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6-13上架
  • 541230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黎山,碧落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3607 2019-06-12 15:34:11

  这是一处极其隐蔽的空间,常年白雾弥漫,虽然看不清任何,却可以感受那隐晦的气息波动,使得这片世界异常神秘。

  它在这半空的隙缝中已经悬浮了整整百年之久。

  小世界里,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盘坐在石台上,望着连绵起伏的山峦,幽幽的叹了口气,身后恭敬而立的老者也随着这声叹息忧心忡忡。

  坐在石台上,望着连绵起伏的山峦,幽幽的叹了口气,身后恭敬而立的老者也随着这声叹息忧心忡忡。

  老人望着远方,目光有些浑浊,低低的问“钟老,事情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钟老缓缓的低头,面对主人这沧桑的脸,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主人不必再忧心了,你的身体要紧。事情没有到那一步。我们广凌虽然已经在仙界除名,但是根基还在,召衡少主天赋极佳,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重返仙界。”

  “你用不着安慰我,百年前的那场灾难,我已经没有抱任何希望了,一天天这样等着,看着,再多的耐心也要磨光了。只可惜,我已经是垂死之人,什么都做不了。光复我族的重任,都寄托在了衡儿身上,这孩子肩上担子实在太重。”

  钟老听罢再也说不出什么,一切梗在喉咙里。安慰的话说多了也没有意思了,他低着头,无奈的看着主人的衣角,那深色的衣袍越来越宽大,想必包裹的躯体是何等清瘦可怜,钟老忍不住内心悲戚。

  “对了,预言石上有预示吗?”

  “黎山之隐,妖花之劫。”

  黎山之隐,妖花之劫?

  老者低喃着这几个字,轻轻的应了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以,老主人,你也不要过于担忧了,,就说明我们还有转机的。可预言石上的意思,我们一时之间也猜测不了是什么,也只能去黎山看看。只是,如今各大族老,长老都还在内乱中,此行,也不知道能派谁去。”说完,钟老又是一阵唏嘘。

  隐族现在的状况确实糟,内忧外患,已经没有什么比这更糟了。

  “这事还是交由衡儿去办吧。”

  钟老一顿,有些着急“想要改变我族的命运,黎山一行必不可少。只不过,想要际遇什么,倒是三年五载也说不清,老域主,一旦召衡少主离开,你的身体不知道。。。”钟老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哽咽禁声。

  “事关我族的生死存亡,我的命又算什么,既然有了希望,就应该全力以赴,族人们对衡儿全然不服,如果能让他成功,想必地位会不一样。就让他出去历练,又如何?我族的少主如若真那么娇贵,也担不起这一族的兴衰荣辱。”

  “父亲,我愿意去。”

  就在钟老还欲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少年出现在两人面前。少年面容冷峻,目光坚定。

  老者一惊,有些复杂的看着懂事的儿子,低低的叹了口气“衡儿,你都听到了?”

  “我族一直隐藏在黎山之巅,而那黎山紧靠的无风山近来也是异动连连,且那里异宝常出,我正想着去那里碰碰运气,看是否能替父亲找到血龙鱼。”

  老者叹息一声“那血龙鱼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的,为父的伤怕是。。。”他忽然顿了顿,摆摆手“也罢,你且去吧,万事小心。”

  这是一片连绵不断的林海。

  绿树丛荫,芳草萋萋,更有飞流悬挂,仙雾弥漫。

  半山腰上,一座殿宇若影若现的出现在丛林中。许多年前,一位得道仙人在此建立了一个仙门,后人称之为,黎山。

  经过多年的锤炼,黎山虽然已经看不到那位祖师爷,却在这一方深得人心,黎山也不断壮大,四周静寂的山林,更显这里的热闹非凡。

  黎山外院。

  三五成群的学着带着兴奋游走在广场上,想着他们经历艰辛万苦,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修仙者,无不精神焕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听说了没有,这次招生,好像比以往多了二十名,也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什么特别的。”

  “又是一群来抢饭碗的,要是里面还有走后门的,不但没有仙骨,就连基本的都不能修炼,那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废物。。。”那人愤愤的说着,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了一处树荫下的紫衣少女。

  跟在他身后的几人也注意到了这点,看向那少女时,都不甘心的冷哼,一脸不屑的掉头走去。

  少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仍然拿着随手扯来的树枝,无聊的看着不远处的操练场。

  “你为什么在这里呢?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导师在授课,他们都去了。”

  紫衣少女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少女,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反倒是热情的打着招呼“你们好,我叫碧落。”

  “呀,你的束带是赤色的。对不起,师姐,我还以为你和我们一样是新晋的弟子。”

  碧落见她们惶恐的模样,刚想开口,旁边就传来一声嗤笑“两位新来的师妹,犯不着理会她,像她这样没有一点修仙资质的凡人,竟然还能在黎山中做一名外院弟子,简直是黎山的耻辱,你们还是少接触的好。”

  两少女听罢,脸色都变了,她们眼神怪异的打量着碧落,随即便看向说话的人,见来人是个傲气凌然,艳光四射的女子,不由眼前一亮,接着目光很自然的落在了她橙色的束带上,互看了一眼,纷纷倒吸口气,这黎山弟子佩戴的东西是有讲究的,比如束带的佩戴,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依次排列,紫色最高且最具天赋,是黎山重点培养的弟子。而青蓝紫三色的束带则由内门弟子所佩戴,是他们这些新进弟子很难接触到的。凡新晋弟子,要经过考核,才能以此排名。如果达不到要求,就算是进了黎山,也是属于外院的杂役弟子。两人心知这点,便恭恭敬敬的朝来人行礼“拜见师姐。”

  来人满意的点点头,抛下一句“记住了,我叫和雨。”说完,轻蔑的看了一眼始终没有吭声的碧落,扬长而去。

  碧落无奈的摇摇头,望着四周已经围上来的众人,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起身离开。

  “我早听说外院有一个不能修仙的凡人,原来就是她啊?”

  “我还听说她的父母都是外院绿束带顶级天才,怎么生出了这样一个没有仙资的凡人?”

  “看着伶俐的可人样,真瞧不出她还有那么厚的脸皮,竟然还能安然待在这,要是我,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算了。”

  “管这些做什么,刚才和雨师姐不是说了吗?她就是黎山的耻辱,我们犯不着理会,反正她跟我们不会有什么交集,走吧,我们练功去。。。”

  碧落听着身后的议论,自嘲的笑了笑,便朝着药园走去。

  “碧落师姐,你等等,我们要把这鲜果送往外院掌门处,可是路不熟,你帮我们送好不好?”

  碧落转身看到两名新晋弟子,说话的是一个满脸高傲的女子,另一个男子站在一旁,毫无忌讳的打量着她,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碧落看着眼前的一大筐水果,不由皱眉。他们两人抬还满头大汗,却还想让她这个手无寸铁的人来搬,可见他们居心。

  “怎么,仙师刚才还说,师兄师姐们会爱护我们,有什么困难也会帮我们解决,难道他说的不对?”

  四周已经围满了人,一脸看戏的瞧着,无一不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师妹你误会了,仙师还教了我们要尊师重道,孝敬长辈,相爱同门,你们可不能只学一半。师姐有事就先走了。”

  好张巧嘴,人群中有人赞叹道,这三名新晋的弟子,竟然搬出仙师的话,本以为碧落不敢反驳什么,没有想到,她竟然顺着意思往下说出这么一句,那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你说身为师姐就应该爱护小的,那好,你们明知道我搬不动还要来羞辱,这算什么相爱同门?

  三名弟子脸上同时一热,碧落的话无疑是打脸。

  “哼,你搬不动就搬不动,少一副教训人的样子,你算什么师姐,不过就是人人可踩得凡人,叫你声师姐你还往脸上贴金了,你也不看看。。。”

  “别说了。”一旁的男子连忙拉住她,恭声说“碧落师姐别介意,我替师妹像你道歉,你大人大量,请原谅。”

  碧落刚皱的眉瞬间散了,心里舒服了些,对这男子刚才放肆的打量也就放开了。还好,这人还是懂分寸的。

  这份好感还没有维持,她便听到那男的低声说“她虽然是蝼蚁,但管理着药园,以后可能要她帮忙,不可得罪死了。还有,好歹她现在的戴着赤带,也不是我们能撼动的。”

  隐约还听到那女子吼了一句凭什么,碧落那瞬间的好感全无,呆瞪着那两人的背影,一群人一哄而散。

  “哎呦,谁打我?!”

  碧落捂住发疼的头,看见是只雪白的兔子,气打一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偷袭她了!

  这是令月师叔的宠物,因经常在令月师叔打坐修炼沾有了些许的灵气,故而也成了个半灵体的妖兽。如果说黎山的还有什么人能力最低,估计便要属碧落了,所以,这只妖兽倒是聪明,只会捧高踩低屡次找碧落挑衅,寻找威风。

  “我说死兔子,你就这点能耐,欺负本姑娘小小凡人,有本事去找那只鹰虫?”兔子咧嘴发出几声不满的叫声,谁不知道外院掌门的那只鹰每次都轻而易举的将它啄得毛发全无,成为秃兔。

  捅到它的痛楚,兔子一蹦而起,直接站到了碧落的肩上,翘起屁股,吧啦。。。

  “死兔子!”

  碧落望着身上的便便,咬牙切齿气愤不已,兔子灵光,拉完果断的跳开了,这会儿正在一旁有模有样的发出吱吱的声音声,让人莫名的想到了嘲笑。

  “别跑!死兔子,这次我非扒光你的毛不可!”

  今天她受人嘲笑已经够了,完了还要在这小树林里受只兔子欺负!是泥也有几分粘性,是可忍孰不可忍。只是这兔子跑的太快,快得让她都不知道藏身在了何处。

  咚!

  脚下似乎有东西扳了一下,碧落没有稳住身形,直接摔了出去。

  “真倒霉!”她低骂一声,身下并没有传来疼痛,反倒是有些柔软,她抬起头想要探究清楚,目触到一个陌生男子俊逸的脸孔时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好巧不巧,她整个人正趴在男子的胸口处。

  男子脸色惨白,双眼紧闭,要不是还能感觉到那微弱的心跳,碧落还真以为他死了。

  “黎山是有禁制防止外人随意出入的,这个人为什么能闯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