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三章 白发男子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36 2019-06-13 16:53:55

  万灵丹属一品丹药,即便是伤筋动骨,也能迅速的修复,可谓是难得的良药。外院没有丹师,唯有炼药师,所以,这丹药相对来说,是异常的珍贵,像令月能拿出五颗,已经算是富有。

  它虽然在疗伤上可以拥有奇效,但那也是只能在受伤之后才能使用,但同样是疗伤,三色青花果,它没有副作用,还能提升修炼者的灵气,所以在听到碧落说要留一颗给自己,令月当然兴奋,这才毫不犹豫的拿出一颗万灵丹。

  碧落不知道这东西对那陌生男子来说有没有效果,但这也是她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你要是还不能醒来,那我也没有办法了。”碧落无奈的看着他,这些天来,给他喂下的草药已经超出了预想,如果在这样子下去,药园的草药势必减少产量,到时候追究起来,恐怕不止救不了人还会连累自己。

  “小师妹?”

  突然听到这声音,碧落慌忙放下纱帐,迎了出去。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楚一晨打量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能不来么?”

  碧落心虚的低下头,看来事情都已经传开了。想到大师兄这个时候来关心自己,心中一暖。父母还没有下山之前,关心她的人数不甚数,为的就是要巴结她,如今,父母已经几年没有回来,那份巴结也就越来越淡,大多数人都看在了父亲碧日的面子上,还对她礼让三分,没有欺负她,可是要是说到无微不至的关心,那就少之又少了。同门之中,注定人人都有自己的路,有的会是凡尘中叱咤风云,有的将会脱离凡胎,成就仙道,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凡尘女子,注定不会与这些人有太多的交集。

  可是,他不一样。凭借天赋,他日后前途无量。

  现在看来,楚一晨对她是情感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了。想着,她有些感概的说“其实我没有大碍的,大师兄,你应该抓紧修炼才对,不要因为这些小事。。。”

  “这些是小事?”

  听到他语气中带有的怒意,碧落乖巧的低下头“碧落知道错了,大师兄你不要生气。”

  楚一晨从怀中掏出了一颗丹药,放到了她手中,轻轻的理这她散落的发丝,叹道“你何时才能让我省心?”

  碧落一愣,万灵丹?在她记忆中,除了长老和他父辈的那些前辈们,其它的弟子是不可能拥有万灵丹的,当年爹娘下山曾留有一颗给他,可是在一次受伤中他已经用掉了,那这颗是从哪里来?大师兄平日里修炼是有本门提供的学典,但是其它的资源都极少,现在父亲又不在黎山,没有人给予。。。这难道是?碧落猛然一震,是了,去年的比修大赛,夺冠的奖励不就是这万灵丹。她记得当时楚一晨虽然夺冠,可却伤得不轻,他竟然一直没有用?

  一时之间,碧落百感交集,这么珍贵的丹药,她只是小伤,用了真是暴殄天物,可他竟然也舍得?

  “大师兄?!”

  不理会碧落的惊愕,楚一晨转身便走“好好休息,我回去练功了。”

  碧落还想说什么,屋内却响起了瓷碗摔碎的声音,令她猛然一惊,大喊不妙。见楚一晨不解的回头,碧落赶紧朝着屋内骂道“死兔子,是不是你又来捣乱?!”她笑嘻嘻的走上去挽住楚一晨的手,撒娇说“大师兄,等这次比修结束后,你帮我好好教训那可恶的兔子,好不好?”

  “小心眼。”

  见他笑意连连的点了点自己的额头,碧落欢快的放开他“说好了的,你不能反悔。”

  “好。”

  “那大师兄快点回去修炼吧。”

  楚一晨点头,正要离开,突然见整个人气势一变,直直的盯着房门口。

  碧落一惊,心中已然猜到了几分,僵着脖子扭头去看。只见,那里已经站着一身黑衣的男子,一头白发异常的耀眼。

  楚一晨大惊失色,目触到白发男子那周身灵力,立即将碧落护在了身后“你是谁?”

  黑人男子没有理会楚一晨,直直的看向碧落,阴沉沙哑的开口说“你当本座是只兔子?”

  碧落害怕那冰冷的双眼,已经来不及去想其它,躲到了楚一晨的身后。

  “你到底是谁?”

  楚一晨迎上了那男子目光的一刹那,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碧落的手,退后了一步,右手立即从腰间取出一份身份令牌,这东西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发出信号。

  “不要!”碧落知道他下一刻要做什么,立即阻止。如果身份令牌一旦捏碎,要是让众人赶来,她就死定了。楚一晨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她,刚想问为什么,那男子已经开口“看在你将我带到这有点灵气的地方,本座不计较这些天来你乱给我喂下那么多的草。”楚一晨听到这里,哪里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急道“落儿!我的小师妹,你怎么能让外人进入黎山,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人发现,师傅也保不了你,等到被赶下山,你一个人怎么活?”

  “我。。。”

  见她惶恐,楚一晨不忍“你一点不知人心险恶,万一他。。。”他没有说下去,指使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露出忌惮。凭他的修为,根本看不透对方的实力,只能从他散发出来的那些若隐若无的气场中可以判定这人十分的危险。他鼓起勇气,说“我不管你是谁,请离开这里,不要让落儿。。。”

  “呱舌!”

  楚一晨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眼前一片白芒,接着身体就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直直的撞在了木门上,哇的吐出一口气,便晕了过去。

  “大师兄!”

  “他只是晕了。”

  碧落现在有点惊慌了,这人只是轻轻的抬手就能拥有这么大的力量,他还是个重伤之人,如果是巅峰之期,会是怎样的骇人?意识到自己似乎惹下了大麻烦,她恼怒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同时瞪向了这个白发的男子,愤愤说“你为什么打伤我师兄!好歹我也救了你!”

  白发男子没有理会,直接走进了屋里。

  碧落急忙查看了楚一晨的伤势,发现他并无大碍,真的只是晕过去而已,这才费了好大劲将他扶进屋里,当她看到若无其事般闭目打坐的人,忍不住冒火“喂,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救你花费了多少力气,如果被人发现我会被赶出黎山的,你没有说一声谢谢也就罢了,竟然还伤我师兄?!”

  “与我无关。”

  “你!”碧落气恼的看着这个忘恩负义的人,咬咬牙说“都是上仙级别的人物了,无情也就罢了,怎还这么小气。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不送。”

  那人眯起了双眼仔细的打量了她一遍,随即她抛来一物,碧落接过来一看,不满的说“这个袋子做工甚是精美,不过我既然救了你,这东西怕是不够分量吧?看样子你是想继续留在这里,可你打伤我师兄,仅仅一个袋子就能了事?”

  “没有人教你遇见强者要夹着尾巴做人?”点苍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娃,一个没有灵力修为的凡人竟然还敢在他面前这般讨价还价,还真是胆大。

  碧落轻哼了一声,又看了那袋子,“我的地盘我做主!出门左拐,好走不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