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无风亦起浪

第二章 第三节(纷争的拉锯战)

无风亦起浪 叶阳嘉沐 549 2019-06-13 23:37:13

  其实如果只是简单的忙活,就算起早贪黑,避开几个麻烦的小姑子和公公婆婆,生活还算平坦。但第一个冬天很快悄然而至,她也不知道降临到她身上的悲惨愈演愈烈。封建思想驱使着婆婆和公公。公公是个懦弱的人,所以家里的大权几乎都在婆婆手里。婆婆向来偏袒几个小姑子,就算家里唯一一个儿子,她也不待见。

  冬季里,几个小姑子和公公婆婆都赖在家里不愿出门,因此她的负担更重。北方的冬天,冷的极致。那时候,哪里有炭火和暖气。她的衣服也是薄的瘆人。离开家大半年,即使是邻村,她也没有机会回家。想起以前这个时候,娘亲早给他们添了厚衣服,虽然都是不好的料子和丝绵,但都是娘亲一针一线的缝起来的。娘亲是自家村里唯一的厨师,也是出了名的绣娘。每到逢年过节,村里大半的人都挤到她家,院子里齐刷刷的摆上长板凳,支几个圆桌,都放开了吃。娘亲那几天都是从早到晚在厨房里。凉菜、长面、猪肘、西红柿炒鸡蛋、细丝胡萝卜、酥糖、甜米…记忆里再简单的食材,娘亲仍可以做出来不同的味道。而娘亲的绣花工也是出了众。大到被褥门帘,小到鞋垫袜子,娘亲都是一针一线,细心缝制。父亲、三个姐姐、自个还有弟弟都是备齐套的。哎,她回过神瑟瑟的把手搓了两下,这天气越来越冷了。

  昨日到今天晌午,她就喝了一碗清粥,力气像点燃的香烟一丝一缕的氤氲抽离。她在院子里看着灰蒙蒙的天,手还浸在冰凉的水里。许是已经过了透心凉的时间,手在水里泡的时间太久,连洗衣粉沫蹂躏着的伤口也没了先前的刺痛。

  她低下头,用手快速的搓洗着衣服。就听着侧房里传出来他的呼噜声,一起一伏的。近日公公和他的矛盾升级了。听他们说,公公以前很是宠爱儿子的。可谁知这儿子,比土匪还土匪。就读书的那几年,算是伤透了公公的心。公公也是腆着脸和几个兄弟说,自己生了一个土匪儿子:一天天学习不搞好,就逃学泡妞、整老师。其实他着实聪明,就一周去一两节课,成绩也不差别人多少。村里有几个野的男孩子,也是常常逃课去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体育项目玩的倒是挺精,就是成绩怎么也跟不上。只是高考就是失利了,没考上,这是命,谁也没治。当他五十几岁回忆起来,眼睛里扑朔迷离的光,好像黑暗里的一丝火苗。公公嫌他不好好学习,现在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糟糕,家里就供给他一个人读书啦,结果啥结果也没有;也是嫌他不争气,让几个兄弟看不起自己。可能父母都这样吧,自己的一生坎坷多难,多数愿望落空,所以就把唯一仅存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吧。

  也快临近年底了,整个村子里都热闹了很多,有些外出打工拼搏的人都回来了。每到傍晚时分,几家几户的中年妇女裹着头巾,双手缩在袖筒里,挤在一个旮旯里,七嘴八舌的说着谁家婆媳关系不好,谁家今天收成给力得劲。而男人们都是手插兜里,棉帽子护着耳朵根子,嘴里叼着卷的纸烟,吧唧着嘴。眼睛斜睨着,看一出女人说是非道黑白。偶尔也聊聊这几年邻村变化,聊聊谁家娶了新媳妇。八卦的事,你一言我一句,就寥寥可数的几句,没多久就流言肆起,换了花样,变了味道。

  这不,他家也是不紧不慢的拾掇着,自知是过年,所以伙食比往日好了些许。谁让他家名声臭的不行,除了公公那几个兄弟偶尔来串串门,别人也是碰见聊几句,没几个真心想来他家。可惜这年喽,说白了,就是给她活活的增加痛苦。刷洗猪肉、洗被套褥子、缝补衣服、清理房间尘土...她忙的分不过来神。但每次想到过了年就能回娘家,她就越是期盼这年早点来。就是这年,给她和老父亲埋下了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多年后,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喝醉酒哭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说这是他一辈子的错啊!那一刻她的泪像溃滥的潮水再也止不住。

叶阳嘉沐

写到这里,我还是很压抑的。如今已是新时代,也许这种痛苦很少有人真的体会。当一个人面不改色风轻云淡的谈及往事,她所承受的痛苦是很难用文字渲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