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多情疯娇乱人世

第26章。归去。

多情疯娇乱人世 妖精的尾巴乎 4020 2019-09-21 08:35:16

  “噗,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紫衣戏剧性的吐了满口的花茶。她王兄刚才说,说。怎么觉得那么不真实呢?骗人的吧,哄她玩儿的吧。

  “你干嘛呀?不过是去路国而已。”苏逸轻轻的而且特别特别温柔的为她擦拭嘴边的茶渍。

  喂喂,可是去路国,她刚回到天山国的时候,试探性地向她王兄提了提去,路国的事儿,当时她王兄的表情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太可怕了,可是,今天,没什么征兆的就跑过来告诉她。她可以去路国。怎么觉得那么吓人呢?她王兄是被什么邪魔附体了吗?不过,不管怎么样能去路国那都是好事儿呀!

  “你说我可以去路国。太好了,太好了!什么时候启程?要不要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王兄你不用担心我,我自己能够好好的照顾我自己,而且小米她们都可以好好的照顾我。我觉得当机立断应该即日出发,好不好王兄。”紫衣没有等苏逸的回话,就立马站起来,要去房间里收拾东西。不过刚站起来就立马被苏逸给拉了回来。搞得紫衣一个踉跄。直接是摔坐在椅子上的,一瞬间,就用她那幽怨。眼神瞪着苏逸。

  而这边苏逸呢,迎视她的怒瞪。刚刚紫衣的全部表情动作都尽收了的眼底。这丫头如此想去路国吗?他天山国王宫内。可是旁人欲触而不及的,竟然对她没有什么吸引力。顿了顿,他说:“别着急,你的行李有他们帮你收,三日之后才能出发,并且我会同你一起。”

  紫衣听到他这么说身形猛的一震,我嘞个去。他要陪她一起去。那还不被王兄管死呀,这个不行,不过仔细想想他都这么说了,她有反驳的余地吗?来到古代真是命苦啊!当公主的面更苦,什么事儿都由不得自己。在这四四方方的王宫,她都没办法自由飞翔了。如今可以出去。还被这个王兄跟着。应该早早的给王兄找个媳妇儿,看他还管不管我,不过想想也只是想想,以王兄的脾气随便给他找个媳妇儿,他还不一定要呢。指不定还会骂她罚她,因此绝对不能惹王兄生气。现在的她还要抱她王兄的大腿呢,可不能惹她的王兄生气。

  “嘿嘿,有王兄陪伴路途肯定不会无聊吧。那行吧。这几天我要好好准备准备。对了。我们去路国学习多久啊?别连我玩儿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就这么回来了。我可不依呢。”紫衣立马狗腿地这样说。王兄对她还不错,怎么样都要讨好一下呗。

  “王妹,你怎可如此。我们此去路国自然是学习的,而你玩儿心太大了。至于学习多久,原定为半年,不过保不齐有什么意外。几天没问过你功课,不知道你的功课做了怎么样了?如此冒失,有失礼仪。若你的功课做不好的话,王兄也可以下令,不让你去的。”苏逸一面这样说一面盯着紫衣。这丫头估计又大露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表情,不过确实很是有趣。

  果不其然,紫衣听到这里立马哭丧一张脸。变脸果然比翻书还要快呀!

  “王兄我们还亲不亲了。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妹妹?谈功课伤感情,能不能……”

  “当然不能,此去路国,若是你丢脸,可是丢的我们整个天山国的脸。功课是务必要修好的。所以收拾东西去路国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王兄让人帮你弄好的,这三天来你要勤加学习,最起码出门,走路,喝茶,用膳,诸如此类的礼仪学好,出去才能见人。这件事没有什么可讨论的,王兄会派人好好听着你。而你要乖乖听话。”苏逸一面说一面优雅的端起眼前的茶水轻轻一抿。

  剩下的只有某女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腹黑的男人,腹黑的男人,肯定是天蝎座,肯定不是我的亲哥哥。想象一下今后惨淡的三天,呜呜呜呜呜。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今天就是他们天山国,去路国学习的日子了。今天的紫衣可比想象的更开心。今天不仅是去路国的日子,还是她脱离苦海的日子呀!都说先苦后甜,这三天她过的可不是一般的苦啊。大清早鸡还没叫她就要醒。王兄派过来看管教育她的人,教育得更为严格,有时候功课做不好,不罚她不骂她,而是找个板凳坐在她面前叨叨一两个时辰,她都要疯了。这几天,练习走路,一天要走几万步的样子,每一步都要走得得体斯文,斯文个屁呀!累瘫的时候,连一口茶都喝不到。练喝茶的时候,一天好像都能喝几桶似的,反复的练习。搞得她一天不知道去了几次厕所。王兄大人,你行行好,我这辈子都不喝茶了,能不能不练习这个礼仪。只不过话还未从她话还未从口中说出又被拉去练坐姿了。她晚上更是比狗睡得还晚。她可是堂堂一国公主啊,这几天的日子惨不忍睹啊!好在王兄还知道怜悯她一点点儿,让御厨做了这样的菜,那样的菜,这样的菜,那样的菜。给她补身子,不然的话,这三天的铁人练习,她真的撑不住。有一个半仙玄星在身边,可是都不知道对着他使了多少眼色,就让他略施小术。让这些管她的人,放松一下教育,可是玄星呢,总是怔怔地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是看不见她眨眼睛。几个意思呀?不会被王兄收买了吧。今天才真正领悟到什么叫做守得云开见月明,想想今天就是她阳光明媚的日子。心情好得感觉旁边盛开的花都在为她高兴,替她开心。往事不堪回首还是不要想了,越想越伤心影响了今天的心情,那可就不好了。

  紫衣今天着装打扮自然是精致,一袭淡绿色的轻纱衣裙上面点缀朵朵清丽的茉莉,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这可是王宫里的绣娘连夜赶制出的新衣,专门儿为清姿公主配置的。王宫里最最顶级的绣娘所做的茉莉飞香玄清衣,这件衣群上,朵朵茉莉都是千娇百媚,栩栩如生的,挂在袖口,胸口前。自然是用了上好的绫罗绸缎所致的,腰间一别致而精巧的丝带,束缚着清姿公主美妙的身姿,更加凸显女子的姿态美。外加丝带上烫金的花边儿,凸显着贵气,整个人又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气质加以烘托。一串儿小巧的青铜颈链上神奇的嵌入一颗猫眼石,更显得尊贵而神秘,妆容更是不用说,堪称回眸一笑百媚生啊!这发髻更是宫里顶级的梳头宫女所梳。一头精致的流云发髻,被梳得精妙绝伦。这头上并无什么金银首饰。不过多点缀了几朵玉花,朵朵镶嵌着淡蓝色的宝石,可是苏逸专门儿从国库里挑出的兰亭簪花流苏,更显气质非凡,神韵万千。

  苏逸满意地看着现在的紫衣如果她不动的话,堪称绝世佳人,自然是美得不可方物,不愧是为她的妹妹。不过他更知道,若他这个妹妹不乖的话,这么美丽的风景会瞬间被她撕得粉碎,这几天的相处,他可是知道,他妹妹的利爪,可以倾刻间能够让你认为完美无瑕的画面被她搅得,狼狈到不堪入目。紫衣的威力他可不是没见识过。那么好看的发髻衣服。不知道她能保存几个时辰。真担心她一动。衣服不成衣服,发髻不成发髻。这几天他原本以为习惯了,可是见她如今的面貌,就不知自觉的想象得到,她把这些弄糟的样子,这个妹妹希望她在他面前这样刁蛮任性也就罢了。如果到了路国还活蹦乱跳,没有一点儿礼度,他天山国的脸面,想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边的紫衣在苏逸转眼看她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他了。不得不说她王兄不愧是为俊朗美男,相貌不凡,更是美得一发不可收拾,什么叫做车见车爆胎?什么叫做花见花开?什么叫做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诶,这好像是形容女人的,不过她的王兄身上确实有这种阴柔之美呀!看着看着就不自觉地和紫金哥哥相比,紫金哥哥身上倒没有这种阴柔的气质,他是那种阳光大男孩类型的,看着苏逸就让人沉醉的脸庞,紫衣不禁暗暗气恼,她为什么是他的妹妹呀?不然的话,这个美少男还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貌似长得好看的都只是她的哥哥呀!看得到却吃不到是什么感觉?此时的紫衣真的是深有体会。想如此绝世美男生气的样子,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不得不说她王兄的忍功倒是好呢,不错,这几天的相处紫衣可是使出浑身解数想让这气质哥哥,露出别样的神情,可是呢,不管她怎么捣乱。她王兄就像一块儿润玉,怎么都不会被外界打扰一般。深深的挫败感,现在仿佛还萦绕在紫衣的头顶。说起她的王兄,她还真是有一点点崇拜呢,年纪不过二十四,就已经当上了,他们天山国的王处理政事什么的,更是百姓称赞,能在王宫此等险恶的地方奇迹般地生存下去,肯定不是一般人。那是,一般人也肯定不是她的王兄。并且她的王兄也不是那种好色的人。宫里没有好多他的暖床丫鬟秀女什么的?能把朝政处理的那么好,后宫也没什么人。他王兄的能力,就是这么高,莫非他王兄真的有龙阳之癖,或者是有什么隐疾什么的?可是他王兄能轻轻松松摆平那么多文武百官。让他们提都不敢提。嗯,皇后妃子的事儿。他这一点是最最让紫衣佩服。

  紫衣见他那不亚于美女般的容貌,再加上尊贵无比的深紫色衣袍。这上面自然有金光闪闪的金龙盘绕。紫色又是色彩中作为神秘,古雅的颜色。这发际简单随意,不过一点儿却不失一点儿礼节,这翩翩公子的形象,真的是这几?天疯狂虐她的王兄吗。本来紫衣以为王兄的性子应该是一个慢热性,好几天紫衣都妄图点燃他的热情,可是呢,人家理都不理一下,只是宛然一笑。迷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可是,就是不陪紫衣疯啊闹呀,搞得紫衣,都自讨没趣,拍拍屁股走人。去找春华秋实,小米她们玩儿都不跟她温柔而又高冷的王兄一起玩。

  见她傻乎乎,死死的盯着苏逸,玄星在旁边很是无语,扯了扯紫衣的衣服,以提醒。

  “清姿,清姿,都叫你好几声了,怎么都不回答王兄。怎么回事儿?想什么呢?你是不是不想去路国了?”苏逸特别奇怪她是怎么了?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怔怔地盯着他,搞的他自己一片惊愕,立即看自己的穿着打扮也并无什么不妥呀。这丫头是不是今天太高兴都有些精神失常。无奈,也轻轻的碰碰紫衣的肩膀,让她清醒一下。

  “啊,哦,没有没有,我怎么会不想去路国呐?这几天闷在皇宫里可闷死了。而且我以前的时候去路国,那里还挺好玩的,所以当然还想去的啦。你老是这样威胁我好玩吗?信不信我生气了?惹本公主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信不信你的后宫中会突然多几个妻妾?”说罢紫衣冲着苏逸露出奸诈的笑容,看吓不死你。

  可苏逸自然是没那么容易吓住了。只见他温婉的一笑,用他那迷死人的磁性嗓音,淡淡的说。“如果你有胆子,你就那么做呀!不过,你最好想清楚,做这些事儿的后果。如果你真的敢,那你大可试试。”说罢,向紫衣露出的不是什么奸诈险恶的表情。自然是用他那醉人的容颜,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温暖笑容啦!搞的紫衣莫名的有些颤抖。她这王兄这迫人的气势,忒厉害了。如今知道了她的王兄,那是她能惹得吗?太可怕了。以后谁当她嫂子谁倒霉,不过也好希望有一个救世主姐姐能够帮着她管管王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