他所使得招式都非常灵活,应变能力极强。

  “看,武离师兄使出飞沙剑法了,这招我在秘境中见过,许多妖兽都命丧当场,剑气所带的无数飞尘,定把皓天击退!”

  黎山弟子像喝了鸡血般兴奋,死死的盯着那像无数的微粒子宛如利剑般飞向皓天,却见对方突然双手结印,周围的空气在他的灵力催动下形成了只巨大的怪兽,一张嘴就将那些微粒全都吞了进去,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它口中喷出。那无数的微尘便朝着武离反击而来,甚至比他刚才所使还要强大。

  武离不慌不忙的打出一道屏障,低喝“山高流水!”

  无数微粒带起的劲风,就像遇到了克星般,纷纷落地,消失无形。

  “有些能耐,不过,到此为止吧!”皓天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手中再次结印,一股黝黑的灵力在他指尖缓缓溢出,宛如游龙般出现在空中,一条,两条。。。整整五条!

  “天啊,这通幽阁真能召唤这些东西,堪比控灵的能力,难怪这般强,要是再给他们一些时间,袁府各州就属通幽阁能力最强了。”

  “快看!黑龙变身了!”随着人群中有人高喊出声,许多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这二号擂台上。楚一晨似有感应般,盯着那些游龙,缓缓的站了起来,一脸认真。

  五条游龙突然张大了嘴巴,变成了凶手,吐出了几团黝黑的烟雾,笼罩在武离周身,空气中发出呜呜的怪异声,让人毛骨悚然。

  骚动的比赛场上瞬间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团烟雾。

  轰!

  一股巨大的气流猛的从黑烟雾中爆发出来,掀起一阵狂风,吹得擂台上的护栏吱吱作响。

  “出来了,看,武离破了这招!”

  众人随声望去,散掉的迷雾中,隐隐出现了武离的身影。

  “我认输。”

  “天啊,他受伤了!这招真是太强了,要是我,站都站不起来了!”

  武离倚剑支撑住身体,头发早已散开,遮住了他的脸,看不出什么神情。

  碧落见他那等模样,不动声色的下了贵宾席。

  “武离师兄,你还好吧?”

  武离抬头见是她,微微惊讶。打了声招呼便欲走。

  “武离师兄是准备继续挑战五强吗?那皓天出手阴狠,想来武离师兄不仅内里消耗严重,还被其下了暗招,灵力有些受阻。”

  武离猛的看向她,想着这段时间有关她的传闻,这才发现,一直默默无闻的废材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主。

  “我这里有颗丹药,可以帮助师兄快速恢复元气,不受那暗招所影响。”

  “顺息丹?”武离想了想便收下了。“谢谢。”

  “武离师兄,以元气息不稳,招式连接时不顺,碧落在此先恭贺武离师兄荣登五强。”

  武离皱眉,那以元所在的擂台,不是还没分胜负吗?她怎么会那么肯定?他回神见碧落离开,喊道“为什么帮我?”

  “因为外门,因为你是师兄啊。”

  武离带着怀疑观看以元的比赛。不到半柱香时间,**擂台也分出了胜负,灵火堂的以元,以半招之势赢得了擂主,可他也并没有多容易,蓝色的院服上血迹斑斑,略显疲惫。

  武离吃惊,这碧落难道有预示能力?他环顾一周,终于明白碧落为什么这般肯定他会选以元挑战了。楚一晨,和烟,皓天都已经胜出,这三人他都不会选择去挑战。其他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挑战别的对手了。

  带着怀疑,武离听了碧落的建议,很快的将对手打败。他望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可置信。

  这场五强赛很快得以结束。

  五强产生后,黎山弟子大呼过瘾,五个名额,黎山占据三个,无论明日比赛结果如何,前三都会有黎山一个名额,是为争脸之举。

  是夜,碧落安顿了云寂与袁逸风,便前往药园做了一次勘察,许久没有管理,很多灵草都要面临规划清除或种植,想到以后可能没有什么时间管理,碧落一直忙到了很晚才离开。

  路过别院时,四周已经静寂,知闻到两旁悠悠的花香。碧落在一处灵梅树下打坐,将点苍交的吐纳之法练习了一遍,刚要起身,一个毛茸茸的身体就往她怀里钻来。

  “九宴,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吱吱,吱吱。

  九宴讨好的拱手弯腰,十分的呆萌。

  碧落被它逗笑了,抱起它便走,一边拍着它的脑袋一边说“看你最近都块要忘了谁是你真正的主人了,小势利鬼,回去就给你颗黄金果,以后就别跟我作对了,好不好?”

  见它乖巧的躺在她怀里,一双兔眼带着些许高傲,不甘心的咪了咪眼。

  碧落笑了笑,知道它想的是什么,也没有去计较。眼尖的望着地上有片羽毛,想到这兔子很人性化的怕痒痒,一时之家玩心大起,弯身就要捡起来。借着月光,她隐隐的看着密林里似乎有两道人影,好奇之下,便悄悄的靠近,侧耳倾听。

  “这次五强三个名额属黎山,那个武离已是我手下败将,和烟也更不值得一提,倒是那楚一晨,出场的次数较少,所用的招式都是拳头,完全没有出到全力,看来有所隐瞒。”

  “师兄,楚一晨的修为再好,也不过是六重修为,更何况我们的底牌并没有亮相,你夺冠的机率很高,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武离今日败给你,外人虽然看不出什么,但却瞒不过我们,黑罗能重创他体内的灵力,没有十天半个月,他都恢复不过来,不过,那碧落不知道给他吃了什么,说了什么,竟然让他轻而易举的夺回五强名额。这丫头还真是隐患。”

  “对了,我让你给碧落那丫头下的离魂怎么样了?”

  “今天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样,照理说,她喝了就不会出现在比赛上,要不要我再去下一次药?”

  “不用了,她那清灵阁里还有两位我们惹不起的人物,要是被这两人发现了,我们会有麻烦。算她走运,比赛结束后,我们就会离开这里,跟那丫头不会有什么交集,这两日,你也安分些,别出岔子。”

  “是。”

  见他们走远,碧落站了起来,拍了拍九宴“你要是能帮我引他们去后山的十里坡,我给你颗晶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