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十六章 遇劫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4432 2019-06-17 11:40:34

  “姑娘请等一等。”

  碧落回头见肖毅急冲冲的追上来,有些讶然,难不成那刘长老反悔了?

  “姑娘,两天后的交易会,师父让我转告你,各大门派或散仙聚首,说不定会有你想要的东西,如果你愿意等,我们会安排你的住宿。”

  碧落凝眉,他说的也不无吸引力,只是这么多天不回去,如果被发现倒是有些不妥。

  肖毅见她有所动,继续说“姑娘,你在拍卖场上财已露,为了不必的麻烦,你在这里期间,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

  碧落想了想,最终点点头。

  “好,麻烦你去帮我安排住宿。”

  肖毅见她应下,喜滋滋的安排了一处幽静的院子,急匆匆的向刘长老汇报去了。碧落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随即打出了个结印,一缕灵光瞬间在院子里扩散开来。她可不敢托大,别人不知道她身怀宝物,这刘长老却是知根知底,万一他要来个杀人越货,哭都没有眼泪出。看着眼前的结界,碧落露出个安心的笑,随即走进室内,取出聚元丹,慢慢的摸索起来。

  碧落在炼制的时候已经失败了无数次,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她只能一步步的思考失败的可能性,所以,面对着这么一颗成功的成品,她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凝神去感知丹药里边的纹路,思索着丹药成型时的步骤。先不说这样的方法可不可行,单看消耗就可以知道,碧落沉入里边的精神力就消耗极大,若是此时有外人在,定会咂舌。别人的精神力在一个时辰就会慢慢的消耗,而碧落即便是满身是汗,昏昏欲睡,却还能咬紧牙关,坚持了三个时辰之久。在不停的冥想演换中,碧落终于找到了突破出。还没等她高兴,胸口处就有一股压抑感,紧接着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人顿时陷入了昏迷。

  就在这个时候,她胸口处散发出一缕柔和的光芒,瞬间包裹了她整个躯体。隐约中,她的胸口处,一朵火红的花朵艳光四射。

  交易会的广场已经开始散市。

  碧落急匆匆的赶来,望着三三两两散落在各个摊点,碧落有点失落。抱着宝物还有没有被买走的侥幸,她慢慢的绕着广场走了一圈,结果发现那些没有被买走的除了一些一低级的刀剑,药理篇,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了。碧落失望的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上。

  “碧落姑娘,没有买到什么东西吗?”

  碧落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露出讶然“你是,你是那天被我撞上的人,叫,叫。。。”

  “在下袁逸风。”

  碧落尴尬的笑了笑“你好,袁公子。”

  “我见你沮丧,是没有淘到满意的东西吧?我这里倒是有一颗三品的聚灵丹。”

  “能聚方圆千里灵气助己身修炼的灵丹么?”碧落眼前一亮,随即又暗淡下去,摇了摇头。

  袁逸风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思索了片刻,说“三品洗髓丹?”

  碧落摇摇头。

  “四品养息丹?”

  碧落还是摇摇头,望向他的目光有些惊异了。

  袁逸风身后的侍女忍不住要上前质问,被一旁的侍卫烈易拉住。

  “融灵丹,这是我压箱底的东西了,碧落姑娘。”

  碧落目光一闪,认真的看了他一眼,问道“公子想要换取我身上的什么东西呢?”

  袁逸风尬尴一笑“有这么明显吗?”一旁的烈易诽谤:公子,有你这样求着别人换东西的吗?这要是不明显,你就当别人白痴了。

  “碧落姑娘,听说你身上有颗千年的凝气果。”

  碧落略感惊讶,貌似千年凝气果她只跟刘长老提及过,想来也是他透露了消息,真是不地道。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递给他,伸手接过融灵丹,说道“其实我只想要修复元力的丹药,不过看在你明知道我有重宝没有强取豪夺的份上,就和你交易了,算是交个朋友结个善缘。”

  袁逸风验了玉瓶激动说了声谢谢,见碧落要走,连忙说“姑娘要找的东西,恐怕在黎城很难找到,或许只有黎山内门丹坊里有。”

  “丹坊?”

  袁逸风点点头“是的,但是里面的丹药很少流转到外边。我叫你碧落吧,你也可以叫我逸风。既然你认我做朋友,我便帮你个忙,实不相瞒,我是凌霄阁少主,在袁府各大的拍卖场应该可以找到你要的东西。这样吧,一有消息,我通知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到你。”

  凌霄阁少主?原来他和刘长老是一伙的啊,难怪了。“谢谢你了,逸风,不过,我可能等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希望这颗融灵丹会有用。”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来袁府找我。”

  碧落点点头,刚要走,却是一顿。她望向了角落的一处地摊,疑惑的片刻,便在摊位前停了下来,拿起一块黑漆漆的石头,问“这是什么?”

  摊主是个中年人,着装有些懒散,整个人倚在围栏上,爱理不理,见碧落问话,斜了她一眼“一千灵石,功能不详。”

  “喂,你怎么做生意的?”袁逸风的侍女出言指责。

  “爱买不买。”

  摊主丢下这话,干脆闭上了眼睛。

  “碧落,我看算了,这石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碧落知道他的好意,正要放下石头,突然感应到什么,内心一动,说“大叔,这东西我要了,这是给你的灵石。”

  摊主睁开眼,见她抛来灵石袋,有些意外,随即收拾东西走了,心怕碧落反悔。

  “碧落,貌似上当了。”

  碧落无所谓的摊摊手“就当买个善缘咯。”

  袁逸风见她不在意,也不好多说什么,几人离开了交易场。而不远处,两个人把整个过程尽收眼底。

  “少主,那块石头被她先买了,想她是个普通人,应该只是图个新鲜,如果我们高价去向她买,或许她会卖?”

  “罢了,我只是想看看而已。那石头看似普通,却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少主,你拥有灵体,若觉得它怪异,说不定会是件宝贝。”

  “那就跟上去看看,他们似乎有些麻烦了。”

  原以为出了交易会场,袁逸风会离开,没有想到他竟然追着她不放。

  “这黑石头有什么特别的?碧落,我真觉得你大有上当的感觉,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看不出来,一千块灵石对你无关紧要啊。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知道这是什么?”

  见袁逸风一路上都在不停地打着黑色石头的注意,碧落不耐烦的说“我都告诉你很多次了,我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过现在我决定了,你得再给我一千块灵石,因为我突然觉得那颗千年的凝气果换颗融灵丹亏了。”

  千年凝气果本就稀有,虽不是什么至宝,可是在冲击凝气境时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也可堪比天价之物,用处不同罢了,反正之前被他们吭了一把,一千块灵石就算小小的补偿。这袁逸风富有,想必也没有那么小气。

  “什么?”

  “这融灵丹我是没有什么用处的,这点你也知道。我个凡人,就算你摘下天上的星星给我,我也没有用处,现在呢,我身无分文,一穷二白,往后没有灵石是寸步难行,想想,你还是再给我灵石算了。”

  袁逸风盯着她,一脸惊愕。

  “你要是不想给,那融灵丹还你,我不换了。”

  “你说真的啊?”

  “那当然,什么都不如钱财实惠。”

  “好,好。碧落,我认了。不就是一千块灵石吗?小爷我有的是。”袁逸风一改谦和的形象,很是大方的从储物袋中拿出灵石,见碧落伸手来要,扬眉说“不对啊,这样你那黑色石头不就成了我给你买的了吗?”

  碧落夺过他手上的灵石,一脸正经说“一码归一码,你要是不情愿可以不交易啊,我又没有强迫你。再说,你又不吃亏。”

  “好,你说什么就什么吧,不过,你确定不用这一千块灵石来请我替你消灾?”

  碧落看着突然围上来的十几个蒙面人,有些蒙了,“不是吧,这么快就有人劫财来了?袁逸风,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他们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

  “你觉得呢?”

  “我觉得像。你看吧,我身上的一千灵石是你刚给的,你才是大主顾,再者,你长得好看,我戴着斗笠看不清脸,他们当然劫你了。”

  袁逸风白了她一眼,没有搭话,目光有些沉重的看着周围的几十个人。

  这时碧落又问“袁逸风,那你说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这可是我第一次遇到被劫,碧落啊,要是知道会有那么多人打你的注意,说什么我也不逞英雄。”

  “你说这些人是冲我来的?”碧落心虚的看着来人,扯了扯他衣角”那你保护我,好歹我给了你一颗千年洗尘果。”

  “你那算是给吗?”

  “好吧,不算,不过逸风,这十几个人应该不是烈易的对手,我们要不先走?”

  袁逸风又白了她一眼“他们这十几个人我当然不放在眼里,可是那边的草丛中可还有几个,甚至还有一个我看不清修为的强者。碧落,要不我先走,搬救兵来?”

  碧落给了个他快哭的表情“你走了还回来吗?要不,一千灵石还是给你?”

  “这些灵石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小爷我看不上了。”

  “那,我还有一颗千年洗尘果,也给你?”

  袁逸风吃惊的看着她,忽然一跳,莫名其妙的蹦出一句“哎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要是当时我派人追杀你,说不定就不用融灵丹交换了,白白浪费了宝物,还要被连累陷入这危险当中。天啊,你到底有多少颗?”

  碧落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亏她还认为他有君子之风呢。“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你还保护我不?别说是凝气果,就是比它还好的东西我都能弄到。”

  “真的?”袁逸风两眼放光,还没等她回答就已经跳入了厮杀圈挥刀舞剑去了。碧落暗骂一声,知道上了当,内心早把他骂了无数遍,不愧是经商的滑头,天生的狡诈。这人刚开始就想打探她的底,装作一副老实样让她放低防备,她怎么就忘了,那千年的洗尘果一旦暴露,怎能让人不怀疑?这家伙肯定断定她身上还有更好的东西,可是她没有在他面前露过什么啊?呀,不好,结界,他肯定发现了!碧落气恼的跺跺脚,心中暗骂自己天真。她警戒望向那一批藏身草丛的人,暗暗思量,要是那般人扑上来,她只能再次暴露使用结界来保命。要真这样,引来无数人抢夺玉佩,恐怕她真的再无藏身之处。

  望着那片草丛,碧落突然灵光一闪,一道红光猛的从她衣袖中窜出,快得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片刻后,声声惨叫响起,待众人看去,那片草丛以雷霆之势燃烧,瞬间成了火海。

  修为高的几个纷纷跳了出来,在地上一边惨叫一边打滚,其中一人心有不甘的冲着碧落奔了过来,不死心的想将宝物抢走。

  “小心!”碧落只听见一道声音,然后手便被人拉起,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丈外,碧落回头去瞧,一个黑衣人已经和那人打得火热。碧落不知,这两人正是知道他们有危险尾随而来的那对主仆,而加入打斗的就是那叫郡县的人。

  “凝气高手,这次拍卖会果真卧虎藏龙。”碧落喃喃自语,不由拍了拍胸口。这才发觉手还被人拉着,她看着这个救命的好心人,只见他眉清目秀,俊逸非凡,不由开口说“谢谢你。”

  可是来人却没有什么反应,仍是低着头看着她的手,若有所思。

  碧落疑惑的看着他,提高了嗓子“谢谢公子救了我。”

  来人惊醒,冲她笑了笑,点点头。

  碧落见他没有放手的意思,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那个,你能不能放开我的手?”

  来人闻言,这才意识到了什么,惊跳的放开,“对不起。”他再次看向自己的手,一脸的疑惑,终于抬起头说“我叫云寂。”

  “我叫碧落。”

  云寂望了望打斗的众人,悠悠说“你得罪了不少人,那个和我手下纠缠在一起的,是疏林院的,这次他们派出的人以长老带队,这人的年纪和悟态修为,就是长老级别的,还有那伙人,各个修为在炼体七重阶段,能召唤幽灵结阵,除了通幽阁,别无他人。你究竟做了什么引来两大门派追杀?”

  碧落暗骂这些人不要脸!果真真是冲着她的宝贝来的,没有想到这些人耐心这么好,竟然等了那么久。碧落想着一脸委屈“不就是去了场拍卖会嘛。”

  云寂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那他呢?袁府的少主,他怎么会为你卖命?”

  碧落瞬间瞪大了眼睛,黎城有五个庞大的家族,她做梦的没有想到,竟然会让她遇上,所以不敢置信的问“袁逸风是袁府少主?”

  乖乖!之前他报身份的时候,碧落还没深想,没想到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倒是听说五大家族的少主都在黎山内门,那他岂不是师兄?!

  “你先跟我离开这里吧,待会儿我让手下告知袁逸风。”

幕雨云纱

第一次写玄幻类别的小说,请各位小主多多收藏关注。你们的支持便是我最大的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