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六章 都是三色青花果惹的祸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4041 2019-06-14 16:47:14

  碧落回到药园便开始淬炼增强体质的药液。吃了一颗万能丹,身上的皮外伤倒也没什么了,这还得感谢召衡那玉佩中附带的几颗丹药,想起那召衡,倒是个细心的人。

  她理了理,静心下来,将刚采来的千骨草和野山参分别提纯,正当准备进行最后的融合时,门突然被踢开。“碧落,出来!”

  是和雨!

  碧落惊慌之中立即将那些提纯好的药液以及炼药所有的东西收入了乾坤袋中,抬头便看到了和雨已经站在了眼前。随即,在她身后也出现了几道人影,分别是赵玉师叔和习长老以及几名橙色束带的师兄。几人来势汹汹,好不和善!

  碧落皱眉,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问“不知道师叔和习长老深夜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没有做声,而和雨及其他几人则一拥而上,仔细的检查了碧落屋里的每个角落,就连她私人东西都被翻了出来。

  碧落凝眉,他们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她深吸了口气,幸好,幸好!点苍虽在药园里,但他隐匿在了结界中,应该是很难发现了。

  可是,他们这帮做派,倒不像是在找人,倒像是在找某样东西。

  “师叔,习长老,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我明明看到了碧落拿了一颗三色青花果给楚师兄服下!而且,整颗树上的三色青花果一颗不剩,不是她藏起来会是在哪?”

  碧落一惊!三色青花果被人摘完了?!今早上她检查好药园的一切才上山采药的,好好的怎么会不见呢?若三色青花果单单是不见了,碧落会被怀疑,接受查处,但和雨说看见她曾给过楚一晨吃过一颗,这事情就严重了!监守自盗比失责罪责更重!要命的是,碧落确实给了一颗喂服给楚一晨。不过那是乾坤袋中的!这一点他人不知,碧落又不能言明。

  “碧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师叔,三色青花果丢了,碧落没有看管好,确实难辞其咎!但碧落并没有偷三色青花果,请您和习长老明鉴!”

  和雨冷笑“若你没有偷,那你给楚师兄的又是什么?!”她那次去找楚一晨,看的清清楚楚,那时楚一晨似乎昏迷了,碧落拿出了一颗三色青花果给他服下!她一直看不惯碧落,不仅是眼红她是天才之女的身份,最重要的是,楚一晨对她百般照顾!这是她不能容忍的!上天有眼,这么好的机会在她面前,她又怎么能放过!碧落,今日便让你滚出黎山!

  碧落见她目光阴狠,有些不明所以,坚持说“我没有偷!”

  和雨得意一笑“那你如何解释你给楚一晨的那颗是从何而来?”

  碧落顿住,乾坤袋那般宝贝,又怎么能暴露!可是不说,事情会变得严重。

  “碧落啊,那三色青花果有多重要你应该清楚,现在丢了,不管如何,你都难辞其咎。你是我们看着你长大,师叔也知道你一直都是好孩子,虽然没有灵力修为,但是在管理药园方面也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和一晨那孩子从小感情就好,若他真是受伤需要什么药,你可以直接来找师叔,师叔绝不会袖手旁观。可如今出了这等事情,师叔想说的是,如果你将剩下的三色青花果藏身的地方告诉我,我定会向掌门师兄求情。”

  “嗯,赵玉兄说的不错,念你年少无知,我也可以向掌门求情。”

  碧落有些失望“两位是认定那三色青花果就是我偷的是吗?”

  两人没有哼声,但那表情却是肯定,碧落忍不住反驳“掌管药园那么久,我虽不才,但也知道监守自盗会是什么下场!我从小就生在这里,养在这里,从来都没有离开这里半步,对外界一无所知,离开这,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生活,我即便再没脑子也不会做出这般傻事!”

  和雨讥讽“可那三色青花果确实不见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三色青花果不见了,我确实是责任重大,但是你们没有真凭实据就说是我偷的,未免太过武断?”

  “没有证据?那喂给楚一晨的那颗又作何解释?”

  又是这么一句!但又不利她反驳!碧落静静的看着和雨,露出讥讽。

  “碧落,如果你再执迷不悟,我们只能将你交给刑法处了。”

  和雨得逞的笑了,到了刑法处那里,碧落只会被赶出黎山!

  碧落失望之极,什么同门之谊,在利益下,什么都是炮灰。和雨的目的很明显,不过是想借此让她离开这里摆了,而赵玉师叔和习长老,平日里有说有笑,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为了颗三色青花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她笑了笑,罢了,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

  “不必了!你们想要的不就是三色青花果吗?”碧落偷偷将三色青花果从乾坤袋中移出来,藏在了袖中,此刻便拿出了一颗。

  “三色青花果!是三色青花果!赵师叔,习长老,你们看到了没有,真是三色青花果!哈哈,碧落,你不是说你没有偷吗?那这是什么?!”

  碧落淡然一笑“两位长辈可要看清楚了,这可是拥有百年药效的三色青花果,而药园里的每一次成熟都会及时采摘。只有十年药效!”

  碧落一开口,赵玉与习长老就紧紧的盯着那颗三色青花果看,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确实是百年的三色青花果啊!

  这时的和雨已经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完全没有丝毫的兴奋了,眼看就要搬到碧落,没有想到她最后会留下这么一招。

  “两位,这百年的三色青花果我只有两颗,一颗给了一晨师兄,而剩下的这颗,就在手中。这是娘亲离开时偷偷留给我的,一直以来,我都贴身保存着,想娘亲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因为我不能修灵力,所以吃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只当留个念想。前几日,一晨师兄练功除了意外,我情急之下才拿出来一颗,没有想到却引起了误会。”

  碧落说到可怜之处,还不忘落下几滴泪水。

  “可怜的孩子,你爹娘离开黎山太早,你当时才几岁。”赵玉拍了拍的肩膀,继续说“碧落,以后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师叔,师叔定会帮你的。”

  习长老在一旁不由诽谤赵玉,但看了看碧落手中的三色青花果,目光闪了闪,说道“碧落啊,既然如此,那就证明那药园的三色青花果被盗是疑点重重,赵兄,不如我们上报掌门,让他派人下来查吧。”

  “也好!深夜打搅你休息也是事关重大,碧落啊,那你先休息吧。事情等明日再说。”

  碧落看着这群人离开,眉头深锁,也不知道是何人这般陷害她。若不是身上有比药园更为珍贵的三色青华果,这次她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碧落想了想,便起身去了药园。

  四周静寂,唯有一轮明月高悬。

  碧落掌灯走到了种植三色青华果的地方,仔细查看了一番。果实是像他们说的那般尽数被摘了,果树也是一片狼藉,也不知道是谁下的狠手。要是这一罪名扣下来,不仅会被赶出黎山,那些分配不了三色青华果的长老或是师叔师伯,还会纷纷记恨她,到时候她真成了众矢之的。

  会是谁呢?现场一片狼藉,根本就没有任何痕迹,无从下手查找。

  “呵呵,碧落这么晚还出来检查?”

  碧落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她惊讶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习长老,有些疑惑“习长老也那么晚还来检查?”

  “碧落啊,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有百年的三色青花果,倒是让人意外。”

  碧落有些不详的预感,他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抢?

  “丢了三色青花果,恐怕你很难在黎山待了,只有你走出黎山,说不定就会命丧黄泉,因为那些对三色青花果垂涎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毕竟怀璧有罪。”

  碧落警惕的看着他“那习长老的意思是?”

  “如果你将那百年份的三色青花果给我,我定会为你求情,到时候药园还是你来管。”

  “习长老的意思是不管那个偷走东西的人是不是我都无所谓?”

  “哈哈,你还有心思关心这个,你若能相安无事便好了,还在乎偷东西的是谁?碧落,你现在是自身难保。”

  碧落冷笑,若是这样的忽悠她信了,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管理这里,既然丢了东西都会被处罚,何况是贵重的东西,又怎能会被轻易放过?除非是东西找回来了。这习长老无非是想将百年份的三色青花果骗到手。

  “碧落,你不会还天真的认为赵玉那厮能帮你找出真相,还你清白?”

  “不行吗?”

  “哈哈,怕是你要失望了!既然你不肯乖乖交出来,那休怪我不客气!”

  碧落一惊,她竟然察觉到了习长老那浓浓的杀意!碧落退后两步,转身就跑!

  “呵呵。”

  后边一阵怪笑,碧落全力跑着,习长老的修为是凝气境,足以秒杀了她。感觉到危险逼近,碧落紧紧的看着前方,只要再快些,再快些,药园的门就在眼前!

  感觉到一股气流逼近,碧落本能的闪身,可身体还是被掀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了地上。碧落只觉得体内翻滚厉害,哇的吐出口鲜血。

  习长老走近她,手中使出一道强光猛的将她包裹。碧落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喘不过气来。

  “呵呵,碧落,你还是乖乖把东西交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碧落看着目露凶光的人,咬咬牙,一脸倔强,死死地咬着嘴唇。

  “倒是有些骨气!不过,你再倔强又如何?杀了你,我一样得到三色青花果!”说罢,他手中多了把利刃,直扑碧落!

  铛!

  就在碧落以为她会血溅当场时,那利刃竟然调转了方向朝习长老袭去。一股强悍的罡风惹得其连连后退,当场吐血,而那利刃直插进了他的胸膛。

  点苍就在这时站在了碧落身旁。

  “大人。”碧落感慨万千,没想到危机时刻,她一直认为淡漠且小气的仙人竟然会出手救她。

  点苍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冷冷说“傻。”

  碧落委屈至极,她取出一颗万能丹服下,这才看了看重伤的习长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习长老看着碧落的举动,再看着点苍,之前的惊喜已经变成了惊吓。这人竟然是修元境的仙者!有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强者?内院还是黎山外?练体境到凝气境,再到洗尘境,之后才是修元境,什么时候,这小丫头片子竟然抱上了这么粗的大腿。

  “你是不是在想,她什么时候认识本座的?”点苍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习长老的心里话,在后者惊恐中幽幽又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那般目中无人的欺负弱者,小心眼瞎看错了人,受伤的会是自己。”

  “是,是,大人说的是!小的以后一定改?”

  “改?那倒不必。她于我有救命之恩,本座只是送了些药草给她你便眼红,真是胆子不小。”

  习长老惊慌失措,颤颤的伏跪于地,感觉到那强烈的杀气,猛的磕头“小人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大人饶恕!”

  点苍望向碧落,淡淡问“黎山貌似有一条规定,外人擅闯者死?”

  碧落点点头。

  “这种秘密还是死人保密为好。”

  习长老恐慌,吓得直呼“大人饶命!我知道是何人摘了三色青花果!碧落,我知道是谁,求你帮帮我!”说完便颤抖的递交一块玉牌。

  碧落吃惊,刚想接便被点苍打断。

  “好巧,本座也看到了,所以你安心的去吧。”点苍手指轻轻一点,一道光束没入习长老体内,仅在瞬间后者便气息全无。

  “大人,就这样杀了他会不会有麻烦?”

  “傻。”

  碧落不满,也没去理他,弯腰正要去拿尸首上玉牌欲看究竟,被点苍打了回去。

  “说你傻还真傻。”

  “我要看看到底是何人陷害了我。”

  “有必要吗?明天自动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