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多情疯娇乱人世

第八章。我的天呀,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多情疯娇乱人世 妖精的尾巴乎 4920 2019-06-19 11:05:17

  带着春夏秋冬的紫衣,快速从后门儿溜进了相府。她这身儿装扮可不能让外人瞧见,要是被外人看见了,是不是给她的爹爹哥哥丢脸了呢?对,没错,先换身衣服再去见客。咦,怎么有一种当妓女的感觉?呸呸呸,呸呸。

  大厅里,春夏缓步走进大厅,对着老爷,大少爷,行礼说:小姐来了。相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春夏会意点头退出去,招小姐进来了。

  我是个千金大小姐,我是个千金大小姐。紫衣自我催眠,从老荣口中知道。今天来客。让她去见。莫非有帅哥去啊?嗯。不管是因为见帅哥,还是因为父亲和哥哥的颜面问题,她都要表现得端庄,得体,大方。所以不断地暗示自己,希望自己把这个千金大小姐做得更好。

  “父亲,哥哥是什么事呀?”人未到,声先到。紫衣故作不知什么事似的来到大厅,她这样的开场白是不是可以免去行礼这一步骤,她行的礼暂时不那么标准,不那么得体,所以免去好啦。

  “哟,紫衣,你终于来啦。”父亲笑脸盈盈地说。

  “爹爹,这是?”紫衣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故作好奇的问。

  来到大厅的紫衣很快注意到旁边坐着一位穿着贵气的老人和一个姑娘。

  “呵呵。紫衣先坐。”

  “好的,爹爹。”

  “紫衣啊,这个是父亲的好友。欧阳先生。”

  “欧阳伯伯好。”紫衣乖巧问好。

  “好。”那老人是点点头。

  “紫衣啊。爹爹有一件事需要同你说。”

  “爹爹快请说吧。”

  “爹爹想希望你同欧阳伯伯女儿结成姐妹。”

  “你说姐妹。好啊。”紫衣稍稍的迟疑了一下。点头道。

  “好,很好。为父算了算你欧阳伯伯的这位千金恰巧比你大上两岁。如此便是你的姐姐了。”

  “好啊好啊。见过欧阳姐姐。”叫起来真是好怪。

  “你欧阳姐姐可是,全京都最好的才女呢?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就和你的欧阳姐姐到偏厅好好聊聊吧。”

  “好的,爹爹,欧阳姐姐来吧。”紫衣这才抬头,好好地瞅了一眼她那欧阳姐姐。不过这一瞅不要紧。瞬间她感觉到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都被震得不能移动半分。这个是,街上调戏她的那个女人,那她就叫欧阳清洁……

  “好的。爹爹,李伯父。那我等先告退了。”欧阳清洁随即站了起来,向两位老人拱了拱手。便随紫衣离开了大厅。

  离开大厅。紫衣与那欧阳清洁边走,边紧张,该不会认出了她吧?于是紫衣有些心虚的抬头瞅了一眼欧阳清洁,不过,她发现了,她也正带着打量的眼光一直盯着自己。

  “怎么啦?莫非欧阳姐姐喜欢妹妹?姐姐你好漂亮呀!”主动出击,占得先机

  “咳咳。我莫非以前见过你。怎么看着如此眼熟呢?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你呢?”欧阳清洁一边说一边想。

  “哦,这样呀。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欧阳姐姐。但是,我觉得,欧阳姐姐给人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只觉得十分亲切。”紫衣睁大眼睛,天真地说,但是内心却不断吐槽。我的天呐,一个色女看着身着女装的我,还能下得去口吗?这这这,哎。我偏不让你想起我。

  “对了,对了,听说欧阳姐姐琴棋书画来。是京都第一才女呢。真真的让我好生羡慕呀。不,是敬佩,敬佩。”

  “不过一般虚名而已,不必在意。清洁不过是较为擅长吧。”谈起自己的才艺,清洁面子上仿佛并不在意,可是,紫衣抬起眼眸,明明看到她的嘴角微微的上翘。

  “今天倒是神奇呀,突然间多了一个多才多艺的姐姐。紫衣好开心呐。”她这样聊的都是一些有的没的,无聊死啦。要好好想个办法脱身。紫衣心里的小算盘开始打了起来。

  “不要老是聊我了,不知紫衣妹妹可有特别擅长的才艺呢?”只见欧阳清洁抬眼,盯住了紫衣,那美丽的眼睛也锁定了紫衣。此时细细看着欧阳清洁,是一种说不出的美丽。她面容有些风情万种啊,不过她这副姿态倒极其不般配她十七八岁的年龄。

  “哎呦哎呦。肚子好疼啊。欧阳姐姐真的对不起了,我真的很想去出恭。好难受,好难受啊。要不你先到我家花园看看吧,有管家领着你可好呢?”

  欧阳清洁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这样。不过也颇不在意说:那好吧。”她也觉得跟这个紫衣妹妹聊天儿颇为无聊,也没什么话好说。两人的世界观太不同了吧。抬腿就要走了。

  “哎呦哎呦,快快找个最近的路,我想去茅厕。”紫衣挺会演戏演全套。看着欧阳清洁还未走远的时候,大声对春夏秋冬说的。怎么样也不能让色女姐姐起什么疑心呀。

  “小姐小姐,你没事儿吧?奴婢这就领你到附近的厕所。”跟着紫衣好几天了,春夏也渐渐的跟着小姐喊茅房,为厕所。

  “小姐小姐可不要吓到了奴婢啊,我们马上让大夫来给你看看。”秋冬急忙说道。

  “不必。”看着欧阳清洁远去的身影。刚刚抱着肚子弯腰的动作迅速也停了下来,笔直的站着。瞅瞅,你们都没有一点眼力劲儿,你们没发现我不太喜欢她吗?所以就想了个招儿。

  “小姐,你真的吓死我了。”春夏埋怨道。

  “走。回去吧。还是你们带路,虽然来了几天,不过家里那么大,还是容易迷路呀。”

  ……

  “等等,慢着,我,我尿急,我们还是先去找厕所吧。”紫衣突然尬笑道。

  春夏秋冬,此时头顶一阵黑线扫过。

  来到茅厕。紫衣正想脱衣服,坐下去。咦,差点没想起来她的玄星在哟,她看到了远处的玄星在离茅厕几十步远的地方。这家伙果然本分。只不过今天出乎意料之外的还有一件事儿。她发现了一本儿好东西,就在茅厕一个角落的夹缝里,不过她也是心细。就真的从墙缝里抠出了那么一本书——春宫图。春宫图是在小说里听闻提起过,没想到今天一见真容真是兴奋呐。不过这画质确实粗糙了许多,不比现在那种a片儿,好像差的太远太远,真的不知道。不就是图册吗?又不精细。古代男子怎么就那么喜欢呀?反正也是无聊,不看白不看嘛。不过如果让别人知道她堂堂大小姐。看这种书在茅厕里。别人的表情想想就会很好笑。不过她何时是那种在乎他人眼光的人呢?就这样在茅厕里一呆就是半个时辰呐,等她一本看完时,出来时两腿直发麻呢。听春夏说她在里面呆了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话,也不知道那个欧阳家的人走了没。

  正走着,她抬眼便看到了老管家向她行礼问安,紫衣却先招了招手,微笑道:“管家好。”

  “这这。大小姐真是折煞老奴了。应该是老奴先行礼问安的呀。”

  “哎呀,要那么多礼节干什么?我不在意啦。对了,有一事想问。”

  “小姐,请问。”不知为何,老管家心头涌上了一丝感动。

  “请问今天来的客人,欧阳家的先生走了吗?”我们家的紫衣姑娘真是超有礼貌有没有?

  “哦,已经走了两炷香的时间了。”忽然间他被这个大小姐当时吓住了。这也太有礼貌了吧。

  “哦,太好了,太好了,好啦。我要回去了。”紫衣笑起来。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欧阳家的排斥。抬头,侧目,对上了,是他的深邃眼瞳。玄星好帅好帅,好像怎么看都不觉得腻呢。

  见大小姐忽然对一旁的空气展颜,老管家倒是没怎么注意。低头道:“家中又有贵客前来拜访。老爷让大小姐出去见客。”

  “还有是不是相府最近都是这样忙呀?前几天怎么不见一会儿让她去见人,一会儿去让她去见客的。不过就多花了相府一点点钱。就遭受这样的罪。”

  “小姐。你去看看。这位算是你的亲戚。”

  “亲戚。怎么让我听的云里雾里的?那个,我刚出恭完,肚子还是有点不舒服,能不能不去呀?”

  “小姐,老奴还是劝你去见见。此人很好相处的。”老管家抬头。真挚的眼光落到了紫衣身上。

  “对啊,好吧好吧。希望这个心愿脚链。能真的有一丝幸运。”紫衣忽然想到,这颗奇怪的石头。再联系联系自己所发生的事,满满的诡异有没有?

  踏进大厅,只见紫衣又来了一句开场白。“哇塞,今天好生热闹呢,又有谁来看我呀?”忽然间转眸就看见一中年妇人。中年人群也就是更年期人群。再说有句话不是又说: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如今抬眼看着中年妇人,虽然她身上没有什么敌意的样子,不过,还是被自己的想法引得头皮一阵发麻。

  “紫衣快上前来,给你姑姑好好看看。”

  “姑姑,你就是说。这是我的姑姑。”紫衣疑惑的问。

  “没错,还不赶紧上前来。”相父招呼她走上前。

  “哦,好,好的。”紫衣现在感觉浑身好重,好累呀,不过还是强装着精神十足的样子走向前。

  “这姑娘倒是生的标志啊。如今已经16岁了。不如就由我主办来举行她的及笄之礼”妇女从此一进门来,便一直盯着紫衣,此刻还在上下打量着紫衣,一边打量一边不禁点头道。

  “啊,及笄之礼。今年?”这都什么坑啊,她知道如果及笄之礼一旦形成,就标志着女孩儿可以。嫁人啦。虽然爹爹已经答应紫衣了,不过行及笄之礼,还真有一点点接受不了呢。

  “其实这一点爹爹也想过。不然的话,就听你姑姑的话。”相父说。

  “如果及笄之礼必须在16岁这年需要达成,那么,那么,那么我答应你便是。”紫衣无奈说道。

  “好,那我就赶紧回家看看到底哪一天举行才好呀?”眼前的妇女。眉开眼笑的。竟让紫衣稍稍失了神。这就是传说中的风韵犹存吗?

  “先吃饭吧,好久没有一家人。好好吃顿饭了。”相父说

  “父亲。不如让儿子准备午膳吧。儿子知道姑姑喜欢吃什么。”此时在一旁当了良久良久空气的紫金站起来说道。

  “好。紫衣就留下来呗,跟姑姑聊会儿天吧。”

  “好呀。”此时紫衣还能怎样拒绝。真的有一点羊入虎口的感觉。见紫金去准备饭菜。自己也便和她的姑姑漫天漫地的聊了好长一会儿天之后,直接把相父成了空气。不过各位看官可千万别误会,可不是紫衣扯着她姑姑聊聊这,聊聊那,那明明是姑姑特别特别会聊天儿,拉着她聊呀聊呀,聊到了好多好多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渐渐的就忘记了时间,也渐渐的忘记了周围,有一个相父。

  ……

  午饭后。姑姑要走了,他们一些人正在门外送着。经过长期的聊天儿。紫衣才觉得原来更年期的妇女们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就如她姑姑。虽然是妇女的打扮,但是内心绝对是个汉子,在21世纪,绝对是女汉子一枚呢。好多话题与她聊的都十分投机,短短的几个时辰。她们的信任,了解都加深了好多好多。

  “紫衣呀,那件事交给我,放心吧。”

  “自然是信任姑姑的。”

  “那拜拜了。哈哈哈哈。”姑姑有些不舍的看着她。

  “好,拜拜,慢走。”紫衣招手。

  不过这个举动,这个情景直接让一旁的父子凌乱了。怎么回事儿?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把他们两个当成背景了吗?还有什么叫做拜拜,拜拜是什么意思啊?是告辞的意思吧?看她们的神情,充满着不舍,仿佛比亲的还要亲,哇塞,这是什么操作呀?他们刚刚在饭桌上。想在她俩之间插上几句都不行。现在送别,也彻彻底底的无视他们。怎么他们存在感很低吗?父子间非常有默契的互看了一眼,都对对方苦笑一下。不过此情此景都是让紫衣看的好笑,怎么回事儿?怎么感觉他们父子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错觉吧。

  “父亲呀,好累呀,我想去休息。”这一次是好累,好累,真的好累。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

  “累了,去休息吧。”相父看着紫衣有些虚弱的表情,不禁皱了皱眉。柔声道。

  “遵命。谢相父大人批准。”紫衣稍稍打了一些精神,调皮的说道。

  “哎,我要是看你根本就不累,还有力气顽皮呢。”那父子宠溺的看着紫衣。

  “啊,紫衣先告退啦,哥哥,爹爹先走喽。”

  脚风一转。紫衣便像兔子一般,终于跑回到了她天灵阁。忽然一个失重的一声倒在了她的软榻上。爽,终于可以躺下来了。

  话说她这个人非常没有男人缘吗?本来想上街碰个美男的,没想到碰到一个色女。回家,没想到也没让她消停,让她接见客人,接见的不是老头儿就是女人。说好的帅哥呢?穿越不是都是有美男团团绕嘛。怎么她那么悲催,接见客人就接见吧,没想到一件事儿,两件事儿都让她头大。她刚想抱怨着什么,只不过脑袋越来越沉,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到嘴边就成了梦中呓语。

  玄星悄悄地来到她的床边。不知为何,他总想好好的看看这个小女孩儿,不想让视线离她一分一秒,他悄悄的放下了床边的帘子。将被褥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缓缓地褪去她脚上的靴子。不过。那条脚链也毫无例外的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个脚链,好熟悉,有印象,可是就是想不起来。看着床上熟睡的身影,那一张好看而绝世的容颜,玄星的目光沉了下来,愈发的深邃。忽然间他注意到她头上还挂着满满的珠钗宝玉。这样就睡觉好草率呀。玄星面带笑意。悄悄地帮她退去了一头的珠钗。只是在拿最后一个珠钗的时候手轻轻的颤了一下。他好像记得曾经有别人做着同样的事情。是谁呀?

  算了算了。想不起来便作罢。他更享受现在坐在她床边,安静的看着她的睡颜,这时光一分一秒都好似无比的珍贵。他今天着实跟了她的一天。但她与他不过只深深的对视了一眼。他满足她与他对视。他苦恼今天见过她太多的愁容。她太累了而他只想守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