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无风亦起浪

第三章 第二节(坐月子风波)

无风亦起浪 叶阳嘉沐 10 2019-06-14 22:04:46

  大抵每个女人,第一次生孩子都是如此手足无措。眼瞅着孩子生了出来,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照顾这个孩子。北方三月天,还夹杂着也许寒意,北风嗅着房子的温存疯狂的往门里挤。可孩子连蔽体保温的衣服也没有,就赤裸裸的躺在土炕上,盖了一层薄薄的被子。

  在此之前,她每天忙于家务,根本不知道婴儿还要换洗尿布,还要穿舒服的打底衣服。显然,洪亮的哭喊声让她彻底慌了手脚。她起身坐到孩子旁边,看着小小点人,哇哇大哭憋红了脸。她轻轻抱起她,两个人的身体触碰在了一起。从那一刻起,她就清楚的知道,即使往后的生活多难熬,她也没法子脱离了。

  正是坐月子的时候,她也没办法出去请教一下村里的老嫂子。隔天,她拿出自己从家带过来的几件衣服,支离破碎的凑了几件孩子穿的衣服、尿布。针脚也是七拧八扭,她嫌弃的撇撇嘴,比起娘亲的绣活真的是差距甚远。闲下来,她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思绪被拉的很远。

  从小她就不识字,看着大姐、三姐都上了小学,当时因为家里萧条,所以辍了学,但好歹也是识了个大概字呀!二姐就更幸运,学习好,还漂亮,嫁给了城里人,最后当了医生,生活还不错。小弟还在读书,是军校,从西北到广州,挺远的。其实她还有个大哥,可惜英年早逝。大哥活着的时候,考上了师范大学。他人长得瘦高,一米八的个,学的体育专业,但画画水平也是一流的。只是后来一场大病就带走了他的一切。就只有她,打小就照顾弟弟,虽然在家里大家都宠爱她,可没有文化就是没有文化。这是不能比的。

  “你现在就天天游手好闲吧,让你读书你不好好读书。别人都能考上大学,就你考不上。”院子里公公的声音越发暴躁。她悄悄的躲在窗帘后面,掀开一条缝,看着他和父亲两个人争执。“咋滴啦,就一定要学习好吗?你很烦哎,你知道吗?”他整个人都不耐烦。“我烦?家里花钱供给你读书,你自己不争气,连个大学也考不上,现在在家混吃等死,你好意思说这话?”公公脸已经通红,呼吸也变得急促。公公身体是越发不好,几个小姑子都顾着自己的事,婆婆也是忙着八卦别人家的事。“我不想和你多说了,你要是闲我多余,我走还不行吗?”他说完,就头也没回的走了。她知道,自打她坐月子起,这已经是他们父子俩第三次闹僵了。每次无非都是公公拿他没考上大学的事做文章。其实,以前公公的身体还行的时候,家里的大小事务他都梳理的有理有条。现在,他的病严重了,可是家里的事除了儿子能搭把手,老婆和其他几个孩子都是图个嘴强,没有人愿意真正干活。家里的事一团糟,就连洗碗都是各自推脱。说白了,就是针对她的。

  她放下窗帘,看着躺在床上的孩子。对喽,前几天,大姑子几个给孩子起了名字——沈媛。她的孩子,媛儿。或许这就是大人羡慕小孩子的原因吧:即使世界末日,对于他们而已,该睡觉的时候能安心睡觉,该喝奶的时候能喝上温温的奶,就够啦。她苦笑着,这种日子可能很快就到限了。

  “我跟你们说,昨日里哦,我和村里他大爸媳妇闲聊,人家今年麦子和洋芋都种了十亩,我都羡慕的不成。”晚饭的时候婆婆突然说起这个。

  “有啥羡慕的,种的再多,天公不作美,要是干旱,不都没用。”他嘴里嚼着饭,嘟嘟囔囔的说到。她看了一周,每个人都表现的很平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啥羡慕的?呵,你自己还不知道你家才种了几亩?”婆婆恶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然后朝小姑子挤了个眼,下巴朝着她的方向微微的抬了一下。小姑子嘴角露出不明显的上扬,然后不经意的点了一下头。

  “哥哥,你说的简单。那人家家里多少是种了。就算真的旱,那也肯定比种一点点的收成好。”小姑子识时务的接话。然后停下筷子,把另一只手放到桌子下,用手捅了捅三姑子。三姑子立马心会神意。

  “是啊,哥哥,人家家里都是铆足了劲的种庄稼等收成,不像咱家,有空等吃饭的人,对吧?”三姑子语气犀利挑衅。

  “我听着人家都说,这女人,嫁到别人家,那就要任劳任怨。花钱娶你进来,难不成享福呢?”婆婆眼看自己策划的战争导火线已经被点燃,更是语气傲慢不屑。她听着头低的老低,一双筷子在碗里巴拉的很快,终究是来了。

  “嫂子,你这坐月子都有半月多余了吧,现在身体也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吧!”小姑子倒也是直接,明面上的问她。

  “嗯。”她惜字如金,和这些人,她从来都不想有太多的话。

  “呦,这么说,那是可以干活了吧!”婆婆满脸得逞的笑容。

  “娘,这还没到一个月呢,你就让她干活,太过分了吧!”他第一次居然替她说话。

  “过分?你真的是不要脸!全家人把希望放在你身上,你自己啥样子。你还有脸替她说话,我看就娶了这个女人,所以我们家里才这么晦气!”婆婆直接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你们老拿这事说啥?没考上大学就不能过日子吗?都是人,你为啥老针对她?”他根本就不示弱。

  “呵,那你倒是争气考上呀,自己没本事。还不让人说?老天爷,我这造的啥孽,生的这啥东西?为了一个女人,还骂他老娘?”她蒙了一下,第一次看到婆婆这个样子。她怯怯的看着婆婆。发现婆婆根本就是演的,压根没有生气的样子。只见婆婆一边抹眼角,一边顺着桌子蹲了下去,一副赖皮狗模样。

  “啊,我还怎么活呀?你们说,这么多年,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兄弟姐妹几个拉扯大。家里的啥不是我一个人干的。现在都长大了,翅膀硬了,连老娘都不要了。就为了一个没关系的女人!”没关系的女人?...原来她从来都是没关系的!

  “哥哥,你太过分了,你自己不争气就算了,你还气娘,骂娘?你知道你娶个媳妇家里花销多大吗?”三姑子手安抚着婆婆的背,一脸憎恶的看着她的哥哥。

  娶媳妇花销大?这家人是不是搞错了?她被赌钱输了指定给他的那一刻起,她得到了什么?不能再去接受别人的喜欢,不能和村里的男人多说话?撇开失去自由不说,就嫁给他唯一的嫁妆就是一件红色袄子。连酥糖都没有!脸盆梳子都是娘家带来的。这两年,她什么活没干活?她心里五味成杂。

  “鹏子,你快给娘服个软,你这样真的太过分了!”平日里内向的二姑子说着摇了摇弟弟的胳膊。

  “我啥也没做错,就你们女人的事多!没考上大学是我的事,你都管不着。要想考自己考去!”他脾气上来了,整个脖子和脸都通红。

  “咳咳,够了,还吃饭吗?一天天的,家里就没个安生。我看就是吃的太多,力气多的是吗?”公公把手里的烟斗放下,咳嗽了几下。果然,整个屋里静了下来了,只有茶壶里的热气腾腾的谁也不理。

  次日,天还没亮,她就醒了。昨天的风波已经赤裸裸的指向她。她自知她没有办法抵抗。她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媛儿。她俯下头轻轻的亲了一下媛儿的额头,然后慢慢地把胳膊从孩子的身上移开,身子小心翼翼的从被子里滑出去。这小家伙儿昨日半夜折腾了很久,看情况这会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醒。她穿上薄的打底衣,又套了一个袄子,还把他的棉帽子也戴上了。

  昨晚下了好大的雪,整个村子都被笼罩在白色的恐怖里。她嘎吱的一声拉开了门缝,倒灌的冷风像饥饿的野狼,刷的一下席卷全身。她不经意的打了个冷战。坐月子的女人,换给别人家,都是不让下床的,哪有大清早还扫雪的呢?早前回娘家,娘亲更是三番四次的嘱托,说坐月子的时候,不能吹冷风,不能着凉,不能...哎,她离开家才大半年不到,但她感觉已经过了几十年,这种日子让她看不到一丝希望。有时候她是真的恨,恨他的老父亲,如果不是他赌博输了她,她的一生还会这样吗?但她不能说,也不能恨。这是亲情,是血水,她根本做不到!

  ”呼~”呼出的气在空中绽放又消失。她强忍着冷,从门缝里挤出去。看着整个院子白茫茫的一片,她忖度了一下,先扫出一条小路吧!顺着台阶边,她一直走到了存储房门口,看着眼前被雪覆盖的路,她把一只手小心的搭在墙上,然后伸出另外一只去够扫帚。终于在手挣扎地晃了好几个来回后,够到了扫帚。

  她浑身都已经没了热乎气,好像比雪还冷。她瑟瑟的把左手缩进袖筒,然后放在扫帚尾巴的前方,右手紧握着扫帚尾,身体一摆一晃的动了起来。大概过了快一个钟头,院子沿着到井边的小路就赫然出现了。停下扫帚,她肚子咕咕的响着。天也不早了。

  “我的天呀,这谁把院子扫了的呀?”她正在厨房做早饭,就听到婆婆妖气的叫喊声。她懒得理会,只是肚子饿的她加快了手里的活。“彤儿?是我的娃不?是我的娃扫的院子吧?”婆婆看见厨房烟囱里的烟,见状疾步地走向厨房。“彤儿?”婆婆期待的喊着,直到她转过身来的那一刻。婆婆脸上的笑容和期待一下子消失了。她也什么都没说,就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做饭了。婆婆悻悻的舔了一下嘴巴,翻了个白眼,冲着她的背影气气的说:“叫你呢,你还不说话,什么意思?大早上的,净惹得人不开心!”她心里竟觉得好笑,刚才婆婆那期待的眼神一下子就暗了。难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的样子自己还不清楚吗?早起干活,做梦的吧!

  

叶阳嘉沐

对于每个母亲来说,怀胎十月,这不仅是对身体的一种极限挑战;更多的是她下定决心为你生下孩子的勇气。我希望每个母亲都能被宠爱,而非只是被看做传宗接代的工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