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无风亦起浪

第二章 第一节(赌博婚姻)

无风亦起浪 叶阳嘉沐 1090 2019-06-13 13:51:19

  22岁那年,她嫁了人。那年代,倒不及古时女子出嫁前居于深闺,但确确实实也是父母之命。说实在了,就是她的老父亲赌博把她输给了男方。那时候,她才十几岁,就莫名其妙的被指给邻村的他。她确实只字不识,但在自家总是有娘亲的疼爱,姊妹的照拂。也是嫁给了他,才终究明白,没有文化,就像是蝼蚁一般遭人践踏。

  自打有了这门赌博婚姻,男方也常来帮家里干农活。说不上讨厌,也没丁点喜欢。她小小心思尽数散在唱戏,学书和农活上。可是一丢丢都匀不出来去想别的事。偏偏他的名声也是乱七八糟不好不坏的传进她的耳朵。

  他家开了一家药铺,按理生计不会太困苦。只是再不错的药铺,摊在一个贪婪自私的娘亲和几个丧心病狂的姐姐手里,家里穷的也只有他的老父亲的药铺了。那年他考试失利,就放弃了上大学的念头。他经常坐在洋芋地头,嘴里叼着发干的野草穗,看着天上的云来来去去,尽数变化迷人的很!小学的时候,他是班里出了名的小混混。翘课去放羊,写秀气的情书给隔壁班的姑娘,深夜去老教师家放鞭炮,穿破草鞋参加长跑,和人家打架,学村里的登徒子喝酒赌博吹口哨。臭名声像五月的风传了几个村。也隐隐约约的入了她的耳。

  一九九三年,他们结了婚。没有洁白的婚纱,也没有洒满地的糖果。就简单的-----红袄子,麻花辫,新衣裳,离家去。嫁到他家的那刻起,她的劫难从此开始。

  时隔多年,当她坐在院子里和她的孩子说起来时,仿佛一切都和她无关。倘若第一次进他家门勇敢点,倘若懂得反抗,那倒也是不敢想。

  进了他家,第一眼就是唯唯诺诺的公公和精明傲气的婆婆,还有几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小姑子在一边碎碎私语。她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挤在乱七八糟公厕般房间里的他们一家人。他没有牵住她的手,他也只是呆呆的站着。

  “做饭去,我们还没吃饭呢,净是瞎忙活,这可是早就定下来的婚事呢,你早该过来帮着做家务啦,还浪费一天时间,这六月份的庄稼可不等人!”婆婆语气嚣张的指示道。她也是一脸茫然,虽说早有婚约,但她之前并未进过他家,别说厨房,就她手里拿着的新衣服她还未放下呢。

  “怎么,你还不愿意?”小姑子就势气焰嚣张。她眼睛转移到小姑子的身上,怯怯的看着。小姑子个子着实不高,不到一米五的样子,但头发弄得和她家花公鸡的尾巴一样,蓬松炸毛。穿着…

  “看什么呢,说了让你做饭去!”她快速度寻找声音的出处,最终目光停在三姑子的脸上。和小姑子不同,三姑子长得很修长——瓜子脸,狐媚眼,穿着廉价的高筒皮靴,一脸的了不起。不过,她的头发也是和花公鸡的尾巴一样。

  那时候,她竟有点想笑,哈,炸毛的花公鸡。她憋着笑,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又把头低了下去。这个时候,他说,走吧,我带你去。然后就出了房间,她倒是有眼力,紧随着就出去了。

叶阳嘉沐

我们都在坚强而又脆弱的活着。很多时候,我们的第一选择,可能影响我们的一生。年轻的时候,热情和懦弱试探着人生;年老的时候,沉稳和信仰原谅着人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