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尊欲悔婚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80 2019-09-12 20:17:11

  召衡似有感应,也看向点苍,两人视线隔空对上,召衡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一干而进。

  点苍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并没有喝酒的意思,目光落到了袖口处那块传音镜上。他意念一动,一句话化作流光没入其中:落儿,来宴会厅。

  这一句后,传音镜便陷入了沉寂,点苍等了一会,意念再动“落儿,我在宴会厅等你。”

  传音镜又是一阵静寂,点苍蹙眉,以袖挡住众人视线,开口说道“落儿,快来宴会厅。”

  等了一会,传音镜仍是没有反应,点苍心神一动,想要打开镜面查看碧落的状况,这才发现,镜内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他眉头越发紧皱,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便放下,案上传来清脆的响声,吓得喧闹的大殿噤若寒蝉。

  人人不知所以的看着点苍,就连跳舞的仙女们都停下了动作,心惊胆战,深怕她们跳的舞入不了神尊法眼,惹神尊不高兴。

  “无事,你们继续。”点苍这才发现自己失态,又喝了一口酒。

  大殿又恢复了祥和的气氛,只是点苍却却没有心思看。他缓缓走下高台,来到了召衡的案前,看了一眼在召衡身后坐着的楚一晨与和烟,见他们目光都充满敌意,也没有理会,最终将目光定在了召衡身上,复杂的盯着他看。

  “神尊可有什么事?”

  “落儿为何不来?”

  召衡若有若无的饮了一口酒,看都没看点苍神色,不紧不慢道“不想吧。”

  点苍明显不信,前段时间她还说无聊,想出来看看,这么热闹的场面,她又怎么会拒绝?定是眼前之人说了什么。这样一想,点苍闷道“她最喜欢热闹了。”

  召衡挑眉“在冰冷的地方待久了,寒气入体,自然需要静养。且一个人孤单久了,对于这种热闹也就不稀罕了,毕竟,改变不了环境,就只能改变自己。”

  面对他的指桑骂槐,点苍心中有气,却不宜表露半分。这人对他一直含有敌意,即便他现在贵为神,在他眼里,也没有半分的敬畏之心,相反,仍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超然,就连讥讽的话都说的云淡风轻。

  “是吗?她难道不知,错过这场盛宴,她就要回到寒室,很难有机会出来放松了?”

  楚一晨立即站了起来,激动到“神尊,你究竟想要逼她到何种程度?”

  “放肆!本尊是为她好,你不知也就罢了,召衡,你不会也装作不知道吧?”

  楚一晨不解的看着两人,沉默了。

  召衡对上他的视线,悠悠问“知道又如何?”

  “既然明白,你就应该清楚,本尊这般做,一切为她好。”

  “不敢苟同。神尊如今修为高深,难不成还惧怕什么人不成?连一个女子都护不了,可不是神尊的能力。又或者,神尊日理万机,难免纰漏,不如就将她交给我照顾?”

  四目相对,两人眼中所散发的敌意瞬间又消失无形。

  “你觉得你能护得住她?”

  “当然!神尊要守护的是天下人,而我守护的,不过是一个碧落。”

  点苍面色沉沉。正要再说什么,北宇已经凑上前低语“神尊,北闵山主到了。”

  点苍一愣,看了召衡一眼,走回高台。

  北宇看着召衡,最终挤出一句“好胆量!”

  “多谢。”

  北宇摇头离开。

  楚一晨见他们一走,担忧问“少主,若是他还要将落儿送回那什么寒室,我们该怎么办?”

  “他不会。”

  “少主为何这般笃定?”

  “三天后就是金宇入东孚山取剑的日子,我自有办法让他答应碧落留在素园里。”

  楚一晨与和烟见他自信满满,不由相视一笑。

  这时,一个高大男子缓缓走来,恭敬行礼“北闵山黎越拜见神尊!恭喜神尊化神。”

  有人小声道“他就是黎执事的哥哥,尊主未来的的大舅哥!好生威武!”

  点苍虚扶一把“山主远到而来,请入座。”

  黎真真就这么一个兄长,见到哥哥自然是欢天喜地的挽着他坐了下来,问长问短,平日里英姿飒爽,难得露出女儿娇态。

  “哥哥,早就传讯给你,为何来这般迟?”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拖来拖去,就到了今日,不过刚好可以参加这东孚山一年一度的大盛会,倒是不虚此行。”

  “怕哥哥是为了寻未来嫂子特意找借口忽掩我吧,谁都知道我们东孚山今天不仅是神尊特定的欢庆日,还是情侣表白的日子,哥哥此时来,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可是择侣的大好时机。”

  “哈哈,心思被妹妹看穿了。”

  “那哥哥可要眼光放亮一些,今天好多仙子在场,若是相中的,那就是大喜事一件!”

  “呵呵,哪有这么容易,你哥似乎来迟了,你看那里,好个俊俏的年轻人!”

  黎真真顺眼看去,就看到一群莺莺燕燕围在召衡的四周,纷纷递荷包。

  “他啊,说起这人,倒也不赖,才到东孚,便受神尊重用。不过,他再优秀,我家哥哥也是人中之龙。”

  “就你嘴甜。”黎越看着笑容满面的妹妹,眼神暗了暗,眼中闪过不忍,可还是问道“这么多年来,你还是喜欢神尊啊?”

  “哥哥说这什么话?我是他未婚妻,当然会一直喜欢他啊。”

  “那若不是呢?”

  黎真真不悦的看着他,埋怨“哪有你这样比喻的。”

  黎越叹息一声“这么多年来,每次来东孚山见你,他看你的眼神都一样。”

  他没有点破,但黎真真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由自主的垂下眼帘。“他说他心中没有儿女情长,但我深信,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黎越叹了口气,纠结了片刻,终于说“傻丫头,可你不知,那一纸婚约,不过是哥哥求他保护你而已。”

  黎真真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当年北闵山遭遇大劫,与如今的神尊被困伏魔山出不来,于是,只得救助东孚山,我们协商联手合作一起闯出来,但作为交易,我北闵山永远支持东孚山,而条件是……”

  黎真真大骇,猛地摇摇头。

  “他虽答应了婚事,但也有附加条件,也就是,若千年之后,他对你生不出男女之情,那么一切作罢。”

  黎真真忍不住泪流满脸“所以,现在……”

  黎越不忍心看她,最终点点头“这次他叫我来,不过是想解决这桩旧事。”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黎真真接受不了事实,直接冲了出去。

  黎越无奈,想要去追她却又停了下来,继续坐下,猛地喝了口酒,看向了点苍,面色也不好看。虽然之前他与黎真真谈话用法术隔绝了其他人,但黎真真那般失态的跑出去还是惊到了众人,现在纷纷探究。

  可最奇怪的是他们的神尊,未婚妻这般离席,他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反倒是有预见般。

  “神尊好定力。”黎越走上前,隔空对上点苍,屏去外界干扰,不悦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

  “我家真真到底哪里不好?”

  “几千年你没只言片语,叫真真传讯给我,我就知道,这次绝没好事!”

  “可是神尊,你不觉得残忍吗?你让真真亲自传讯给我,然后叫我来跟她说这些,完全是在伤她的心!”

  点苍有些愧疚“黎兄,长痛不如短痛,没有那种意思,耽误真真,才是对她的残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