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多情疯娇乱人世

第18章。争斗不休。

多情疯娇乱人世 妖精的尾巴乎 4243 2019-07-13 08:28:30

  紫衣真的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在玩儿这个石砚,真有意思,磨呀磨呀磨呀磨。看我磨出细腻又好用的墨汁。她在现代可没有这么闲情雅致,更是没有时间啦。不过现在,嘿嘿。有的是时间磨呀,磨呀,磨呀。终于磨好了,她抬眼一看,哇,吓死宝宝了。刚刚教室里还空无一人,如今竟然坐满了,老师这时从门外走了进来,吓得紫衣手脚一慌。嗯嗯,墨汁一不小心打到了手上。哎呀!慌个什么?不过是又见熟人罢了。

  来人就是李老师,不过,手里拿着的是,看封面上画着的,就知道这是古诗。如今的紫衣只想告诉老师。说她前世背的唐诗宋词也是不少,能不能不要背这个世界的唐诗宋词,会背诵死的。

  “今天我们讲的是诗词……”听李老师讲一堂诗词课,紫衣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炸掉。本来不识字也就算了,讲唐诗宋词也就算了。关键是老师讲课的方法好古板,好古板。她听着也好迷糊。最后好像听老师说,什么什么还要背。她突然如梦惊醒,背,怎么穿都逃不掉背书呢。

  古代没有下课,只有放学。现在应该算是中午放学,去吃饭喽。不过她刚站起来,就有几个女孩儿挡住了她的去路。

  “这不是臭名昭著的女妓吗?还真的敢在学校里呆呢。”雪花说。

  “就是说嘛,我要是她,我都不敢在学校里呆,连露脸一下都不敢,估计我会躲在被窝里哭着呢,一辈子都不下床。”水花掂着嗓子柔柔的说。

  “哈哈。还不如。听听这个当事人对这件事儿感觉如何呀?”霜花捂着脸笑道。

  “各位姐姐,我有些饿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吃东西好不好?”紫衣摆出那副看似柔柔弱弱的样子。

  “小妹妹呀。不要扯开话题嘛。”雪花说。说罢,还邪邪地笑了一声。

  “我是相父的干女儿。”紫衣小心翼翼的说,现在她还不知道外界把她传成什么样子。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什么?你是干女儿,不是亲女儿啊。”雪花一下子瞪住了眼。

  “这可真是个大消息呢。”说罢,水花笑得花枝乱颤。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满足了女人的八卦心呐?紫衣打心底不喜欢这三个女生。其实说真的,紫衣现在还不是很饿。早上吃了那么那么多丰富的早餐。不过,她现在还是不知道食堂到底往哪儿走。到底是问玄星呢,还是问眼前的女孩儿呢?

  “那我再问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娘不是妓女。”水花再次问道。语音有些紧急。

  “我的娘亲在生我弟的时候难产,早就死去了,不过,你们说我娘亲是妓女吗?不,她不过是种乡下种地的一个单纯妇人。”紫衣这边说谎话真的是脸不红,气不喘。说话也流畅,怎么看都是真正的事实。

  “姐姐,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水花这时看看霜花。

  “不像有假。”霜花一面说,一面死死的盯住紫衣,希望能从她的神情中抓住一点儿说谎的痕迹。

  “多谢姐姐信任。”像她紫衣是谁,真的是影帝般的演技,当然成功的逃脱霜花尖锐的眼睛。

  “对了,姐姐们。我叫紫衣,姓李,你们想必也认识我。可是我还不识得姐姐们呢。”紫衣那一双纯洁无瑕,单纯可爱的大眼睛,眨呀眨呀眨。看上去估计也让女人都要怜爱几分。

  “我来自我介绍吧,我是沈水花,这是我姐姐沈霜花。”水花急切的说。

  “我叫上官雪花,与她们情同姐妹。”雪花看看水花和霜花笑道。

  “你们是我来到这个学院交到的首批朋友呢,那中午我们一起吃好不好?”紫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那三姐妹。

  “不用,水花,雪花我们走。”霜花真的有副大姐大的样子,趾高气扬的就这样走了。

  “是,姐姐。”水花雪花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哎呀,对了,请问这食堂……”还没等紫衣说完,三个姐妹已经踏出房门,紫衣本想在追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吧。这三姐妹现在还不知道是善是恶呢?所以还是去投靠玄星吧。

  “玄星,玄星,你在哪?快出来吧。”自然是无人响应的,连叫了好多声。玄星都没有出现紫衣有些后怕,连忙跑出教室希望能找到玄星,不过,看着这院子里好像没有人了。就没有一个留下来好好读书,再背背东西。此时此刻,院里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有啊。不过紫衣刚刚这样想,瞬间就被打脸了。

  “紫衣过来,我有东西给你。”李老师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

  “好的,老师马上来。”小小的纠结一下,然后,迅速跑到老师跟前。拿好东西,然后去找玄星。玄星到底在哪儿呢?

  “这是本字典。可以供你翻阅,查询,背诵。”李老师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变出了这么一本厚厚的大书,比现代的字典不知道了多少要大了多少,反正重是挺重的。

  “老师,太感谢你了,不过现在会有急事儿先走啦。”说罢,紫衣对李老师点了一下头,便跑开了。看着紫衣跑的背影。心中暗叹:孩子真有活力呀。

  跑着跑着,不是紫衣跑不动了,是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陌生了呢?完了完了,早知道先问李老师。这里怎么走?有没有地图什么的。这么大的字典抱起来,还真是十分吃力呢。

  “玄星,玄星,你在哪儿呢?”紫衣还是努力让声音大一些。希望玄星听得到。

  她走啊走忽然走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院子。看着院子里摆设什么都很简单。好像也没什么人的样子。紫衣便转身要离开。可是却忽然发现门被谁不知什么时候锁上了,她出不去了。这个房子没有玄星的保护。感觉怎么做什么都超级没有安全感。“玄星,你在哪里?有人吗?喂。喂。院子里果真一个人都没有的。紫衣现在都出不去,也不知道到哪里,这可怎么办呀?忽然。她看见了一个梯子。梯子通向放在一个墙旁边。放在墙旁,墙后面是什么呢?

  一边这样想,一边就顺着梯子往上爬。看到墙后面竟然是另一处宅院。那个院子有她的哥哥,紫衣不禁大喊:紫金哥哥,紫金哥哥。

  不过就在这时,悲剧发生了。那。这梯子好像本来就不够高,现在她又半趴在墙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墙上有好多好多的青苔,一不留神儿又加上太激动乱动,真的是一头要栽在对面的地面上。

  正当紫衣以为自己快要摔死到时候。戏剧性的画面出现了紫金快速飞升过去,一把抱住了紫衣。虽然抓的紫衣腰有些疼,不过没有重重的摔到地上还是很好的。此时的紫衣手中依然拿着又厚又重的字典。不过,一点儿也不影响唯美的效果,两人相拥的慢慢的旋转,落地时的紫衣真的已经被吓得腿直软,真的有些站不住,紫金刚想轻轻地放下,不过没想到紫衣直直的要栽下去。没办法,只得重新把她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后背,很温柔的说:不要怕,不要怕。

  而此时,紫衣也真得是被吓到了。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楼上紫金的腰。然后轻轻的收紧,闭上眼睛,想想还真有点后怕呢。

  感觉到怀里的小人轻轻的又微颤了一下。紫金更是把她抱的紧紧的。更加轻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不要怕,不要怕。

  “哟哟哟,这是谁呀?竟然能让紫金大公子搂在怀里。金屋藏娇,竟然不告诉我,太不道义了,太不道义了。”能说出这样的话,还这样的语气。紫衣听着瞬间就淡定了,这不是轩辕傲还是谁。

  感觉到自己正被她哥哥紧紧地搂住。诶,这是不是被吃豆腐了?一把推开了紫金的怀抱。退出了好几步远,一脸防备的样子。

  “哦,原来是紫衣小妹妹。哈哈。紫金,你看你这哥哥当的。她害怕了,硬要搂你。如今清醒了,竟然一把把你推开。是不是此生都没有遭受过这种待遇呀?”轩辕傲大笑。

  紫金此时面无表情,但是,周身的气息更是冷若冰霜。如果再靠近一点,会不会被他冻死?此时,紫衣就有这种感觉。冷,十分的冷,非常的冷。

  “这是哪里?你们怎么会在这儿?这不会就是……”紫衣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瞪大了瞳孔。

  “没错,没错。这就是男院。怎么样?小妹妹?是不是那些流言蜚语搞得你不想在里面呆,想跑到男院了,没关系,哥哥替你做主。明天不,今天你就可以入住到男院啦。”轩辕傲那副嫌事儿还不够大的样子,继续笑道。

  此时的紫衣真的怒了。这个轩辕傲,几次三番的调侃她真的是让人太生气了。不给点儿教训,怎么是她紫衣做事的风格。哼哼,小轩辕傲看招。

  “轩辕哥哥的一番心意,紫衣真的是很感动,如果轩辕哥哥真能让我进男院,紫衣真的是无以回报,不如以身相许吧。”紫衣笑脸盈盈的说,慢慢的向轩辕靠近,轩辕还真是浑然不知。

  “紫衣,没事儿吧?受打击了吧?你……啊啊啊,痛痛痛。”此时,轩辕的惨叫声真的是传遍了院子。不过他该庆幸的是,此时院中就他们三个,不然的话脸都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没错,真是我们的紫衣做的好事儿。紫衣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手中的字典无疑是最好的武器。脚狠狠地踩住了他的脚,膝盖狠狠地顶住了他的……

  “你这个人不顶我一句你会死啊,老是这样说我,我很生气的。你知道女孩子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吗?今天我教教你,也让你见识一下,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一边打一边说。手中的大字典真的是一本非常非常好用的武器。

  “呵呵,你还是个女孩子吗?我呸。你就是个男人。”轩辕傲被打得束手无措,直接躲到了紫金的后面。

  “谢谢夸奖哦。”被紫金这么一挡怎么都打不住了,只能这样说了一句。打不到他,气也要气死他。

  “哟,这里可真热闹呀。还有一个女娇娥。”一个沉重的声音响起,来人的面相明明是一个中年油腻大叔,这谁呀?

  “赵管事。随便便闯入我们的院子。似乎不合规矩吧。”轩辕傲收拾一下自己玩世不恭的神情。对着赵管事轻轻一躬,算是行礼了。而紫金站定不动,看都不看他。

  “此处竟有女人。看这打扮,估计是个女学生。女学生闯入男院,罪不可恕,来人带走。”赵管事没有理会他,只是死死的盯准了紫衣。

  一大堆人马迅速闯入,向他们靠近。

  “我看谁敢,我妹妹不过是来看我。”沉默一阵儿的紫金终于出来刷一下存在感了。

  原来是有备而来,这么一大堆人吗?这么快就闯入。还有刚刚梯子,院子,门被锁。阴谋。

  “紫金大公子。我不过是按规矩办事,还请……”赵管事还想说什么的样子。轩辕傲倒是突然抢先,靠近赵管事。低头在他耳边说:倩倩的死,我知道。该怎么做?你知道。

  眼看着赵管事的神情大变。连忙低头。不断的点头说:知道知道,既然是妹妹探望哥哥,这也是人之常情,是我错怪了,错怪了还请紫衣小姐拜访完哥哥就赶紧离开,省得惹人闲话。在下告退,告退。

  说罢,一大堆人马迅速又离开了院子。

  “轩辕,你还挺厉害的嘛。”紫衣冲着他眨了眨眼。

  “快离开吧,省得再生事端。若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开学院吧。”紫金说。

  “知道了,哥哥,我哪有那么脆弱。可是,我上不去呀。”这一抬头望了望高墙,那是真正的高哇。

  “我带你。”紫金说。

  从头至尾。轩辕傲是真的很想很想插话,不过完完全全被那俩人给无视了啊。

  两人腾越而上。紫衣安全到达墙的那边,此时,那边院子的锁。竟然又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对了,玄星,你到底在哪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